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62章
    在宁老爷子看来,陆绝这样的情况,并不适合孙女,既然两人的婚姻有协议,离婚是很轻松的事。

    当然,他会询问孙女的意愿,还是要以她的感受为前提。

    现在在宁老爷子的眼里,自家的孙女是千般好,万般好,没有一个人能配得上,更不要说患有自闭症的陆绝。

    孙女一直养在外面,宁家亏欠她这么多,宁老爷子希望给她最好的一切,往后,她只需要被宠爱就好。

    而患有自闭症的陆绝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或许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更不要说照顾宁知。

    现在看见这么多豪门子弟对宁知有意思,宁老爷子看在眼里,脸上带着悦色,等孙女和陆绝离婚后,可以慢慢挑选。

    在宁知还没有出场前,众人还在暗地里期待看宁家新认回来的千金笑话,而现在,他们只觉得自己是笑话。

    果然,谣言不可信。

    “你们刚才不是好奇知知姐长成什么样吗?”宁晓萌看着周围满脸惊愕的几个千金一眼,“现在你们看见了。”

    宁晓萌暗爽,别以为她不知道,她们早就等着宁知出场,然后暗暗较量,想要把宁知踩下去。

    一位千金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造谣宁千金又黑又丑,害得不少人都相信了。”

    另一位千金收敛起自己脸上惊愕的表情,她看着宁知那张过分好看的脸,有点酸,“看样子宁千金从偏远地方回来的话也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知知姐之前的家在B市。”宁晓萌告诉她们,“而且她还结婚了。”

    “已经结婚了?”

    “我也说过她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英年早婚。”

    宁千金在回到宁家前,流落在外,能嫁的男人条件恐怕不怎么样,至少肯定是比不上这些豪门子弟的。

    宁千金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已经嫁了人,而且还是条件一般的男人,否则,她不可能不携带她丈夫出席宴会。

    这样想着,有千金好奇,“晓萌,你见过宁千金的丈夫吗?”

    “没有,我之前问知知姐,她的丈夫出不出席宴会,她说她的先生不方便出席。”宁晓萌先前还觉得有点可惜,她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宁知。

    听到宁晓萌的话,更加印证众人心里的想法。

    看来,宁知在还没有回到宁家前,嫁的男人不怎么样,以至于现在这么重要的认亲宴会,她也不带丈夫出席。

    宁知一直陪在宁老爷子身侧,陆陆续续有人上前来跟她打招呼,有些胆子大的豪门子弟,当着老爷子的面,问宁知联系方式,尤其是看见宁老爷子没有反对,对方更加积极热切了。

    不少想要等着看宁知笑话的人一次又一次失望,甚至暗暗吃惊,这位宁千金举止有礼,进退有度,就连面对一些老狐狸,也游刃有余。

    众人意识到,这位宁千金并不是见识浅薄的人,更不是谣言中的行为粗鄙,贪得无厌的嘴脸。

    她完全不比在场的千金逊色,甚至,远胜她们。

    宁知完全颠覆了宾客们对她的印象和认知。

    陆母觉得儿子现在就是千里追妻,她有点不放心。

    她打了电话,让管家给陆绝接听。

    酒店的房间里,管家拿着手机,开了免提,“少爷,夫人的电话。”

    “小绝,昨天我给你的书,你看了吗?”陆母通过电话问陆绝。

    昨晚陆绝只记得跟宁知视频,他并没有看书。

    他低垂着眼帘,微抿的唇角松开,好一会儿,他才缓慢地应声:“没,看。”

    陆母已经猜到了,“你有空的时候就要看看我给你的书,那本书对你大有帮助。”

    陆母给陆绝的书其实是从陆父那里拿来的,当年,陆父就是靠着这本书追到她,陆母很受用,现在这本书传给儿子,她希望对儿子也有帮助。

    儿子什么都不懂,尤其是在对情事这一块,他就是一张白纸,甚至比白纸更纯白。

    学多一点总没错的。

    陆绝没有应声。

    陆母继续说道:“你待会要去参加小知的宴会了,记得穿好帅气一点。”

