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56章
    温热的气息落在宁知的项颈上,有点痒。

    耳边是陆绝的低喃,她耳朵都酥了。

    而陆绝像是委屈惨了,他小可怜般,继续喃着,“不丢我,不丢的。”

    陆绝不会为自己解释,也不懂得为自己辩论,他只知道,怪姐姐不能丢掉他。

    他的脑袋在宁知的肩窝处不断地蹭动,像是粘着主人不愿意放开的小奶狗,哼唧唧的,求着主人不要丢掉他。

    “丢你?我为什么要丢你?”宁知有点茫然。

    陆绝抿了抿唇,固执道:“不丢。”

    宁知不知道陆绝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昏黄的灯光下,陆绝漂亮的桃花眼暗暗的,他抿着唇,头顶上还顶着一朵小黑云。

    他还是在不开心。

    宁知开口哄着他,“这里是你的家,没有人谁敢丢掉你。”

    陆绝着急道:“你不丢,我。”

    宁知伸去捏了一下他冷白的俊脸,笑着应声:“嗯,我也不会丢。”

    下一秒,陆绝头顶显示框里的小黑云消失了。

    宁知微愕,原来他以为自己要被丢掉,而不开心吗?

    宁知觉得好笑,他的脑袋里在想什么?怎么会有这样可可爱爱的想法。

    宁知与陆绝面对着面,她告诉他,“我们现在是夫妻的关系,是合法的,如果要分开,不想跟另一方在一起,需要另一个人同意签字。”

    陆绝眨了眨眼,他说道:“不签,我。”

    宁知笑弯了眸,“嗯,不签的话,我们只能一直在一起了。”

    陆绝漆黑的眼底生了光,他安静地看着宁知,神色呆呆的,他想跟怪姐姐一直在一起的。

    宁知凑过去,唇落在他的唇上,“睡吧。”

    她又收割了一个小太阳。

    陆绝喜欢有来有往,他也凑近宁知,主动地,害羞地亲了一下宁知的唇,然后才闭上眼睛睡觉。

    宁知看着又收割的一个小太阳,她笑了笑,现在她的小库存里一共有134个小太阳了。

    宁家的产业遍布全国,就算是在B市,宁老爷子也有不少房子。

    夜里安静。

    管家站在宁老爷子的身旁,守着他,“老爷子,现在天色很晚,医生叮嘱过,你需要多多休息。”

    宁老爷子看着照片,有妻子的,有儿子小时候的,还有宁知小时候到长大的,他扶了一下眼镜,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照片。

    “我今天的精神好,还不困。”虽然鉴定报告还没有出来,但宁老爷子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管家跟在宁老爷子的身边几十年了,多多少少清楚老爷子心里的想法,管家知道,老爷子现在的心情很好。

    老爷子孤单寂寥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亲人,管家很替老爷子开心。

    “你觉得陆家的那个小儿子怎么样?”宁老爷子突然开口。

    听到宁老爷子这样问,管家知道老爷子这是已经把宁小姐当作亲孙女看待了,否则,他不会关心宁小姐的丈夫。

    管家说得委婉,“陆二少爷很安静。”

    宁老爷子点点头,他了解过,自闭症患者不爱说话,冷漠又不理人,有些患者智力有问题,生活自理能力差,问题很多。

    宁老爷子想到自己的孙女被迫嫁给这样的人,他心头的喜悦淡去了不少,只有心疼。

    他的孙女本该是千宠万宠,众心捧月长大的,就连选择对象,也该是成千上万优秀的年轻子弟任意她挑选。

    陆家与宁家的家世相当,可惜的是他们小儿子患病,不是正常人。

    “你去查清楚陆家小儿子和宁知是怎么回事。”宁老爷子说道。

    “是,老爷。”管家赶紧应下,

    在调查过程中,他们发现宁小姐和陆家二少爷只在国外登记过,并没有正式对外公开。

    如果以前是陆家威逼着宁小姐嫁给陆绝,现在有宁老爷子在,宁小姐可以脱离困境。

    这一夜,睡不好的人太多了。

    尤其是陆母,她又翻转身体,眼睛闭上也毫无睡意。

    “怎么了?睡不着?”陆父被妻子惊醒。

    “嗯。”陆母说道:“林恬恬的事,你要好好跟深远那孩子说,我们不是怪他,但他妻子做了这么多错事,他也有责任,以后他回家可以,林恬恬就不用带回来了。”

