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日月永在 > 第五百七十章:BJ(四)
    朱文奎盯着这姑娘,这姑娘也似有所感的转过头。

    这张脸生的漂亮,而且多了这时间其他女子不具备的英气。

    而这张脸,朱文奎也认识。

    贵国公、西征帖木儿总指挥马大军的闺女,盘水郡主马玲。

    朱文奎认出了马玲,马玲也认出了朱文奎,当下脸上就带起了笑,抬腿,直接向着朱文奎的方向走来。

    她一动,身边十几名壮汉都紧随其后,自然也看到了朱文奎和朱文奎一行人身外侧一圈子锦衣卫。

    两帮护卫一打照面,脸上的神情都严肃起来。

    都是军人!

    比起装束更神气的锦衣卫来说,马玲的护卫显得有些寒碜,但身子骨里却有锦衣卫所不具备的喋血凶煞,看起来更加的唬人。

    一名距离朱文奎最近的锦衣卫总旗官将手伸进了怀里。

    他当然不可能认识马玲,只当是一伙退役后落了寇的悍卒。

    所有的锦衣卫都将手伸进了怀里,要不是朱文奎即时开口喊住,怕是顷刻间十几只短枪就会掏出来,噼里啪啦一顿枪火。

    别看这群壮汉五大三粗、气势摄人,那顶个什么用。

    身上又没有武器。

    别说燧枪了,就算是一把搏命的横刀都不可能挂在腰上,如此显眼,除非街上的人都眼神不好。

    马玲进到了朱文奎的圈子里近前,小声的打了声招呼。

    “见过殿下金安。”

    朱文奎的脸上挂着笑,也是点头回应:“马小姐也在,好巧啊。上次见到马小姐的时候,我记得应该是去年明联四十周年庆典后在京郊的足球场吧。”

    “殿下好记性。”

    两人聊了几句,朱文奎身旁的陈昭等人也没有插话,都知道是故人相见,但心里也在纳闷,这是谁家的千金,如此大的身份排场?

    马小姐。

    念叨一遍这个姓,皆恍然。

    顿时个个心里暗笑,没曾想马大军那个浑人,竟然能生出这么一个漂亮的闺女来。

    “去年一别,没曾想今年竟然在这北京遇到马小姐。”

    “在南京过了年,我就离了南京去了趟辽东,在汉城逛了一圈,是上个月末才到的这北京。”

    马玲简单解释了一下,而后反问:“殿下呢,怎得这般有雅致北上来了。”

    “领父皇的命,来北京做知府,这不十月初一,中央就要北上迁都了吗,我算是打个先锋,提前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个消息让马玲有些惊讶。

    也难为她一介女流?平时也不喜看报之类?对于这迁都的事还只当传闻呢。

    在她想来,南京都跟神话传说中的天宫一般?为什么要迁来这么苦寒闭塞的北方。

    就算眼下的北京一样繁华盛锦?但跟江南比起来,终究还是有不少的差距呢。

    随意寒暄了几句?这驯兽馆的大门便左右打开,陈昭这个时候才敢开口接过话茬。

    “殿下、郡主?咱们里面寻个雅间一起?倒杯茶什么的慢慢聊。”

    别看这驯兽馆门前被人潮堵的水泄不通,当朱文奎和马玲一道迈步的时候,所有人都自觉的让开道路,可着朱文奎等人先进。

    内圈锦衣卫?外圈十几个沙场悍卒。

    光这安保队伍?那些个北京城里的小爷谁也不敢刺头拦路。

    都能看出来内里的朱文奎和马玲这一男一女,身份绝不会简单了。

    驯兽馆很大,朱文奎等人一路上了二层平台,找了个最大的雅间入座,居高临下的看得也更真切。

    “来四壶茶?点心什么的都上一份,对了?郡主,您喝什么?”

    陈昭熟稔的招呼活计下了单?末了问道坐在正奎身旁的马玲。

    “一杯西瓜汁,冰镇的。”

    陈昭回?身旁的活计已经记了下来?点头哈腰的:“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就这些?去吧。”

    陈昭挥退了活计,找了个距离朱文奎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并没有打算去打扰两人对话的想法,虽然注意力都在朱文奎身上,但嘴上还不是跟身旁的一种同僚闲聊,倒也没有冷落其他人。

    “真羡慕马小姐你这天南海北的四处玩啊。”

    等到吃喝之物都送上来,朱文奎一边为自己斟茶一边感慨:“江山万里如画,怕是这几年,马小姐都尽收眼底了吧。”

    “当然得趁着我爹回国之前,抓紧玩了。”

    马玲嘻嘻一笑,举起高高的西瓜汁喝上一口,冰凉的果汁下肚,让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我爹说了,等仗一打完,他就得回南京了,届时,依我爹的脾气肯定要给我找夫家,想想都烦,当然要抓紧逛遍这天南海北了。”

    末了又看一眼朱文奎:“殿下,你知道你刚才说话的时候让我想到谁了吗。”

    “谁?”朱文奎不解。

    “二皇子啊。”

    马玲一句话让朱文奎微微有些脸色微变,但前者显然并没有注意到,继续说道:“以前我见二皇子的时候,他也说羡慕我这四处闲逛无拘无束的,我还邀请过他一起,可他没同意,那张脸整日愁眉不展的,我说你兄弟俩还真是像的很。

    明明都那么年轻,一开口却都是这么感慨,动辄三句一叹气,忒没意思。”

    说到这岁数,朱文奎才想起,自己似乎跟这马玲查不多吧。

    看看人家,在审视一下自己。

    朱文奎失笑。

    “对了,殿下您来北京了,二皇子呢,还在泉州做知府吗?”

    “他,不做知府了,落了个潇潇洒洒。”

    朱文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便只是勉强一笑:“辞了泉州的官身,现在应该在南京守着媳妇孩子,倒是比我舒服多了。”

    “是吗。”马玲反而很开心的样子,雀跃道:“这才对嘛,堂堂皇子做什么官啊,逍遥自在的多舒服,我就不喜欢老拘束着。

    你去过漠庭没,天穹万里碧空,广袤无垠的大草原,那风景简直绝了。”

    “很多年没去过了。”

    朱文奎举起茶碗,同马玲手里的果汁杯碰了一下:“有机会,一定再去看看。”

    两人又聊了几句,耳音内,一声锣响,便都把目光转移。

    马戏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