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12章
    宁知已经知道他的品味,“那就穿这套。”

    陆绝没有应声,但也没有拒绝。

    宁知也去换礼服,她有点小心机地挑了黑色的礼服,她现在的肤色不够白,不能自曝缺点选浅色的裙子。

    她有点庆幸那天把5个小太阳一口气全部换取了光环,起码穿着黑色,她的肤色被衬出了一点白。

    宁知只让化妆师给她化了一个淡妆。

    “宁小姐,你的五官比例真好。”化妆师心里暗暗惊讶。

    这位宁知小姐的五官每一处都长得很精致,是她接触的那么多千金豪门夫人,更甚至是明星里,最好的一位。

    奇怪的是,对方的样子看起来很普通,处处精致的五官全部凑在一起,一点也不亮眼。

    化妆师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她总觉得,这位宁知小姐应该是耀眼,明媚动人的大美人。

    宁知笑了笑,看着镜子里,化了淡妆,肤色又白了一点的自己,她满意地点点头,装扮后,现在她总算是清秀了。

    化妆师看见宁知换上黑色的小礼服,她又夸道:“宁小姐,你的身材真好,纤瘦有度,好多女明星每天减肥,就是想要这么瘦呢。”

    “你觉得我现在的身材好?”

    宁知看着全身镜里面的自己,腰纤细,腿也很长,却没有惊艳感,还是因为失去了光环。

    “当然好。”化妆师诚实地点点头。

    宁知知道自己恢复美貌的样子,窈窕有致,上身突显,一双长腿白皙光滑,就连腰,也纤细柔软。而现在干瘪瘪的,像是被风干的花枝。

    宁知穿上黑色绑绳的鞋跟高跟鞋,她笑道:“我现在不算好。”等以后把光环全部拿回来了,那才算是好。

    化妆师以为宁知自谦,“宁小姐太谦虚了。”

    装扮好,宁知去看陆绝。

    走进房间,看到里面穿着一件花色衬衫,外面搭配纯红色西装的陆绝,宁知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刺痛了一下。

    太扎眼了。

    “里面不能穿花色的。”宁知拿着原本配套的黑色衬衫走向陆绝,“要换这个。”

    陆绝背过身,无声地拒绝。

    宁知拍了拍他的背,没有得到回应。

    想到了什么,宁知走到他身旁。

    她抬头凑到他耳边,温柔的声音,说着极坏的话,“你不换,我待会把你的小花花内裤,全部丢了。”

    陆绝高大的背影一震,显然,他听进去了。

    他抬起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带着难以置信,又委屈的神色看向宁知,像是控诉她的残忍。

    宁知的小心肝控制不住地颤了颤,她有点心虚,“快,快点换上。”

    陆绝的唇紧紧抿着,他极不情愿地接过宁知手里的那件纯黑色衬衫,不满地哼了哼,“丑。”

    宁知看见,陆绝头上的显示框里,弹出了一朵黑云。

    他动作缓慢地把心爱的,蓝底粉桃花的真丝衬衫脱下,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还爱惜地叠放整齐,然后,嫌弃地套上了那件手工精美的纯黑色衬衫。

    陆绝每天大清早都会起来晨练,他的身材很好。

    宽壮的胸膛上,薄薄一层匀称,结实的肌肉,动作间,肌肉绷紧有力,鼓鼓的,像是充满力量。

    穿上黑色的衬衫,他俊美的一张脸多了几分冷感,酷得不行。

    陆绝扣好衣纽,把黑衬衫束缚进裤头里,宽壮的腰身更加挺拔有力。

    尤其当陆绝穿上红色的西装外套,极致的黑和极致的红相碰撞,这男人就是一个妖孽。

    宁知看得舍不得眨眼。

    宽肩,窄腰,长腿。

    还有一张完美的脸,啧,这个小呆子真是每一处都长在她的审美上。

    如果面前的男人不是患有自闭症,恐怕光凭着他的外貌和家世,也足以让不少人迷恋。

    “走吧。”宁知主动牵上他的手,指尖穿插在他的指缝间,扣紧。

    她还故意用软软的指腹摩挲他的指骨,“待会我们去吃饭,周围会有很多人,但你不用怕,我会一直在你身旁,如果你觉得呆在那里不开心,要告诉我,我会带你离开,好不好?”

