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二八九章.当作者开始放鸽子(4000字)
    东野老师该不会不想交稿了吧?

    大岛编辑心底下意识地浮现这个想法,但很快就摇头抹去。

    要知道东野司的漫画从出道到现在可从来都没有因为任何事情的停过连载,这可是东野司的金字招牌。他总不能因为这个简单的人事变动就自砸招牌吧?

    况且细川小春也不是不回来了

    大岛编辑越想越觉得不大可能,于是摇摇头,觉得估计是自己太敏感了,想多了。

    毕竟刚得到消息成了东野司的编辑,然后立马就被通知他就是个保姆,代替细川小春托管的,到时候还要把东野司直接还回去所以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且东野司这位作者一向很有时间概念,拖稿都很少干,大岛编辑对东野司很有信心的。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主动打电话去找东野司要原稿,还是等东野司打电话,去他家取稿子呢?

    一般来讲,一个成熟的编辑自然是要主动给作者打电话,询问原稿状况的。

    但东野司不同他已经是个成熟的打印机了,就好像外面有句话叫做‘键盘,你该学会成熟了,该学会自己码字了’一样,东野司这种成熟的漫画作者是根本不用催,也会源源不断地吐出原稿来的。

    最关键的是,东野司可是浦岛出版社的台柱子作者,与其他漫画作者不同,他这才刚刚接手东野司呢,要是贸然打电话过去催促反而有些不大妥当。

    所以大岛编辑准备稍微等一会儿,等东野司主动打电话过来。

    然后两个小时过去

    “没来电话!”

    真没来电话

    大岛编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不科学啊。”

    东野老师真没来电话?

    以前他和细川小春聊天打屁的时候,东野司经常会主动打电话过来,自己这差别待遇与细川编辑未免也太不一样了吧?这简直是杳无音讯啊。

    难不成因为我是男编辑吗?

    大岛编辑越等越没有底气,明显有点胡思乱想。

    但很快他又重新打起精神。

    “按照一般道理来讲也不该这样的,且东野老师是一个成熟的作者,当然会权衡利弊的休刊对他没好处的。”

    这么一想,大岛编辑又来了自信,他觉得自己又行了。

    “没错!我要对东野老师有信心!”

    他喃喃自语一声。

    随后又是两三个小时过去。

    “没来电话啊完全没有任何来电话的意思。”

    大岛编辑双眼红地盯着公司的座机电话,整个人感觉都憔悴了不少。

    刚才来了两个电话,但那两个电话都与他无关,是其他作者过来交稿的电话。

    他忍不住抓了抓头,又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再拖下去都要到晚上,自己都要下班了。

    “还是主动打电话吧。”大岛编辑本来还想大喊一句‘我要相信东野老师’,但这都已经五六点钟了。

    身边的细川编辑也因为去谈移交事务,所以也不在。

    大岛编辑只能从自己的办公桌面上取出一部电话联络本。

    这玩意儿每个编辑手上都有,上面主要是每个《恶寒》正在连载的漫画作者的联络方式,东野司的名字当然也在上面东野司的名字很显眼,直接就被放在第一页第一位,算得上是台柱作者的待遇,所以特别好找。

    大岛编辑很快找到东野司的联络方式,心底下有点不太安稳地拨通了电话。

    他现在就怕东野司连电话都不接。

    不过还好,东野司这次没让大岛编辑失望,没等盲音响两声,就立刻接通了电话:“喂?请问是哪位?”

    他的语气也挺和善的,这让大岛编辑或多或少又来了些自信。

    大岛编辑稍微吐了口气:“你好,东野老师,我是暂时负责你的担当编辑,大岛智人。”

    “啊原来是大岛编辑。”那边的东野司出了一阵恍然的声音:“浦岛总编已经对我说了大岛编辑的事情了之后也请多指教了。”

    对方笑着打了招呼,这让大岛编辑更加放心了。

    东野老师果然是个通情达理的作者啊,至少没像大岛编辑想象的那样,直接对着他就是一阵数落。

    他放心了,于是笑着说道:“既然东野老师已经接受了我这个临时责编,那么我也想履行责编的责任请问我现在可以过去取《非自然死亡》的原稿吗?”

