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无敌城 > 314.蜀山(第三更求月票)
    中土西北疆域,金邪谷。

    这里是庚金之气最浓郁最富饶的地面。

    浓郁到了对普通人,乃至于对无数修行者来说,都是一片不可踏足的死地。

    东疆那边七厄渊中,尚且第八、第九境的修行者还可下去。

    而这座金邪谷,莫说九境修行者,便是第十境甚至第十一境的修行者,都不敢贸然靠近。

    一般来说,这等奇异之地,往往会衍生出依附其修炼展的宗门势力。

    但金邪谷因为庚金之气太过霸道,完全不容人靠近,是以全然成为一片生命禁区。

    不过,这里对于中土修行武道兵刃最顶尖的高手而言,则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曾经,也有顶尖高手占据这里修炼。

    只是结果嘛,反正这里后来成为“剑魔”苏破一个人的修行之地。

    先前沈和容等人前往仙迹之前,苏破便在这里闭关修行,因而错过了仙迹之事。

    如今沈和容重回旧地,因为当前修为境界实力尚有不足的缘故,她现在只是刚刚靠近金邪谷边缘,便感到庚金之气锐不可当。

    不过,她也没打算自己直接进去。

    被封在剑鞘的长剑,这一刻终于得以出鞘。

    看似平凡的长剑,化为白虹,飞上半空。

    形似雄狮,却生有一角,且颌下有山羊胡子的神兽白泽,于剑气白虹映照下,重新出现在天际。

    下一刻,忽然有海量庚金之气涌动,然后向天空中的长剑聚拢。

    庚金之气,在这一刻仿佛全部凝结成实体。

    一头闪动金属光泽的巨大白泽,出现在天空中,并且体型继续不停扩大。

    浓郁的庚金之气作用下,青天眼几乎要破碎。

    其作用也受到影响,身处十数万里之外长安城大明宫内的张东云,难以再通过青天眼看见遥远的景象。

    便是沈和容自己的见字如面,在这个环境里都不好使。

    但张东云留在她额头上的印记,并不受影响。

    于是张城主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当前金邪谷正在生的一切。

    不过,他和身处金邪谷的沈和容一样,眼中都流露出失望的色彩。

    金邪谷当前异象,是因为昔日苏破在此地修行留下的痕迹。

    虽然已有多年时间过去,但影响仍在。

    是以海量庚金之气,受天物剑影响聚集,显化白泽之相。

    但苏破本人,却始终不见踪影。

    是他有心避而不见,还是说,人当真不在金邪谷?

    沈和容一边思索,一边挥挥剑鞘。

    剑鞘看着不起眼,实则跟天物剑一样,神物自晦。

    这是她在张东云指点下亲手制作的宝物。

    张东云亲手做的东西,带出无敌城范围后,虽然会渐渐失效,但不影响他指点别人。

    随着沈和容挥动剑鞘,半空里庞大的白泽像顿时瓦解。

    然后白虹重新落地,天物剑收回剑鞘内。

    沈和容带着天物剑,先撤离金邪谷。

    待远离浓郁的庚金之气后,青天眼可以重新挥作用。

    “大哥怎么看?”

    沈和容问道。

    青天眼传出张东云的声音:“不在的可能更大。”

    “小妹亦有同感。”少女点点头。

    大明宫中,张东云言道:“但能藏得住老七的地方,不多。”

    “剑魔”苏破一身剑气极为凌厉,本人亦素来不加收敛。

    他在哪里隐居,与其说隐藏行踪,倒不如说是划定一片范围,警告所有人不得靠近。

    如果他自己执意不收敛,难能藏得住他气息的地方,属实稀有。

    没有长安城的东疆便不用提了。

    七厄渊一类的地方,会直接被他剑气割裂。

    即便是中土,类似地方也屈指可数。

    “除了金邪谷这个谁也不会靠近的地方以外……”

    沈和容沉吟:“便是蜀山了吧?”

    “如果他还在中土的话。”张东云言道。

    蜀山昔年为苏破一剑所斩。

    严格来说,蜀山派之所以分裂为南北二宗,根本原因在于自身,但苏破当年上山,是直接导火索。

    现在,难道说,苏破竟然藏在蜀山?

