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43章 谁还不是个折翼天使了!
    支仓冬夜从副本世界里回归。时间还很早,应当没有到七点,毕竟今天是星期天,他只出门参加了下午的社团训练,很早就回家了。

    “恶堕器官吗……?”

    他缓步起身,来到了衣柜前。

    在自己卧室的衣柜门扉内侧装着一面大镜子。

    支仓冬夜脱下自己的上衣,他对着衣柜的门扉转过身来,回头看向镜子,视线凝视着自己映照在那儿的裸着的后背。

    窥见镜中之貌的瞬间,支仓冬夜的瞳孔猛的缩了起来,在他的背后,在他的皮肤上,右侧的肩胛骨的部位上浮现出黑色的细密刺青——那刺青有着复杂而又奇异花纹,隐约能够辨识是生出飞翼的生物,这像是一幅花纹怪模怪样的图腾。

    然而,这图腾刺青的下面有某物潜藏在里面,支仓冬夜能够感受到皮肤下面有隐隐的作痛。

    “肩膀里面,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支仓冬夜尝试沟通了一下意识中的信息,很快,一些关于“恶堕器官”的情报的驹回来了。

    ‘恶堕器官:在濒临毁灭,荒废的大地上,任何人或是生物都会在恶劣的环境下发生畸变或是扭曲……’

    ‘在这里你每呼吸一次空气,每吐出一次气息,每多待一分一秒,自身脆弱的灵魂与肉体都会受到无形的污染。’

    ‘恶堕化有时候并非是一件坏事,它能够让人类更好的适应这个异化的世界,提升对畸变的负荷。’

    看到这里,他的眼神也越发变得有些古怪。

    “‘恶堕器官’是为了适应副本那种世界而产生的变化,也就是说除我以外还有人类也会产生这种变化吗?”

    他用手指摸了摸下巴。

    “对了,这个‘恶堕器官’好像是叫什么黑赫之翼,这东西貌似就隐藏在这个图腾刺青里面……”

    他再次看向镜中的自己,经过技能的强化,他比原主的身体要强壮一些,过去体型与其说是纤弱,还不如说是虚弱,好在这段时间强化后的结果,他也有了点肌肉,脖子与肩宽也增长起来。

    “这个恶堕器官要怎么用来着?!”

    他试着活动了下右胳膊,伸长了手臂。

    这般主动测试了一阵子,貌似起初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在自己的意念驱使之下,肩胛骨部位开始发热,紧接着一股热流从皮肤下面撕裂开来。

    支仓冬夜双肩倏地一震,“嗤”的一声响,后背肩部裂了开来,有什么散发迅速出淡淡的红光,向外窜出。

    就在下一秒,就像是吐出花蕊一样,红色的光与黑色的鳞窜动着,无数铁色的羽鳞状组织一边绽放着,向外覆盖在一起,迅速生长出翼形的“肢体”。

    他转过身来,眼中透着一丝诧异,双眼的视线被自己身后的巨大的“翼状物”所吸引,那是从右侧肩膀生长出来的漆黑之翼。

    这羽翼很古怪,造型宛如神话中恶魔的那种蝠翼,每一片羽毛都如同刀片般锋锐。而且这怪异的翅翼上有着宛如肌纤维一样的深红色细条,从背部延展开来,如动脉血管一样流动着红色的光。

    “这……这就是‘黑赫之翼’?!”

    支仓冬夜大吃一惊,这与他想象中有所不同。

    “与其说是翅膀,不如说是翼形态的肢体,这些即像是羽毛又像是鳞片的东西密集的组合在一起,共同构筑了一个巨大羽翼状物体……”

    对于自己背上这蝙蝠一般的羽翼状物体,他自己也感到异常的吃惊。

    ……这东西应当也有说明来着吧?

    他的意识再度浏览起关于“恶堕器官”的信息。

    【恶堕器官:黑赫之翼】

    【——来源于名为‘阎’的幽兽,赋予的祝福,这是它的祝福,也有可能是一种诅咒,因为‘阎’古老而又神秘的废神,它有着喜怒无常的性格,被‘阎’的竖眼审视之人,受其赐福的同时也会沾染邪恶的诅咒】

    【你被赋予了‘阎’的眷属们独有的‘黑赫之翼’,赫翼比钢还要坚硬,比铁还要锋锐,赫翼本身就是一种庇护,另一方面,它也能够成为你的力量】

    “淦!我还真成鸟人了!”

    他伸出左手抚摸右肩胛骨部位长出的“黑赫之翼”。

    ——好吧,背后的这东西微微散发热量,并且如同有感觉一样颤动,并不是冰冷、无知觉的存在。

    “……而且还是个折翼的天使。”

    支仓冬夜忍不住自我吐槽。

    自己的“恶堕器官”只是片翼形态的黑赫之翼,站在镜子面前的造型还真是个折翼的天使。

    “这东西我应该能控制吧?”

    意念这么想的时候,黑赫之翼如同真正的羽翼那样摆动起来,不过这东西并不是翅翼,而是徒具蝙蝠翼手形态的肢体,动作要更加灵活一些。

    “因为是肢体,而且没有关节,无论从那个方向转动都没什么关系,对了,这样一来,我岂不是能够这么做……”

    他动了个念动,布满尖刺鳞刀的黑赫之翼收缩起来,如同螺线一样沿着他的右手臂缠绕起来,瞬间,黑赫之翼就像是一层甲壳般缠在他的手上,变成了螺旋的剑刃。

    “这些粗糙、锋锐的鳞刃是可以用意念控制的,缠在我手臂一侧时可以闭合起来,还真是有趣……”

    支仓冬夜研究了一番,就起意解除了这个模式,黑赫之翼崩散开来,如同花瓣一样的裂开,全部分开,缩回了肩胛骨的图腾里。

    (貌似持久力不行,似乎稍微用了一下,‘翼’就维持不下去了……)

    这时,他也注意到了弱点,黑赫之翼并不能持久的维持形态,强行维持下去,就会自动解散。

    “无法长时间维持是个问题,之后还要多做几项测试,提示里有说‘比钢还要坚硬,比铁还要锋锐’,莫非也能充当盾牌……”

    他开始思考这个“黑赫之翼”能够给自己提供什么样的助力。

    也就在支仓冬夜脸色凝重,似乎陷入了沉思,突然,他听到了意外的动静,抬起头来。

    “楼下好吵的样子……听上去是千穗姐在跟谁在争吵…”

    听到这动静,他也没有继续待在卧室里,而是主动下楼看一下情况。

    谁知道才刚从一楼来到二楼,就听到千穗姐明显发火的咆哮声。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警察,现在给我立刻滚出去……”

    “笹森小姐,你又何必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们这次来这里是为了调查支仓信秀的事情的,能不能让我们和他弟弟支仓冬夜聊一聊了。”

    门外站着一个高个男人,他大概四十出头,头发剃得很短,穿着棕色长风衣,他在别人家门前一边抽着烟,一边淡淡地说:“我们这边有些事想要跟支仓冬夜聊一聊,能够让他出来一趟,跟我们去一趟局里吗?”

    “没有这个必要,我是他的监护人。你有什么问题,在这里就可以说……”

    千穗姐毫不客气的回绝。

    “那可不行,事关重大。在这里聊天岂不是会泄露案件信息。”

    高个男人应该是名警察,他“嘿”地笑了一声。

    “我们也只是想要跟支仓冬夜这孩子聊一聊,了解一下案情。你们是失踪者支仓信秀的亲友,在这件案子上不是应当主动配合我们警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