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104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宁知的一只脚从被子里探出来,泛着浅粉色的脚尖蜷缩着,难耐又难受。

    她的一双黑眸水盈盈的,全是水光,眼角也泛着浅浅的红。

    宁知原本以为,陆绝什么都不懂的,他需要她的指导。

    然而,她错了。

    在这样的事情上,他像是天生就有优势。

    她的手一次次从他的肩上滑落,无力得很,而他却越战越勇,漆黑的眸子越来越亮。

    “知知,知知……”陆绝的额上,鼻尖上全是汗,他额前的刘海也被打湿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样的互动比亲亲还要舒服。

    陆绝头顶上的显示框里,小太阳疯狂地弹出来,密密麻麻的一堆,他摆动一下,宁知觉得几乎有二三十个小太阳弹出。

    金色的光越来越刺眼,宁知不得不眯了眯眼,她根本就没有精力和心情去数现在拿到了多少小太阳。

    “知知看我。”陆绝低头,薄唇寻着宁知的小嘴,极尽温柔地亲了亲她的嘴角,他喜欢惨了这样的互动和触碰。

    知知肯定也喜欢的,他要再久一些,还没有到半小时。

    面前的陆绝贪心得很,他像是不知倦似的,她气狠狠地,有气无力地咬着他凑过来的下巴,“看不了。”

    周围太暗了,他头上的小太阳越来越多了,一片金光闪闪的光,那么刺眼,她怎么睁开眼睛!

    夜色浓浓,房间内的空气内全是花香,甜得让人心颤。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床上的位置是光亮的。

    陆绝打开了旁边的台灯,他踩落在地面的花瓣上,脚下全是殷红的玫瑰花汁。走进洗手间,他找来了干净的湿毛巾,给宁知清理了一遍。

    “红了。”陆绝吓得手下的毛巾掉落在宁知的腿上。

    “你不要说话。”宁知提起脚,有气无力地蹬他一下,“红也是你闹的。”

    “帮知知呼。”

    陆绝漆黑湿亮的眸子里带着着急,他低头就想向宁知凑过去,吓得宁知赶紧捂着被子坐起来,她一张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推着他,“别闹。”

    知知不给他呼,陆绝捡起毛巾,还是担心,“知知疼不疼?”

    “疼死了。”她没想到他的难耐力这么强,死活不停下来。

    “我帮知知呼。”说着,陆绝又想凑过去。

    “不行!不用!”宁知唯恐他坚持,她捧住他的脸,“你刚才那些是在哪里学的?”

    小呆子竟然还会技巧,肯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

    陆绝头上还顶着一堆源源不断弹出来的小太阳,小太阳的光足以照亮周围了。

    他漆黑的眸子映着金光,湿亮湿亮的,他飞快地看了宁知一眼,又偏开视线,他不对宁知说谎,诚实地说道:“看书学。”

    宁知惊讶,“你哪里来的书?”

    对陆绝来说,魏星这个助理连知知一根头发也比不上,他出卖得毫不犹豫,“魏星给我。”

    就这样,在魏星这个好战友不知道的情况下,他被陆绝出卖地一干二净。

    宁知幽幽地看了陆绝一眼,好家伙,她就奇怪陆绝虽然生涩,但原理还是懂的,竟然还学会了耍技巧,原来是早早就看书学了。

    宁知想起前段时间他经常下班就躲进书房里,原来是真的看“书”,难怪他每次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耳根都是红的。

    她已经能想象一身红色运动服的陆绝坐在书桌前,捧着小黄书,埋头苦读,一边认真研究,一边红着耳朵的样子。

    还真是又好笑,又可爱。

    陆绝丢开毛巾,他凑近宁知,“知知满意。”

    他已经远远超过半小时了,知知肯定是满意的。

    陆绝的头发凌乱,他眸子湿湿的,鼻尖上还带着汗水,目光亮亮地看着她,像是求夸赞,求抚摸的小奶狼,野性褪去,要撒娇了,“知知,知知……”

    被子下,宁知的双腿发软,脚尖羞耻地蜷缩着,她轻哼一声,还是给他顺了顺毛,“满意。”

    第一次,还是要夸奖的。

    闻言,陆绝头顶的显示框里又弹出了一排小太阳,源源不断的,挤在显示框里,宁知收割的时候,争相奔向她。

    陆绝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有点哑,“知知,再拆礼物!”

