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79章
    第二天,宁知醒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眼前是陆绝放大的俊脸。

    他凑得很近,几乎要贴上她的脸。

    漆黑的眸子安静地看着她,眼里有浅淡的笑意。

    “早啊。”宁知摸了摸他俊脸,看着他头顶上那一堆金闪闪的小太阳,她知道他刚才又偷亲她了。

    她把他显示框里的20个小太阳收起来,加上她小库存里剩下的8个,一共只有28个小太阳,少得可怜。

    陆绝握住了宁知伸过来的手,他将她的捂在了自己的胸口处,低哑带着慵懒的声线,他缓慢地开口:“这里跳快,知知摸。”

    掌心下,宁知感觉到一下一下猛烈的跳动。

    她想起在缆车上,青涩的陆绝也是这样按着她的手,用力捂着他的胸口,哑着声音对她说道,“这是怪姐姐的。”

    想到这,宁知的掌心发麻,指尖都酥了。

    “你还记得在缆车上的事?”那时候的陆绝是大一,已经过去几年了,而且是这样小的一个举动,他还记得?

    陆绝没有哼声,他的手按着宁知的手,捂在胸口处不放,他的脸贴上宁知细嫩的脸蛋,蹭了蹭,舍不得离开。

    吃早餐的时候,宁知听到陆母提起陆深远。

    她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前阵子你不是把公司的一个项目交给深远吗?他处理得怎么样?”

    “他学习能力强,还算是不错。”陆父对陆深远的能力还是认可的。

    陆母笑着说道:“他进了公司已经一年多,看来该做出一点成绩了,有他帮你分担,你也不需要这么劳累。”

    一年多?

    宁知敛了敛眼里惊讶的神色。

    她记得之前的陆深远是在大一的时候就进陆氏集团工作了,当时年纪轻轻,他的工作能力很强,赢得了集团上下的认同,在陆氏集团的打下了扎实的根基。

    现在的陆深远是在一年前才进去陆氏集团?

    时间差了很多。

    宁知眼里有了愉悦之色,这样看来,之前陆绝被陆深远推下水这件事,确实引起陆父陆母的怀疑,否则,也不会推晚了这么多年,才让陆深远进公司。

    宁知心下满意。

    现在的陆深远还没有在陆氏集团站稳,他的精力暂时只能花在公司上。

    回到学校的时候,宁知碰见了周清。

    对方神神秘秘地靠过来,“宁知,你有没有看学校的论坛?你火了。”

    校庆上宁知扮演恶毒姐姐,她长得太漂亮了,出场就惊艳了全校,不少人拍下她的照片放在论坛上,下面的留言全是求她名字还有联系方式的。

    而且今早的时候,有人放了一张宁知和一个红色男生的坐在一起,牵着手的照片,名花有主,男生们全都心碎。

    周清也看了照片,上面美女俊男,般配得很,简直让人艳羡。

    “是吗?”宁知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

    周清忍不住八卦,“宁知,照片上拍到校庆的时候,你和一个红色运动服的男生牵手,大家都猜测你们……”

    宁知点点头,大方承认,“我和他是一对的。”

    周清一个激灵,像是吃到最前线的瓜,“你们好般配啊,祝幸福。”

    宁知笑了,“谢谢。”

    临近放学的时候,论坛上有一个匿名帖子,爆料宁知被包养了,校庆上的那个红衣男生只是她找的小白脸。

    帖子上放出宁知上学,放学时候搭乘的不同豪车,还有爆料宁知父母双亡,只寄居在她的小姨家。

    林家也算是小富豪家庭,但宁知搭乘的是全球限量版豪车,凭着林家的家境买得起一辆,却不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不同的。

    还有人分析宁知身上的衣服,全是当季的限量新款,就连鞋子,还有包包,全是大牌的限量款,就是有钱也未必买到。

    “之前宁知好像不长这样吧?怎么突然她变得这样漂亮?”

    “对宁知的颜值就不要尬黑了吧,初中和高中我跟她一个学校,那时候她已经好漂亮,只不过上大学后,她突然变得很低调,平常没有出风头而已。”

    “别拿颜值说事,她那张脸就算是顶级整容医院,都整不出这么自然漂亮的。”

    “她戴在手上的项链,基础款是十万起步,她这个镶嵌了不少钻石的,应该是三十万以上,包养石锤?”

    “今天她从学校进来的时候,我偶遇到她,她身上的装扮,至少六位数起。”

    “刚才那些男生不是还在下面疯狂求她的联系方式吗?人家宁知是被有钱人包养的,能看得起你们?”

