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47章
    少年的眼神太明显了,眼里布满了渴求。

    他在渴求什么?

    听着前面传来的暧昧声音,看着陆绝过分湿亮的眼睛。

    宁知当然知道!

    她教他,“这是不好的行为,我们不能学。”

    陆绝不知道好与不好是怎么定义,但他还记得在生日的时候,亲了她一下。

    软软的,香香的,他喜欢那样的触感。

    “我们不能学,知道吗?”宁知想要让他安静看电影。

    准备松开手时,突然,她整个人一愣。

    手掌心像是被哼唧唧的小奶狗伸出小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柔软,又湿润。

    手掌心酥麻得厉害。

    宁知惊愕地看着面前的青涩少年,他眨了眨眼,茫然地看着她。

    宁知赶紧收回手,“谁教你的?”

    陆绝抿着唇,不应声。

    看着少年干净的眼神,她忍住了想要教训他的冲动,“我的手上很脏。”

    陆绝的大手主动去握宁知收起来的手,借着大屏幕的光,他低头去看她的手,怪姐姐的手软绵绵的,白白的,比他的手小。

    “不脏的。”陆绝低垂着眼帘,睫毛微颤着,“不脏怪姐姐。”

    他不嫌弃的。

    “不脏也不能乱舔。”宁知担心他学会了这个坏习惯,以后会乱舔东西,细菌入口。

    陆绝抿了抿唇,大屏幕的光下,他的耳尖尖有点红,电影里的声音几乎淹没他的低喃,“只舔怪姐姐的。”

    宁知:……

    她伸手去捏捏他像是浸了血,通红的耳朵,“我的也不行!”

    陆绝唇角抿紧,他不应声。

    怪姐姐行,行的。

    好一会儿,前面的亲热还没有结束,反倒越演越烈,而旁边的青涩少年一脸想要学习的精神。

    索性,宁知牵着陆绝的手,把他带离电影院了。

    宁知穿来的时候,她身上穿着一件厚外套,避免像上次般,又遇上了寒冬。

    刚才现身时,她已经把厚外套脱掉,现在被陆绝提在手上。

    宁知看着身旁的安静少年,她心头一软,他有什么错呢?

    相反,他能出现好奇心,求知欲,是一件好事,只要引导他的好奇心在正途上就行。

    宁知现在还剩下十分钟,能做的事情不多了。她看着前面的雪糕店,算了一下,她觉得十分钟够吃一个雪糕。

    她拉着陆绝往前面走去,因为陆绝不吃,宁知只买了一个草莓味的雪糕。

    他们两人的颜值耀眼,光是站在一起,就能吸引得路过的行人不断侧目。

    不远处,霍晓月惊愕地看着牵手的两人,“哥哥,是那个女孩,就是她救你的。”

    霍晓阳看去,只见站在陆绝身旁的女孩穿着浅蓝色的裙子,手里拿着一个雪糕,她精致漂亮的模样比她手里的雪糕还要诱人。

    “哥哥,我们赶紧过去吧。”霍晓月扯着哥哥的衣袖,一脸的激动,“你不是找了她很久,说要感谢她吗?”

    霍晓阳“嗯”了一声,“你先放开我的衣袖。”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妹妹这样冲动着急的性格,再不改一下,他担心她去到国外的时候,会吃亏。

    霍晓月赶紧松开手,还狗腿地帮哥哥把衣袖上的皱褶给抚平。

    “可算被我们找到你了。”

    霍晓月挡在了陆绝和宁知的身前。

    “是你们?”宁知没想到这么碰巧。

    “一年前那件事,你还记得吗?当时我哥哥被车撞伤,你去帮忙求救,送我哥哥去医院。”霍晓月说道:“我们找了你很久,想要答谢你。”

    宁知当然记得,上次霍晓月来陆家的时候,已经告诉她。

    现在在这里遇到他们,估计回去后,事情又改变了。

    “我哥哥当时还想问陆绝,关于你的联系方式,但陆绝什么都不愿意说。”霍晓月表示,并不是他们没有找她。

    霍晓阳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鼻梁上架着金色的眼镜框,斯文又俊气,对比起成年的他,多了几分阳光,就像是温柔的学长。