    陆母的性子直,她最讨厌又蠢又坏的人,想到自己当初看走眼,她心里憋屈得很。

    “我会好好跟他谈,看他是怎么处理的。”夜里,陆父俊严的眉目变得柔和,“你不用操心。”

    “那我不管林恬恬的事。我只管小绝的,他怎么办。”陆母现在是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受,“今晚吃饭的时候,我看宁老爷子一直在打量观察小绝。”

    “如果宁知真的是他老人家的孙女,小绝就是他的孙女婿,他会不会不喜欢小绝?”陆母忧愁。

    宁知能找回亲人,她固然替宁知感到开心,但她更担心会造成宁知和儿子之间的变故。

    现在宁知和儿子相处得越来越好,她都看在眼里,她不希望节外生枝。

    陆父安慰着妻子,“宁知和陆绝是夫妻,老爷子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就算他不喜欢陆绝,也不会强行拆散他们。”

    陆母觉得这话有道理,就算老爷子不喜欢又怎么样,宁知和小绝登记过,是合法的夫妻。

    她觉得是自己过于忧虑了。

    第二天,鉴定报告第一时间送到了宁老爷子的手上。

    管家满脸喜色,“恭喜老爷,终于找到亲人了。”

    宁老爷子拿着报告的手止不住地颤抖,即便是心里有了准备,巨大的喜悦袭来时,还是会忍不住激动,“你看我今天这身衣服怎么样,我今天的脸色怎么样?”

    “很好,老爷今天看起来很精神。”管家赶紧说道。

    “我会不会太严肃,板着脸会不会吓害孩子?”

    “昨天我看宁小姐举止礼貌,说话也有条有理,行事进退有度,是能经得起事的人,不会轻易被吓着的。”管家还是头一回看见老爷子这么紧张。

    “你看家里的小辈哪个不怕我?”老爷子唯恐自己太严肃,他努力放缓自己脸上的神色。

    管家笑道:“宁小姐跟他们不一样。”

    宁家的旁支小辈需要讨好宁老爷子,但宁小姐不一样,她只需要露一个笑脸,宁老爷子就能给孙女摘星星,摘月亮。

    “对,小知跟他们不一样。”宁老爷子拄着拐杖,满脸喜色,“你去让人准备车子,我们现在去陆家。”

    “老爷,你先把药吃了,我去让人准备车子。”

    “我今天的精神好,不用吃。”

    管家无奈,“老爷,医生吩咐,一定要盯着你吃药。”

    “行了,老蒋,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啰嗦了,比我一个老头子还多话……”

    陆家那里,陆母和陆父都在,陆父今天没有去公司,都在等结果。

    而当事人宁知反倒很轻松,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毕竟林恬恬之前算计这么多,想要代替她,冒认成宁家的孙女,很显然,林恬恬是确定了什么。

    反过来,林恬恬的举动,证明了她确实是宁老爷子的孙女。

    “先生,太太,宁老爷子来了。”管家赶紧进来汇报。

    陆父和陆母都站了起来,看着宁老爷子脸上的喜色,他们已经知道了答案。

    “宁老先生,是拿到鉴定报告了?”陆父问道。

    “嗯,拿到了。”宁老爷子让管家把鉴定报告给宁知。

    他看着宁知的神色多了几分小心翼翼,这是他盼了大半辈子,才找回来的孙女。

    宁知看了几眼,她抬头,直接对上宁老爷子紧张,又期待的目光,他握着拐杖的手不断收紧。

    宁知思忖了一下,她轻声喊了一句:“爷爷。”

    宁老爷子当场愣住,一辈子久经风霜的人,差点没有抗住这轻轻的一声叫喊,他的眼角瞬间湿润。

    宁知看着宁老爷子眼眶浸出的泪光,她有点愕然,有点理解,又喊了一声,“爷爷。”

    宁老爷子也不怕丢脸,他直接用衣袖抹了抹眼角,“好,好,好。”