    “大哥觉得是南宗还是北宗?”沈和容问道。

    “都不要放过,随便先试一个好了。”张东云言道。

    眼下,姑且先将能找的地方,都找一遍再说。

    少女颔,然后径自飞越中土大地上的千山万水。

    她自中土西北一带,一路南下,前往中土西南。

    走在路上,沈和容心中忽然微微一动:“如此肆意张扬的剑气,应该是蜀山弟子,只是不知道是南宗还是北宗的。”

    不过,不管是哪个,对她和张东云来说,都可以。

    于是沈和容当即将天物剑再次拔出剑鞘,然后直接掷于地上。

    接下来,她当即远远退走,在一旁隐藏。

    很快,一个年轻男子从远方半空中飞来。

    男子头戴斗笠,身着布衣,腰间悬剑。

    看起来衣着简朴不起眼,但整个人有内而散的凌冽剑气,叫山川草木都为之心惊。

    他警惕观察四周之后,没有察觉沈和容,也没现有其他任何人的踪迹。

    这青年男子面现狐疑之色,以为是陷阱,但最终还是按捺不住,上千拾起天物剑。

    剑一入手,他就感觉自己手掌仿佛要被无形的力量斩断切碎。

    男子没有畏惧,面上反而大喜,流露出沉迷向往之色。

    他连忙设法将天物剑收起,然后离开此地。

    沈和容从暗处重新现身,接着紧随其后跟上。

    走了片刻后,她分辨对方路径,不禁失笑:“原来是蜀山南宗的弟子。”

    她从中土西北一路南下,正常来说,会先到蜀山北宗。

    蜀山北宗继续向南,才是蜀山南宗。

    沈和容在蜀山以北遇见对方,本以为这时蜀山北宗的弟子。

    结果这青年男子带着天物剑,没有直接南下,而是绕了一个大圈,明摆着绕过蜀山北宗地界。

    天物剑剑气太过猛烈,这青年不得不尽量绕远路,还要小心翼翼,免得被人现。

    不过,他运气看来不错。

    不仅捡到神剑,一路上更没遇到蜀山北宗的人。

    最终给他有惊无险,绕回南宗。

    沈和容暗中跟着对方,然后便看着天物剑,进入蜀山南宗势力范围。

    刚一靠近,蜀山上顿时有无形剑气直冲云霄,笼罩四方。

    这里情况特殊,乃是蜀山独有之奇景。

    虽然不像道家高人为山门布置阵法,但蜀山内外因为剑气经年累月侵蚀,于是自然而然形成类似守山剑阵般的存在。

    剑气之猛烈,让当前修为境界的沈和容,不得不停步。

    不过,在她视野所及之处,就见那个身携天物剑的蜀山弟子,一路向前。

    蜀山上直冲云霄的剑气,竟然直接被破开。

    那并非蜀山弟子自己的修为实力。

    护山剑气之所以激,是因为天物剑的到来。

    而现在,它们也被天物剑生生劈开!

    天物剑落入蜀山南宗之手,张东云同沈和容都极为淡定,全然不担心万一苏破在北宗怎么办。

    不管落入北宗之手,还是南宗之手,他们一定会带天物剑去对方那里。

    这对他们彼此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北宗如果想要攻打南宗,消灭分裂,就要面临南宗借助当地护山剑气作为依仗。

    南宗掌握地势之利,北宗便无可奈何。

    反之亦然。

    但是,整个蜀山,当年都被苏破以天物剑斩断。

    虽然物是人非,但天物剑仍然是蜀山护山剑气的克星。

    南宗得到天物剑,便可能破解北宗的地利,甚至战而胜之。

    当初隔着太清宫掌教彭子凌亲自下的封印,褚朝文并不确定云洛真人随身携带的正是天物剑。

    但他还是心中隐约生出感应,觉得此剑至关重要。

    只是可惜,当时未能如愿。

    如今这天物剑忽然被带回蜀山南宗,南宗上下自然大喜过望。

    他们心中也有诸多疑惑,好奇天物剑为何会突然出现,因此迟疑不定。

    但张东云和沈和容自然不会让他们磨蹭。

    沈和容当即暗中放风给了蜀山北宗,告知对方天物剑在蜀山一带重新现世。

    蜀山北宗立马有人暗中前来寻找。

    北宗也想隐藏消息,但架不住沈和容两边放风。

    于是南宗当即下定决心出击。

    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才能争取一战功成。

    否则蜀山北宗那边一旦有了防备,便可能生出变数。

    他们弃山而走,南宗固然能独霸蜀山一带,可是留着北宗主力在外,终究是心腹之患。

    昔日的蜀山派长老,如今的蜀山南宗宗主韩飞羽,最终下了决心,一锤定音。

    蜀山南宗高手,倾巢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杀向北宗。

    蜀山北宗,多少也在提防,万一南宗比他们先找到天物剑的情况。

    不过对方这么短时间就动手,还是让北宗弟子多少有些意外。

    大家只得先仓促退回山门。

    但很快,南方飞来一道凶悍剑光,绵延十数万米之上。

    剑光所过之处,蜀山北峰上的护山剑气,当即被斩开一道巨大的缺口。

    相隔遥远的地方,沈和容远远望着蜀山,以防被蜀山高手察觉。

    通过她身上的符印还有青天眼,长安城大明宫里的张东云同样注视蜀山北峰的动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