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90章
    车子外,方瑜粥听到宁知的话,她一阵激动。

    自从认识宁知后,她就把宁知当作是偶像,女神了,就连她以往追的爱豆,全都要靠后。

    当时,如果不是宁知在她醉酒的时候把她从袁教授的车上带下来,恐怕她在车子上,跟着袁教授一起死去了。

    方瑜粥对宁知是真诚的感激。

    “知知姐,你有没有空啊?我想请你吃饭。”方瑜粥早就想请宁知吃饭了,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你喊我小知就行。”宁知点了点头,“可以。”

    车子里,方瑜粥坐在宁知的旁边,陆绝坐在宁知的另一旁,魏星坐在副驾驶座上。

    “知知姐……”话刚出,方瑜粥又赶紧改口:“小知,怎么你的皮肤这么好啊?”

    宁知的皮肤是真的很好,这样近距离看着,也白皙透净,没有任何的瑕疵,也看不到毛孔,简直太让人羡慕了。

    方瑜粥恨不得上手去摸一摸宁知的脸,下一瞬,她突然发现宁知旁边的陆绝目光幽幽地瞪了她一眼,又挪开了。

    对方像是在不爽?

    方瑜粥通过男朋友魏星的关系,她是知道陆绝有自闭症的,她刚才肯定是眼花了,对方怎么可能瞪她?

    “少熬夜,多喝水。”宁知说道。

    方瑜粥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是天生的。”

    宁知笑了。

    方瑜粥有点看痴,呜呜,宁知实在是太好看了。

    她突然很是羡慕陆绝,天天对着宁知这张漂亮的脸蛋,他有什么想法啊?不过,想到陆绝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也不知道他的审美与他们是不是相同。

    这时,旁边的陆绝突然伸出手,他的手搭在了宁知的手背上。

    “怎么了?”宁知转头问他。

    陆绝抿了抿唇,没有应声,额上的刘海遮额,伏贴着,有几分小可怜的意味。

    知知要多多看他。

    宁知的眸光微动,她反手握住了陆绝的手,指尖与他的指尖摩挲着,她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没有忘记你。”

    陆绝漆黑的眼睛有点亮,他看着她,眼底浮现了浅浅的笑意。

    车子停在了商场的门外。

    方瑜粥说商场里新开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厅,她提议来了这里。

    下车后,方瑜粥迫不及待走到魏星身旁,挽着他的手臂,很是黏他。

    陆绝飞快地看了一眼,他的手学着方瑜粥的样子,挽住了宁知的手臂。

    宁知:……

    她挣开来,在陆绝茫然的目光中,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该这样。”

    陆绝没有应声,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愈发湿亮。

    餐厅开在五楼,服务员引领着他们去窗边的位置。

    魏星给方瑜粥拉开了椅子,“坐吧。”

    方瑜粥笑得甜甜的,“你真好。”

    魏星摸了摸头,有几分傻气,完全没有在实验室里严谨的模样。

    旁边,陆绝挺直了腰身,他动作缓慢地拉开了椅子,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愉悦,献宝似的,“知知坐。”

    “谢谢啊。”宁知算是发现了,陆绝在学习。

    他通过观察魏星他们,学习怎么对她好。

    记得以前,陆绝根本不会理会旁边的人,而现在,他都进步到会悄悄观察别人了。

    对面,魏星给方瑜粥递过湿毛巾,让她擦手。

    陆绝学习得很快,他直接拿过毛巾,然后在宁知惊讶的目光中,他轻柔地帮她擦手。

    陆绝擦得很仔细,给宁知一根一根手指地擦着,专注,又耐心。

    灯光下,宁知的手指白皙,纤细,指甲圆润,泛着健康的光泽,很漂亮。

    宁知红着脸,想到之前他帮她洗手的情形,唯恐他低头,当着其他人的面前亲吻她的指尖,在陆绝擦完的瞬间,她收回了手,“谢谢。”

    陆绝抿了抿唇,有点小失落,接着,他用给宁知擦完手的湿毛巾,擦着自己的手。

    他一点也不嫌弃是宁知用过的。

    对面,方瑜粥看得一脸艳羡,她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魏星,“你学学,人家陆绝多会照顾女朋友。”

    魏星是一脸的惊讶。

    他以前也做过陆绝的助理,后来陆绝经历过被绑架后,陆绝没有再来实验室了。

    再次成为陆绝的助理,他发现,对比起以前,现在的陆绝明显开朗了很多,也不像以前那样完全沉默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有了很大的进步。

