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逃婚女配不跑了 > 第1章
    镜子里,女孩的五官精致,每一处都长得恰到好处,原本是颜色明艳漂亮的样子,却给人一种普通感,就连皮肤也有泛着暗黄,像是明珠蒙尘,失去了色泽,变得灰蒙蒙的,很普通。

    照完镜子,宁知的目光再次落到手机上,里面有原主以前的照片,照片里女孩明眸皓齿,肤色白嫩,任谁看一眼都不能挪开眼。

    宁知皱眉。

    五官没有变化,为什么看起来现在的样子跟以前相差那么大?

    宁知按下心里的疑惑,看着车子开进别墅里。

    把小镜子和手机放回包包,她准备下车,下一秒,车门已经被人打开。

    “二少夫人。”管家神色着急,语气很快,“太太让你赶紧过去。”

    宁知刚才在车上已经接到了电话,知道管家口中的二少爷,也就是原主的丈夫突然病发了。

    她点点头,“嗯,进去吧。”

    房间里,陆母看着脸色苍白,看着不断用头撞墙的儿子,她一颗心像是热锅里的蚂蚁,着急得不行。

    “宁知回来了吗?”她精致的眉头拧得死紧,满眼愁色。

    佣人赶紧应声:“管家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二少夫人。”

    话落,宁知进来了。

    佣人惊喜,“太太,二少夫人回来了。”

    陆母看见宁知,她语气着急,“你快去阻止小绝,别让他伤着自己。”

    除了宁知,陆绝根本就不让其他人触碰他。哪怕对宁知有再多的不满,现在的情况,陆母也只能寄希望在她的身上。

    记忆里,面前这位穿着优雅,保养得当的女人是陆绝的母亲宋雅,她很疼爱陆绝,最在乎的人也是陆绝。一直以来,她从没有因为小儿子有自闭症,有过半点的嫌弃和怨言。

    宁知看向那个用头撞着墙的男人。

    对方身形修长,他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卫衣,背对她,行为刻板地一下一下撞向墙面。

    显然对方有过不少次这样的行为,以至于房间的墙全部贴上了墙面软包,软包外面覆盖着米白色的真皮,而里料应该是软棉花或者塑料,厚厚的一层,并不会让撞墙的陆绝受伤。

    “你别站着发呆,赶紧阻止小绝。”陆母催促着。

    宁知回想了一下,陆绝有自闭症,从小干预,病情应该不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陆绝的自闭症一直没有好转,甚至在经历过一次被绑架后,他的自闭症更严重了,愈发地孤冷,完全拒绝所有人的触碰,将自己封闭在冷冷的硬壳里。

    就连陆母,也没有办法与陆绝交流,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直到原主的出现,陆母发现,陆绝的目光会停留在原主的身上,也允许她靠近和触碰。

    陆母又惊又喜。

    后来,原主嫁给了陆绝。

    在所有人的意料中,原主不喜欢陆绝,毕竟没有谁会喜欢一个有问题的人。

    陆绝性格冷漠孤立,不爱说话,对身边任何人都不敢兴趣,不会关心身边的人,更不会理睬别人对他的关心和看法,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适合生活,更不适合过一辈子。

    原主对陆绝的不喜和嫌弃,陆母看在眼里,却又无能为力,喜不喜欢这个问题是个人感受,陆母再强势,也勉强不了原主。

    好一会儿,宁知敛了敛心神,她确定在记忆里,陆绝病发时并没有发狂或者伤人的行为,这才安下心,走向陆绝。

    男人像是不知痛似的,一下一下用力撞向墙面,就算墙面贴了软包,这样不断地撞头,正常人也会晕,而陆绝却毫无所觉。

    宁知无意中在网上看过关于自闭症的一些资料,大部分的自闭症患者会有痛觉迟钝的症状,对疼痛不敏感,但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危险的。

    她走向他,尝试伸手去拉陆绝的手。

    他的手指修长,手很凉,宁知刚握上,她看见陆绝的头顶突然弹出了一个白色的,气泡形状的显示框,里面有一朵形状可爱的黑云。

    宁知以为自己眼花了,她用力眨了眨眼。

    然而,她几次闭眼,睁眼,陆绝头顶上的气泡显示框没有消失,黑云依然漂浮在气泡里。

    这是什么?

    宁知转过头往陆母看去,对方神色着急地看着她,头顶上什么都没有,只有陆绝有这样的变化。

    【是心情框。】

    宁知的脑海里,突然响起小男孩的奶音,她惊愕地瞪圆了眼,谁在说话?

    小奶音继续在她的大脑里响起:【黑云代表陆绝不开心,闪着电的黑云代表生气,小太阳代表开心。】

    宁知震惊,陆绝的心情竟然能显示出来?

    小奶音很认真地告诉她:【陆绝的自闭症变成了重度,他随时会自残,严重威胁他的人身安全。而你,被林恬恬选定为夺取光环目标,你身上的光环值已经是0。光环为0意味着,你的样貌会变成最丑的状态,同时也失去生命。】

    宁知:“你说林恬恬选定我作为夺取目标,把我的光环全部夺取走了?”

    她知道在书里,林恬恬是女主,而原主和陆绝都是炮灰,最后都会死,但这光环值是怎么回事?

    【你已经死过一次,如果在三天后,你的光环值还是0,会再一次死亡。】

    她听明白了,原主的光环被女主抢夺完,以至于原主死掉,她穿了过来。

    宁知一阵无语,所以,她只有三天活命的时间?

