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91章
    宁知记得在酒店火灾现场的时候,小男孩的两条腿都是健康的,当时小跑起来也完全没有异常。

    而现在,她看着前面男人半拖半拉着小男孩离开,依然对他骂骂咧咧的,小男孩的左腿拐得厉害,像是瘸了。

    这是怎么回事?

    才一年多的时间,小男孩不仅变得瘦瘦小小的,就连腿也瘸了。

    宁知眉头紧蹙,看得心里不舒服。

    “我们回去吧。”宁知牵着陆绝的手,想要带他回去餐厅里。

    她转过头,一眼看到了陆绝头顶显示框里,堆满闪电小乌云,一朵接着一朵弹出来,他的目光同样露在了小男孩拐着的左腿上。

    他在因为小男孩的脚变瘸了而生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同患了自闭症,又或者陆绝在小男孩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宁知发现陆绝对这个小男孩与对其他陌生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宁知带着陆绝回到餐厅,方瑜粥一脸好奇地问宁知刚才的事,还感叹小男孩可怜,遇上了不靠谱的家长。

    她很讨厌家长打孩子出气,而不懂得教育孩子。

    宁知的注意力全在旁边的陆绝身上,他头顶上已经堆积着好多闪电小乌云,闪闪的,像是暴风雨前的闪电。

    他一直在生气。

    等回去的时候,陆绝头顶上的闪电还没有消失,宁知知道,他很在意小男孩的事。

    宁知找到了之前给她办事的保镖,让他去调查关于那个小男孩的事。

    接下来的几天,天气转凉,陆绝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因为知知生病了。

    宁知一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头痛,加上鼻音重得厉害,她意识到自己感冒引起了发烧。

    陆绝并不是傻子,他听到宁知变得奇怪的声音,他有点着急。

    “不用担心,我只是感冒了,你离我远一点,不然会传染给你。”宁知推开了陆绝凑过来的脑袋。

    陆绝才不理会传不传染病毒的问题,他听到宁知生病了,漆黑的眼睛里带着慌乱,就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光着脚踩在地面上,去找手机,“电话金医生。”

    “金医生最近有事出国,我让司机准备车子,去一趟医院,你赶紧换衣服去上班。”对于自己生病了,宁知反倒一脸的平静和镇定。

    陆绝穿着一身蓝底色,大红花的睡衣,额前的刘海有几缕翘起来,他摇摇头,小呆毛也晃了晃,“不上班。”

    知知生病了,他要守着她,要照顾她,他不能离开的。

    他答应过爷爷,一定会好好照顾知知。

    说着,陆绝走到宁知那边,伸手就要抱起她,“带知知去医院。”

    宁知措不及防被公主抱起,落在他温热的怀里,她的头撞上他宽壮的胸膛,更晕了,“你不上班,要陪我?”

    陆绝用力地点点头,“陪你,一定陪。”

    知知生病了,她肯定需要人陪的,就像他生病的时候,知知也在照顾他。

    “你不去上班,那么你要请假。”宁知教他,“你要跟团队那边打招呼的,你是团队的一员,无缘无故不去,他们会担心。”

    她在教他人情世故。

    陆绝乖乖地点点头,“没电话。”

    陆绝的通讯录里只有陆父陆母,还有宁知的联系方式。

    “你放我下来,我拿手机。”宁知被迫靠在陆绝的怀里,头晕晕的。

    陆绝才不愿意放开她,他越来越精明了,他抱着宁知弯下腰,示意宁知去拿枕头旁的手机。

    宁知奈何不了他,只能伸手去拿手机,“你就不怕被我传染?传染了病毒,你也会生病的。”

    陆绝才不管自己生不生病,他只想抱知知。

    宁知无力地扯了扯嘴角,还真是小呆子。她拨打了魏星的电话,接通后,举起手机到陆绝的耳侧,示意他接听。

    “宁小姐,早,请问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魏星对宁知突然打电话给他,有点惊讶。

    “我请假。”陆绝低哑的声音响起。

    “陆绝少爷?”魏星立刻听出了是陆绝的声音,“陆绝少爷你要请假?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陆绝抿了抿唇角,他郑重又严肃地告诉魏星,“知知病,要照顾她。”

    魏星愣了愣,“好的,陆绝少爷,我会帮你请假的。”

    现在的陆绝少爷真的进步很大,竟然还学会请假照顾妻子。

    挂掉电话后,陆绝抱着宁知去洗手间。

    “我自己去就好。”宁知赶紧拒绝,她只是感冒而已。

    “知知生病了,不能累着。”陆绝大步走进去,将宁知放在洗手台上。

    宁知看着陆绝居然贴心地帮她挤好牙膏,甚至要动手帮她刷牙,宁知的头更晕了。

    “知知生病了,不能累着。”

    “你出去,我要上厕所。”

    “知知生病了,不……”

    宁知一口咬在了陆绝的下巴上,气呼呼道:“我生病了,你也代替不了我上厕所!”

