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百八十章 莫名失踪
    情不可笑,可笑的是笑它的人。

    认真活着的人不会考虑情以外的东西,他们只是需要爱与被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是这么简单。

    身份,距离,年龄……这些都是市侩的人心里默默计算的利弊,它们与男女之情完全无关。

    皇甫思思从来不觉得她与顾青之间的身份是阻碍,她亦曾是将门之女,她亦受过诗书教育,哪怕如今是见不得人的钦犯,她还是在心底深处保留着将门之女的骄傲。

    她不觉得自己配不上顾青,也不计较顾青其实还有未婚妻,甚至不介意自己就算被顾青接受也只能是妾室。

    她对顾青就是单纯的男女之情,没有掺杂任何多余的杂质。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就够了。

    如果一定要说阻碍的话,边令诚才是她和顾青之间的阻碍。

    今夜皇甫思思来见边令诚,就是为了消弭这层阻碍。她不想再成为边令诚的工具,更不想边令诚利用她来对付顾青。尽管目前边令诚没有做出任何伤害顾青的指示,可她知道若自己不反抗的话,迟早有一天,边令诚会逼她伤害顾青。

    这是她最不愿看到的。

    边令诚正捧腹狂笑,好像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笑得直不起腰。

    在边令诚这种市侩小人的眼里,男女的情爱是必须要权衡利弊的。双方的身份,双方的利益,双方的家庭出身等等,只有让彼此的利益或权力能够更上一层楼的情爱才是天作之合。

    而皇甫思思和顾青二人的身份差异,大到令他不由自已地狂笑。

    太不合适了,一个前程无量的县侯和节度使,另一个是被朝廷追缉多年的钦犯,顾侯爷得有多智障才会接受这样一个女人进顾家的门。

    而眼前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为了一段毫无希望的男女之情便找上门来,试图结束被挟制的关系,这个……更可笑了。

    难道她以为不受他挟制就能轻易被顾青娶进门了吗?

    单纯到愚蠢至极。

    “皇甫思思,你被猪油蒙了心了?”边令诚笑声忽然停顿,脸色顿时阴寒如霜。

    皇甫思思的脸颊仍青肿着,边令诚的耳光下手很重,对待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毫无半点怜惜。

    “边监军,我只是想在面对他时,心里没有愧疚,”皇甫思思淡然一笑,道:“你去揭举我也好,派人将我杀了也好,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得干干净净,我……不想再做你手中的棋子了。话说得够明白了吗?”

    边令诚又笑了:“明白,很明白了。我算看出来了,你今夜是来求死的。”

    皇甫思思青肿的俏脸绽开了一抹微笑,样子很狼狈,但笑容依然那么的妖艳。

    “如果我的死能结束这一切腌臜的事情,那么,我纵死何妨。”

    边令诚冷笑道:“皇甫思思,你早已不是节度使的女儿,如今的你,只是一只丧家之犬,纵然死了,也是微不足道的,你手里没有筹码,与我谈什么条件?”

    “顾青?你以为顾青对你动心了么?莫以为我不知,你店里的伙计里有我的眼线,顾青在你店里不过吃吃喝喝而已,他对你并无一丝情意,龟兹城死了一个女掌柜,对顾青来说算得了什么?”

    提起顾青,皇甫思思露出黯然之色。

    边令诚这句话没说错,顾青或许对她并无情意,在他眼里,美食比她更有魅力,唯独只承认过她是朋友,愿意保护她,可是这个承诺与男女之情无关,他真的只当她是朋友而已。

    为了一个并不爱自己的男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义无反顾地直面死亡,似乎……有些可笑。

    值得吗?

    或许,他便是无尽黑暗里唯一的一抹光,给了她生的希望,让她在这座日复一日枯燥且绝望的小城里仿佛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争吵,斗嘴,恶毒的玩笑,挑食时的嫌弃嘴脸,以及偶尔流露出的关怀与怜惜……

    不明白幸福的含义,她只是一只下意识扑向烈火的飞蛾,不惧死亡,她只想飞向光明。

    皇甫思思嘴角露出一抹妖异的笑意,轻声呢喃:“值得的……”

    边令诚没听清,不解地看了她一眼,目中厉色一闪,忽然扬声叫随从的名字。

    大门打开,随从出现在门外。

    “将她带出节度使府……”边令诚阴冷地迸出几个字:“杖杀,找个野地埋了。”

    随从领命,拽住皇甫思思的胳膊往外走。

    皇甫思思凄然一笑,并未反抗,跟着随从踉跄出门。

    刚走下石阶,边令诚忽然叫住了随从,神情变得犹豫不决。

    不是他突善心舍不得杀皇甫思思,而是在权衡风险。

    据客栈的眼线回报,顾青虽说未对皇甫思思动男女之念,但对皇甫思思做菜的手艺却非常认同,几乎每隔一两日必须去吃一顿,若将皇甫思思杀了,顾青说不定会追究,那可就被动了。

    犹豫再三,边令诚咬了咬牙,道:“先别杀,过几日再看看,在节度使府后院找间偏僻的屋子关起来,任何人不准接近。”

