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99章
    宁知回复短信后,感受到那头林恬恬的着急,她反倒慢悠悠地陪着陆绝,还有陆母吃过早餐后,才回房换衣服。

    宁知的衣帽间早已经堆得满满的,全是陆母定期让人送来的当季流行的款式,衣服,鞋子,首饰,多得数不过来。

    宁知挑选了一条浅雾蓝色的连衣裙,她的肤色雪白,穿着这样浅色的衣服,衬得肤色愈发白嫩,水灵又透着仙。

    修腰的设计掐得腰肢纤细,裙摆下的两条长腿又白又笔直,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

    宁知还戴上了之前陆母给她的帝王绿玉镯。

    明明这样老气的颜色比较适合有一定年龄的长者佩戴,偏偏宁知的肌肤白嫩,能压得住任何的颜色,这样通透的碧绿色衬得她的手腕愈发白净如雪。

    换好衣服后,宁知没有化妆,她的底子好,上妆了反倒掩盖了她皮肤的净透。

    她找出一款新口红,涂抹在唇上,口红的色调是红偏橙,像甜甜的蜜糖橘子色,衬得她的气色很好。

    这时,陆绝走进衣帽间,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去上班。

    宁知涂抹好口红,她抿了抿唇,才看向陆绝:“上班的时间到了吗?”

    陆绝乖乖地点头,“时间到了。”

    他的目光落在宁知的小嘴上,红红的,泛着光泽,很好看。

    他想要亲一下。

    宁知走过去,浅雾蓝色的裙摆随着她的走动而飘荡着,漂亮得像是漾开的水纹。她叮嘱他,“路上小心。”

    陆绝漆黑的眸子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宁知,他觉得今天的知知特别好看。

    “怎么了?”宁知笑盈盈地问他。

    陆绝抿着唇,漂亮的桃花眼里的眸色一点一点暗下来。

    宁知看着他突显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她忍不住笑了出声,“想要亲我?”

    陆绝诚实地点点头,“想亲知知。”他的表情太明显了,毫不遮掩。

    昨晚他做梦了,陆绝记得在梦里,他想亲知知的时候,知知消失了。

    胸口里闷闷的,像是有一只小怪兽在哭泣,要亲知知才能哄好。

    宁知眉眼弯弯,一双黑眸水盈盈的,她摇摇头,“现在不行,我涂了口红。”

    陆绝的眼里倒映着宁知的身影,他渴望地看着她,“没了,我帮知知涂。”

    现在的陆绝恢复得越来越好,还懂得提出解决办法。

    宁知被他逗笑,她主动双手搭在陆绝的腰上,“你没有涂过。”

    陆绝现在聪明极了,他立刻回答:“知知教我,我跟知知学。”

    说着,他的大手急不可耐地贴上了宁知的后脑勺,将人压向自己。他已经不是毫无经验的新手了,不会再生涩地撞上宁知的牙齿。

    蜜糖橘色的口红一点一点被吃掉,露出了原本红润的唇色。

    陆绝的头顶上弹出十个小太阳。

    陆绝很贪心,不懂得什么叫做适合而止,他还学会了逼得宁知慢慢地软下来,然后缠着她。

    现在的陆绝最喜欢看宁知眼里被逼出水色,亮亮莹莹的,像是要晃出眼眶。

    浅雾蓝色的裙摆被压得有点皱了,宁知的雪腕被陆绝紧紧握着,也碾压出了红印子。

    现在的陆绝就像是一头初出笼子,精力极好的小奶狼,狼性越来越外露,将自己怀里美味的食物,一点一点吞掉。

    被松开的时候,宁知的唇比刚才涂了口红还要鲜红。

    陆绝的眸子漆黑,他的薄唇上泛着水色,唇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一抹宁知的口红,又纯又欲,衬得他清隽的脸分外妖孽。

    宁知去林家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候后。

    “怎么这么晚?”林母笑得亲切,“是路上塞车吗?”

    林恬恬撇撇嘴,小声不满地说道:“她肯定是故意迟到,让我们等。”

    宁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随口说道:“有点事。”

    林恬恬目光不善地看着宁知那样愈发漂亮的脸,还有装扮,当目光落在宁知手上的玉镯时,她愣了愣,几乎挪不开眼。

    她曾经跟着爸爸去过拍卖会,见过类似的玉镯,不过水头,成色都没有宁知手上的这一只好,拍卖会上的那只玉镯最后被拍卖出了千万的天价。

    宁知手上的这一只玉镯只会更值钱。

    林恬恬看得挠心挠肺,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果然是陆家,宁知竟然戴得起这样昂贵的首饰。

    林母也看到宁知手上的玉镯了,她自己也没有这样贵重的首饰,林家虽然开了公司,也算是有钱,但那只是一家小公司,根本买不起上千万的首饰。

    林母的目光也落在宁知的脸上,一张小脸白嫩嫩的,还泛着浅浅的粉色,气色很好。显然,宁知在陆家过得很好。

    “你在陆家生活得怎么样?自从你嫁到陆家后,小姨就一直担心你会不习惯,又担心你过得不开心,你这孩子也总是联系不到人,如果不是小恬主动联系你,你是不是就不会回来看看小姨?”

    林母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几分失望,“小知,你不会像那些忘恩负义的小人一样,嫁入了豪门,就忘记娘家了?”