    说完这话后,大岛编辑就保持笑容等待东野司的回复。

    而那边的东野司也没有任何犹豫,很快就做出了答复:“不好意思,大岛编辑,我刚旅游回来,《非自然死亡》的原稿还没有准备好能否请你稍等一下?”

    东野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为难。

    哎?

    没有准备好?

    大岛编辑听了东野司这句话,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以往细川小春收稿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打了个电话,约定好时间就可以了说到底,东野司这种打印机真会有原稿没有准备好的状况吗?

    可老实讲,刚旅游回来确实也没那么多时间准备,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

    大岛编辑也不能将东野司神化了,真觉得他有那个本事从嘴巴里面‘吐’原稿出来。

    于是他很快问道:“《非自然死亡》的死线是在后天,请问东野老师能在后天之前将原稿交给我吗?”

    出版社打印杂志是需要先把原稿以及具体设计送去印刷厂那边的,而印刷到售也是需要时间的,死线就是勉强踩在这个时间线上的东西。

    听了这话,那边的东野司也没犹豫,很客气地答复道:“抱歉了,大岛编辑,我尽量在死线前完成原稿。”

    大岛编辑又与东野司趁机交流了几句,通篇交流下来,他只觉得很是舒服。

    因为东野司实在太会说话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完全满足了他作为编辑对作者的一切幻想。

    礼貌、客气、不为难人、通情达理,说话也是进退有度的

    这种成名早,并且一点傲气都没有作者未免也太少见了。

    “果然东野老师还是能相信的啊。”

    大岛编辑又有了自信,乐呵呵地嘀咕一句,转身准备明天或者后天的收稿事宜。

    他觉得初次见面还是要给个不错的印象,于是盘算着把自己那套没怎么穿过,准备拿去相亲用的正装拿出来。

    虽然不是相亲,但见东野司一面,也相当于自己相了半个亲了!

    稳赚不亏!

    他美滋滋地想着。

    一个大男人高兴得像是要见男朋友的小女生一样。

    然后

    “没来电话他没来电话”

    如果说前两天大岛智人像是一个等待着自己甜蜜初恋的小女生,逢人三分笑,一副如沐春风的模样。

    那么今天的大岛智人则像是进入了更年期一样敏感暴躁的中年妇女。

    他盯着自己放在桌面的座机,一时间陷入了惆怅中。

    作为一个编辑,他当然知道一直等着作者来消息是不行的,可他这两天不管怎么打电话过去,都被东野司乐呵呵地就笑着糊弄过去了。

    什么突急事啊,学校那边来了通知要让他过去露面啊,现在手头不方便啊,没什么时间啊,还差一点点啊

    总之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有。

    但让大岛编辑最无可奈何的就是,东野司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边还时不时夹杂着一些拍麻将的声音。

    “碰!”

    “你别吃我的啊!”

    这是几个女生的声音。

    这让大岛编辑就有些头痛了。

    你这麻将都打起来了,还没时间准备《非自然死亡》的原稿吗?

    但大岛编辑又不好拆穿对方毕竟东野司摆了这个态度出来,就是很明显地不想交稿。

    而且他也不好指责对方,因为东野司对他的态度很友好,从头到尾都是笑着说话,从来没有什么不客气的言辞

    “还是打电话过去吧。”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大岛编辑还是将电话拿起,给东野司打了个电话。

    “喂?大岛编辑?”

    “东野老师,今天已经是死线期了请问《非自然死亡》的原稿怎么样了?”

