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无敌城 > 239.背叛者的下场
    从天狼啸月中挣脱出来的卓罪,一抬眼,便看见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黑球。

    黑球里,蕴含极为恐怖的力量,并开始向内坍塌收缩。

    显然,那股恐怖的力量,即将爆发。

    卓罪面色一变,连忙招呼门下弟子远离。

    下一瞬间,果然那黑球便继续收缩。

    当压缩到极限,必然迎来恐怖的爆发。

    不过,黑球压缩到一定程度后,收缩坍塌忽然停止。

    反而原本圆润的黑球表面,开始扭曲起来。

    一道道裂缝出现在黑球表面上,从中透出耀眼的白光。

    卓罪见状,不禁又是一怔。

    这模样,有些像是某人在黑球内部,将其坍塌收缩的动作强行止住。

    然后,更要将黑球粉碎。

    “葬天”内,张东云神色平和,举起自己一只手。

    同时,伸出一根食指。

    他这一指伸出,黑球的收缩顿时停止。

    接着,周围无边黑暗,开始破碎。

    一个人影,出现在黑暗之中。

    其人,狼首人身,看上去极为诡异恐怖。

    张东云知道,那并非真实的肉身。

    而是“天狼”杨厉的魔魂。

    狼首人身的怪物,渐渐变回人形。

    不再是青云观弟子静虚道人的模样,而是一个外貌年龄二十五、六,肤色苍白,神情阴鹜,但不掩五官俊朗的青年。

    张东云静静看着对方。

    那正是邪皇记忆中,曾经杨厉的模样。

    杨厉看着张东云举起的手指,神情复杂的笑了笑:

    “《邪帝经》第一篇章,天相武学,代天指……”

    杨厉长长呼出一口气:“代天一指,横行天下,真是好久都没见过了。”

    张东云言道:“最后再见见,挺好。”

    “我想说的是,老大你也跟十二一样,不得不重头开始。”

    杨厉笑道:“我当初暗算你那一下,看来也不是全无作用啊,就像你给我那一下,一样。”

    虽是魔魂,但他后颈处,持续有光辉流散而出,像是伤口在飙血。

    张东云淡然道:“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将来。”

    说话同时,他一指点出。

    手指仿佛跨越空间的距离,直接落在杨厉魔魂的眉心处。

    “可惜,你没有将来了。”

    葬天之法被破,杨厉魔魂趋于崩溃,已经再无法躲避或者抵挡。

    他只能眼睁睁开着张东云一式代天指,落在他魔魂上。

    葬天不成,

    此谓之,天葬。

    张东云一指落下,并无惊天动地,只是杨厉魔魂的额头处,破开一个小孔。

    空中,不断有光辉从中流逝。

    速度,比杨厉后颈流光,还要更快。

    他额头上这个小孔里,像是将他所有精气神,全部抽干,点滴不存。

    然后,他的魔魂便开始瓦解。

    其双目中绿光黯淡下去。

    望着张东云最后一眼,杨厉勉强扯动嘴角,似是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

    在他视野里,面前张东云俊朗英挺的年轻面容,渐渐模糊。

    取而代之者,则是一张看上去三、四十岁年纪,目光森严,威武的中年男子。

    正是昔年十二阎罗之首,“邪皇”明同辉的模样。

    邪皇身边,陆陆续续多了几个身影。

    杨厉再想看清他们模样,意识却已经开始涣散。

    那些人的面容,全都开始模样。

    除了敖空与沈和容的相貌勉强能看清外,余者都是一片朦胧。

    面对三十年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杨厉最后笑笑,意识彻底消散。

    张东云收指,面前杨厉魔魂破碎。

    自己眼前遮天蔽日的黑暗,也随之消退。

    落在外界卓罪等人眼中,则是那个收缩到一半的黑球,忽然四分五裂。

    从中,有人影现身。

    张东云落在地上,身旁“砰”的一声。

    一座小山般巨大的天狼尸体,坠落倒毙在他身旁,砸得大地震动,尘土飞扬。

    “敢问阁下是?”卓罪见了张东云,心中惊疑不定。

    张东云则淡然道:“我姓张,先前传信给你们。”

    卓罪和荒雷派众人闻言,全都恍然大悟。

    之前他们接到过来自长安城的传信,要求他们配合一位张先生,拦截一个魔道高手。

    荒雷派众人本来正躲避西周围剿,靠近长安一带,以策万全。

    接到长安方面的命令后,卓罪当即抽调门中好手,一起赶来指定范围,正好堵住了卓罪的南下去路。

    至于张先生,他们虽未见过,但长安天空之城五位先生的大名,他们都有所耳闻。

    “多亏张先生赶来,否则我等可能挡不住这头魔狼,实在惭愧。”卓罪向张东云抱拳一礼。

    张东云言道:“无妨,有你们拦他一拦,剩下交给我便可以。”

    “谢张先生。”荒雷派众人齐齐上前见礼。

    张东云继续吩咐道:“卓掌门和我来,其他人将狼尸送回长安地界。”

    “是。”荒雷派众人听命,连忙上前搬运小山般巨大的魔狼尸首。

    张东云则带着卓罪离开,重新北上。

    卓罪看着行路方向,心中微微一动:“张先生是要去离阳观那边?”