    “人家不这样,怎么娇养出一身好雪肤?不是有人夸她的气质好?还不是被人用钱堆砌出来的?”

    “宁知长成这样,哪个男的会不心动啊?”

    “求求你们别拿宁知跟校花比了,校花玉洁冰清,宁知这样的就算了吧,光有一张脸,没有任何底线。”

    “宁知自己被包养,自己又另外找了一个小白脸脸男朋友,她的金主知道吗?”

    “宁知的男朋友还真是帅气,会不会是宁知脚踏两船,男主无辜不知道?”

    ……

    放学的时候,周清走到宁知的座位旁,她掏出手机递到宁知面前。

    周清支支吾吾地开口:“你看看论坛上的消息,要不要澄清一下?”今早她知道宁知是不看论坛的。

    宁知不明所以,她接过手机,翻看着上面的帖子,还有留言。

    她看得很快,忍不住皱眉,很显然,有人想整她。

    “谢谢你,这件事我知道了。”宁知把手机还给周清。

    “那些人可真无聊,就算你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又怎么样?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在周清看来,宁知这样漂亮,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也很正常。

    换作她是男的,她有钱的话,也想要宁知这样好看的女朋友,恨不得娇宠她,捧她上天。

    谁不喜欢漂亮的小姐姐啊,那些人就是酸的,出口就是包养,金主,恶意伤人。

    宁知看见周清替她愤愤不平的神色,她笑了,真诚地拍了一下周清的肩膀,“我会弄清楚是谁造谣我,谢谢你。”

    周清看着宁知近距离的美颜,她忍不住脸红,有点晕眩,宁知真的太好看了,她身为女生都几乎忍不住要心动。

    周清有点害羞,连忙摆手,“不……不客气的。”

    晚上,陆绝洗完澡。

    他穿着一身红色底,大白兰花的真丝睡衣,配着他清隽的眉目,还有湿亮的黑眸,竟然有几分妖孽感。

    宁知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俊脸,长得真好看,难怪被人都误认为他是她的小白脸。

    小白脸陆绝茫然地看着突然摸他的宁知,他主动地用自己的脸蹭了蹭她的手掌心,额前刘海服帖,清俊的眉目透着乖劲,“知知,知知。”

    陆绝的领口开得有点大,上面的三颗纽扣还没有扣紧,花俏的领口下,露出了大半的结实胸膛,往下延伸的肌肉线可一点也不像小白脸该有的身材。

    宁知觉得唇有点干,她狠狠摸了陆绝得脸几下,才不舍地收回手。

    对上陆绝茫然的眼神,她说道:“你帮我做点事。”

    论坛上还有人不断地把她的几个帖子顶上去,楼里已经骂到了上千条消息。

    “你可以帮我把他们的马甲脱掉吗?”宁知倒是想看看藏在背后的,是哪些人的嘴脸。

    陆绝看了眼论坛,他打开电脑,修长的手指快速在键盘上面敲打着。

    学校里的论坛是实名制,注册的时候需要登记班级还有名字,甚至是学号,发帖子还有评论的时候可以选择匿名,平常不少都人喜欢混论坛,因为匿名,大家都畅所欲言。

    昨天宁知惊艳全校,今天就爆出这样被包养的大瓜,不少人都冲来吃瓜了。

    陆绝的操作很快,宁知还在刷看新的留言,她突然发现,帖子上的匿名全部去掉了,一眨眼,变成了实名,班级甚至是学号全部显示出来,清清楚楚。

    宁知觉得好笑,她能想象,众人尴尬的模样。

    “艹,怎么回事?全部掉马了?”

    “论坛抽了吧?”

    “管理员,客服快出来,论坛崩掉了,窒息,我还发了消息,幸亏没有骂人。”

    “我去,赶紧去看楼上,哈哈哈,全部掉马,我要看看前面发言的都是谁!”

    “啊,发帖子的楼主竟然是校花,外语系的赵绵绵!

    “你们看见了吗,在楼里好多带节奏的小号,竟然全是赵绵绵的,妈呀,这回太刺激了。”

    “现在掉马了,我也不怕,哈哈哈,肯定是昨天宁知大出风头,抢了赵绵绵的光芒,她妒忌了,所以今天开了这么多帖子整宁知。”

    “全部掉马好可怕,上面好几个说话恶毒难听的人,竟然是我们班上的。”

    “校花赵绵绵的嘴脸,真的难看,她现在估计晕倒在厕所了吧,我都替她尴尬,窒息。”

    “好惨,但是又觉得活该,赵绵绵看起来还挺有气质的,没想到背后来这样一套。”