    陆绝觉得手指有点痒,像是被软软的东西轻挠着,他飞快地看了宁知一眼,任由她牵着他的手。

    头顶上,小黑云消失了。

    林家很早前在富人区附近买了一套小别墅。

    这一次林母生日,她特意让人装饰了一番,屋子里的装横,处处精致豪华,她邀请不少亲戚好友来林家参加宴会。

    林恬恬早已经回到林家。

    她今天特意装扮了一番,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精美昂贵的裙子,她现在的皮肤白皙,整个人美得像是会发光般。

    林母今天的心情好,她拉着女儿一直打量。

    她发现,每次女儿回家,一次比一次漂亮,优雅高贵,她几乎都认不出来,这是她原本样子清秀,皮肤普通,身材瘦瘦的女儿。

    看见她站在长相俊朗,容貌出众的陆家大少身旁,林母满脸的骄傲,“午宴还没有开始,恬恬你带深远去坐一会儿,你爸爸也在沙发那边。”

    “妈,这是深远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林恬恬把礼物递给林母。

    这会儿,林母脸上的笑容越发收不住了。

    周围的宾客看得一脸的艳羡,也不知道林家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大善事,修来的好福气,竟然攀上了陆家。

    “我几年前看见林恬恬的时候,她好像没有长得这么好看,现在怎么换了个人似的?”

    有亲戚看到光彩照人的林恬恬,与印象中对比,变化太多了。

    “听说她现在是做大明星的,女明星都会打扮。”

    “不对啊,林大海和方晴这两人的长相不算出彩,林恬恬怎么突然就这么冒尖了?两年前见她的时候,就一个长相过得去的女孩。”

    “林恬恬现在嫁入了陆家,是豪门太太,有钱装扮,人的气质上去了,自然就好看。”

    “不是说林家的姨甥女也嫁入陆家了吗?林家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外甥女哪里有亲女儿运气这么好?你们不知道,外甥女嫁给了陆家的那个傻子,而林恬恬嫁给的这个大少爷,以后是要继承陆氏集团的。”

    “陆家那个从来没有露过脸的二少爷好像脑子不太好,林家的姨甥女嫁过去了?”

    ……

    宾客一阵热聊,尤其知道林家的亲女儿,和外姨甥女分别嫁给陆家的两位少爷,纷纷拿她们作比较。

    “太太,午宴已经准备好了。”佣人对林母说道。

    “表小姐来了吗?”林母看了看时间,还没有见到宁知的出现。

    “还没有。”

    林母用手扶了一下头发,“不用等了,上菜吧,别让陆大少久等。”虽然陆深远是她的女婿,但林母可不敢对他摆起岳母的架子。

    那边,林父林大海一直陪着陆深远聊天,句句都在夸赞他年少有为。

    “听说你先前和陆先生在国外开展新的项目,筹备得还顺利吗?”林父试探着开口。

    陆深远的声音醇厚,气质冷酷,光是坐在那里,就很有气势,“嗯,很顺利。陆家有技术,有人才,还有资金,开拓新的版图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林父听得不断点头附和。

    他听说了陆氏集团的新项目,恨不得分一杯羹,但他的脑袋还算是清醒,知道自家的小公司跟陆氏集团的差距。

    旁边,林恬恬满脸的娇羞,她挽住陆深远的手,对林父道:“爸爸,现在是吃饭时间,难得深远能休息,你就不要跟他聊公事。”

    林大海一阵大笑,“好好好,不说了。”

