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97章
    黑暗的小巷子里,不断传来了痛闷声。

    她借着周围昏暗的光,看见陆深远被狠狠地踢到在地。

    宁知还挺佩服陆深远的,被两个人按着打,还能反抗,而且不痛喊救命,死死咬着牙不求饶。

    她站在巷子口,一双漂亮黑眸亮亮的。

    救陆深远?

    她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善良的想法,宁知现在恨不得捧着瓜子看陆深远被打。

    更甚至,她还特意帮那几个人看风,注意有没有其他人出现,唯恐有其他人来打扰他们打陆深远。

    “大哥,这小子的骨头还挺硬的,竟然没有一声痛叫求饶。”其中一个人嬉笑着说道。

    老大在数着从陆深远身上搜到的钱,他面露出满意之色,“你们问问他,卡的密码多少。”

    “听到了吗,我们老大问你密码多少。”旁边的人踢了踢陆深远,“赶紧说了,你就能走。”

    陆深远从来都不受人威胁,他冷笑一声,任由这些人殴打。

    里头又是传来了一阵痛哼声。

    宁知又是一阵暗爽,她总算看到了陆深远吃亏的样子,看到还是需要以暴制毒。

    这时,她看到了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

    对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身姿纤瘦,缓缓走来。

    有人来了,宁知觉得可惜,只能盼着那个人不要管闲事。

    纤细的身影逐渐走近,闪烁的路灯下,宁知看到了熟悉的脸容,她神色一震。

    那张脸是她天天在镜子里看到的,没有人比她自己更熟悉。

    是她自己。

    不对,应该说是真正的宁知。

    昏暗的光线下,宁知看到原主的脸容苍白,精致的五官有点失色,看来现在的她,已经开始被林恬恬吸取光环了。

    她问过霸王,如果在她穿回来的时候,她遇到了自己,也就是原主,会怎么样,能不能告诉救下对方,阻止她被林恬恬吸取光环而死。

    霸王开始的时候支支吾吾,后来在她再三逼问之下,才告诉她,死去的原主已经不在这个空间,因为原主变成了她。

    也就是说,她和原主互换了身份,而且霸王告诉她,原主很满意新身份,对方不会回来的。

    宁知想到自己穿过来前,有美貌,还继承大笔遗产的身份,她笑了笑,并没有觉得可惜,因为现在她有比那些更珍贵的大宝藏。

    原主看着前面越来越黑,她下意识放慢了脚步,她不明白林恬恬为什么要约她来这里见面。

    她站在距离巷子的不远处,隐隐约约像是听到了小巷子里传来的痛闷声。

    好像有人被打了?

    原主掏出手机,紧紧握着,她放轻了脚步,准备过去看看。

    然而,还没有等她靠近,身后像是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原主回头看去,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是错觉?

    她咬了咬唇,心下有点害怕,怎么林恬恬还没有来?

    接着,她的肩膀再次被拍了拍,原主一颗心吓得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她往后看去,依然是什么都没有。

    寒意一下子从后背升起,原主吓得“啊”了一声,转身就跑了。

    宁知坏坏地勾着唇,眼里亮亮的,恶作剧成功。

    而就在原主跑走的时候,宁知转眼又看到一个身影走来,对方鬼鬼祟祟的,是林恬恬。

    小巷子里,金毛的男人跑出来,看见林恬恬,他赶紧将人捉住。

    林恬恬完全傻了眼。

    她傍晚的时候无意睡着,做了梦。梦里看见宁知救了陆家的长子,因为救命之恩,陆家的长子后来喜欢上了宁知,还娶了她。

    醒来后,她想起自己为了设计宁知,约了她在小巷子里碰面,看来,宁知就是在小巷子里救了陆家长子。

    林恬恬急得不行,她必须要把这个机遇抢过来。

    所以,她出现在小巷子里,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突然一个男人就捉住她了。

    “救命,你做什么,放开我。”林恬恬被男人押着往里走去。

    “大哥,刚才就是她在尖叫,她肯定是看见了什么。”男人推着林恬恬走到老大面前。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你们快放开我,我要报警了。”林恬恬挣扎着,她看到了躺在地面上,穿着西装的男人,神色一喜,“陆少爷,我是来救你的,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林恬恬的话让周围的几人都笑了。

    “你自身难保,还想救人?”一个男人伸手戳了戳林恬恬的脑袋,“你这里的脑子呢?没带出来?”

    林恬恬咬了咬唇,坚持地说道:“我就是要保护他。”

    宁知能救陆深远,她也可以。

    “老大,这个女人怕不是一个傻子。”

    “你们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陆家的长子,首富陆家,并不是你们能得罪的,聪明的就快放了我们,否则,陆家肯定不会放过你们。”林恬恬挺直腰身,一脸为了救陆深远,不屈服的模样。

    “首富陆家?”