    被夸赞的陆绝下意识看向了宁知,目光亮亮地看着她,一脸的渴望。

    像是急需要主人安抚,抱抱的小奶狗。

    宁知忍不住笑了,她伸手摸摸他的头,顺抚了他额前的那缕翘起的小呆毛,“你真好。”

    陆绝好哄极了,那这么几个字,就能被打发。

    吃饭的时候,陆绝也学着给宁知夹菜,还给她倒果汁,虽然动作笨拙,生硬,但每一次都能让宁知的一颗心柔成水。

    其实,她对他没有任何要求的。

    这时,隔着旁边的玻璃,宁知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个小男孩经过,小男孩低着头,直接转上了迎面走来的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

    女人低头看着手机,根本没有避让,措不及防被撞倒在地,手机也摔落在地。

    高跟鞋女人站起来后,她指着中年男人,怒斥着什么。

    女人一脸的生气,隔着玻璃,宁知也能感受对方的怒火。

    男人原本是一脸的不屑,在女人捡起了手机递给对方看后,男人的脸色瞬间不好了。

    宁知看见男人举起手,用力地拍打了旁边的小男孩一下。

    外面,女人举着手机,不依不饶,她的手机屏幕碎了,一定要对方赔偿。

    “你别以为装作打自己的儿子一下,我就不会追究你,这是我新买的手机,才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现在被你们弄坏了,你肯定要赔。”女人拉长着一张脸,“要不赔钱,要不重新配一台新手机给我,二选一。”

    男人神色难看,他气着说道:“刚才是你自己走路低头不看路,而且一个小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

    高跟鞋女人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她撇了撇嘴,“你别拿小孩子来逃避责任,他撞到我,弄坏我的手机,你是他的家长,肯定是由你来负责,我不管,如果你不赔偿,我现在就报警。”

    中年男人气急败坏,他举起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旁边小男孩的头,“让你走路整天低着头。”

    接着,男人又重重地拍了一下,“你说我养你有什么用?就只会闯祸,给我带来麻烦。”

    小男孩一直低着头,像是不会感觉到痛一样,任由男人拍打。

    高跟鞋女人神色不耐烦,“你赶紧赔钱,不要给我演上了。”

    中年男人是绝对不会掏钱的,他拉扯着小男孩,一直打他,“我养你这么大,一点用也没有,就只会吃饭。”

    “赔赔赔,我拿你赔给人算了。”

    “净给老子添麻烦,打你也不会哭,你给我哭。”

    “你哭不哭,你给我向别人赔礼道歉……”

    中年男人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小男孩的头,背部,引得周围不少人侧目和围观。

    隔着一道玻璃,宁知也能感受到那中年男人下手的狠劲,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天啊,哪有这样的家长,对孩子下这么重手。”方瑜粥也看见外面的情形,她看得一阵心疼,“而且有什么事,不能回家再好好教导孩子吗?”

    “对。”魏星点点头,附和着女朋友,“其实孩子也有自尊心的,当众这样打孩子并不好。”

    方瑜粥看见孩子低着头,任由大人打着,也没有哭闹,她看得心疼,“这么小的孩子,这人怎么也下得了手啊,没有人去劝劝他吗?”

    “知知吃。”陆绝没有看向外面,他的眼里只有宁知。

    他小心翼翼地学着,一根一根地挑去了鱼刺,动作缓慢,但很认真,白白的鱼肉装在小瓷碗里,一根鱼刺也没有,在灯光下泛着光泽,鲜美诱人。

    他挑好后,放在宁知的手侧,期待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夸赞。

    而这时,外面的男人一把扯住了小男孩的衣领,用力过猛,扯得小男孩往后退了几步,几乎要往后摔倒。

    宁知看见小男孩抬起头的瞬间,她怔了怔,是在酒店火灾现场的那个小男孩!

    虽然对于现在的时间来说,小男孩已经长大了一岁多,但她一眼就能认出。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碰到他,宁知看着旁边的男人,她这才认出,是小男孩的爸爸,难怪刚才她会觉得眼熟。

    跟之前一样,一旦发生什么事,这个男人就对小男孩动手。

    宁知看得生气。

    旁边的陆绝没有得到宁知的回应,他靠近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了小男孩的脸。

    下一秒,他看到中年男人举手,狠狠地扇了小男孩一巴掌。

    小男孩白嫩的脸蛋瞬间红了,指印很明显。

    陆绝的唇紧紧抿着,他气狠狠地瞪着那个中年男人。

    宁知感觉到旁边陆绝的异常,她转过头,只见陆绝头顶的显示框上弹出了五朵闪电的小乌云。

    他很很很很很生气!