    他喜欢看知知眼睛里只有他的样子。

    他喜欢知知的手紧紧地抓着他。

    他喜欢听到知知哭着喊他的名字。

    第二天,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直接照落在室内,满室都是阳光。

    宁知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照了。

    她浑身无力,软绵绵的。

    刚睁开眼,直接对上了一双亮亮的黑眸。

    “知知早。”陆绝早已经醒来,精神满满的,头顶上的显示框里堆满了金灿灿,可爱的小太阳。

    看见宁知醒来,他凑过去,光明正大的地亲了亲她红润润的小嘴。

    经过舒服又亲密的互动后,陆绝觉得,这一次,知知真的是他的,只属于他的,是他可以霸占的。

    宁知弯了弯眸,“早。”开口后,她才发现的声音有点哑,喉咙也干得厉害。

    被子里,陆绝的手悄悄地伸过去,指尖刮过的地方,全是滑滑嫩嫩的,控制不住的,他再次提议:“知知,再拆我。”

    宁知:……

    她忍不住瞪他一眼,手抓住了他开始作乱的大手,“要适可而止!”

    “你这份礼物,昨晚已经前前后后拆了很多遍!礼物拆一次就够了。”她捏捏他的指尖,“贪心鬼。”

    贪心鬼陆绝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适合而止,也不想懂得,他心心念念的是昨晚的感觉,背后脊椎尾一阵酥麻,那陌生又怪异的感觉让他舒服得,只想重来又重来。

    宁知唯恐他缠人,她故意放软了声音,扯着他的手,可怜兮兮道:“我饿了。”

    “知知饿了,我给知知找吃的。”陆绝赶紧起来。

    他身上还没有穿上衣服,宁知一眼看到了他劲瘦的腰,过分结实的两条长腿,还有那过分显眼的位置。

    她看了一眼,赶紧挪开眼睛,被子里,她羞耻得脚尖绷紧。

    “你穿好衣服,打电话订餐。”宁知的眼睛又被闪了一下,陆绝的脸长得清隽斯文,那里却恰恰相反。

    陆绝穿上昨晚的黑色衬衫,现在惦记着宁知饿肚子的事,他再嫌弃黑色,也顾不上了。

    宁知趁着陆绝打电话,她侧身伸手去捡地面上的裙子,然后在被子里穿上。

    陆绝挂掉电话,“叫了知知爱吃的。”

    如果是以前的陆绝,他根本不会关心谁喜欢吃什么,但他的病情越来越好,他已经开始留意宁知喜欢的东西,爱好。

    在陆绝挂上电话后,宁知便穿好衣服了,她从被子里出来,正准备下床,脚踩在地面,整个人发虚,都是软的。

    她赶紧坐回床边。

    “知知。”陆绝着急地上前,半蹲在宁知面前,低头去看宁知的脚,他以为她的脚受伤。站不稳了。

    宁知气狠狠地伸出手,对着陆绝的头发好一顿揉搓,“怪你,怪你,贪得无厌。”

    陆绝茫然地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知知觉得是他错了,那他就是错了。

    他乖乖地点点头,“怪我。”

    面前穿着黑色衬衫,眉目清隽的陆绝明明眉目出色,帅气得过分,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又帅气,又可爱,还这样乖。

    宁知哪里还舍得生气啊。

    陆绝捡起了昨晚被宁知丢落地面的那顶小皇冠,在宁知惊讶的目光中,他戴在了宁知的头顶上,有点歪,配着宁知一头黑亮的长发,像个漂亮的公主。

    陆绝胸口里的小怪兽又开始疯狂跳动地,他握住了宁知纤细的脚踝,低头,轻轻地亲吻在了她雪白的脚背上。

    “知知公主的脚不要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