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17章
    霍晓月惊愕地看着宁知靠近陆绝,更甚至她看到宁知的唇碰到了陆绝的耳朵。

    陆绝没有拒绝,也没有闪躲!

    真的像陆母口中说的,陆绝只让宁知靠近。

    霍晓月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关注陆绝,她清楚知道陆绝有多不喜欢别人的触碰。

    他从不会搭理人,身边也没有朋友。

    一直到高中结束,她都以为,陆绝以后也会是独自一个人。

    一辈子都是安安静静的,独自一个人。

    如果之前没有发生那件事,她不出国,她会争取嫁给陆绝,毕竟她再也找不到像陆绝这么高颜值的。

    而现在,陆绝不仅结婚了,好像两人相处得还可以?

    霍晓月不得不震惊。

    他的耳尖上热热的,还有点痒,陆绝低垂的眼帘微颤着,翘长的睫毛也随着扇动。

    没有得到回应,宁知在他的耳边轻哼了一声,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七个小太阳快乐地冲向她,转眼就是她收起来了。

    陆绝一眼也不看霍晓月,他的嗓音低哑,沉闷,“不认识我。”

    我不认识。

    “不认识?”宁知上一秒还堵在胸口里的不爽,一下子就消失了,她看向霍晓月,对方瞬间像是点了火的炸药包,脸上气鼓鼓的。

    “虽然你叫陆绝,但也不用这么绝情冷漠,我和你从小学到高中,做了多少年同学,你竟然还不认识我?”霍晓月恨不得上前摇摇陆绝的脑袋,怎么就没有把她装进脑子里。

    就算不喜欢她,这么多年的同学情谊,白瞎了。

    看见霍晓月气得涨红了脸,宁知忍住了嘴角的笑意,她开口:“对不起啊,你也知道陆绝的情况特殊,请你别介意,很感谢霍小姐你今天来探望他这个同学。”

    霍晓月娇声质问宁知:“你在暗暗得意?”

    宁知勾了勾唇,“我不明白霍小姐在说什么。”

    霍晓月怎么看宁知都觉得不顺眼,她觉得对方长得只是清秀,跟陆绝一点也不配,“就算你能靠近陆绝,碰触陆绝,也不代表什么,他又不是喜欢你。”

    自闭症患者缺乏情感认知能力,就算对父母,他也不理不睬,冷漠对待,更何况对其他人。

    霍晓月不认为,陆绝会喜欢上宁知。

    “他喜不喜欢我,这个不需要你费神。”宁知慢悠悠回道:“反正,陆绝肯定不喜欢你。”

    霍晓月气鼓了脸,“你说话怎么这么让人讨厌。”

    宁知的语气轻飘飘,她继续扎刀,“陆绝就是喜欢听我说话。”

    下一秒,她听到霍晓月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哥哥救过陆绝的命。”

    宁知一愣,霍晓月的哥哥救过陆绝?

    说完,霍晓月就后悔了,她一阵懊恼,怪自己多嘴。

    “你哥哥也救过陆绝?”宁知想了解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陆母好像没提及。

    “你不需要知道详细,这与你无关。”霍晓月不愿意多说什么,她再看了陆绝一眼,“我走了。”

    霍晓月落寞地走了出去。

    看着对方离开,宁知低头去问陆绝,“你真的不认识霍晓月?”

    陆绝抬眸看她,一双桃花眼里带着茫然,“谁?”

    宁知勾唇,她继续问道:“那霍晓月的哥哥救过你?”

    陆绝抿唇,好一会儿,他应声:“不知道。”

    宁知得不到答案,她索性换了话题,“为什么你刚才听到我说霍晓月来看你,你这么开心?”

    竟然还弹出七个小太阳,他是有多开心。

    不对,陆绝刚才说不认识霍晓月。

    宁知眯了眯眼,她凑到陆绝的耳边,低声问他,“还是说,你开心是因为我这样低声跟你说话?”

    她盯着他的头顶,没有小太阳弹出。

    想到了什么,宁知像刚才那样,唇轻轻地触碰上陆绝的耳尖。

    下一秒,陆绝头顶上立刻弹出了3个小太阳!

    而他的耳尖尖,有红晕蔓延而上。

    看着三个闪着金光的小太阳,宁知怔了怔,所以他刚才不是因为听到霍晓月来了而高兴。

    是因为她的唇碰到他的耳朵?

    宁知伸手握上他的手,3个小太阳齐齐飞向她,但陆绝的头顶没有再弹出小太阳。

    握着他的手没有效果。

    宁知试验般,她的唇第三次轻轻地,若有若无地碰上陆绝的耳朵,她问他,“陆绝,你喜欢我这样贴着你?”

    显示框里,再次弹出一个小太阳。

    宁知再碰了碰,没有小太阳出来了。

    她一共得到了十一个小太阳,金闪闪的,可爱得不行!

