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72章
    第二天,阳光落在阳台上,微风吹着浅色的窗纱,室内宁静又安逸。

    宁知醒来的时候,她看见陆绝已经漱洗好,正在换衣服。

    他手里拿着一件红色的花衬衫,正准备换上。

    宁知赶紧起身走过去,她笑盈盈地哄着他:“今天要去公司,不用穿这么帅气的。”

    陆绝漆黑的眸子茫然地看着她。

    宁知从陆绝的衣柜挑了一件红色的衬衫,真丝的面料光滑亲肤,质感很好。

    宁知睁眼说瞎话,眼睛都不带眨的,“穿这件,你穿花衬衫的样子太帅了,我担心公司的人看了会喜欢你,把你抢走了怎么办,我会很伤心的。”

    陆绝耳尖尖有点红,他薄薄的眼帘微颤着,语气肯定地开口:“抢不走我。”

    他飞快地看了宁知一眼,“知知的,抢不走。”

    我是知知的,别人抢不走。

    宁知被他逗笑了,今天陆绝的甜度超标啊。

    “那你穿这件衣服,你手上的这一件留着在家穿。”宁知对他眨了眨眼,“只穿给我看。”

    陆绝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浅浅的小梨涡,他点头重复着宁知的话,“只穿给知知看。”

    宁知觉得陆绝越来越好哄了,她忍不住捏捏他的脸,“今天工作要加油,如果你有事就发信息给我。”

    她今天要去学校,并不能陪同陆绝去公司。

    陆绝应下,“赚钱,养知知。”

    他也能养知知的。

    陆绝并不知道,他每年账户里的分红,足以让宁知随意挥霍一辈子。

    吃过早餐后,陆绝的以前的助理魏星已经来到了陆家。

    魏星与陆绝是大学同学,加上他曾经修过心理学,与不少自闭症患者打交道,有他在公司里帮助陆绝,看着陆绝,陆母放心不少。

    “陆少爷今天的气色很好,很精神。”魏星看着陆绝依旧是穿着红色的衣服,他并没有惊讶,“宁小姐,早上好。”

    “魏助理,早。”宁知发现魏星很喜欢笑,也很有感染力,宁知有点明白为什么魏星会成为陆绝的助理,她希望对方能带动陆绝也变得开朗一点,“拜托你照顾陆绝了。”

    “不是小孩,不用照顾。”陆绝抿了抿唇,缓声说道。

    他又不是小孩,不用别人的照顾。

    宁知哭笑不得,“好,那我们今晚见。”她帮陆绝理了理他的衣领。

    陆绝漆黑的眸子看着宁知,看了好几秒,挪开,又看好几秒,重复了几遍。

    一天不能见知知,要多看几眼。

    陆绝在病情没有加重前,他在公司旗下的人工智能开发实验室里工作过一段时间。

    团队里的人对他并不陌生,知道他要再次回来工作,不少人是高兴的,没别的,陆绝话少,工作能力强,有他在,整个团队的开发像是开了挂一样。

    “陆绝少爷,你的办公室最近在重新装修,所以,暂时委屈你现在先跟我们坐一起了。”魏星对陆绝说道。

    “嗯。”陆绝的模样长得偏清冷,他不说话的时候,显得很高冷。

    陆绝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工作了,团队里的都是熟人,他们纷纷过来跟他打招呼。

    穿着蓝色衬衫的年轻人第一个上前,“陆少爷,欢迎你回来。”

    “之前你离开团队,我们还特别想念你。”一个身体微胖,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也挤了过来。

    “绝大神,很高兴又能跟你一起工作。”一个子不高,看得出比较腼腆的男孩神色激动,“这一次回来了,你就不要走了,我们最近在研究新的项目。”

    众人对陆绝的归来很热情,却都知道陆绝的性格,不会有人不识趣地上前跟他握手,或者拍他的肩膀。

    陆绝抬起眼眸,飞快地扫视了他们一眼,他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缓慢地开口:“谢谢。”

    这时,团队的领导秦安走了出来,“你们手头上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还不抓紧?”

    腼腆的那个男员工挠了挠头,他赶紧应声:“是,老大。”

    秦安的年纪比较大,四十多岁,他的性子豪迈,嗓门也比较大,“陆少爷,欢迎你再次加入,最近的新项目你还没有了解,待会我会让人给你详细说明,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他接到上头的电话,特意交代他好好照顾陆绝。秦安并没有对此反感,相反,他还高兴陆绝能回来,毕竟他的能力很强。

    陆绝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魏星拿来了资料,告诉陆绝:“现在我们主要研究的一款能识别用户情绪,针对性地做出正确沟通和对答的人工智能……”

    他们研究的这款人工智能还能用于治疗自闭症患者,模拟患者喜欢的声音,引起患者的注意,与他沟通,甚至是更多的功能。

    不管集团是出于私心,还是为了盈利,这个项目都很有研究价值。

    陆绝安静地听着,魏星担心他接收不了那么多信息,他特意放慢了语速。

    宁知去到学校,走在路上,她心里一直惦记着陆绝去公司的事。

    而此时,她突然被人拦住。

    “宁知同学你好。”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站在她面前。

    宁知看着他。

    “我叫沈括,是计算机三班的。”男生身材高瘦,加上他长得俊朗,阳光下,穿着白色衬衫,有种说不出的阳光少年感,“我能和你加个好友吗?”