    几人融洽的气氛,引得周围的亲朋戚友更酸了。

    林恬恬注意到周围不断投向她的羡慕目光,她脸上的笑意浓浓,这些都是她在梦里,只有宁知才有的光环。

    而现在,众人羡慕的对象变成了她。

    这时,她听到附近有宾客低声惊呼。

    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林恬恬看到宁知牵着陆绝的手走了进来。

    陆绝一身红色西装,这样极致浓烈的颜色,身材不够高瘦,样子不够帅气的男人穿了,都会显得又丑又土。

    然而陆绝不光长得高,身材颀长,他还生了一张绝顶帅气的脸,穿着红色西装的他,就像是贵气又让人不敢直视的妖孽。

    宁知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

    一黑一红,极为相衬。

    宁知牵着陆绝的手,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了主桌。

    林恬恬心下一紧,她仿佛又看到了梦里那个高高在上,让人羡慕的宁知。

    手心无意识地抓紧,掌心窝的刺痛,让林恬恬看清了宁知现在的长相,与梦里不一样的,现在的宁知在外貌上,很普通。

    “小知,你怎么现在才来。”林母示意佣人添加两副碗筷。

    她的目光落在宁知旁边的男人身上,如果不是对方低垂着眼帘,不看人,她今天还真看不出这位陆二少爷有自闭症。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宁知牵着陆绝的手,在林恬恬对面的空位坐下。

    “来了就好,你这么久没有回来看小姨,知不知道我天天挂念你,也不知道你在陆家过得好不好?”林母打量着宁知,自己的女儿变得越来越漂亮,而外甥女却越来越失色了。

    林母的话问出,不少人的目光都偷偷投过来,他们震惊,陆家二少爷竟然长得这么帅气出众,就连陆家大少爷也被比了下去。

    不是说陆二少爷是傻子吗?怎么现在看,完全不像?

    宁知眼尾微翘,嘴角带着笑,“我在陆家过得很好,小姨不用担心我。”

    “我怎么看你好像瘦了很多?”

    宁知笑道:“我最近减肥。”

    林母的目光又落在一直安安静静,不看人的陆绝身上,不管外表怎么出色,只要用心观察一会儿,就能知道陆绝跟正常人不一样。

    其他人也察觉到了,忍不住小声议论。

    宁知听到傻子,智力有问题,精神病之类的字眼,她嘴角的笑容不变,眼里却含着冷光。

    林母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已经这么瘦了,哪里还需要减肥?”

    旁边的宾客听到林母对宁知亲近的语气,笑道:“林太太真的疼姨甥女。”

    林母说道:“小知在林家这么多年,我对她跟对恬恬一样,都是当女儿养,我当然疼她。”

    “有你这样的小姨,宁小姐真的好福气。”

    “行了,行了,你说这么多话做什么?还不赶紧让人上菜?”旁边,林父对林母这么疼爱宁知,像是很不满。

    林母递了一个抱歉的眼神给宁知。

    在宁知的记忆里,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林母对原主好,林大海就会当着宁知的脸,对林母不满,以至于宁知觉得林母很疼爱自己。

    但她刚才注意到,林父给林母倒茶,还贴心地把杯子放在她的手侧。

    宁知眯了眯眼。

    “小知,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你怎么让陆绝穿成这样……”林恬恬原本让宁知带陆绝来,是想让大家看看宁知的笑话,她嫁给陆深远,而宁知只嫁给了有自闭症的陆绝。

    她没有想到,宁知会让陆绝穿得这么招摇,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和注意力。

    宁知倒了一杯果汁给陆绝,听到林恬恬的话,她勾了勾唇,“他穿成这样有什么问题吗?小姨生日,是喜庆的日子,穿红的正合适。”

    林恬恬一窒,她用着教导的口吻,指责道:“一身红,未免抢过了妈妈这个主人公的风头。”

    宁知沉了嘴角,她语气淡淡的,“刚才小姨才说把我当亲生女儿疼,现在你却说她是主人,我是客人吗?”

    林母蹭了林恬恬一眼,笑着对宁知开口:“我们长辈现在没有这么讲究,恬恬就是太知规矩了。”

    宁知一向聪明,哪里听不出林母话里的意思?

    刚才她还不确定,要用什么态度对林母,现在清楚了。

    “在陆家,也没有这么多派头。”宁知挨近陆绝,她笑盈盈道:“而且陆绝穿红色最好看,你们见过有比他穿红色更好看的人?”

    她语气里,是满满的对陆绝的骄傲。

    林恬恬觉得自己幻听了,宁知是在炫耀陆绝吗?