    宁知已经知道林母和林恬恬是怎么样的人,她并不打算与她们继续纠缠,“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她懒得跟他们拐弯抹角。

    “你这是什么态度?宁知,你攀了高枝,就想甩开我们林家?你别忘记了,这几年是谁一直养着你。”林恬恬恨不得上前撕了宁知那张精致的脸。

    她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

    原本之前她能夺取宁知的光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光环全部回到宁知的身上,而她的玉也碎了。

    林恬恬看着宁知明眸皓齿的小脸,还有她满身精致的装扮,只觉得这些本应该都是她的,是被宁知抢走而已。

    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气愤,“如果那天不是我好心让妈妈带着你一起出席陆家的晚宴,你怎么可能有机会见到陆家的二少爷,陆家的二少爷怎么会对你有反应,陆家太太也不会因此让你成为她的儿媳妇。”

    原本,宁知意识到林恬恬没有嫁到陆家,她还在好奇没有林恬恬作妖,她这一次是怎么嫁到陆家的,现在林恬恬给她解惑了。

    上一次,是林恬恬嫁到陆家后,特意让她去陆家,设计她嫁给陆绝。

    现在,哪怕林恬恬没有嫁到陆家,因为她的关系,她出席了陆家的宴会,还是与陆绝碰面了。

    宁知勾了勾唇,“那我还真是要多谢你。”

    现在的林恬恬恢复回自己的样貌,因为化了妆,样子算是有几分清秀,但她的五官不好看,经不起耐看,加上她的眉宇间全是傲慢之色,仅有的几分清秀也减弱了。

    “既然你知道是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一次。”

    林恬恬原以为宁知嫁给陆家的那个傻子,会过得很惨,又或者很痛苦,然而,面前的宁知一张小脸光彩照人,白里透红,好看得不行,她哪里有半点的不开心?

    林恬恬后悔了,她说道:“你找机会,将我介绍给陆家大少。”

    “小知。”林母帮着女儿开口:“之前你在恬恬的帮助下,嫁去陆家享福,你也帮恬恬一次,你在陆家这样的豪门里也算是多一个帮手,以后你们两姐妹互相照顾,帮衬。”

    宁知并不意外她们的提议,毕竟上一次林恬恬就是嫁给陆深远的,“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想要嫁给陆深远,就自己去争取。”

    在宁知看来,林恬恬能再次嫁给陆深远也挺好的,两个人互相祸害对方。

    不过,现在的林恬恬没有她的光环,恐怕陆深远并不会看得上她。

    听到宁知拒绝的话,林恬恬的脸色变了,“宁知,你别忘记,这几年你住在我们家,我们一直养你,现在有事让你帮忙,你竟然拒绝,真是忘恩负义。”

    宁知脸上的神色很平静,眸子有点冷,“之前林家的公司资金出了问题,是用我父母的保险赔偿金才得救的,那笔钱,足够养十个我了。”

    林母的脸色并不好看,“那我疼你的这几年,你也觉得理所当然?”

    “小姨,当初我说不愿意嫁到陆家的时候,你忘记自己是怎么劝我的?”宁知冷嗤,“我不欠林家的。”

    “妈妈,别跟宁知废话了,她就是一头白眼狼,忘恩负义,跟她讲道理没有用。”林恬恬拿出一份协议,举起给宁知看,“你不知道吧,在你嫁到陆家前,我妈妈与陆家太太签了协议。”

    宁知看了眼,之前宁老爷子早已经跟她提过协议这件事。

    协议上提及她在两年后,依然不愿意呆在陆家,可以跟陆绝离婚。

    “所以呢?”宁知笑了出声:“今天你们找我来,就是想要拿这份东西威胁我?只要我不愿意和陆绝离婚,这份协议又有什么用?”

    林恬恬有几分得意,她拿着协议说道:“如果,我妈妈拿着这份协议去陆家太太面前,哭诉让她放你走,又或者去陆家大闹,你觉得,你还能在陆家好好呆着吗?”

    豪门里的太太最讲究脸面,而且喜欢欺压自己的儿媳妇,宁知的出身原本就普通,如果娘家去陆家大闹,陆太太必定会对宁知很不满。

    宁知站起来,她转了转自己手上的帝王绿玉镯,碧绿色的玉镯衬得她肌肤如雪,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

    林恬恬和林母死死盯着她的玉镯,恨不得自己抢过来戴在自己手上。

    “你们去闹吧,我原以为觉得你们蠢,现在才意识到你们不仅蠢,还没有脑子。”宁知慢悠悠地扎刀,“妈妈很疼爱我,我身上的衣服,还有首饰,全是她让人给我添置的,你们看中的这个玉镯,也只是她送给我的众多首饰其中一件而已。”

    “她说过,把我当作女儿疼爱。”

    “哦,她还把陆绝的副卡给我了,是无限额的。”

    “你们说,我回去跟她说,我已经和林家断绝亲戚关系,她会有什么反应?”

    下一秒,宁知顺利看到林母和林恬恬羡慕和气得红了的双眼。

    宁知离开了。

    她被陆家派来的两个保镖护着离开,林恬恬看得眼睛发红,喉咙发苦,陆家还真把宁知当宝贝。

    顺利把林恬恬她们气吐血,还断绝了关系,宁知的心情愉悦了起来。

    回到陆家。

    才刚走进门,宁知便听到了小男孩奶气的声音,“找陆绝大哥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