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69章
    宁知睁开眼睛,她知道自己已经穿回来了。

    对比起上一次的心酸,失落,这一次她的心情很好。

    纠正时间后,陆绝的外婆活下来了。

    宁知看着面前沉睡的陆绝,她眼里有了笑意,外婆还在,多了一个疼爱他的人。

    第二天,宁知醒来的时候,她看见陆绝已经漱洗好,换好了衣服,坐在床边,等她醒来。

    因为在宁家,没有了他平常熟悉的路线,他没有去晨跑。

    宁知一眼便看到他头顶上的十个小太阳,在显示框里金闪闪的,特别可爱。

    哦,又偷亲了吗?

    是因为担心被发现,所以这一次他只敢亲一下?

    宁知想到陆绝凑向她,悄悄地,小心翼翼地,红着耳尖尖偷亲她的模样,她觉得可爱惨了。

    宁知起身,她有点坏,故意逗他,“你刚才又偷亲我了?”

    陆绝飞快地看了她一眼,眼帘赶紧垂下,诚实地点点头,他额前翘起的刘海晃了晃,“只一下。”

    他今天只亲了一下,知知怎么知道的?

    宁知笑弯了眸,她靠近他,伸手摸了摸他凌乱的刘海,把十个小太阳收割过来。

    加上她小库存里还剩下的78个小太阳,现在她一共拥有88个小太阳。

    宁知找霸王出来,“下一次回去,需要消耗多少个小太阳?”

    上一次正常的时间点消耗了100个小太阳,就算这一次翻倍的话,大概需要200个就够了。

    宁知做好了心理准备。

    霸王的小奶音有点小声,像极了不占理的,心虚似的,【主人,下一次需要600个小太阳。】宁知:……

    过了好一会儿,她重复问了一遍,“你说多少?”

    霸王:【主人,是600个小太阳。】

    宁知忍不住质问它:“你确定你不是奸商?”

    不对,奸商都没有它过分,这是翻了6倍!

    霸王委屈:【主人,这是明码标价,我绝对没有撒谎贪多小太阳的。】宁知哼了哼,“需要这么小太阳,你这是逼迫我去压榨陆绝。”

    600个小太阳,恐怕不把陆绝的嘴巴亲肿很难收场。

    “下一次已经标价到600个小太阳了,再下一次恐怕得上千吧?”

    霸王嘿嘿地笑了两声,明明是可爱的小奶音,却莫名欠揍。

    【主人加油,你要努力赚取小太阳。】

    宁知恨不得霸王有实体,然后能够暴打它一顿。

    吃过早餐后,宁知接到了陆母的电话,问她和陆绝还在南城待几天。

    “过几天是陆绝外婆的大寿,她很想念小绝,也想见见你。”电话里,陆母说道。

    宁知的心狂跳了一下,刚才她正准备问关于外婆的事,没想到陆母已经向她提起。

    “外婆的大寿?”宁知想要再次确定。

    “就是周五那天,你能不能和小绝提前赶回来,外婆一直念叨着想要见小绝了。”

    陆母自己也惦记着儿子,那天听到管家汇报说儿子和宁知一起出了车祸,她吓得半死,几乎要赶去南城了。

    后来管家说陆绝只是伤了额头,并没有大碍,她才松口气,也立刻再派多两个保镖过来。

    虽然知道儿子的伤势并没有大碍,但陆母一直惦记着。

    宁知思忖了一下,她说道:“妈,我和陆绝会在后天回去。”

    得到明确答案,陆母心头安定下来。

    挂上电话后,宁知转过头,告诉身后的陆绝,“过几天我们回去看外婆。”

    陆绝漆黑的眼睛看着她,嘴角微微上翘,应着,“好。”

    宁知离开宁家前,宁老爷子一脸的舍不得,还故意板着脸,想要孙女哄着他,多留几天。

    宁知哭笑不得,突然明白为什么都说老人有时候像小孩。

    她答应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和陆绝回来陪陪他,宁老爷子这才舍不得地点头放人。

    回到陆家,陆母终于见到儿子,她满脸悦色,看着他额上还没有痊愈的伤口,她一阵心疼。

    陆母问宁知,“害你们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他在牢里,等待判刑。”宁知告诉陆母,宁家的三房怎么给钱疏通,都不可能把宁海救出来。

    宁老爷子发了话,要求按照法律法规走,有老爷子盯着,不管三房再怎么蹦跶,都没有用。

    而这一次杀鸡儆猴,震慑得其他旁支完全安静下来,就连之前造谣宁知的那些人,也赶紧缩着脑袋,不敢哼声,唯恐之前造谣的事,也被宁老爷子查出来。

    陆母听到宁知的话才满意,否则,对方没有得到教训,她肯定是要让丈夫出手整治幕后那个人的。

    “明天是外婆的大寿,你们早点休息,养好精神去见外婆。”陆母笑着叮嘱她。

    宁知点点头,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见见外婆了。

    宋老太太的寿宴是在宋家举办。

    第二天,陆母和陆父提前去了宋家。

    宁知换好衣服,她转身去看同样已经换好衣服的陆绝。

    他穿着一身红色的西装,里面是宁知挑选的黑色衬衫,而不是他那些花俏的衣衫。

    刘海遮额,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他深邃的眉目有种说不出的清冷,加上颀长的身姿,帅得真像是妖孽。

