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48章
    回到现在,宁知叹了口气,心里有点酸酸的,这一次,她明显感受到少年时期的陆绝对她有了依恋。

    宁知转过身,突然,她放在小陆绝手里的外套,竟然回到了她的床上。

    刚才让陆绝帮忙拿着,她都忘记了它的存在,没想到,竟然跟着回来了。

    宁知有点好奇,她把霸王喊了出来。

    “我把外套遗忘在那边,但它自己回来了。”

    霸王告诉她:【主人,就算你把东西带到那边,留下在那边,但只要你回来了,东西也会在那边会消失不见,跟着回来。】“那如果我想把那边的东西带回来呢?”

    霸王:【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你消失的那一刻,东西只会留在那里。】其实宁知也猜到了,就像上一次,陆绝给她戴了玫瑰花,她回来的时候,她的头上并没有花。

    而这时,霸王突然接到新的任务,它有点惊讶。

    霸王有点犹豫,它支支吾吾地开口:【主人,你需要努力赚取小太阳了。】宁知疑惑,“怎么了?”

    霸王小奶音颤颤的,有点紧张,唯恐挨骂:【程序更新,下一次穿过去需要消耗200个小太阳。】宁知:……

    她倒吸了一口气,“我严重怀疑,你是一个奸商。”

    宁知质问它,“你之前不是说,这一次是突然多出来的时间点,下一次我穿回去只需要消耗100个小太阳吗?”

    霸王可委屈了:【主人,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又多出了一个新的时间点,这个不符合陆绝的成长时间线。】宁知:“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

    她哼了一声,“我现在很怀疑,这么多小太阳是不是都被你吞掉了。”

    每一次交换小太阳的时候,她都能听到霸王的小奶音变得激动,而且还有隐隐的吸口水的声音,像是馋得不行。

    霸王赶紧解释:【主人,我没有骗你,可能是主人在穿回去的时候,不小心改变了什么,所以突然多出了两个新的时间点。】宁知:“我不是一直在改变吗?”

    霸王语气变得小心翼翼的:【不是指救陆绝的事,或许,是主人你触发了什么。】宁知沉思着,她没有察觉哪里有问题。

    第二天,天色已经放亮,暖光的太阳已经透过落地玻璃,投入室内,照映得满室柔光。

    宁知刚睁开眼睛,便看见陆绝已经醒了。

    他侧躺着,安静地看着她。

    “早啊。”宁知揉了揉眼,昨晚她睡得不太好,梦里都是陆绝在她耳边喊着怪姐姐的声音。

    陆绝看见宁知醒来,他主动向她挪近,低沉的声音有点沙哑,“早。”

    少年时期的陆绝眉宇青涩,现在的陆绝眉目深邃,而目光依然干净,并没有什么改变。

    如果真要深究有什么变化,只能说,现在的陆绝更高大,身材更好,有种少年和成熟男人的矛盾感。

    尤其是他现在坐起身来,花俏睡衣领大开,露出了胸前隐隐的结实线条,不用看,宁知也能想象到他那匀称的胸肌,薄薄的一层,充满了力量感和爆发感。

    还真是,让人恨不得撕开他花俏的大红花睡衣,上手去摸一摸。

    宁知脸一热,赶紧打断自己的黄色想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与陆绝的触碰多了,她不该有的想法也随之增多,对上陆绝干净的眼神,她突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自从被赶出陆家后,林恬恬和陆深远暂时搬去了离陆家比较近的一处别墅,这里是陆深远不久前买下的产业。

    陆深远已经赶去公司,因为她的事,陆父陆母还没有气消。

    加上陆母刚做了手术,需要好好休养,陆父陪着她,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了陆深远。

    他想要做出好成绩,借此让父母消气。

    林恬恬坐在床上,脸色很难看,她是被惊醒的。

    她昨晚又做关于小玉章的梦了。

    这一次,她的梦境清晰了不少,不像以前那样,只能清晰看到宁知的模样,其他人的样子都是模糊的。

    林恬恬深呼吸了一口气。

    梦里,她看见,在一处老宅子里,有一位病重的老者,他交待他的亲信,一定要找到他的亲人。

    她看见,老者掏出了一个小玉章,跟之前她妈妈交给宁知的那个一模一样。

    现在回想,林恬恬依然能感受到自己在梦里的震惊,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后来,在梦里,她看见老人的亲信找到了宁知,接着,她梦见,在多年老人去世后,宁知继承了大笔的遗产。

    一夜之间,宁知成为了所有人都羡慕的存在。她的身份从父母双亡,变成了人人追捧的豪门千金。

    再后来,有陆续的消息爆出,宁知得到的这笔财产有多惊人,足以跟陆家的财力相比。

    林恬恬努力回想那位老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却一无所获。

    梦境后面的信息很模糊,她回想不起来了。

    最让她清晰记得的是,她在梦境里的嫉妒和羡慕,恨不得与宁知调换身份。

    林恬恬沉下眸色。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梦是在预测未来,每一次都会实现。

    就像救陆深远的事,她在梦境里知道宁知无意中救下了他。

    所以,在事情发生前,她立即赶到事故发生的地方,准备抢先救下陆深远。但是,当时她依然去晚了一步,已经有人报警救下陆深远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陆深远误以为救他的人,是她。

    所以,这一次,梦里的老头肯定是真实存在的。

    未来,宁知也会继承一大笔遗产。

    林恬恬咬咬牙,她看着手里已经布满裂痕的玉饰,几乎大半以上的光环已经还回到宁知的身上了,她不敢想象自己失去全部光环,被打回原形的样子,陆深远会怎么看待她。

    现在,既然老天让她有这样的能力,这就证明了,老天想让她改变这一切。

    就像,她成为了陆深远的救命恩人,嫁给了他。

    如果她能再次代替宁知,继承遗产,拥有那样庞大的财力,她便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也不用再承受被陆家驱赶的耻辱。