    面前的陆绝低垂着眼帘,薄唇抿紧,面无表情,而耳尖透红,宁知好奇,为什么他会因为她触碰他的耳朵而高兴。

    她可不相信他喜欢她,估计他连喜欢是什么也不清楚。

    陆绝的耳根通红,他动了动唇,好一会儿,才开口:“贴我。”

    宁知想起上一次陆绝喝醉酒,他头顶上也弹出了很多小太阳,所以,当时他不是因为喝酒高兴,而是因为她贴他?

    宁知记得有些自闭症患者会通过触觉认识人,他们喜欢用身体接触的互动,哪怕有时候他们会抗拒亲吻和触碰。

    弄清楚原因,宁知觉得,以后她赚小太阳又多了一条途径!

    可惜的是,效果会递减,只有一次作用。

    离开陆家后,霍晓月回到了自己家。

    霍母看见她回来,脸上并没有高兴的神色,“一天天的,总是往外跑,你就不能安分地待在家?”

    霍晓月退了身上的傲气,“我这么久没有回国,今天只是去看看同学。”

    “你去了陆家?”

    霍晓月心虚:“不是。”

    霍母没有再说话。

    霍晓月赶紧上楼,她走到了一间房门前,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男人清磁的声音,“进来。”

    霍晓月推开门,一眼便看到在落地玻璃前,坐着轮椅的哥哥。

    “哥哥,你今天没有去公司?”霍晓月故作语气轻快,她走到霍晓阳的轮椅旁。

    “今天没有什么事。”

    霍家的基因好,霍晓月长得清丽可爱,霍晓阳长相斯文温雅,他带着金色边框的眼镜,显得更加俊气。

    霍晓月在霍晓阳的轮椅旁蹲了下来,她合上他腿上的书,仰头看着他,“哥哥,我刚才去陆家看陆绝了。”

    霍晓阳嘴角的笑容淡淡的,“嗯。”

    “他还是那样,呆呆的,还说不认识我,他怎么这么气人。”霍晓月靠在哥哥的腿边,“我以为我不嫁给他,陆绝这辈子会孤独终老了,没想到他现在都有妻子了。”

    霍晓阳安静地听着妹妹的话。

    “那个女人竟然能靠近陆绝,还能触碰他。”霍晓月嘟囔,“明明她没有我好看,陆绝的眼光不行。”

    霍晓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这个妹妹有个缺点,只喜欢好看的人。

    “我原本以为我看到陆绝跟其他人结了婚,我会很伤心。”霍晓月吸了吸鼻子,“但我没有,哥哥,对不起。”

    如果不是她的任性,她哥哥的腿就不会因为救陆绝而废了。

    “瘸的人应该是我才对。”霍晓月后悔了,因为她的任性,导致哥哥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明明她的哥哥原本那么优秀。

    如果不是因为她任意妄为,害了哥哥,他在学校又或者在公司,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所以,妈妈一直对她带有怨气,不想看到她是对的。

    霍晓阳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不用愧疚,当初是我主动选择救陆绝,后果我自己承担。”

    “明明是我太任性。”霍晓月红了眼睛,“不是我作妖,硬要带上陆绝,你就不用为了救他,也不会出车祸。”

    她被宠坏了,被惯得没有脑子。

    霍晓月重重地吸了吸鼻子,“如果能有机会重来,我一定不会做那样的蠢事,哥哥你就不会出车祸,不会一辈子坐轮椅。”

    霍晓阳安抚地摸了摸妹妹的头,“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哥哥你怎么说话跟那个宁知一样。”

    霍晓阳疑惑,“宁知?”

    霍晓月告诉他:“她是陆绝的妻子,说话可气人了。”

    霍晓阳笑了笑,妹妹从小就被娇惯,很少有人能整治她。如果不是他出了车祸,她像是一夜长大,性子收敛了很多,她依然会是骄横傲气的千金小姐。

    晚饭的时候,宁知看见林恬恬回来了。

    坐在饭桌对面,她细细打量对面林恬恬的脸。

    之前她换取了6%的光环,林恬恬好像变丑了一点。现在的林恬恬两侧的颌骨变大,脸上的肉也变多了,不再是之前完美的瓜子脸型,就连她的鼻子,也变塌了不少。

    宁知眼里浮现了笑意。

    之前是因为光环的作用,让林恬恬变美这么多,大家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现在,林恬恬缺失了部分的光环而变丑,这样的变化别人看在眼里,也不知道她会怎么解释。

    对面,林恬恬同样在打量宁知,她当然看到宁知变白了!

