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85章
    一个上午下来,宁知觉得对陆绝下了狠手,拿到了300个小太阳,加上之前的123个,现在已经有423个小太阳了。

    脑海里金闪闪的一片,宁知看着旁边俊脸上泛着潮红,眼睛又黑又亮,脖子根还有耳朵红透,衣领大开,衣摆凌乱的陆绝,像极了被她压榨狠的小可怜。

    她伸手去摸摸他发烫的俊脸,“等回去,我们再继续。”

    刚才被压榨太过了,额上,鼻子,嘴巴,下巴,甚至是他的喉结,锁骨,都没有已经没有小太阳弹出来了。

    需要再养一养。

    陆绝以为宁知说回去后,还这样亲他,碰他,他一脸欣喜,双眼更亮了。

    宁知笑弯了眸,她帮他整理好歪扭的红色衣领,小呆子又乖,又好欺负,也不知道将来他的自闭症恢复好,还是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么好哄,好欺压。

    下午的时候要返程了。

    宁知和陆绝搭乘电梯下去的时候,正好碰到同时下楼的魏星。

    “陆绝少爷,宁知小姐。”魏星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个子衬衫,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恤衫,阳光帅气,看不出任何的问题。

    宁知笑着点头回应。

    魏星站在宁知和陆绝的侧后方,他掏出手机语音,“我现在准备回去了,天黑前应该能回到家,不用担心我。”

    前面,宁知的眸子里闪过异色,她回过头,笑着问魏星,“在跟你女朋友语音?”

    魏星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对,出门在外,我习惯了汇报行踪。”

    宁知眨了眨眼,“你好自觉啊,很少男朋友会像你这么自觉。”

    旁边,陆绝握着宁知的手收紧,他抿了抿唇,似懂非懂,他出门在外,要向知知汇报行踪。

    记下了。

    听到宁知的话,魏星更不好意思,“这样她会有更多的安全感。”

    陆绝认真听着,嗯,虽然不知道安全感是什么,但别人有的,知知也要有,他也要给知知。

    宁知笑了笑,“方便让我看看你女朋友的样子啊?我有点好奇魏助理你的女朋友长什么样?”

    魏星很乐意跟别人谈论自己的女朋友,“可以的。”他打开了照片库,里面全是自己和女朋友的合照。

    看着照片里,清丽可爱的女孩,宁知暗了暗眸色,她夸赞道:“好漂亮。”

    她确认了,魏星口中的女朋友是她见过的那一位,对方已经发生事故,去世了。

    魏星听到宁知夸赞自己的女朋友,比听到别人夸自己还要高兴,“小舟听到宁小姐对她的夸赞,她肯定很开心。”

    女友经常说,女孩子喜欢听赞美的好话,多多益善。

    宁知试探着,“有机会,真想见见你的女朋友,我觉得她肯定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

    魏星眼里有几分落寞,下一秒,他又笑了起来,“我也希望有机会。”

    宁知反应很快地捕捉到魏星眼里的神色,她意识到,魏星并不是出现的精神问题,他是知道自己的女朋友不在的,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

    魏星一直假想女友还存在而已。

    宁知没有继续试探。

    下到大堂处,团队的人已经在集合,黄姐在给大家派发家乡的特产,她特意拉了一行李箱来的。

    “祝你们小两口以后和和美美,幸福快乐。”黄姐看着宁知漂漂亮亮的,就连陆绝也高大帅气,两人是真的很般配。

    宁知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特产,笑着说道:“谢谢。”

    旁边,沈珊珊也拿到特产,她没有走到宁知这边,而且往魏星那边凑去,“我的这份给你。”

    魏星一脸懵。

    昨晚听到黄姐的话,沈珊珊知道魏星是一个专情的人,她挺感动的,怎么看对方,怎么觉得他可怜,“我不能吃花生,会过敏,这特产里面是花生馅的。你拿回去吃,别浪费了。”

    魏星怀里被塞着一盒的特产,还想说什么,沈珊珊已经走开了。

    算了,方阿姨还挺喜欢吃花生口味的,他可以带回去给她。

    回到陆家的时候,夜色已经晚了。

    宁知惊讶地发现,林恬恬竟然在。

    “小知你们回来了?”对方坐在客厅里,一脸笑意地看着宁知。

    宁知惊讶地发现,一段时间,林恬恬整容了,那高挺的鼻梁,还有下巴,变化很大,挺明显的。但即便她整容了,也根本不能与拥有光环时候的模样相比较。

    现在她的模样只是比原来的容貌好看了一些,没有那么不显眼。

    陆母看见宁知还有儿子回来,她绷紧的脸才缓了下来,“回来了?这一趟好不好玩?累吗?赶紧过来坐下。”

    林恬恬看着陆母对着她一脸高傲冷漠,与对着宁知一脸热情关切,截然相反的态度,她心里又酸又涩。

    下一秒,她记起自己昨晚做的梦,心里暗爽,暗讽陆母以后肯定会后悔。

    昨晚,她又做梦了,梦见宁知离开了陆家,与另外一个帅气的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而陆绝卧病在床。

    宁知给陆绝戴了绿帽子。

    想到这,林恬恬心里的酸涩全部褪去。

    这时,佣人手里提着一个行李箱下来,“大少夫人,你的衣服已经全部收拾好了。”

    林恬恬点点头,“麻烦了。”