    “啊,您说《非自然死亡》的原稿啊。”那边的东野司出恍然大悟的声音:“抱歉了,大岛编辑,能不能再给点时间,再给一点时间就行了,肯定能完成的。”

    这话大岛编辑经常听那些拖稿的漫画作者说,头一天表示一定能完成,第二天表示还差点进度,第三天则表示再来点时间就一定能赶上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从东野司的口中听见这种只有拖稿的作者才说出的话。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应和两句东野司,等到电话挂断后,他才站起来,走向总编办公室

    最近的浦岛总编总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虽然再三请求将细川小春安排为东野司的责编,但领导层那边却一直都不给个反馈。

    这就让他这种夹在中间的人十分难受了。

    可难受归难受,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再过几天就又是《恶寒》售的日期了。

    如果说上一年是《恶寒》取回漫画三大社尊严的一年,那么今年就是《恶寒》重回巅峰的一年。

    《恶寒》周刊从不断跌落的颓势到现在的回升,甚至隐约有压制其他几大出版社的势头这一切至少有一半功劳能够算到不断出产优质作品的东野司。

    《非自然死亡》更是将这个热潮提到更高。

    并且因为最近《非自然死亡》的剧情进行到了高潮,所以不少读者都在期待接下来的展,所以东野司的状况可以说是重之又重。

    “但我也能理解东野老师想要完结的心情啊。”

    浦岛总编叹了口气。

    当初《午夜凶铃》东野司不愿意画续作的时候,浦岛总编其实就已经觉了。

    东野司就是那种真的想要创作出好作品的作者,他每部漫画都完结得干净利落,根本就不拖泥带水这种事情在漫画业界中是一件很少见的事情,不少漫画作者出名后都是拼命想要保持连载资格,因为只要保持连载资格一直到单行本出版,漫画作者就能赚到不少钱。

    那可是真金白银!不管是任何漫画作者都无法拒绝的诱惑。

    可东野司就是不走寻常路。

    不管什么漫画,该完结的时候绝对不犹豫,并且绝对不会去续画。

    这种对钱财无感,只想追求更高层次的人老实讲,浦岛总编其实是特别佩服的。

    他也只能说尽量帮忙。

    “考虑这么多也没用,现在最关键的还是《非自然死亡》的连载。”

    好像大岛编辑这几天都在反馈东野老师没有按时上缴原稿来着?

    正当浦岛总编打算出门询问具体状况的时候。

    他办公室的大门就已经被敲响了,将人迎进来的同时,浦岛总编便听见了对方的话语。

    “浦岛总编,东野老师的《非自然死亡》这周可能会暂时休刊。”

    这可以说得上是开幕雷击。

    浦岛总编都没能反应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理解到大岛编辑话语中的意思,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东野司会拖稿这他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具体是什么情况?”大岛编辑问道。

    大岛编辑只能无奈地将这几天生的事情一字一句地告诉浦岛总编。

    东野司这态度摆的很明白,显然是不想交稿,一副‘你们不是不想完结吗?那就永远都别让它完结了’的表现。

    听了大岛编辑的解释,浦岛总编才隐约觉得脑袋有些疼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东野司居然会采取这种手段。

    而且刚好还是卡在死线这个情况

    “接下来要怎么办?浦岛总编?”大岛编辑在旁边问了一句。

    他也算是被无辜卷进来的受害者了,要是浦岛总编怪他沟通不力那可就真是倒了大霉。

    浦岛总编揉了揉太阳穴:“没办法了,今天就要把扫描的数据交给印刷厂了,《非自然死亡》那边只能暂时休刊了。”

    “真要休刊吗?”大岛编辑愣住了。

    平时的他肯定不会问出这种蠢话来的,毕竟是领导作了决定。

    但《非自然死亡》休刊

    这可以说是《恶寒》中一等一的大事。

    那可是国民级的漫画。

    要是真休刊对《恶寒》得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浦岛总编摇头。

    他哪知道东野司一旦放鸽子起来就这么厉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