    “不错。”

    张东云随口言道:“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索性将西周一起解决。”

    卓罪闻言先是一惊,继而大喜:“愿追随先生左右。”

    二人一路向东北方向行去。

    几乎是逆着魔狼来时的路飞遁。

    走了一段时间后,前方隐隐能感觉到两军对垒的杀气,还有各路高手交锋的动静。

    张东云继续向前。

    很快,且战且退的长安大军,还有正在追击的周军,都出现在面前。

    半空中,更有周王姬放、离阳观观主肖鹏程,正与螣蛇陨星和血影老魔大战。

    战况时不时波及下方两军对垒,让双方躲避不及。

    相较而言,西周大军有周王始终不停凝聚士气,眼下仍可维持不乱。

    但长安一方缺乏够分量的武道高手。

    陨星、血影一妖一魔,都只能顾自己。

    是以长安一方,渐渐有士气低迷崩溃的征兆。

    对这个时代的大军而言,逆境下能支持这么久,已经着实难得。

    长安城过往的荣光与强势,在支撑着将士们,勉强没有溃逃。

    但长此以往,一直持续下去,难免有人会崩溃。

    若不是螣蛇陨星经常有惊神啸发出,冲散了周王的王道霸气,普通士卒恐怕早经受不住对面气势镇压,直接就弃械投降。

    这是高境界修行者对低境界修行者和普通凡人客观上的碾压优势,无法强求弱者的精神意志抵挡。

    不过,随着张东云一声大喝,周王对长安大军的震慑,瞬间烟消云散。

    周王与肖鹏程二人,转头望去,都感觉心惊。

    一个第八境武者,竟然破去了第九境君王的王道霸气?

    世间所有人的常识,都是王道霸气,专门破解碾压煞气、杀气。

    现在居然反过来?

    连半空中的血凤凰,都变回红衣老者模样。

    血影老魔神情严肃,注视飞速靠近的张东云。

    螣蛇陨星,反而发出一声尖啸,继而低下自己头颅:“见过张先生。”

    他更主动靠上前去。

    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张东云轻车熟路,上了螣蛇头顶。

    大妖,并非不可能被人降服,成为坐骑。

    但那向来都是因为,主人比坐骑更强,强者向更强者低头。

    然而现在,连周王都不敢独自言胜,需要肖鹏程相助才与之一战的凶悍螣蛇,居然如此心甘情愿,身为第九境妖王,成为一个第八境武者的坐骑?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三观遭到颠覆。

    唯有当事者一人一蛇,极为自然,仿佛天经地义。

    虽然成功成就第九境的妖王之身,但陨星此刻面对张东云,仍然自觉低头服从。

    张东云脚尖轻轻一点螣蛇头顶,螣蛇陨星当即便带着他,朝周王与肖鹏程飞去。

    周王姬放见状,神情严肃。

    他没有感到自己受轻视,反而更加郑重,手下一剑劈出。

    风云天子剑,凝聚王道霸气,激荡风云,化为凌厉剑气,劈向螣蛇头顶的张东云。

    张东云双手背负身后,既不躲闪,也不抵挡,竟然就任由对方斩山裂地的霸道剑气,劈在自己身上。

    地相大地心印。

    山相擎天不坏之身。

    泽相太渊炼体。

    三重神功加持下,张东云居然生生硬抗了对方这一剑。

    庞大的力量,震得他脚下螣蛇,头颅都下一沉。

    但张东云本人则若无其事。

    离阳观观主肖鹏程见状,心中震惊不已。

    他连忙手捏法诀,施展离阳观嫡传离火真诀。

    漫天的太荒离火聚集,化为碧绿的青鸟。

    双翼张开足足超过两百米,飞旋与众人头顶,遮天蔽日。

    这一次,碧火所化的青鸟,不再只是振翅落下火雨,而是直接低头俯冲,要向张东云冲来。

    然而张东云水相神功镜湖悬天映照下,早早判断出对方来路。

    青鸟刚刚凝结而成,正要俯冲,但它只是刚刚一低头的功夫,张东云便已经先一步施展截扶摇,立掌如刀,正斩在青鸟脖颈上。

    火焰组成的青鸟,身形在半空中一僵。

    在其炸裂前,张东云已经先一步飞跃而起,到了肖鹏程本人面前。

    肖鹏程正在施展其他法术。

    太荒离火凝聚,要化作火焰宫殿,将他本人保护在其中。

    然而张东云截扶摇和镜湖悬天结合下,克敌机先,抢先一步,打断了火焰宫殿的梁柱。

    宫殿坍塌之际,张东云已经一步跨出,到了肖鹏程面前,便是一式天劫邪拳,正中对方胸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