    陆母让陆绝去惊艳全场,别的不说,她对自家崽崽的颜值是绝对有信心的,谁的颜值都比不过陆绝的,要是比外貌,他是百分百完胜。

    管家听着陆母不断对二少爷进行感情指导,他看着低着头,沉默着的二少爷,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好了,妈妈不耽搁你去宴会,妈妈在家里为你加油。”陆母脸色红润,心情愉悦。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儿子聊了这么长的电话,虽然都是她在说,儿子偶尔回应一两声,但这是巨大的进步,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陆母叮嘱了管家看好陆绝一番,才挂上电话。

    管家看了看时间,“少爷,你该换礼服了。”

    陆母早已经让人准备好给少爷的礼服,知道他的喜好,特意准备的是红色的西装。

    管家走出房间,关上门。

    陆绝走到背包里,从里面拿出自己带来的衣服。刚才他有听进去的,他要穿最好看的衣服,要帅气。

    管家守在门外等待陆绝出来。

    好一会儿,门打开。

    管家看见陆绝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少爷,你这……”管家有点犹豫,太太给少爷准备的是红色西装,里面搭配的是白衬衫。

    而现在,陆绝身上穿的是红色西装,里面搭配一件他最喜欢的绿色底,印着花花的衬衫,明明太太想让他走清贵,冷漠的路线,现在却成了花花公子。

    陆绝没有应声,他清俊的眉目上染着几分愉悦,穿最帅的,见知知。

    管家看着自家少爷已经走在前面,他赶紧追上去。

    宴会上才开始不久,宁知已经拒绝了一波又一波上前来搭讪的宾客。

    她站得有点累了,想要去休息,正好又有一个年轻的男宾客走上前来。

    对方看着宁知的眼神有点痴,长得俊俏白净的脸上有几分不好意思,“宁……宁小姐,你好。”

    宁知笑容得体,她礼貌地点了点头。

    又有另外一位男宾客走过来,对方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长相英俊,“宁小姐,我是秦家的……”

    这时,一个高大耀眼的身影走了进来。

    宁晓萌被旁边的一位千金用手碰了碰,“那位是谁?怎么没有在南城见过?”

    南城的上层圈子里,有出众的人,他们基本都被其他家熟知,而现在突然出现的男人,如果是南城圈子里的人,她们不可能没有见过。

    宁晓萌看过去,只见男人长得极为出众,清俊的眉目比在场的豪门子弟都要好看。

    而抢眼的是,男人穿着一身笔直的红色西装,里面配了一件花里花俏的衬衫,像花蝴蝶,骚包。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穿搭还是被他的颜值撑着了。

    男人迈着两条大长腿,往大厅内走来,引得周围的宾客纷纷侧目。

    周围的一片吵杂,人也很多,陆绝的唇紧紧抿着,眉心紧蹙,像是在紧张。

    管家跟在他身后,一直观察着陆绝的状态,唯恐他不适病发。

    陆绝飞快地看了周围一眼,他看到前面被几个人包围着的宁知。

    他的唇角抿得更紧了,几乎失去血色,俊脸也泛白。

    宁知从陆绝出现的时候,她一眼便看到了,毕竟全场的男宾客,几乎都是穿着黑色,白色,甚至是灰色的西装,只有他这么抢眼出众。

    她很愕然,陆绝是什么时候过来南城的?

    为什么没有告诉她?

    所以,这就是昨晚视频的时候,她问他在哪里,他不说的原因?

    宁知弯了弯眼眸,小呆子是想要给她惊喜吗?

    不经意间,宁知对上了陆绝的眼睛,她笑了笑,看着他向她走来。

    然而下一秒,宁知惊讶地看到陆绝头顶的显示框里弹出了一朵带闪电小乌云。

    他生气了?

    接着,又弹出了第二朵闪电小乌云。

    他向着她走来。

    第三朵闪电小乌云。

    第四朵闪电小乌云。

    ……

    宁知傻眼了,怎么回事?他这是越来越生气?

    “宁小姐,我们能互换联系方式吗?”

    “宁小姐,我……”

    旁边的男宾客还在一人一句,而宁知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他们,她现在的眼里只有不断弹出闪电小乌云的陆绝。

    直到陆绝走到宁知面前,她数了数,已经八朵闪电小乌云了,甚至还在陆续弹出来。

    “陆绝,你怎么来了?”宁知问他。

    旁边的男宾客的目光投落在陆绝身上,眼里有了打量,还有嫌弃,一个男人穿得这么骚气。

    依然不断弹出闪电小乌云的陆绝半低着头,薄唇抿着,他走到宁知的身旁,直接握住宁知的手,“见你。”

    他来见知知。

    几个男宾客傻眼了,这个红衣男人是怎么回事,他们都是礼貌地跟宁千金打招呼,他却直接上手了?