    “宴会上要跟着我,不能乱跑。”宁知叮嘱着,她担心这样秀色可餐的小呆子会被人勾了去。

    陆绝神色专注地看着她,乖乖应着好。

    宁知发现,自从那天救了外婆后,这几天的陆绝都不会像往常一样喜欢低着头,不看人了。

    现在哪怕他有时候还是会闪躲别人的目光,但陆绝只会垂下眼帘,或者看其他方向,而不是直接低下头。

    他像是又进步了不少。

    想到这,宁知眼里溢满了笑,她期待他变好的那天。

    “我们走吧,别让外婆久等。”宁知知道,外婆很疼爱陆绝,她必定是希望尽早见到陆绝这个外孙的。

    宋家老太太的大寿,来祝贺的宾客很多。

    众人发现,老太太的精神气息很好。

    “小绝和他的媳妇还没有来吗?”宋老太太已经问了好几遍了。

    “妈,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待会就到。”陆母笑着说道。

    之前儿子的自闭症加重后,他一直都没有出门,更不说来见外婆,直到现在他的情况大为好转,她才敢让他来参加外婆的寿宴。

    “妈,你对小绝是偏心到底了。”宋柔已经习惯妈妈特别偏爱陆绝。

    “外婆不喜欢智高,喜欢表哥。”旁边,小胖子叶智高也来参加外婆的寿宴。

    自从被宁知教训过一顿后,小家伙叶智高都不敢叫陆绝是傻子。

    “外婆怎么会不喜欢你,只不过你的表哥需要更多的爱和关心。”所以,宋外婆才会在几个外孙中,最疼爱陆绝。

    说着,宋老太太的目光不经意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红色身影,她满脸喜悦,“你的表哥来了。”

    一旁,林恬恬和陆深远也来参加寿宴,毕竟是外婆的大寿,他们不能缺席。

    林恬恬很后悔没有装病,躲在家里不来,宋外婆听陆母说了她设计陆绝的事后,怒斥了她几句,一点情面也不留,引得好些宾客看戏。

    训斥后,从刚才开始,宋外婆就没有给半点好脸色她看。

    林恬恬被完全漠视,她安静地坐在一旁,如果不是她现在的脸皮够厚,抗压能力变强,早恨不得离开寿宴了。

    而这时,她看见宁知打扮漂亮地走进来,几乎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她妒忌得心口发痛。

    “怎么这么晚才来?快坐到外婆这里。”宋老太太看到外孙,还有外孙媳妇,她一脸慈爱。

    “路上有点塞车。”宁知笑着给外婆打招呼,还递上了生日礼物。

    然后,她看向旁边的陆绝。

    陆绝抿了抿唇,他对上外婆期待的眼神,缓慢地开口:“生日快乐,外婆。”

    老太太先是一怔,接着是满心的惊喜,“真乖,好孩子,现在都会祝贺我了。”

    老太太的目光落在宁知的脸上,上一次见到这位外孙媳妇的时候,是在宁知刚嫁到陆家不久。

    那时候的宁知死气沉沉的,没有什么精神气,不太好看。而现在的宁知,眼神活跃,性子开朗,整个人都变了,还变得很漂亮。

    宋老太太喜欢现在的宁知。

    她看着宁知的脸,突然觉得很脸熟,她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位外孙媳妇。

    对上外婆的打量,注视,宁知一点也不紧张,那时候的外婆意识模糊,而且事情隔去了这么多年,恐怕她已经忘记了。

    宋老太太握住了宁知搭在腿上的小手,“以后你多点过来陪我这个老婆子说说话。”

    她老人家对宁知的喜爱跃于脸上。

    说不清是为什么,宋老太太看着宁知就觉得很喜欢这个外孙媳妇,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还觉得宁知长得真好,跟陆绝很配。

    宁知和陆绝站在一起,宋外婆光是看着,都觉得心情好。

    宋外婆一直拉着宁知说话,话题全是围绕着旁边的陆绝,旁人看在眼里,都知道老人家对他们两人的疼爱。

    而一身黑色西装的陆深远坐在不远处,他已经不再是年轻气盛,为了心底的一点妒忌,就动手的人了。

    他气质沉稳,外貌俊朗,引得不少人侧目,甚至好些宾客惋惜他娶了林恬恬。

    毕竟,现在的林恬恬太不起眼了,样貌勉强算是清秀,品性也传闻不太好,家世只算是过得去,怎么看,众人都想不通陆深远为什么会娶了林恬恬。

    宁知注意到今天林恬恬也在,她突然想起,自己还有2%的光环还没有拿回来。

    宁知有点恶趣味,她直接用两个小太阳跟霸王交换了剩下的2%光环。

    她期待地看着林恬恬,等待对方的变化。

    就在交换完的那一刻,宁知看到一个端着托盘路过的服务员脚下一滑,身体一侧,手上托盘里的酒杯瞬间掉落在林恬恬的身上。

    红酒从她的头淋下,白色的礼服裙子全脏了。

    “啊!”林恬恬要疯掉了,红酒从她的头上流下,沾满在她的脸上,衣服上,整个人狼狈不已。

    “你走路不长眼睛?还是故意要我出丑?”林恬恬气得站起来,指着服务员怒斥。

    而她之前甜美悦耳的声音变得粗哑,因为生气,甚至尾音尖得刺耳。

    宁知一点也不意外,这才是林恬恬原来的声音。而且,她发现,这2%光环里,不仅是声音的修饰,还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之前的林恬恬靠着这些光环,成为了咸鱼锦鲤体质。

    现在林恬恬失去这些光环,她完全恢复原样。

    宁知看到,林恬恬脖子上的玉碎成两半,摔落在地面上,玉四分五裂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