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49章
    林母还是有点犹豫,毕竟她想到那是姐姐和姐夫留给宁知的遗物。

    林恬恬说道:“妈妈,到时候如果真的能拿到这笔钱,我们可以补偿小知。”

    她哄说道:“而且这几年都是你替她好好保管遗物,我们家也养她,照顾她好几年了,妈妈你对她也很疼爱。”

    她重点说道:“妈妈,有了那笔财产,我们家以后还有机会跟陆家相比。”

    林母一震,能与陆家相比,那是什么概念?

    “如果真的是这样,宁知的父亲就是豪门里的人。”林母一直疑惑姐姐怎么会嫁给一无所有,穷小子的姐夫,没想到对方有这样的身世。

    林母不笨,她分析:“既然是豪门的人,就算我们拿着小玉章,跟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对方又怎么会把财产交给我们?”

    林恬恬已经大概想好了,“我们怎么会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们有宁知在,到时候,我们能拿到她的头发,甚至是其他去做检测鉴定。”

    最重要的是,在梦里,那位老人已经病重,着急着找到唯一的亲人,他身边只有一个亲信。

    林恬恬觉得,这里面可操作的东西多了。

    “反正,当务之急,我们必须拿到小玉章。”有了小玉章,又有了宁知的头发,再加上那个亲信能配合的话,林恬恬觉得,她有七成的把握。

    林母听着女儿的话,最终还是答应了,如果真的成功呢?

    放学的时候,宁知破天荒收到了陆绝的信息。

    之前宁知给陆绝下载了聊天软件,还加了好友,改了备注。但她还以为会一直用不上,没想到今天陆绝竟然学会发信息给她。

    大宝藏绝绝:什么时候回

    知知:小绝绝想我了?

    大宝藏绝绝:什么时候回

    知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回答我,我再回答你。

    宁知看着发来的重复信息,忍不住想要发笑,她已经能想象到那头腰身坐得笔直,拿着手机,面无表情,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陆绝。

    她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他。

    大宝藏绝绝:放学五点

    陆绝在提醒宁知现在是五点了,她已经放学,潜下之意就是她该回家了。

    陆绝竟然还开始关心她的放学时间了?

    知知:在回了,在回了。今天你怎么会突然想到发消息给我?

    几分钟过后,没有收到信息。

    知知:你不回复我?

    知知:人呢?

    知知:掉厕所了?

    大宝藏绝绝:没掉

    看到陆绝的回复,宁知能想象他一脸认真地告诉她,他没有掉厕所。

    她要笑死了,这男人怎么这么可爱?

    陆家的司机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宁知坐上车,乐此不疲地继续给陆绝发信息。

    知知:下次你不回复,我就当作你掉厕所了。

    知知:你在做什么?

    知知:还是在书房吗?

    大宝藏绝绝:嗯

    就这样宁知一直逗着陆绝,一问一答。

    知知:你发几个小太阳的表情过来。

    知知:会发吗?

    知知:在对话框的下面,你找到下太阳的表情。

    大宝藏绝绝:幼稚你

    哪怕是隔着一层屏幕,宁知都能感受到陆绝的可爱劲,呜,想赶紧回家揉揉他的头,捏捏他的脸。

    这时,有电话打来了。

    宁知看着原本的备注:小姨,她知道这是林母。

    她刚接通电话,那头林母的声音已经响起,“小知,你最近很忙吗?今晚有没有空回来吃饭?小姨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饭菜。”

    宁知靠在了椅背上,调整了舒适的坐姿。对林母突然打来的电话,莫名的,她联想到了无利不起早这个词。

    “是有什么事吗?”宁知直接问她。

    “对对对,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关于你父母的。”林母叹了口气,“你把之前我交给你的,你父母的遗物也带过来。”

    宁知眯了眯眼,“是遗物有什么问题吗?”

    “在电话里不好说,你带着遗物过来,我告诉你。”林母有点含糊。

    “今天我有点事,我过两天回来行吗?”宁知问她。

    林母停顿了一下,她不想自己显得太迫切,“好,但你记住过两天一定要来。”

    “小姨放心,关于父母的事,我一向放在心上。”

    接着,林母随口说了两句关心宁知的话,才挂了电话。

    宁知想到了什么,她转头打电话给陆母。

    陆母做完手术后,这几天还在医院休养,她先是关心了一番陆母的身体,才进入主题。

    “妈,你有认识玉石雕工比较好的大师吗?”宁知她知道陆母平常喜欢收藏首饰,最爱玉饰,她必定会知道工艺好的大师。

    陆母来了兴趣,“小知你想要找师傅做首饰?”

    宁知知道陆母肯定是有介绍了,她赶紧应是。

    陆母笑道:“我这还真有以为认识的大师,他做出来的首饰都是精品,他最厉害的是,只要看几眼,就能雕刻出一模一样的作品。”

    “妈,要怎么样找到这位大师?”