    对面,从陆绝进来,就一直关注着他的宁晓萌瞪圆了眼,不得了,上一秒还像妖孽,冷漠又酷的男人,这会儿竟然走到宁知身前,低着头,牵着她的手,秒变小奶狗?

    不对,宁知没有甩开对方,她跟这男人认识?

    旁边的千金忍不住发酸,“不是说宁小姐结婚了?那些男人一个接一个,像是盲头苍蝇扑上去,图什么?”

    宁晓萌忍住好奇心,忍不住怼这个酸言酸语的千金,“图她好看,图她有钱啊。”

    柠檬酸千金呼吸一窒,竟然反驳不了,宁知确实漂亮,也确实有钱。

    宁知拉着陆绝的手,绕过那些男嘉宾去到宁老爷子身旁。

    她笑着告诉宁老爷子,“爷爷,陆绝来了。”

    宁老爷子精锐的目光看向陆绝,他脸色并不太好,陆家小儿子这身穿的是什么,大家都是穿得正式,一身黑或者灰色,他偏偏穿着一身鲜红色,里面还搭了一件花色的衬衫,一点也不像话。

    宁老爷子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显然就是对陆绝穿成这样,还有他的突然出现感到不满意。

    宁知很聪明,她一眼看明白了宁老爷子的神色,她对陆绝说道:“喊爷爷,向爷爷问好。”

    陆绝眨了眨眼,他飞快地看了老爷子一眼,缓慢地开口:“爷爷,爷爷好。”

    坐着的老爷子抬眸看他,“嗯。”

    这时,又有一位年轻男宾客走过来,显然是不死心,“宁小姐,宁老先生。”

    宁老爷子点点头,他精锐的眼神看了陆绝一眼,他希望,陆家的小儿子能意识到自己与其他人没法比较,他配不上宁知。

    “宁老先生,家父让我向您问好。”年轻男人穿着一身的白色西装,斯文俊气,让人看得很舒心。

    宁老爷子脸上带了笑意,“听说你父亲最近在投资新能源的项目。”

    “是的……”年轻男人跟宁老先生愉快地交谈起来。

    旁边,陆绝的唇紧紧抿着,他能看见这个男人一直在偷偷看他的知知。

    他也能感觉到,知知的爷爷不喜欢他。

    宁知握着陆绝的手,她突然对宁老爷子说道:“爷爷,我先带陆绝去用餐区那边吃点东西。”

    她看见,陆绝的头顶不断弹出闪电小黑云,宁知用余光看了一眼,几乎被上面的闪电亮瞎眼。

    宁老爷子看了陆绝一眼,他点点头。

    管家一直跟在陆绝身后,他注意到,宁老先生是真的不喜欢他们家少爷。就连对着其他宾客,也比对他们少爷热情。

    管家突然觉得自家少爷好可怜,他并不懂得怎么争取在宁老爷子面前说好话,留好印象。

    宁知赶紧拉着陆绝离开,再不走,她都要担心陆绝成为雷神了!

    她把陆绝拉出大厅,两人来到少人的走廊尽头,正好旁边有一棵高高的绿植能遮掩。

    宁知问他,“陆绝,你为什么不开心,为什么生气?”

    只见他头顶显示框里堆满了闪电的小乌云,发出的闪光比小太阳还要亮眼。

    她粗略数了数,竟然有二十个!

    陆绝抬起眼帘,他漆黑的眼眸看着宁知,像是生气又委屈的小怪兽,想要护着自己的粮食,“他们看你,不给看。”

    好多人看知知。

    宁知一愣,随即笑弯了眼眸,“陆绝,你在吃醋吗?”

    他懂得什么是吃醋吗?

    陆绝茫然地看着她。

    宁知对上他干净的眼神,她故意逗他,“如果他们还是看我,你能怎么办?”

    走廊暖黄的灯光下,一身鲜艳红色的陆绝眉头紧蹙,他带着几分着急,伸手把宁知搂住,高大的身体笼罩住了宁知的身影,“藏你,藏着你。”

    藏起来了,不给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