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114章
    宁知回到了宁家。

    这一次认亲比上一次还要快,快得让宁知震惊。

    宁老爷子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就仿佛认定了她是他的孙女。

    即便这样,宁知还是让他老人家做了血缘鉴定。

    呆在宁家几天,宁知的病已经好了,脸色养得很好。

    下午,她陪着宁老爷子喝茶。

    “等过段时间,我就举办一场认亲宴会,告知所有人,你是我的孙女。”宁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喜色。

    宁知已经有过一次认亲的经验了,她并没有惊讶,“好,爷爷你开心就行。”她都无所谓。

    跟以前一样,宁老爷子很疼爱宁知,盼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了亲人。

    一旁,管家也替宁老爷子开心,他很久没有看见老爷子精神气色这么好了。

    这时,有佣人来汇报,“外面来了一位小姐。”她迟疑道:“她说来找老爷子,认亲的。”

    老爷子最近才找回了小姐,怎么外面又来了一位。

    宁知勾了勾唇,上一次,她也知道林恬恬跑来宁家认亲,不过当时她并不在现场,没想到现在赶上了现场直播。

    宁老爷子看向了孙女,“你别担心,我让管家把无聊的人赶走。”老人家的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她的意思。

    对宁老爷子来说,在认回宁知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亲人之间的感觉,他不会认错的,鉴定报告也不会出错,就算现在听到佣人的汇报,他一点也没有动摇。

    “不用,爷爷,我很好奇,是谁来认亲。”宁知很想看看林恬恬看见她,是什么表情。

    宁老爷子一切以孙女为重,“好,听你的。”他让管家把人带进来。

    走进宁家,林恬恬死死抑制住心里的激动,她庆幸宁知离开了林家,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才有机会,光明正大来宁家。

    “这边请。”管家一直有留意这位陌生女人的举止和神情,对方完全比不上小姐。

    林恬恬走在管家身侧,她眼底下全是兴奋。

    “老爷,人带到了。”

    林恬恬的目光触及坐在红木椅上的漂亮女孩,她眼里的兴奋褪去,整个人完全傻了眼,她的声音都变了,“宁知,你怎么会在这里?”

    宁知很满意林恬恬震惊得失态的表情,她唇角翘起,反问她,“你为什么在这里?”

    林恬恬头皮发麻,她根本没有想到会这里碰见宁知,她咬了咬唇,硬着头皮,“我来是有重要的事。”

    宁知点点头,“我知道,你来认亲,你想要得到宁家的家产。”

    “你别乱说话。”林恬恬气死了。

    宁知像是猫逗老鼠,欣赏着林恬恬难堪的神色,她慢悠悠地开口:“我说得不对?你不是来认亲?”

    林恬恬顾及这是宁家,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并不想继续争执。

    林恬恬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危机感,她不知道宁知为什么会出现在宁家,难道她已经认亲了?

    这时,佣人端来了几分精致的小点心,是宁老爷子特意交代厨房做的,宁知也爱吃。

    她拎起一块做得栩栩如生,很可爱的桂花糕,花瓣的形状,中间是粉色的花酱,她一脸休闲地吃着,与对面站着,神色紧张的林恬恬完全相反。

    “这位小姐,你不是有话要跟我们老爷说吗?”管家看见神色发愣,他提醒道。

    林恬恬手心被自己掐得发痛发麻,“我……”

    她没有蠢到当着宁知的面认亲,而且,宁知现在这样的姿态,有种宁家主人的闲适,她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

    宁知吃完了一小块点心,她又喝了一口花茶,全是她喜欢的味道。

    看见林恬恬站在温度适宜的室内直冒冷汗,一脸纠结又尴尬的神色,宁知很是满意,她就是故意让林恬恬心里不安难受,还有恐慌。

    好一会儿,宁知才开口:“爷爷,她把我的小玉章偷了,现在小玉章肯定在她身上。”

    闻言,林恬恬惊愕得瞪圆了眼,“宁知,你……”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宁知竟然喊宁老爷子做爷爷?怎么可能?

