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100章
    宁知神色一喜,她走进去,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脸蛋白嫩的小宋颂。

    客厅内,还有陌生的一男一女,两人正在和陆母在聊天。

    “小知回来了?”陆母笑着说道:“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儿媳妇宁知。”

    陆母对着宁知介绍,“这位是我的堂弟宋元,你该喊堂叔,这位是我的弟媳徐依依,你可以喊婶婶。”

    “这个是他们的孩子宋颂,也就是小绝的堂弟弟。”

    宁知脸上的神色不显,心下震惊。

    小宋颂的父母找到了?

    她走过去,陆母像是看出她的疑惑,感叹道:“小宋颂这孩子吃了很多苦头,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拐走了。”

    拐走小宋颂的人是徐依依的堂妹,对方投靠徐依依,暂时在宋家住了一段时间,被宋家的财富蒙蔽了双眼,还喜欢上了温文儒雅的宋元。

    她趁机在徐依依不在家的时候,想要勾宋元,然而宋元并不是好色的人,他只喜欢妻子,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妻子,让她处理。

    堂妹被赶走了。

    出于愤怒,报复,在堂妹故意算计下,她把孩子拐走,目的是想让徐依依和宋元后悔。

    后来,事情闹大,宋家报警,同时派出很多人手搜查,堂妹只能带着孩子东躲西藏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想过把孩子丢掉,但更加担心被查出是她拐走孩子,她手里没有筹码,会受到宋家狠狠的报复。

    再后来,她遇到了宋大海,以为遇到了幸福。没料想到,在她嫁过去没多久后,宋大海工作犯了严重的错误,被公司辞退,他变得爱喝酒,打人。

    堂妹在一次被打得重伤之下,她收拾行李逃跑,甚至把宋颂这个包袱甩给了宋大海。

    “我第一次见小宋颂的时候,就莫名觉得很亲切,很熟悉。”陆母说道:“夜里我回想了很久,才将小宋颂和我堂弟联系起来。”

    堂弟在南方就职,也常年在那边,在小宋颂出生后,陆母与小宋颂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但知道孩子丢失,她也一阵心疼难受,丈夫也派出了不少人手帮忙找孩子。

    在孩子丢失很久后,弟媳徐依依出现了心理问题,整个人变得很抑郁,堂弟就陪着她到处旅游,顺道四处找孩子。

    陆母一时不敢确认小宋颂是不是就是堂子的儿子,所以不敢惊动徐依依,唯恐她再一次失望,加重病情,陆母只是通知了宋元。

    小宋颂确实是宋家的孩子。

    他也患有自闭症,原本只是轻度,后来在被拐走后,逐渐严重,幸好他只有几岁,年纪还小,能进行干预。

    现在小宋颂的情况好了很多。

    宁知听得认真,她看向对面的小宋颂,小家伙坐在沙发上,两只小脚还随意地晃动,眼睛也不会闪躲,对比起以前,他的性子开朗了不少。

    她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缘分,小宋颂是陆绝的堂弟。

    宁知突然理解,为什么小宋颂这样喜欢陆绝,原来是因为血缘的关系。

    看着小宋颂坐在父母中间,他一脸纯真可爱地问“陆绝大哥哥”,宁知嘴角翘起,一双黑眸布满了愉悦之色。

    小宋颂找到了疼爱他的父母,这样真好。

    “陆绝大哥哥去上班了,他去赚钱。”宁知笑着告诉他。

    小宋颂眨了眨眼,他像是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话。

    宁知从包包里掏出一颗糖纸上印着很多可爱橙子的糖果,她摊开手,糖果躺在她的掌心上,“小宋颂,你要吃糖吗?”

    小宋颂黑溜溜的眼睛盯着那颗糖果。

    旁边的徐依依笑着说道:“这孩子不喜欢吃糖果。”

    找回儿子后,徐依依的抑郁症几乎好了,这一年来,她努力和儿子培养感情。

    好一会儿,就在宁知想要收回糖的时候,对面的小宋颂突然点点头,缓慢地开口:“要吃。”

    徐依依惊讶地看着儿子,发现他在盯着宁知手里糖,她惊喜地笑了,“看来,这孩子不光喜欢陆绝,还喜欢小知你。”

