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46章 赴约
    消息灵通……哪有啊?”

    天野纱夜摇了摇头,乌黑的秀发轻轻摇曳。

    “我啊~~也是才知道这件事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偷偷用灵动的双眸窥探着支仓冬夜的表情。

    “什么?”

    城本一脸错愕,事实上就连一旁的永野也有些惊讶,搅着意面的叉子也放了下来。

    “我说支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你都没告诉我们?”

    “也就这两天才分手的。”

    支仓冬夜倍感头痛,这事解释起来麻烦,他也没跟其他人说明。

    “而且,这种事也不用拿出来的说……”

    他耸肩说道。

    “支仓。”

    听了他的台词,永野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

    “这次我的意见跟城本一致,你好歹要跟我们两个说一下吧?”

    “抱歉。”

    支仓冬夜叹了气,他又将目光扫向天野纱夜,语气暗藏一丝不善的问道:“说起来,天野同学,你来这里是有什么指教吗?”

    “当然是听说你们两个分手了,感到震惊之余特意过来打探一下情况啊?”

    尽管被摆了脸色,但是天野纱夜仍然笑容满面。

    “我可是莺同学的友人,不过,我也是支仓同学的朋友,所以我很关心这件事啊……”

    “那真是不好意思,看来,还真是让你感到为难了。”

    他说的很平淡,不过这张餐桌上,比较敏锐的永野意外的嗅到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说起来支仓冬夜会如此没好气的原因,完全在于这女人本身,看着天野纱夜喜不自禁的表情,就能够清楚她幸灾乐祸的心态。

    “与其说是为难,还不如说是深感遗憾,因为是私人问题,我也不好过问,不过莺那边的话,倒是有些情绪低落。”

    说话间,她还瞥了一眼支仓冬夜。

    “这样啊……”

    支仓冬夜面不改色的答腔,突然,他又问了一句。

    “所以说……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

    “呃?”

    “天野同学是有事来找我吧?你不会特意来就是为了调侃一下我跟莺千夏分手这件事吧?”

    “啊?”

    天野纱夜轻轻眯着眼,她歪了歪头。

    “没事的话,就不能找你一起吃饭。”

    “这倒也不是。”

    永野和城本在一旁,支仓冬夜再度耸了耸肩,倒也不想表现出自己与天野纱夜关系比较恶劣。

    这时的天野纱夜眼珠转了一圈,下一秒,她又若无其事地说道:“对了~其实,我这边还真有事情要找支仓同学。”

    “请说。”

    “是关于上次支仓同学借走的那东西,呐~我希望你能尽快还给我。”

    她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一边双手置于胸前合十,仿佛在恳切的拜托。

    (借走的东西……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借过她东西?)

    闻言的支仓冬夜眉头紧皱。

    “欸欸~!难不成支仓同学忘记了,是手机里的那个……你有印象吗?”

    (手机!)

    支仓冬夜醒悟过来,天野纱夜是想讨回他手机里的录音。

    ——可是,凭什么啊?

    这女人不是因为之前想要陷害自己,反被自己将了一军,现在竟然敢厚着脸皮跑过来问自己要录音。

    “借给你的东西?”

    支仓冬夜不紧不慢地说道:“抱歉,我对这事真没什么印象。”

    “支仓,你这就不对了,天野同学真借了你东西,你就应该还给他啊……”

    不明所以的城本突然开口了,可是,他这话还没说完,脚就被永野踢了一下。

    “笨蛋,吃你的饭,别插嘴。”

    永野打断了城本的废话,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可、可是……”

    城本察言观色的能力再烂,这时候也弄懂了友人的提示,只好闭上嘴不再说话。

    “请等一下~我说支仓同学,你一定是弄错了,我说的那件东西,是一本书,作者的姓氏是‘常叶’,常叶这个姓氏,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常叶、常叶弘明吗?天野制药的专务,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支仓冬夜的眼神透着一丝复杂的光。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天野纱夜不无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啊~最近又找到了关于这本书的作者的旧作者,你有没有兴趣多了解一些。”

    “你确定那本书的作者有‘旧作’。”

    支仓冬夜声音低沉地反问。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旧书,指的应该是常叶弘明的情报,这个女人是想拿对方的情报跟自己换回那段录音。

    “当然,天野家有自己的藏书馆,我想要打探到这种消息,并不会太困难。”

    天野面对他的问题,轻轻撩高秀发回答。

    “之前的书,你不急着还我也没关系,不过我手中的旧书,你有没有兴趣读一读呢?”

    永野和城本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这两个谜语人打对台戏。

    “我明白了。”

    支仓冬夜点了点头。

    “我对你说的旧书也有兴趣了,天野同学什么时候能把书交给我。”

    看来,这个女人是打算用天野制药常叶弘明的情报跟自己讨价还价,不过,她会不会是天野制药或是神慈恩启会的“人”,上次听她的意思,貌似天野制药与神慈恩启会没有多少瓜葛,但是事实又如何呢?

    (会不会这个天野纱夜也知内情,她特意找上门来是有什么意图的,比方说找机会对我做出不利的事……)

    支仓冬夜心底盘算着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性。

    “今天放学后如何,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好了,到时候不如好好聊一聊这件事?”

    她提出建议。

    “好,不过我放学还要参加社团活动,天野同学你恐怕要多等一段时间。”

    他试探性的回应。

    “没关系,我正好有时间。”

    天野纱夜用充满期待的双眸直勾勾盯着他看。

    “那么定个地点好了,车站附近最近开了家汉堡店,我们今天就在那里见面好了……”

    “好。”

    听到天野纱夜说的地点在闹市街头,他的警戒心也降低了一级。

    “那么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她“啪”的一下拍了下双手,端起托盘站了起来。

    “我吃饭了,三位继续慢用吧……”

    这个女人就这么离开了。

    永野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用吸管吸了口盒装蔬菜汁,朝着支仓冬夜问道:“看不出来,你和天野同学关系还不错。”

    听到他的话,支仓冬夜也只能够翻了翻白眼。

    ###

    放学后……

    支仓冬夜稍微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决定去赴约。

    自从上次“祸鬼”的事件后,他平时是尽量不上街的,按照崛泉学姐的说法,祸鬼这种存在对于“鬼视者”非常的敏感,如果他向以前那样毫无自觉的跑到危险区去,很有可能会因为通过鬼视之力察觉到“祸鬼”的存在,从而被对方注意到。

    “不过,她也说有这个勾玉倒也不用太过在意这件事情,这枚玉只要光泽不消失,就能继续保护我。”

    支仓冬夜摸了摸胸前的玉坠,“哈啊”一声叹了口气,推开了这家新开的汉堡店的正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