    陆绝看着镜子里,坐在洗手台上,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垂在背后,趴在他怀里,炸呼呼地咬着他的宁知,他的胸口处像是被一只小怪兽狠狠地撞击了一下,震得他胸口发麻。

    感觉怪异又陌生,却让他很喜欢。

    下一瞬,陆绝头上的显示框里弹出了一个小太阳。

    陆绝的下巴被咬了一下,留下了宁知浅浅的牙印,他漆黑的眼睛亮亮的,像是被撩得喜悦的小奶狗,低头就要寻着宁知的小嘴亲过去。

    宁知赶紧伸手捂着他的唇,“我生病了,不能亲。”

    “不怕病我,不怕的。”陆绝眼睛湿亮,高大的身体抵在了洗手台前,低着头看宁知。

    宁知脚上没有穿鞋子,她被陆绝气得笑了,光着的脚轻轻地踢了踢他的大腿,“你不怕,我怕。”怕你生病。

    陆绝眨了眨眼,有点小失落,他认清了事实,知知生病了,不给亲。

    洗漱完,换好衣服后。

    宁知是被陆绝抱着下楼的,陆绝固执地认为,她生病了,不能受累。

    她有气无力地窝在他的怀里,面对佣人的偷偷打量,她闭上眼睛,装死算了。

    “这是怎么了?”陆母端着插好的花瓶从饭厅走过来,正好看见客厅内儿子抱着儿媳妇要往外走。

    “妈。”宁知原本就烧得泛红的脸,面对陆母疑惑的目光,更加红了,“我感冒了,陆绝正准备陪我一起去医院。”

    她暗地里推了推陆绝,然而他低下头,茫然地眨了眨眼,一点也接受不到她的暗示。

    “感冒了?严重吗?”陆母也担心了起来。

    “只是头有点晕。”

    “有发烧吗?”陆母看见宁知的一张小脸红红的,像是发烧了。

    宁知点点头。

    陆母赶紧放下花瓶在茶几上,走过去探了探宁知额上的温度,“有点烫,小绝,你赶紧带小知去医院。”

    陆绝郑重地点点头,然后抱着宁知转身往外走了。

    陆母站在原地,一脸感慨,儿子都会照顾生病的媳妇了。

    陆母忍不住掏出手机,对着儿子离开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儿媳妇今天生病了,儿子送她去医院。

    消息发出去才几秒,下面陆陆续续出现了点赞。

    出差在外的陆父是第一个点赞的。

    陆深远也点了赞:弟弟越来越懂事。

    林恬恬也点了赞,她原本看到宁知生病的消息,是很开心的,想要评论点什么,然而,她看到照片里,上面除了陆绝高大的背影,还有宁知荡在半空中的两条白皙纤细的腿。

    很显然,宁知被陆绝抱着。

    林恬恬看出泛酸,也只有陆绝这样的傻子把宁知当作宝,还有陆母这样有眼无珠的人,还乐滋滋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对宁知好。

    他们都不知道,宁知以后会离开陆家,陆绝卧病在床,宁知却对其他的男人笑得开怀。

    去到医院的时候,宁知烧得更厉害了,医生看诊后,她需要打点滴。

    陆绝一直陪着她,他坐在一旁,看着针头扎进宁知雪白的手背上,他眼里全是慌乱和心疼,还低头,给她呼呼。

    宁知扯了扯唇角,他自己感觉不到疼,却担心她会痛。

    陆绝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眉目清俊,脸上带着担忧,漆黑的眼睛一直盯着宁知,还是时不时抬头看着药水滴落,引得附近不少人侧目。

    就连不远处的护士也看得眼满艳羡,这是什么神仙男友,又帅,又贴心。

    “知知疼不疼。”

    “知知喝不喝水。”

    “知知可以靠我睡。”

    ……

    小呆子化身为小话痨,眼里全是他的知知。

    宁知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捏捏他的脸,“不用担心,我很好,你抱紧我就行。”

    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她生病,陆绝很担心她,宁知能感受到他的慌张。

    陆绝点点头,大手轻轻地搂在宁知的腰侧,他安静下来了,眼睛看了宁知一会儿,又看看药水滴完没有。

    药水滴完了,知知就会好。

    等从医院回到陆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宁知吃了药,开始犯困,她头晕晕地睡在床上,才刚要入睡,温热的触感传来,像是有什么钻进了她的被窝里。

    她睁开眼睛,一眼对上了面前湿亮的黑眸。

    “怎么了?”宁知的鼻音很重,一点也不难听,反而多了几分慵懒的意味。

    她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温热的胸膛,宁知迟钝地反应过来手感不对,她低头往被子里看去,突然发现陆绝没有穿衣服。

    “你的衣服呢?”宁知惊讶出声。

    陆绝眨了眨眼,黑色短发下的耳朵有点红,被子里,他的身体贴近了宁知,“出汗了病好。”

    宁知当然知道出汗了,容易退烧,但与他脱衣服有什么关系?

    陆绝的体温高,贴近后,像是比她这个发烧的人还要高,他真挚又诚恳地说道:“身体暖知知出汗。”

    宁知:……

    “你在哪里学的?”谁教他用身体帮她取暖,让她出汗的?

    陆绝很诚实,他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了网页给她看,有点献宝的意味。

    宁知看着上面的男主角用做的方式帮女主退烧的内容,她看得脸上发烫,赶紧把手机丢一旁。

    宁知伸手捏了捏陆绝的耳朵,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她警告着他:“不能看小黄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