    这样想着,林恬恬赶紧起来换衣服。

    回到林家的时候,林母正在跟好友聊电话,约时间一起去做美容。

    林恬恬还没有来得及把自己搬离陆家的事告诉她。

    林母看见女儿回来,她赶紧挂上电话。

    林母还记得,上一次女儿回来为她庆祝生日时,女儿精致漂亮,又耀眼的容貌,那时候她还想着女儿去了陆家后,越来越漂亮了。

    而现在,看着面前外貌逊色了很多,就连五官,皮肤身材,也变了不少的女儿,林母吃惊。

    “恬恬,你最近怎么了?”林母不断打量着她,“怎么一段时间没有见,你的样子跟上次比,差这么多,是不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你没有好好保养?”

    不对,与其说现在的女儿变丑了,还不如说,女儿好像是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而她之前漂亮的那段时间,像是突然加了十级的美颜特效,现在特效失效了一般。

    “你不要瞒着妈妈,你的外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一时一个样?”林母着急问林恬恬,她当然是希望女儿一直漂漂亮亮的。

    林恬恬犹豫着。

    林母拉她在沙发那边坐下,这是打算详谈了。

    林恬恬知道自己拥有光环时,就算变漂亮了,在光环的作用下,众人不会质疑她的美貌。

    但现在失去光环,没有了它的作用,她突然变丑,众人就会对她的外形产生疑惑。

    之前她对外说自己是过敏所致,只是暂时的借口,她原本打算重新在宁知身上拿回光环,恢复美貌,就能圆过去。

    可惜,不管她怎么样修补,她项链上的玉饰裂痕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她有种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夺取宁知光环的错觉。

    妈妈对她最熟悉,过敏这个借口也只能骗骗其他人而已,根本瞒不了亲生父母。

    林恬恬把贴身携带的玉饰掏出来,“就是这个,它能让我变得漂亮。”

    林恬恬把前后的因果对林母说了一遍。

    林母越听越震惊,根本顾不上仪态,“这块玉饰这么神奇?”

    林恬恬点点头,这是她当初在街上一个小摊位上淘到的,看见的第一眼就很喜欢。

    后来,玉饰里有声音出现,教她怎么夺取光环。教完后,声音消失了,不管她怎么跟玉饰对话,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再后来,她按照声音教的办法,开始夺取宁知的光环,夺取了两次后,她就发现真的很有用,她的皮肤确实变白了一点。

    她尝到了变美的滋味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不断从宁知身上夺取光环。

    之后,她嫁给了陆深远,为了把宁知放在她的眼底下,她还特意安排宁知到陆家找她玩。

    她的目的是想设计宁知嫁给陆绝,方便她夺取光环。没想到,她还没有动手,陆绝对宁知的特别,陆母看在眼里。

    接着,宁知嫁过来,她顺利拿到了宁知身上更多的光环,美貌大增,成为了娱乐圈里的颜值天花板。

    让她没有料到的是,突然一天,光环就出现裂痕,以致于她现在逐渐被打回原样。

    “妈妈,我之前做了那么多,都白费了。”林恬恬越说越气。

    听完女儿的话,林母惊得难以回神。

    难怪女儿会变得越来越漂亮,而姨甥女宁知却越长越丑。

    她还以为,是因为女儿过得好,生活滋润美满,才会越来越漂亮,而姨甥女过得不顺心,才会变丑。

    原来实际上,这一切全是女儿的手笔。

    “那你以后的样子……”林母迟疑道,“不能再次变美了?”

    虽然她对姨甥女也疼爱,但对比起女儿,她肯定是更偏心女儿的。

    林母非常理解女儿的心态。

    女儿就像她,从小到大,姐姐就长得比她好看,明明是同父母,姐姐是大美人,她却长得并不出众。

    就连她的女儿,对比起姐姐的女儿宁知,也完全比不过。

    这曾经也是她心头的遗憾。

    后来看见女儿越来越漂亮,宁知的长相越来越普通,她一度高兴不已,像是遗憾被填满了。

    林恬恬咬了咬唇,“除非有办法再次把光环拿回来。”但按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恐怕很难。

    “妈妈,我今天有更重要的事跟你说。”林恬恬想起自己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林母疑惑,女儿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对,很重要。”林恬恬看了看周围。

    “佣人在花园里清理杂草。”林母说道。

    “妈妈,你能不能把之前给宁知的那个小玉章要回来?”

    “小玉章?”林母一时之间想不起是什么。

    林恬恬着急道:“就是之前在你的生日宴会上,你还给宁知,她父母的遗物。”

    林母恍然,“我记起来了,那是宁知的父母留给她的,你想要?”

    “对,我想要,妈妈,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们一定要拿回来。”林恬恬的语气慎重又肯定。

    林母察觉到了异常,“那个小玉章有什么用?”

    “拿到它,我能继承一大笔财产。”

    林母更加震惊了,“遗产?哪里来的遗产?你是怎么知道的?”

    “妈妈,你信我。”

    做梦预测未来的事情比起玉饰能夺取光环,更加让人难以置信,林恬恬还是保留了,没有完全跟林母坦白。

    林母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当初为什么不早点跟我提出要那个小玉章,现在我都把遗物归返给宁知了,你要我怎么开口要回来?”

    就算她是宁知的小姨,那也不能把宁知父母留给宁知的遗物占有。

    她愿意,宁知也必定不愿意。

    林恬恬皱眉,她要是知道妈妈手上有这样的小玉章,她早就占为己有了,哪里还有现在这样的烦恼。

    她对林母说道:“妈妈,我有一个办法,只要你好好配合我就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