    小奶音继续告诉她:【只要你收集一颗小太阳,就可以从林恬恬身上夺回原本属于你的1%光环。】

    宁知问它:“我收集小太阳,夺回光环,我就不用死?同时可以恢复美貌?”

    小奶音:【对的。】

    宁知:“如果要收集小太阳,就要哄陆绝开心?”

    小奶音恨不得点头,【对!】

    宁知皱眉,如果陆绝是正常人,这个任务并不难,但对方是自闭症患者,别说哄他开心,就连沟通,也是难题。

    小奶音:【收集小太阳,还可以帮陆绝治病。】

    “治自闭症吗?”宁知这回更震惊了,自病症只能通过干预缓解,并不能治愈,“你有办法治陆绝?”

    小奶音:【是你可以帮助陆绝。我的名字叫霸王,主人有问题可以随时呼叫我。】

    说完,它消失了。

    宁知有点想笑,它奶里奶气的声音跟霸王这个名字完全不搭。

    这时,陆绝被她握着的手挣了挣,他停止撞墙,茫然地看向她。

    宁知这才看清陆绝的长相。

    陆绝长得很好看,他脸色有点苍白,眉目清俊,鼻梁挺拔,唇形极好的薄唇微抿着。

    这样的颜值哪怕是放在娱乐圈,也很难有男明星能胜过他。

    察觉宁知的靠近,陆绝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几秒,又快速移开。

    宁知有点错愕,陆绝长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本该含情的眼睛却很干净,清透,目光跟正常人不一样,有点散,像是没有焦距。

    原主并不喜欢陆绝,甚至是心底里有点嫌弃他,所以一直以来跟他的接触并不多。

    宁知握紧陆绝的手,他没有挣扎了,他下移的目光落在自己被握的手上,像是软软的东西包裹他的手背,很舒服。

    宁知试图跟陆绝沟通:“不要撞头,你哪里不舒服,能告诉我吗?”

    陆绝头顶那个显示框里弹出的是黑云,霸王刚才说,黑云代表陆绝不开心。

    书里对陆绝这个男配的描写并不多,只提及陆绝有自闭症,男主很关心这个弟弟的病情,在一年后,陆绝的自闭症严重得整天只呆在角落里,不吃不喝,最后自残而死。

    而原主,如果不是因为被林恬恬夺取全部光环提前死去,她也会在一年后,因为跟其他男人逃离陆家,陆家认为是因为她的逃跑,导致陆绝的自残死亡,以至于原主被陆家打击报复,落得悲惨的下场。

    陆绝低着头,没有应声。

    对方现在是她续命的工具人,在情在理,宁知都不能不管他。

    宁知转过头,她问陆母和佣人,“在陆绝病发前,他在做什么?有什么人接触过他,或者发生过什么吗?”陆绝突然自残撞墙,应该是受到影响或者刺激。

    佣人赶紧回答:“平常没有太太的允许,大家不能随意进二少爷的房间。不过,两点左右,小玲在走廊里打扫卫生,她应该没有胆子进入房间,打扰二少爷的。”

    闻言,陆母厉声道:“让她过来。”刚才她担心儿子的情况,根本没有关注其他。

    在陆母的审问下,年轻佣人告诉陆母,她用吸尘器在走廊里清洁。

    宁知沉默了一下,才开口:“你把吸尘器拿来。”

    接着,吸尘机运作的声音响起,陆绝挣开宁知的手,他双手捂住耳朵,头再次撞向墙。

    “快关掉,快关掉!”陆母神色慌乱地让年轻佣人停止吸尘器的运作。

    宁知拉住了陆绝,在他停顿的时候,她伸出双手,分别捂在他两侧的耳朵,“不怕。”

    自闭症患者对人说话的声音,听而不见,不予理会,但有时候,他们会对某些声音敏感,焦虑。宁知听说过,有些自闭症患者会害怕雨声,有些对吹风机的声音很敏感,还有些害怕车鸣声。

    而陆绝对吸尘器的噪音很敏感。

    吸尘器发出的声音停了下来,宁知直视陆绝,松开捂着他耳朵的手,“没事了,原来你不喜欢吸尘器的声音,我以后不会让它吵到你的耳朵了。”

    陆绝眼帘微颤,他飞快地看了眼宁知,又垂下眼帘。

    宁知看见,陆绝头顶上的黑云消失了,只剩下白色的气泡显示框。

    她有点惊讶,黑云这么容易消失了?那哄哄他开心呢?小太阳会出来吗?

    想到这,宁知故意放温柔声音:“陆绝,你现在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这副身体的声音很好听,从开口的时候,宁知就发现了,轻轻柔柔的,尾调有点打着转儿,让人酥了骨头。

    可惜的是,她现在失去光环的样貌配不上这样勾人的声音。

    陆绝没有反应。

    宁知凑近他,温柔的声音往他的耳朵里钻,“你笑一笑,好不好?”

    陆绝抬起眼眸。

    男人穿着红色的卫衣,衬得肤色愈发冷白,他眉目深邃清隽,每一处浓淡恰好,完全长在宁知的审美上。她觉得,以前见过那么多的男明星和豪门子弟,外貌上没有一个能与陆绝相比。

    宁知期待地看着陆绝的头顶,她想看看小太阳是怎么样的。

    “变丑你。”陆绝的声音很低沉,或许是因为很少开口说话,还有点沙哑。

    宁知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你变丑”?

    他在嫌弃她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