    他看着宁知,真诚地开口:“虽然说得比较晚,但还是很想当面说一句,谢谢你。”

    陆绝抿着唇,漆黑的眼里有点不悦,他不喜欢面前的男生,总觉得对方要跟他抢怪姐姐。

    宁知应声:“当时换了谁,在那样情急之下,都会帮忙。”

    霍晓阳很诚恳,“不管怎么说,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宁知想了想,她点点头,“好,我记住了。”她确实对霍晓阳有恩,毕竟因为她,改变了他坐轮椅的结果。

    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应下的,或许,她以后能用上这个人情。

    “你们要去哪里啊?要不,我跟哥哥请你和陆绝吃饭?”霍晓月看了看陆绝,又看了看宁知,不得不说,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简直让人赏心悦目。

    “不用,我们准备回去了。”宁知赶紧拒绝,她现在的时间只剩下7分钟,之后她就要隐形起来。

    霍晓阳俊朗的脸上带着笑,他看着女孩白净的小脸,诚心开口:“这里附近开了一家不错的餐厅,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饭,答谢你的帮忙。”

    陆绝的身体挡在宁知面前,不让面前的霍晓阳看她。

    他漆黑的眼睛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挪开了,又看了他一眼,又挪开,重复好几遍,表达着他的不满。

    怪姐姐,是他的,是他的。

    宁知一愣,她从陆绝身后走出来,含糊地答道:“以后会有机会的。”

    霍晓阳想要问宁知的联系方式,然而,对方已经拉着陆绝离开。

    “哎,他们这么着急,赶着去哪里?”霍晓月一脸好奇。

    宁知牵着陆绝来到后楼梯,她关上门,阻挡住暗处保镖的视线。

    她把手里的草莓雪糕塞到陆绝的手里,“你帮我拿着。”

    陆绝握着那个粉色的雪糕,有点茫然。

    下一秒,宁知恢复回去了,她伸手去碰了碰陆绝手上的雪糕,她的手直接穿过雪糕。

    有点可惜,吃不了了。

    她拉着陆绝的手,重新走出去。

    “陆绝,怎么只有你自己一个人,那个女孩呢?”霍晓月和霍晓阳还没有走远,便看见陆绝自己一个人拿着雪糕,拿着一件粉色的女孩外套走出来。

    陆绝不应声,他任由宁知牵着他往前走。

    “喂,陆绝,陆绝……”霍晓月的声音越离越远。

    陆绝低头,就着刚才宁知咬过的地方,吃了一口雪糕。

    他尝到了甜甜的草莓味。

    怪姐姐是他的。

    走出商场,宁知还没有打算和陆绝回去,她牵着他到处走走。

    宁知回过头,发现自己给他的雪糕已经被他吃掉了,她还以为他不喜欢吃的。

    少年的嘴角沾了粉色的雪糕,宁知觉得好笑,“有纸巾吗?”

    陆绝摇摇头。

    “把你的手帕拿出来。”

    陆绝从裤袋里,掏出叠放整齐的红格子小手帕,他递给宁知。

    宁知原本想让他自己擦的,但触及他呆呆看着她的目光,她叹了口气,让陆绝高大的身体掩护她,遮挡住行人的视线。

    她消耗了一个小太阳,换取接触实物的时间。

    宁知接过手帕,轻轻地擦着他的唇。

    少年的嘴角,一点点,一点点地翘起。

    他侧脸上浮现出浅浅的小梨涡,让人恨不得舔一口,尝尝里面是不是盛了蜜糖。

    “好了。”宁知把手帕还给他,“雪糕好吃吗?”