    宁知离开宁家,就是为了来宁家?她还认回了亲人?

    “既然被偷了,就拿回来。”宁老爷子宠溺地看着孙女,开口的话带着威严的口吻。

    管家伺候宁老爷子多年了,当然听懂了他的意思,“是,老爷。”

    管家让旁边的两个佣人上前,“把小姐的小玉章拿回来。”

    两个女佣人做惯了家务活,动作可不会斯文,一人压着林恬恬,控制住她的双手,另一个佣人准备掏林恬恬的口袋。

    林恬恬疯狂挣扎着,“你们做什么?你们没有权利搜我的身,宁知你疯了?”

    宁知慢悠悠地说道:“爷爷,小偷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是不是该报警?”

    这头,管家应得很快,“是该报警。”

    林恬恬要疯了,“我没有,宁知你不能这么坏心肠!”

    宁知自认不是好人,林恬恬自己送上门让她整治,她根本不会手下留情,而且,这也是她自己活该,偷了东西,确实该接受法律法规的惩罚。

    管家速度很快,他打了电话。

    林恬恬再也忍不住,开始骂宁知恶毒。

    “好吵。”宁知问宁老爷子,“爷爷,如果收购一家小公司,要几天?”

    宁老爷子对孙女笑得祥和,孙女要月亮,就算是水里的,他也会去捞出来,“哪里需要几天,只要我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林恬恬满脸惊恐地看着宁知,她骂人的声音止在嘴边,双腿发软,“对不起宁知,我错了,我不该拿你的小玉章,求你不要收购公司,我向你道歉。”

    林家没有了公司,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家的公司,都是用我父母的保险赔偿金换回来的,早就该没有了。”宁知不会心慈手软。

    宁知拿回了小玉章,她说过,该是她的东西,总会拿回来的。

    林恬恬吓得全身一软,失去了力气,脸上的血色尽褪,完了,全完了。

    警方的速度很快,带走了神色狼狈林恬恬。

    而一直在酒店等着的林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仅计划失败,被警察捉走,而且,林家的公司将要被收购。

    陆家。

    陆母已经叹了好几口气了,“你说儿子这几天怎么了,整个人更冷酷了,还有种说不出的可怜?而且我总觉得他有心事。”

    “他不会是失恋了吧?”她之前还问儿子他女朋友的事,他根本不愿意开口。

    “你以前追我,我不理你的时候,你也像儿子这副模样。”陆母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了,儿子以前的性格呆呆,现在的性格冷淡,根本就不像是会哄女孩子。

    陆母长长地叹了口气,“小绝恐怕是被女孩甩了。”

    她的儿媳妇没了,就连脸还没有见上呢。

    陆父并不像妻子那样想这么多,他拿过宁家的请帖,“宁老爷子发了邀请函过来,他老人家找到了孙女,过两天会举办认亲宴会。”

    “他老人家总算不再是孤零零一人。”

    陆母感慨,“宁家在南城,要不,让小绝去出席宴会吧,让他散散心,他失恋也埋头工作,身体哪里承受得住?千万不要憋出病来。”

    陆父一向听妻子的话,“你做主就行。”

    夜里,陆绝躺在床上,他的头愈发疼痛,像是有什么要炸开来。

    每晚在他的梦里,都有怪姐姐。

    他总是看见不见她的脸。

    他越想看,越是看不到,像是有一团白色的烟雾,遮挡住了她的脸。

    他用力地去看,去回想,然而像是有什么禁锢住了他的脑子,让他没有办法深想。

    想到消失的宁知,陆绝漆黑的眸子晦暗一片。

    这几天,他找不到她,派出的人根本找不到她半点消息,她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仿佛那天的见面,只是他的幻觉。

    刚洗过澡,陆绝的刘海还没有擦干,凌乱又湿湿的,露出了他干净的眉目,他的唇抿着,眼里的光很暗。

    胸口里的小怪兽像是被遗弃了,孤冷又落寞,急需要安抚。

    安静的夜里,陆绝侧过身,无意识地低低喃了一声:“知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