    随从推搡着皇甫思思去了后院。

    边令诚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今夜够累的,早该睡了。

    迷迷糊糊躺上床,边令诚睡着以前,脑子里仍在想着如何写出一道让裴御史满意的奏疏,种种花团锦簇的措辞在脑海里走马观灯般闪过。

    至于皇甫思思的生死,边令诚却丝毫没想过。

    不过是个抛头露面的商妇而已,既然顾青没对她动男女之情,就算她消失了想必也不会过多追问,只是少了个做菜口味合适的厨子,习惯就好。

    若顾青一定要追究,呵,她可是朝廷钦犯,这个身份抖露出来,想必顾青也不敢继续追究下去了吧。

    …………

    三日后。

    顾青的心情很不爽,脸色阴沉得能刮下霜来。

    三天没吃皇甫思思做的菜了,搞得这几天他只能自己烤肉吃,烤肉这东西吃多了上火,对童男的身体尤为不利。

    皇甫思思消失了三天,没有任何征兆,无缘无故就这么不见了,一个大活人,在龟兹城这座边陲小城里凭空消失,怎么都说不通。

    客栈的生意几乎停顿,只有几位老主顾仍住在后院的厢房里,前堂的厨房倒是没熄火,毕竟还有厨子在,只是厨子做出来的菜顾青毫无食欲。

    第四天,顾青又来到福至客栈,上午就坐在客栈的前厅里。

    随手拽过一名伙计,冷着脸问他掌柜的下落,伙计认识这位是节度使,吓得战战兢兢,也答不上来,只说三日前就不见掌柜,一直到今日都未曾出现,不知她去了哪里,没留下只字片语,客栈里的几名伙计都惶然不知所措,不知道客栈还会不会继续开下去。

    顾青皱着眉,他突然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没道理凭空消失连招呼都不打,这根本不像皇甫思思的为人,那女人平日里开朗得很,毕竟干的是迎来送往的职业,虽说在这座城池里没有亲人,可她至少有顾青这个朋友,如果她有离开的打算,至少会跟顾青说一声,而且还要将客栈的善后事宜处理好。

    眼下这情况,就像她突然被人绑了票似的,什么都没交代就莫名消失了。

    “难道又是安禄山派人搞的鬼?”顾青喃喃自语。

    没办法,安禄山确实有重大嫌疑,以前就收买了神箭手搞破坏,这次毫无征兆出了事,顾青不得不第一个怀疑安禄山。

    安西节度使府不仅治军,也管城池里的治安,节度使府里有官员是专门负责治安的,也有不良帅和不良人负责缉盗抓贼破案一类的事情,只是由于安西节度使府是军镇,里面军队的气息太浓了,官府不良帅这类人的存在感并不高,顾青自上任以来很少与他们打交道。

    这一次必须要打交道了。

    “韩介,让城里的不良帅马上来见我!”顾青断然下令。

    一炷香时辰后,一名不良帅连滚带爬赶到客栈,站在顾青面前忙不迭行礼,脸上的汗水擦都不敢擦。

    “侯爷相召,小人等正在巡街,来得晚了,侯爷恕罪。”不良帅行礼惶恐地道。

    顾青上任一年多了,如此正式地召见不良帅还是第一次,显然有什么大事,不良帅内心慌的一批。

    顾青冷着脸道:“我要报官!”

    不良帅愣了,心中愈惶恐。

    安西四镇你才是最大的官儿,你跟谁报官呢?

    “侯,侯爷,小人胆小,受不得吓,您莫与小人玩笑……”不良帅苦着脸道。

    “跟你很熟吗?谁跟你玩笑了,我要报官,没听清楚吗?”

    不良帅惶恐地道:“是是,侯爷您有事请吩咐。”

    顾青眼中浮起几许忧虑,道:“我有一个朋友,失踪四天了,招呼都没打便莫名不见人,这不正常,你马上动官府差役找到她的下落。”

    不良帅小心地问道:“侯爷失踪得那位朋友可有姓名?能说出他的模样吗?”

    顾青指了指脚下,道:“这个人你们应该都认识,她就是这家客栈的掌柜,名叫……叫,杜思思?”

    名字有些陌生,顾青从未叫过她的名字,也不知道皇甫思思一直用的化名。

    福至客栈的女掌柜,不良帅自然是认识的,每天巡街都会热情地互打招呼。

    于是不良帅吃了一惊:“杜掌柜失踪了?”

    顾青不耐烦地道:“我不喜欢回答废话,赶紧行动起来!”

    不良帅急忙道:“是是,小人这就动节府的不良人全城搜索。”

    顾青又道:“人手不够我可以帮忙,总之要尽快找到她的下落,迟恐有性命之虞。”

    随即顾青扭头对韩介道:“王贵的身子康复了吗?”

    韩介躬身道:“已经康复了,活蹦乱跳欢快得很。”

    顾青道:“把王贵调来,再调拨五十名亲卫,帮官府找人,一定要找到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