    陆母将联系方式告诉了宁知。

    回到陆家后,宁知看见陆绝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红玫瑰,显然是刚从花房里摘的。

    陆绝把花递给宁知,他安静地看着她。

    “给我的?”宁知动作自然地把花接过来,她突然发现小呆子竟然学会了浪漫。

    陆绝抿了抿唇,缓慢地开口:“玫瑰糕给你。”

    给你做玫瑰糕。

    捧着花,一脸喜悦的宁知:……

    宁知把花束插在白玉的瓶子里,她纠正他:“一个男人给女人送花,是代表喜欢,而不是让她去做花糕。”

    陆绝眨了眨,他抿着唇,没有告诉宁知,他知道的,他以前在小本本上写过。

    陆绝没有应声,然后,宁知看见他把两只手伸了出来。

    他修长的手指上,有好几个扎伤的伤口,有些流血,有些只是红点。

    “怎么这么多伤口。”宁知惊讶。

    陆绝一脸纯真,诚实地告诉他,“花刺我。”

    “痛不痛?”

    意料之内,陆绝摇摇头。

    “下次,你要摘花了,有需要的话,可以让佣人帮忙。”陆绝被扎刺了,也不会有痛觉,所以他并不会在意。

    陆绝低垂着眼帘,不敢看宁知。

    “你先坐下,我去拿药水给你清理伤口。”宁知转身要去拿药箱。

    她才刚转身,衣摆被拉住了。

    “怎么了?”

    陆绝低着头,而黑色的短发下,他的耳尖尖有点红,“不药。”

    “你不想上药?”

    陆绝把手伸到她眼前,“舔好。”

    舔一下就好了。

    宁知一愣,陆绝还记着之前手指受伤了,舔伤口的事。

    她双手捧起陆绝的脸,他冷白的俊脸上浮现浅浅的红晕,一双眼睛没有看她,而是垂下眼帘,眼皮子微颤着。

    “你是故意把手弄伤的?”宁知语气肯定。

    陆绝哪里会撒谎?他诚实得很,宁知问了,他抿了抿唇,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嗯。”

    好家伙,竟然故意把自己弄伤。

    “为什么?”要不是他可爱,她都要上手揍他了。

    陆绝的手伸到她面前,他低哑的声音带着几分期待,“知知,舔,我。”

    宁知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你就是为了让我触碰你,所以伤害自己?”

    陆绝抿着唇,没有应声。

    “以后不能这样做,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宁知教导他,“如果你想要什么,你直接跟我说,不能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翘长的眼帘微颤着,陆绝缓慢地开口:“要你,要知知。”

    宁知:……

    胸口里才刚冒出的一丁点火苗,瞬间被他浇灭了。

    她还能上哪找这样笨得可爱的家伙?

    宁知还是找来了药水,给他的手指上药,还故意用纱布包扎得丑丑的,惩罚他。

    陆绝头低着,抿着唇,没有得到甜头,显然是很不开心了。

    宁知看着他头顶上弹出的小黑云,忍不住笑了。

    她把药箱放在一旁,然后双手贴在他的脸两侧,捧起他的头。

    在他茫然的目光中,她凑近他,唇落在他的唇上,惩罚性地咬了一下。

    陆绝眼一亮,他一点疼意都感觉不到。

    宁知有一下,没一下,轻轻地触碰着他的唇,故意逗着他,看他的头顶上一个一个小太阳不断地冒出来。

    若有若无的触碰简直撩人心痒,陆绝不知道什么是心痒,他只迫切地期望宁知好好地亲他,用力地亲他。

    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渴求地看着宁知,他想要更多。

    哪怕陆绝有过了两次亲吻,经验依然少得可怜,他还不知道什么叫主控,什么叫做反击。

    他眼巴巴地看着宁知,身体绷紧,像是兴奋,又像是难受,他希望宁知再多亲亲他。

    “知知,知知。”陆绝忍耐不住,他急急地喊着她。

    宁知觉得自己坏极了,“不急。”

    要200个小太阳呢,要慢慢榨出来才行。

    她轻轻地描绘着他的上唇,不得不说,陆绝的唇形很好看,就算亲着,也是软软的,气息也很好闻。

    第二十个小太阳。

    接着,是下唇,她还亲了亲他的唇角。

    第三十个小太阳。

    陆绝的嘴巴现在就像是宝藏库,源源不断地能被开发出小太阳,宁知有点担心,如果这里开发完了,下一个地方,她要开发哪里。

    宁知不太敢想象,她只奢望陆绝对亲吻这项触碰不要太快厌腻。

    柔软,香糯,陆绝眼里全是茫然,还有对这样触碰的喜爱。

    他的眸色愈渐愈深,就在宁知又轻咬了他一下的时候,他浑身一颤,忍不住低低地闷哼了一声。

    第四十个小太阳。

    陆绝被包扎得丑丑的手指握紧着,他越来越贪心,还要,知知要继续亲他。

    他的唇被宁知顶开了。

    第五十个小太阳。

    陆绝的俊脸涨红,眼帘也微红,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全是知知的味道。

    好喜欢,他好喜欢知知亲他的。

    第六十个小太阳。

    ……

    过了三天,宁知才去到林家。

    她看见,林母的精神气息不好,脸色苍白,唇色也白。

    “小知来了,快坐。”林母像是强打起精神招呼她。

    “小姨,你生病了?”宁知在林母斜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林母摆摆手,她有气无力地说道:“最近我睡得不太好,常常梦到你父母了。”

    “对了,我让你把你父母的遗物带来,你拿来了吗?”

    宁知点点头,“是有什么事吗?”

    林母赶紧道:“你先拿给我。”

    宁知把当初林母交给她的小盒子拿出来。

    林母一手抢了过去,她快速打开小盒子,里面确实放着那个小玉章。

    宁知的目光落在茶几的那个青玉色的杯子上,只见杯子口处,有一个白色的唇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