    论坛上有人偷偷把宁知的侧面照放了上去,光看一眼,他就喜欢上了。

    然后一直打听宁知的班级,还有关注她的上学时间,今天特意在这里等着。

    男生显然很少做这样主动表白事情,他脸上带着羞赧,“我想认识你。”

    之前他一直都是在远处看宁知,今天这样近的距离,他发现她更加漂亮了。

    宁知的肤色白皙,在阳光下,甚至看不到毛孔,精致的五官像是精心描绘而出,每一处都长得恰恰好,就连一双眼,也水润透亮。

    男生被宁知看了一眼,他害羞得禁不住脸红。

    宁知微微错愕了一下,随即脸上的神色平静,“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男生惊讶地看着她,最近他一直有留意宁知,平常都是看见她在校园里独出独进,根本没有其他男生出现在她身边。

    看着面前明眸皓齿的脸容,他有点不想放弃。

    看出男生还想挣扎,宁知直白地拒绝道:“我男朋友不在学校内,对不起,我没有兴趣和你做朋友。”

    “你是担心你的男朋友吃醋吗?”男生忍不住问道,就算宁知有男朋友,他们也可以做朋友,哪天他们分手了,他也可以……

    “嗯,他会吃醋。”

    如果陆绝知道有其他人想要来抢她,她已经能想象到他必定会低下头,失落又执拗地说道“知知,我的。”

    可可爱爱,又让人心疼。

    她舍不得这样欺负他。

    宁知没有理会男生纠结又挣扎的眼神,她绕过对方,离开了。

    去到教室的时候,宁知依旧选择最后的位置,低调得很。

    然而,现在她的光环已经全部恢复回来,尤其是拿回了最后的2%光环后,现在的宁知美得耀眼,就连声音也好听得让人酥了耳朵。

    就连陆绝也喜欢听她在他耳边说悄悄话。

    现在的宁知哪怕她想要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从她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就引得不少人侧目。

    而这时,班长拿着一个本子走到最后一排,宁知的位置上。

    “有事吗?”宁知看着班上。

    周清近距离看着宁知这样的美颜,她有点激动,又有点不好意思,“宁知,过段时间就是校庆,现在班上还剩下一个节目,灰姑娘的反窜,你需要挑一个角色吧。”

    “一定要上台吗?”宁知问她。

    “班上的人都要参与,或者你可以准备才艺表演。”这一次是庆祝五十周年的校庆,比较重要,所以每个班需要出三个节目报上去。

    宁知不能拒绝,她只好问道:“有哪几个角色可以挑选?”

    班长把小本子给她,“这些没有打勾的,你都可以挑。”

    宁知随意看了一眼,“就这个吧。”

    周清看着宁知过分细白的指尖指着本子上的一个角色,有点惊讶,“你确定?”

    “嗯。”宁知看着上面备注的只有五句台词,她点点头,“我确定。”

    周清的目光落在宁知过分明媚的一张脸上,她觉得惋惜,“好,那灰姑娘的恶毒姐姐就由你扮演。”

    宁知应下。

    上完课后,宁知收到了陆绝的短信。

    大宝藏绝绝:……

    知知:你想说什么?工作习惯吗?

    大宝藏绝绝:习惯

    知知:你是想我了?

    大宝藏绝绝:嗯

    知知:我待会就放学了,我去接你下班?

    大宝藏绝绝:嗯

    知知:不能这么高冷,你要发表情

    大宝藏绝绝:[表情:太阳]

    宁知看着他发过来的小太阳,忍不住笑了,他也知道她喜欢小太阳啊。

    放学后,宁知让司机开去公司接陆绝。

    车子停在大厦前,她打了电话,告知他自己已经在楼下了,“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上去接你?”

    “我下。”

    团队的人八卦的目光瞄向陆绝,看着他冷冷呆呆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他们惊得倒吸冷气。

    在他们的印象中,陆绝是又冷漠,又刻板,根本不会笑的。

    有人忍不住好奇碰了碰魏星的手,“陆少爷这是跟谁聊电话?”

    魏星推了推眼镜,“应该是宁小姐,他的妻子。”

    什么?

    陆绝结婚了?

    他们这群人除了领导是结婚的,其他人都是单身狗,现在陆绝竟然脱单了?

    以前他们甚至以为他们团队里的人都结婚了,像陆绝这样的性格和病情,他会一直独自一人。

    而现在,众人觉得自己的脸超疼,说好一起做单身狗,只有他们是认真的。

    陆绝背起自己红色背包,他对着魏星说道:“知知接我。”

    魏星赶紧跟上前,“陆少爷,我陪你下楼。”

    众人看着陆绝轻快的背影,羡慕又妒忌,妻子来接下班,简直是虐狗了。

    宁知看着陆绝下来,她帮他打开了车门。

    “辛苦你了魏助理。”

    “这是我应该做的,陆少爷,明天见。”魏星笑着站在一旁。

    陆绝惦记着宁知,他没有回应魏星的话,而是着急地牵住了宁知的手,将她往车子里带。

    “今天过得怎么样?”宁知帮他顺了顺额前的凌乱的刘海。

    也不知道陆绝领口上的两颗纽扣怎么解开了,露出瘦削的锁骨,还有突显的喉结,加上冷白的肤色,性感得一塌糊涂。

    而陆绝的眼神却干净,透亮,简直是又纯又欲的矛盾体,他低哑的声音真诚地说道:“想知知。”

    宁知脸一红,“我在问你今天做了什么。”

    陆绝一脸诚恳,“想知知。”

    今天都在想知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