    宁知笑着把糖递过去,放在了小宋颂的掌心里,她觉得小宋颂不是喜欢她,而是记得她曾经请他吃过相同的一颗糖。

    小宋颂笨拙地剥开糖纸,橙黄晶莹透亮的一颗糖出现在他的小手里,他放进嘴巴。

    甜甜的,是橙子的味道。

    是小宋颂第一次吃的糖的味道。

    因为小宋颂一直惦记着陆绝,正好宋元来B市有事,就把孩子带来陆家,准备让他在这里住两天。

    宋元和徐依依暂时离开,过两天再来接儿子。

    宁知陪着小宋颂,她发现,现在的小宋颂虽然很是不太爱说话,但他会对周围一切充满好奇,会安静地打量,认识。

    他看着车窗外,看见新鲜的实物,会发出小小的惊讶声,甚至问宁知那是什么。

    车子来到陆氏集团大厦外,陆绝已经在等待了。

    他看见知知来接自己,高兴地打开车门。

    下一瞬,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陆绝大哥哥。”小宋颂昂起头,白嫩的脸蛋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陆绝抿了抿唇,漆黑的眸子越过小宋颂,看向坐在里面的宁知,他伸手把小宋颂拉开,抱下车,然后,他上车靠着宁知而坐。

    宁知哭笑不得,“你不能欺负小宋颂,快点把他抱上车。”

    那头,被嫌弃的小宋颂没有伤心,他自己重新坐上车,小身板悄悄地靠近陆绝,小手动作自然地拉住了陆绝的衣摆,依赖的姿态十足。

    宁知看见,小宋颂再次成为了陆绝的小跟班,陆绝走到哪,他哒哒哒地追在陆绝的身后,完全甩不掉。

    就连夜里,他也要跟陆绝睡。

    宁知觉得,小宋颂的审美确实是被陆绝带偏了。

    今天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身的红色,没想到洗澡后,小宋颂穿的睡衣也是红色的。

    陆绝已经洗好,他穿着红色底,大绿花的睡衣,站在一旁凶小宋颂,“男子汉,自己睡。”

    小宋颂穿着红色底,印满蓝色小海豚的睡衣,可爱得不行。他奶声奶气,缓慢地开口:“大哥哥不是自己睡。”

    陆绝抿了抿唇,他低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骄傲和炫耀,“知知我的,可以一起睡。”

    他是有媳妇的人,小屁孩怎么可能跟他一样!

    小宋颂眨了眨大眼睛,学着陆绝的话,“大哥哥我的,可以一起睡。”

    “我是知知的。”陆绝纠正他。

    宁知看着穿着几乎相同睡衣的一大一小在争论,她被可爱得小心肝发颤。

    “小宋颂喜欢你,今晚就让他跟我们睡吧。”宁知说道:“以前你也没有这样抗拒小宋颂睡这里的。”

    陆绝抿了抿唇角,垂下眼帘。

    那是因为当时他不知道孩子留在这里,他就不能亲知知。

    夜里,陆绝笔直地躺着,他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天花板,直到等旁边的小宋颂传来细微平稳的呼吸,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确认小宋颂已经睡着了。

    陆绝嘴角微微勾起,漆黑的眼睛亮了亮,身体向宁知挪近。

    被子里,他的手悄悄地勾住宁知的手。

    “怎么了?”宁知还没有睡,她在想事情,在陆绝靠近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

    “他睡了。”陆绝告诉宁知,他的眸子亮亮地看着她,提示已经很明显。

    小宋颂睡了,他可以亲知知了。

    宁知觉得陆绝是食髓知味,他特别热衷于跟她亲腻,灯光下,看着他过分晶亮的眼睛,宁知突然起了坏想法。

    “想我亲你?”宁知问他。

    陆绝诚实地点点头。

    “那你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如果出声了,或者小宋颂醒了,你就乖乖睡觉。”

    陆绝点点头,保证:“不出声的。”

    宁知勾了勾唇,被子里,她被陆绝握紧的手挣开,然后顺着他的手背,指尖轻轻地往手臂撩去。

    粗壮的手臂瞬间绷紧。

    宁知起身,唇印落在了陆绝的薄唇上,手也落在了他的腰腹上。

    陆绝头顶的显示框里,瞬间弹出了十个小太阳。

    宁知不是第一次摸陆绝这里的位置了,他的手感很好,绷紧结实,隔着薄薄的真丝睡衣,她能感受到他的温度,还有隐隐的紧实的线条。

    那酥麻的触感越来越清晰,陆绝头顶上的小太阳疯狂地弹出来,暖黄的灯光落进他的眸子里,愈发湿亮。

    他想喊知知,但想到知知的话,垂在一侧的手只能紧紧地拽着被子。

    陆绝的衣领歪扭,唇上,腰上的酸麻感越来越盛,他像是被欺负到极致的小奶狗,还是忍不住哼唧了一声,“知,知……”

    宁知收下了150个小太阳,她愉悦地抬起头,“你输了,乖乖睡吧。”

    陆绝湿湿的眸子倒映着宁知,他抿着唇,只能乖乖点头。

    在陆绝睡了之后,宁知把霸王喊了出来,今天发生的变化有点大,她需要问它一些事情。

    她最先开口问的是:“下一次穿回去,要多少个小太阳?”

    霸王狠狠心,直接干脆地告诉她:【主人,需要五千个小太阳。】宁知:……

    这是要她榨干陆绝的节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