    她站起来,接过佣人手里的行李箱,她这一次回来是把衣服全部打包带走的,顺道看看现在的宁知过得怎么样。

    陆母真是有眼无珠,错把宁知当作女儿疼爱,陆母以为这样,就能让宁知对陆绝好,能让宁知心甘情愿呆在陆家,她肯定不会想到,将来宁知会离开陆家,离开陆绝。

    看着吧,现在陆母对宁知有多好,陆家的人有多宠爱宁知,以后,他们就有多后悔,多恨宁知。

    她等待看陆家人后悔,憎恨宁知的那天。

    宁知刚才接受到了林恬恬意味深长的一个眼神,对方像在嘲讽她。

    宁知觉得莫名其妙。

    林恬恬带着行李离开,陆母的心情才好起来,她笑着对宁知说道:“跟妈妈说说,这两天你和小绝过得怎么样了……”

    夜里,宁知回想起林恬恬的那个不怀好意的眼神,她皱了皱眉。

    对方给她一种,林恬恬像是知道了什么,在等着她倒霉,看好戏的感觉。

    宁知不爽地哼了哼。

    厨房里,陆母站在儿子旁边,一脸欣慰地看着他。

    儿子长大了,懂得照顾人了。

    旁边,华嫂指导着,“少爷,水煮开了,就可以放红糖,如果少夫人不讨厌姜的味道,还可以放点姜下去。”

    陆母也不懂得煮东西,听到华嫂的话,她和陆绝同时点点头。

    陆母是很乐意看到儿子照顾宁知的,对儿子和宁知的感情越来越好,她感到很开心。

    这一切都表明,儿子越来越像正常人了。

    陆绝动作笨拙地搅拌锅里煮的红糖水,看着里面不断冒泡泡,他漆黑的眼睛亮了亮。

    “煮好了,少爷,可以把红糖姜水盛起来了。”华嫂指导着,原本她想帮忙的,被少爷拒绝了。

    陆绝小心地把红糖水装到一个白瓷小碗里,旁边的陆母赶紧掏出手机,她不光拍了儿子在厨房里高大的背影,还拍下了儿子煮的红糖水。

    她兴冲冲地发朋友圈:“儿子长大了,会照顾媳妇了。”

    陆父是第一个点赞的。

    陆深远也在下面点赞,还评论:“弟弟进步了。”

    陆母还收到很多朋友的点赞和评论,她心情愉悦地一个个回复过去,“儿大不由娘了。”

    “照顾媳妇?是他该做的。”

    “对,他在学习疼媳妇。”

    ……

    陆绝根本不理会旁边笑容灿烂,一直忙乎回复朋友圈的陆母,他端着红糖水,就要往楼上去。

    “少爷,糖水刚煮好,会很烫的,要不我给你拿一个托盘吧。”华嫂赶紧说道。

    陆绝没有应声,闷头闷声往外走,着急地要端给宁知喝。

    宁知看见陆绝端着碗进来,她放下手机,一脸的好奇,“你刚才去哪里了?”

    “给知知喝。”陆绝端着瓷白的小碗,走到了宁知的身边。

    “是红糖水?”宁知有点惊讶,“你让厨房煮的?”

    陆绝低垂下眼帘,眼角透着浅浅的薄红,“我煮,我煮知知。”

    “你煮的?”好乖乖,陆绝都学会给她煮糖水了。

    宁知一脸惊喜,“你怎么这么棒?”

    她伸手想要把碗接过去,然而指尖才刚触碰上碗壁,她被烫得下意识收回手,“好烫。”

    宁知才注意到陆绝修长的手指,已经烫得通红,“你赶紧放下,太烫了。”

    陆绝不觉得烫,但他听宁知的话,乖乖地把碗放在了桌面上。

    宁知捉起他的手,指尖烫得红红的,他不会感到痛,并不代表他的手不会被烫伤。

    宁知心疼地低下头,轻轻地吹着他的手指。

    陆绝觉得指尖凉凉的,很舒服,他漆黑的眼睛看着宁知疼他的样子,头顶上弹出了五个小太阳。

    知知呼我,知知疼我。

    宁知还心疼地亲了亲他的指尖,“下一次,你不能碰这么烫的碗,要用托盘端才行。”

    低着头的宁知没有看见,她每亲一下陆绝的指尖,他头上就弹出一个小太阳。

    等她心疼完,抬起头时,只见陆绝的头顶上一片金闪闪的。

    宁知:……

    “喜欢我亲你的手指?”宁知笑了。

    陆绝头顶的小太阳又弹了出来,他喜欢知知疼他。

    过了一会儿,宁知小口地喝着陆绝煮的红糖姜水,嘴里甜得厉害,胸口里也像是塞了一把糖。

    她喝着,旁边,陆绝目光安静又亮亮地看着她,最后一口的时候,宁知没有吞咽下去,而是转过头看向陆绝。

    她双手捧在陆绝的脸两侧,凑近了他。

    陆绝闻到了一股自己很讨厌很讨厌的姜味。

    下一秒,他嘴巴上的触感软软的,热热的,他尝到了很甜,很甜的味道。

    陆绝觉得自己不讨厌姜味了。

    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煮的糖水这么好喝。

    头顶的显示框里,小太阳十个十个地疯狂弹出来。

    耳尖透红,陆绝清俊的眉目带着欲,好一会儿,他意犹未尽地在宁知的小嘴里搜刮一遍,没了。

    他还要给知知煮糖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