    “老大,这小子恐怕真的是陆家的大少爷。”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也这么说,看到刚才那个小子没有撒谎。

    “她说你就信?”老大哼了一声,“两个都揍一顿,老子最讨厌被人威胁。”

    林恬恬被推倒在地,直接压在了陆深远的身上,痛得他蜷缩着身体。

    这几个人都是混惯了,手下一点也不留情。林恬恬没想到自己来救陆深远还会被打,她痛得哭出声来,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藏在陆深远的背后。

    宁知看得太快乐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林恬恬会突然送上门挨打。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夫妻有难同当。

    好一会儿,林恬恬的头发糟乱,脸上被人踹了一脚,瞬间红肿,她哭得凄惨难听。

    老大不耐烦了,“行了,我们撤。”他们不会要了这两人的命。

    戏已经看完,宁知意犹未尽,但想到陆绝和小宋颂还在等车子里等着,她要赶紧回去了。

    宁知完全要帮林恬恬和陆深远的意思,她离开了小巷子。

    一时间,巷子里只剩下痛哭的林恬恬,还有被蒙着头的陆深远。

    看见其他人撤离,林恬恬抹了一把泪,她赶紧扶起陆深远,“陆少爷,你有没有事?我来救你。”

    扶起陆深远好,林恬恬想到自己刚才救了他,她心里一阵激动,脸上,身上的伤也没有那么痛了。

    林恬恬掀开了陆深远头上笼罩着的衣服,对上了陆深远一双黑幽幽的眼睛。

    她的脸瞬间红了,然而她的脸原本就红肿着,根本看不出她的害羞,“陆少爷,我……”

    陆深远全身都痛,面前的女人头发凌乱,脸上红肿,刚才还连累他被再暴打一顿,她一直藏在他身后,推他出去,现在竟然说来救他?

    陆深远一眼也没有多看对方,艰难地起身,扶着墙离开。

    “陆少爷……”林恬恬傻眼了,对方不应该感激她?又或者喜欢上英勇挺身而出的她?

    陆深远为什么这么冷漠?

    宁知看完戏,她沿路返回。

    她刚走出巷子,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外,陆绝站在车子不远处,而他的面前,站着的人竟然是原主。

    宁知站在原地,她的眸色暗了暗。

    没想到陆绝与原主碰面了。

    宁知的身体往后退回巷子里,她藏在黑暗中,只是稍稍探出头来,不让陆绝发现,她突然有点想知道,陆绝能不能区分她和原主。

    她想知道,陆绝喜欢的是原主,还是她。

    原主从小巷子离开后,她在附近徘徊着,还没有离开,她担心林恬恬找不到她。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她离开走到路边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对方的声音很好听,温柔地喊着她,“怪姐姐。”

    原主一阵莫名其妙,她并不认识他。

    陆绝没有得到回应,他茫然地眨了眨眼,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宁知。

    看了几眼,陆绝不由自主地拧紧了眉头,他低喃道:“不是,不是你。”

    原主:……

    她完全听不懂面前这个一身红色男人的话。

    陆绝抿紧了唇,漂亮的桃花眼里黑沉沉的,这不是他的怪姐姐。

    薄唇几乎抿得失去血色,陆绝转过身,一眼不看身后的原主,他要去找怪姐姐。

    陆绝记得宁知离开车子后,走进了小巷子,他要去找她。

    “少爷,你要去哪里?”保镖看见陆绝转身往巷口那边走去,他下车,看了看车里的小宋颂,又看了看走远的少爷。

    保镖赶紧走到车尾后,要抱着小宋颂去追。

    小宋颂才不会让除了大哥哥以外的人抱自己。

    陆绝走到巷子那里,正要走进去,他的脚步一顿。

    看着靠在墙面,安静地看着他的宁知,陆绝漆黑的双眼亮了起来。

    他转过身,面对宁知,大手撑在了墙壁上,像是将宁知困住。

    陆绝低头,他嘴角的高高上扬,脸侧浅浅的小梨涡露了出来,低哑的声音全是笑意,“这次对的,是我的,是我的。”

    这一个才是他的怪姐姐。

    宁知双手主动搂上了陆绝的项颈,一双水眸笑盈盈地看着他,“嗯,是你的。”

    他没有认错,找到她了。

    两人的身影藏在黑暗中,陆绝胸口处像是有一只不安分的小怪兽,上下蹦跶着,疯狂地想要做点什么。

    他想亲亲怪姐姐。

    陆绝低下头,动作笨拙又生涩,微凉的薄唇落在了宁知的唇上。

    柔软,湿润。

    他胸口里的小怪兽更加疯了,像是要撞开他的胸口,跳出来。

    怪姐姐的小嘴很软。

    怪姐姐的小嘴很甜。

    陆绝低着头,身体几乎压着宁知,贪婪地想要汲取更多。

    保镖抱紧不断挣扎的小宋颂,好不容易追过来,他震惊地看见,陆绝站在巷口的阴暗处,手撑着墙,低着下巴,脑袋微动,身体几乎不断向墙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