    果然,项链出现了裂痕,导致光环返回到宁知的身上。

    林恬恬不知道她的玉为什么无缘无故会出现裂缝,但她已经拿去修补了。

    修补后,她应该能把光环再次夺取回来。

    “小知。”旁边,陆母突然开口,“后天有个慈善晚会,你陪我出席。”

    闻言,宁知和林恬恬同时一愣。

    林恬恬沉下眸色,以前陆母都是带着她出席宴会的。而最近宁知讨好陆母后,陆母明显对宁知改观,现在竟然还带宁知露脸。

    林恬恬笑着开口:“妈,小知以前没有参加宴会的经验,我后天正好没有通告,要不,我陪着你们一起去?到时候我可以陪着小知,以免她在宴会上出错。”

    宁知挑眉,“你的意思是,妈妈没有能力带着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恬恬解释,“小知,我是好意帮你。”

    宁知笑了:“我不用你帮,到时候我全程跟着妈妈就行。”

    陆母点点头,“小知跟着我就好,慈善宴会上没有那么多规矩,不用太谨慎。”

    林恬恬沉默下来,她知道,陆母没有带她去的意思。

    既然林恬恬开口了,宁知可不会轻易放过她,“怎么今天看你的样子怪怪的?”

    林恬恬心下一紧,她听到宁知说:“你的鼻子,好像塌了。”

    林父和林母的外貌都不属于出众,长得很好,他们两人的鼻子也不高挺,林恬恬继承了他们的基因,她原本的鼻头有点圆和大,看起来有点塌。

    林恬恬现在最讨厌别人关注,提及她的脸,听到宁知的话,她恨得暗咬牙,“我今天在片场不小心撞到鼻子。”

    “啊。”宁知一脸惊讶,她故意道:“你的鼻子是整的?”

    林恬恬压着怒气,“我不整容。”

    宁知装无辜:“不是整的,为什么你撞一下鼻子,就塌了?”

    林恬恬嘴角的笑意几乎维持不住,“小知越来越爱开玩笑了。”

    宁知继续插刀:“你也越来越会胡扯了。”

    看着林恬恬眼里藏着怒火,宁知暗暗得意,气死你。

    她转过头,对着旁边,闷头吃饭的陆绝小声说道:“还是你可爱。”

    夜里。

    宁知早早躺落在床上,适应了一段时间,陆绝已经不会因为她睡他的床而生气了。

    她将脑海里的小太阳数了一遍又一遍,有十一个,想到她下一次穿过去就要用掉十个,她觉得自己还是很穷啊。

    这时,陆绝洗完澡出来。

    他身上穿着红色底,大蓝色花的睡衣。

    别人穿会很俗气,陆绝的身材好,个子高,还有顶级神颜,这样的花色竟然被他穿出了几分时尚感。

    他洗了头,头发湿哒哒的,水珠不断顺延着他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侧脸滚动下来。

    宁知赶紧起身,她拿了一条干毛巾,笑意盈盈地开口:“陆绝,我帮你擦头发。”

    水珠滴落,划过陆绝性感突显的喉结,没入他花色的衣领。

    陆绝坐在床边,没有理会宁知。

    宁知赶紧阻止陆绝躺下来的动作,“先别睡,头发还湿着。”

    “我帮你擦干头发,你坐着不要动。”宁知靠近他,把毛巾放在他的头上。

    她动作轻柔地擦着他的头发,“陆绝,这样舒服吗?你喜欢我帮你擦头发吗?”

    他不是喜欢她触碰他吗?现在她就为他服务。

    宁知殷勤服务的态度就差没有问一句“老板,满意我的服务吗?”

    陆绝安静地坐着,任由宁知把他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好一会儿,没有小太阳弹出来。

    宁知有点失望,她这样热心热情替他服务,他竟然也不开心?

    陆绝的心,海底的针。

    手心下,陆绝的头发很细软。

    他微抿着唇,面无表情,清俊的脸被花色的衣服衬得越发冷白,他的眉目透着干净的稚气。

    宁知的心有点软,这样的陆绝跟他小时候很像。

    好一会儿,摸到陆绝的头发差不多干透了,宁知才丢开毛巾,“睡吧。”

    陆绝笔直地躺落床上,闭上眼睛。

    宁知关掉房间的灯。

    借着台灯微弱的光,她回到床上,想了想,她还是有点不甘心。

    宁知挪到了陆绝的身旁。

    她凑近他的耳边,唇碰了碰他的耳朵。

    陆绝一下子睁开了眼。

    还是没有小太阳。

    宁知伸出手,直接落在陆绝的胸膛上,掌心贴着他的身体。

    依然没有小太阳。

    宁知皱眉,难道她猜错了?

    手移动着,她碰了他的脸,手,腿,都没有效果。

    宁知放弃了,她收回手,手从陆绝的月复部划过。

    转眼,小太阳弹出来了。

    一个小太阳!

    宁知一阵惊喜,她把刚收回的手赶紧放回去,轻轻地在那紧实的位置摸了摸。

    五个小太阳!

    宁知笑弯了眼眸,“原来你喜欢我触碰你这里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