    宁知的话突然一转,“如果真要装模作样,讲究这样的规矩,你穿着一身白,不是更不合适?这是生日宴会,可不是……”

    林恬恬一脸白,她没想到宁知像变了个人似的,态度这么强硬,说话也这么难听。

    “好了,先不聊,吃饭吧,菜已经上齐了。”林母的脸色不太好看,她沉下眸色,笑容勉强地让众人用餐。

    接下来,林父林母的话题都围绕在陆深远的身上,把陆绝当作不存在。

    不知道是因为这两次带着陆绝外出的作用,还是因为救了陆绝两次,宁知发现,面对周围这么多人,陆绝依然能安安静静坐着,没有像之前那样害怕人群,死死拽紧她的手。

    宁知给他夹了一些菜,但不合乎他的口味,他吃了很少。

    陆绝很挑吃。

    在陆家,有专门的大厨为他烹制。如果菜肴不符合他的口味,陆绝宁愿吃白饭,也不会碰那些美食一口。

    宁知也应付地吃了几口,反正宴会也没有什么意思,无聊得很,她准备带陆绝离开。

    林母注意到宁知的不耐烦,她开口道:“小知,待会吃完饭,你先别离开,我这里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宁知:“是什么?”

    林母告诉她,“之前你父母的一些遗物,我一直帮你保管着,现在你已经嫁去陆家,也该给你,让你自己保管。”

    遗物?

    宁知只能应下。

    陆绝一身红色,加上他的外表,实在是夺目,宾客们时不时打量着这位传闻中的陆家二少爷。

    而对方一直安静坐着,根本看不出什么。

    宁知凑到陆绝的耳边,“陆绝,我要去一趟洗手间,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好吗?”

    陆绝眨了眨眼,茫然地看着她,像是在喉咙挤出了一声,“嗯。”

    宁知发现一楼的洗手间里正好有人,她只能上二楼。

    好一会儿,等她回到原位,宁知发现陆绝竟然在喝酒,而且,酒杯快见底了。

    宁知一把夺去他手里的酒杯,冷声质问:“谁让他喝酒的?”

    对面,林恬恬开口:“他自己拿起就喝,我们都没有察觉他在喝酒。”

    她一脸为难,“你也知道陆绝有自闭症,就算我们知道他喝酒,也劝不住啊,毕竟他不会听旁人的话。”

    “哎呀,我刚走开让人添菜,怎么二少爷就喝上酒了?”林母走过来,“二少爷不会有什么事吧?他能喝酒吗?”

    宁知捧住陆绝的脸,他神色茫然,看不出什么。

    “要不你先带他上楼,去你的房间休息一会儿,你的房间我一直让人每天打扫,很干净。”林母说道:“待会我招待完客人,就把东西拿给你。”

    宁知点点头,她冷着脸,牵着陆绝的手上楼。

    根据记忆,她找到了房间。

    房间并不大,室内的装修风格很少女。

    宁知拉着陆绝往床边走去,对比起陆绝房间的床,面前的这张显得很窄小,尤其陆绝身高腿长,刚坐下来,床显得更小了。

    “你喝了多少酒?头晕吗?”宁知担心地问他。

    陆绝的薄唇沾了酒,唇色润泽,冷白的脸上像是泛了红意。

    他修长的手指开始解着自己的外套。

    宁知:“你要睡吗?”

    陆绝脱掉了红色的西装外套,他又开始解黑衬衫的纽扣。

    “睡觉不用脱这件衣服。”宁知按住他的手。

    “热。”陆绝的声音低哑,他微抿着唇,“热,我。”

    宁知愣住了,“热吗?”

    陆绝伸手改为去脱他红色的西装长裤。

    宁知看见里面露出一点花色的裤头,她急急忙忙地再次按住他的手,“不能脱。”

    陆绝抿着唇,头上弹出了一朵黑云。

    宁知呼吸一窒:“算了,你脱上衣吧,裤子不能脱。”

    陆绝指着自己的脸,“热。”

    宁知伸手摸摸他的脸,手感超好,比起小陆绝时候,那软软的奶膘,一点也不差,确实有点热,不会是喝酒上头了吧?

    陆绝舒服地把脸完全贴上宁知的手,贪着她的凉意。

    或许是觉得不够,陆绝主动抱住了宁知,他把头搁置在宁知的肩窝处,小可怜似的,不断用脸蛋去贴她脖子处的皮肤。

    耳边,宁知听到他低哑的声音,“贴我。”

    宁知一愣,她低笑出声:“嗯,给你贴。”

    她没有看见,抱着她的陆绝头顶上的小黑云消失了,一个个金闪闪的小太阳弹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