    宁知微愕,看来陆绝也认出了那个小男孩了?

    陆绝与她不一样,她是昨天穿过去的时候,见到的小男孩,所以记忆深刻,但对于陆绝来说,救小男孩这件事已经隔了一年多。

    没想到,他还记得小男孩。

    也对,小男孩是他主动救下的,他认得对方,也很正常。

    宁知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你想出去帮他吗?”

    陆绝眨了眨眼,他看着小男孩又被打了一下,他点点头,“想帮。”

    “好,那我们去帮他。”宁知站起身,她对方瑜粥和魏星说道:“我们出去一趟。”

    方瑜粥刚才听到宁知的话了,她忍不住问道:“知知姐,你们是要出去帮助那个小男孩吗?”

    “嗯,那个小男孩我和陆绝之前见过,算是认识。”

    “我陪你一起出去。”方瑜粥看着中年男人不断地打那个小男孩,她的拳头早就硬了。

    孩子这么小,哪里懂什么?对一个小孩子动手,简直是人渣,哪怕对方是小孩子的家长,也不该这样打孩子,这是虐待。

    “不用了,我们很快回来,你们先吃着吧。”宁知牵着陆绝的手,带他出去。

    “我……”方瑜粥还想说什么,被旁边的男友魏星制止了,“你乖乖坐着,宁小姐会解决的。”

    方瑜粥鼓了鼓腮,选择听男友的话,“好吧,不过知知姐真是太善良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都没有人过去劝劝,阻拦那个男人,现在知知姐去了。”

    魏星点点头。

    方瑜粥对宁知更加仰慕,崇拜了,她想到当初,也是因为宁知善良,发现袁教授的不对劲,救下了她。

    她是真心希望宁知这样漂亮,拥有一颗善心的女孩子永远幸福。

    宁知带着陆绝出现在外面,还没有走近,她就听到那个高跟鞋女人气急败坏地嚷着:“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就算你打死你的儿子,也别指望我放过你,你一定要赔偿。”

    中年男人拉扯着小男孩的衣领,对着高跟鞋女人说道:“我没钱,我现在打一顿这个臭小子给你出气,你什么时候说够了,我什么时候停手。”

    说着,他又狠狠拍了一下小男孩的头。

    走近看,宁知发现小男孩两侧白嫩的脸上都留了红红的指印,他低垂着眼帘,像是不会痛一样,一声不哼,任由被打着。

    就是因为他没有像正常小孩子那样哭,高跟鞋女人才会以为中年男人在作戏。

    宁知沉下了眸色,胸口里升起了一股怒意。

    旁边,陆绝头顶上又弹出了五朵闪电小乌云。

    “多少钱,我替小男孩给。”宁知眼看着男人又要打孩子,她忍不住出口。

    高跟鞋女人,还有那个中年男人愣了愣,显然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有人愿意付钱。

    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突然出现的女孩,还有她身边高大帅气的男人。

    两人出色的外表引得众人又是一惊。

    “多少钱?”宁知重复问道。

    “你真要替他赔偿我?”高跟鞋女人有点不敢置信,哪有这么傻的人啊?

    “你只需要说,多少钱?”宁知的声音很冷。

    高跟鞋女人比了个手势,“五千。”

    宁知刮了她一眼,“五千足够买一个新的手机,你只是屏幕碎了,换个屏幕只需要几百,最多一千。”

    她是有钱,但不是冤大头。

    “再说了,你走路低着头玩手机,被撞了也是活该。现在欺负一个小孩子,不依不饶,就是厚脸皮,无耻。”宁知冷声指责着。

    “那你给我一千换屏幕。”高跟鞋女人咬咬牙。

    宁知懒得跟对方争论,“最多五百,如果我去商场调查监控,我会让你一分也没有。”

    “好,五百就五百。”高跟鞋女人自认倒霉,只想赶紧拿钱走人。

    等高跟鞋女人离开后,中年男人走过来,一脸嬉笑,“多谢你们了。”

    宁知冷冷地看着他,“你不该拿小孩子撒气。”

    “我这不是没有钱,一时着急嘛。”中年男人讪讪笑了一声,拉着小男孩离开了。

    宁知现在才看到,小男孩走路的一条腿是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