    陆绝低垂下眼帘,阳光下,陆绝诚恳地说道:“好吃你。”

    你给的,都好吃。

    宁知笑弯了眸,不愧是刚吃过雪糕的人,说出口的话都带了一股子甜。

    她牵着他的走,继续往前走。

    而这时,宁知突然看见了金毛,还有红毛,那两个欺负陆绝的小混混。

    两人肩并肩地从饭店里走出来,显然是刚吃饱喝足,一脸的兴致。

    宁知眯了眯眼,她之前还担心找不到这两个人,没有想到,他们就出现了。

    对面,金毛和红毛也看见了陆绝,两人目光一亮,互相打了一个眼色。

    红毛一脸的兴奋,“大哥,财主又来送钱了。”

    金马咬着烟,“我们过去。”

    两人赶紧往陆绝那边走去,唯恐让他跑掉了。

    宁知牵着陆绝的手,“坏人来了。”她带着陆绝,往藏在不远处的保镖那边走去。

    陆绝低垂着眼帘,乖乖跟在宁知身旁。

    “傻子,你走什么走,快停下来。”

    红毛看见陆绝走了,他急急忙忙喝止。

    金毛跑得比较快,前后才十几秒,他已经跑到陆绝面前。

    他嘴里的烟在跑的时候已经掉了,顾不上捡起来,他不怀好意地看着陆绝,“傻子,我们又碰见了。”

    前两次,他主动送上门,这一次,算是他们有缘。

    红毛气喘喘地跑过来,他搓了搓手,准备收钱,“大哥,让我来搜他?”

    “行啊,赶紧拿了钱,我们今晚去酒吧乐一乐。”金毛一脸的迫不及待。

    宁知瞪了眼面前的两人,眼看着他们两个就要动手搜陆绝的身,两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同时出现在陆绝身前,保护着陆绝。

    “你们……你们谁啊?这个傻子是我先看上的,他身上的钱都归我了。”金毛拽拽的说道,“你们去找其他的目标吧。”

    红毛挺直腰身,附和着金毛的话,“就是,这是我大哥看中的人,你们不能抢。”

    两个黑衣保镖都不是简单的人,光凭着他们的外表和气势,已经足够吓人。

    “这是我们家少爷,你们在打他的主意?”其中一个保镖开口。

    金毛一脸错愕,他傻了眼,“你……你们家的少爷?”

    红毛机警地反应过来,“大哥,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跑啊,笨蛋!”金毛撒腿就要跑,然而,他们哪里是专业训练过的保镖的对手?

    保镖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两人,“少爷,怎么处置他们?”

    陆绝低着头,不应声,也不敢看旁边的宁知。

    两个保镖互看了一眼,然后,提着金毛红毛到角落里狠揍了一顿,还警告了一番。

    金毛和红毛两人平常也就只敢在学校附近欺负一些学生,收他们的钱,耍一下威风,真要对上有能力的人,只能跪地求饶。

    宁知牵着陆绝的手,站在一旁看他们被保镖教训后的怂样。

    金毛和红毛被狠揍一顿后,他们哭得鼻涕眼泪直流,“我们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欺负你们家傻……”

    “不对,不敢欺负你们家少爷了。”金毛和红毛缩在一起,怂得不行。

    “两位大哥,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我们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

    保镖看向陆绝,想要问他的意见,然而陆绝一眼不看面前的两人,仿佛什么都与他无关。

    他的目光只专注在某一处。

    宁知捏捏他的脸,“以后不能随意乱跑,你去哪里都要带上保镖,知道吗?”

    陆绝漆黑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她,心里有点闷闷的,感觉好奇怪。

    他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开口:“不走你。”

    宁知有点愕然,他已经意识到,她快要消失?

    “不用想我,好好上学,我以后会回来找你的。”宁知叮嘱。

    陆绝低哑的声音像是带着委屈,“好久你。”

    每一次,他都要等好久。

    宁知上前,她主动抱住了陆绝,“对不起,等你长大了,我会一直陪着你。”

    少年的身体劲瘦,腰也是细细的,体温却烫人。

    陆绝的嘴角微微翘起。

    他提手,想要回抱她。

    然而,怀里的柔软逐渐消失,鼻间的香味也逐渐消散。

    他手上的外套,也一点点变成透明。

    陆绝低头,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胸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