    一旁的管家也红了眼,他知道老爷子熬了多久,现在他总算不是孤零零一人了。

    好一会儿,宁老爷子才稳住了情绪,“我想带小知回宁家,好不容易找回她,她应该知道家在哪里。”

    闻言,陆母暗道不好,她赶紧开口:“小知现在是我们陆家的媳妇……”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被旁边的陆父按住了手,制止住了,“宁老先生的意思是带孙女回去住一段时间,你不用慌张,宁知又不是不回来了。”

    陆母意识是自己过于紧张了,她缓了口气,“对,小知认回了爷爷,确实该回去看看。”

    宁老爷子问宁知,“你的意思如何,要跟爷爷回家吗?我想带你去拜祭你的奶奶,她肯定很开心,我还要对外宣布你的身份,让大家知道,你是宁家的千金。”

    看着老爷子一脸的迫切和期待,宁知也知道,现在认了亲,她该去宁家看看,也该陪陪缺失几十年亲情的老人。

    宁知点点头。

    陆母想要开口让儿子陪着宁知一起回去,但想到宁知刚回去宁家,必定有很多事情要忙,儿子的情况是肯定帮不上忙,甚至有可能是羁绊,她叹了口气,到底没有开口。

    得到回应,宁老爷子脸上的喜色怎么也挡不住,他激动得咳嗽了起来。

    旁边,管家赶紧上前,熟敛地给老爷子顺背,倒水,他说道:“老爷子需要休养,不适宜在外奔波,宁小姐,我们打算下午回去。”

    “这么快?”宁知有点意外,“我什么行李都没有收拾。”

    宁老爷子的呼吸顺畅了不少,他摆摆手,缓声说道:“不用收拾行李,宁家什么都有。”

    找到亲孙女,宁老爷子的脸色红润不少,他也归家心切。

    宁知点点头,“那我要跟陆绝说一声。”

    楼上,宁知在房间找到陆绝,他晨跑完,出了不少汗,刚洗了澡。

    他换上了另一套红色的运动服,配着一张俊脸,高大又帅气。

    “陆绝,我找到爷爷了。”宁知告诉他,“宁老爷子是我的爷爷。”

    “他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好多年,一直找寻找亲人,很可怜,现在他找到我,我需要回去陪陪他。”

    陆绝眨了眨眼,安静地听着宁知的话。

    “我下午会跟爷爷去南城那边住几天,等认亲完,陪爷爷散散心后,我就回来。”在宁知的想法里,她只是离开几天而已。

    “带我。”陆绝听明白了,她要离开。

    “我只是离开几天,很快回来。”宁家周围的环境她还不熟悉,带着陆绝她不放心。

    宁知哄着他,“等下一次,我带你一起去,这一次我先去熟悉环境。”

    陆绝低垂下眼帘,没有应声。

    宁知看向了他的头顶,显示框里什么都没有,他这是答应了?

    吃过午饭后,管家已经把车子准备好,他找到宁知,告诉她:“老爷子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现在能把小姐你找回来,实在太好了。”

    宁知点点头,她明白管家的意思,他是希望她,尽量多陪陪爷爷。

    老人家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能多陪一天是一天。

    宁老爷子带着宁知离开。

    这一趟,他收获了亲孙女。

    陆母和陆父都出来目送,宁知往大门里看出,不见陆绝的身影,现在这个时间点,陆绝应该是在书房里玩拼图。

    还真是无情的小呆子。

    车子慢慢开离。

    陆母回头跟陆父说:“我总担心宁知这趟出去了,就不回来了。”

    陆父搂住了妻子,笑道:“怎么会,她只是去宁家住一段时间而已。”

    陆母沉默起来,她还记得以前宁知有多讨厌小绝,只是最近才有了转变。

    她叹了口气,刚转过身,一眼看见直愣愣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红色的儿子。

    陆母惊愕,没想到儿子会在这里。

    她下意识对儿子解释道:“小知只是去宁家住几天,很快就回来。”

    陆绝低下头,他转过身,眼里的光暗了下来,薄唇抿得死紧。

    知知坏,骗子,丢下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