    ……

    因为论坛上突然集体掉马的事,众人炸开了。

    另一头,赵绵绵看着帖子上,显示出她的名字,她吓得脸色苍白,几乎晕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赵绵绵手脚发冷,一想到大家都知道是在她操纵谣言,她羞耻得头皮发麻。

    赵绵绵着急地联系管理员想要把帖子删掉,然而被那边告知服务器在维修,暂时删不掉帖子。

    赵绵绵又是一阵晕眩。

    宁知并不知道赵绵绵现在有多煎熬,心急如焚,即便宁知她知道了,也只会觉得对方活该。

    宁知在论坛上注册了一个账号,直接用自己的名字发帖子:造谣的帖子已经全部保存作为证据,会交给律师,也会让学校处理。

    她的帖子刚出来,之前骂过宁知的人瞬间滑跪,在帖子上疯狂道歉。

    有好些人对赵绵绵开骂,如果不是她发造谣的帖子,带节奏,他们不可能跟着骂宁知。

    宁知收回手机,她看着电脑前,一身红色花俏睡衣的陆绝,屏幕的光映照在他专注的脸上,显得特别帅气。

    宁知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陆绝,你真棒。”

    陆绝的手一顿,他转过头看宁知,目光亮亮的,“还要。”

    第二天,学校知道这件事后,行动很迅速,找出了几个典型的学生,警告处罚了,其中赵绵绵被记了大过,还在公告栏通知处上宣布她的处罚。

    校庆那天,校领导在场。

    他们都知道宁知这位学生是南城宁家的孙女,同时还是陆家的儿媳妇,这样的双重身份,根本不能得罪,更不要说宁知是被这些学生造谣的。

    如果学校不立刻处理这件事,让宁知受了委屈,恐怕陆家之前捐给学校的那笔钱就要取消了,更甚至,有其他严重的后果。

    学校的慎重态度让大家震惊。

    过了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宁知不是被包养,她是南城宁家的孙女,以后是要继承庞大家业的千金,也有消息传宁知是陆家的儿媳妇,在陆家很受宠。

    不管消息真假,众人看向宁知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忌讳,对方手段果断,一点也不柔弱,谁敢轻易欺负她啊?

    实验室里,秦安带着一名新员工来到众人面前,“这位是新来的员工沈珊珊,今后会成为团队的一员,难得有新来的女同事,你们要好好照顾她。”

    秦安熟知大家的性子,看见新来的女同事,各个人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你们不能吓坏女同事。”

    他转头对沈珊珊说道:“你之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他们请教。”

    沈珊珊长得成熟漂亮,她大方地对众人打招呼,“以往请你们多多指教。”

    “那边还有几个空位,你自己挑选一个。”秦安说道。

    “好的,安叔。”秦安和沈珊珊的爸爸是好友,她能来这里工作,也有她爸爸出面的原因。

    秦安还有事情,他交待了几句众人照顾好沈珊珊,就离开了。

    沈珊珊在周围看了一眼,她的目光落在了安静地坐在电脑前,穿着一身红色,侧脸俊俏的身影上,心里一动,她走到了红色身影斜对面的空办公桌坐下。

    从这个角度看出,能清晰看到对方出色的一张脸。

    一个男同事倒了一杯水,端给沈珊珊,“喝点水?”

    “谢谢。”沈珊珊大方接过杯子,“你们这里的人都很冷酷吗?”她看着陆绝的方向。

    “不是,团队里的人都很随意热情,现在只有你一个女同事,你放心,大家都会爱护你。”

    “对面的那位同事叫什么名字?”沈珊珊直白地问道。

    男同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位是陆绝,他的情况跟其他人不一样,而且他是陆氏集团的二少爷,你可以不用跟他打交道。”

    “为什么?”沈珊珊单手托着腮,一脸的好奇和感兴趣。

    男同事提醒,“陆绝少爷患有自闭症,平常不太喜欢说话,很少与其他人接触。”

    “自闭症吗?”沈珊珊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陆绝。

    这时,秦安的助理过来宣布,周末会组织去旅游团建,可以带一名家属,参加的报名。

    魏星掏出手机,他发了信息给女朋友:团队一起去旅游,你肯定很喜欢。

    那边并没有回复。

    发了信息后,他走到陆绝的位置旁,“陆绝少爷,你要参加吗?”

    魏星想了想,加了一句,“可以带上宁知小姐。”

    听到提及宁知,陆绝才抬起眼眸。

    旁边,男同事开口:“这回好了,我可以带上媳妇一起公费旅游。”

    陆绝翘长的睫毛颤了颤,他点头。

    他也带媳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