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42章 恶堕器官
    长时间待在城市之中车水马龙的环境里人,会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置身于哪一个角落,声音、噪音、喧哗、嘈杂的音量永远是不会消失的事物。

    有时候,人们会对多余的人造音感到烦躁。但是支仓冬夜来到这里后,就体会到了一件事情,外界的声音这种东西或许对于人类而言是相当必要的存在……

    “现在想一想,这里实在太安静了。”

    不知道为什么社办大楼安静的异常。

    ——是的,这里充满着冰冷的静谧感,本来在教学楼那边还能够听到一些风吹动树梢的动静,可是到了这里,即使侧耳倾听周围,也寻找不到任何能出声的东西。

    进门后,他逐渐放缓脚步,目光警惕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社办的一楼大厅,打从入口处就显得逼仄昏暗,加上一楼大厅这里的灯都坏了,照明自然不用指望了。

    “没灯就算了,这种亮度倒也不是无法视物……”

    他轻微叹了口气,不发一语地举步往一楼深处走去。大厅直接通往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是一扇一扇的门。

    这里的房间主要是提供给文艺类或是理科社团用的社办房间,他连续推了几扇门,发现这几间社办房间都是空的,当他推开第六扇门时,嘴里开始嘟哝着一句,

    “这房间就还真是乱……”

    支仓冬夜的视线开始大范围的环视屋内,他发现房间里很杂乱,不管是桌子、椅子、还有书柜上都堆满了各种资料和书。

    就连房间里的几个橱柜顶上都堆着书,整个房间像是图书馆用来堆旧书的地点。

    “这里……好像是学校的超自然研究社。”

    外面的门牌上挂着这样的牌子,他认真回忆,貌似现实中还真有这样一个社团。

    (说起来,樱坂这种校风严格的学校还真的容许这种社团存在)

    超自然研究社里堆满了书,他检查了一下,喃喃念道:“《古生物学》、《神圣几何研究》、斯特剌波的《地理学》、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列王纪》……”

    仔细巡视一圈,支仓冬夜也不得不承认,超自然研究社还真是兴趣广范。

    他来到其中一张桌子上,上面堆着不少专业书籍,内容多是些研究民间故事和民俗的书,还有几本应该是老旧装订的书。

    伸手翻了一下,发现是用发黄的纸装订的西洋书籍,一本本看上去都像是是那种只能在博物馆的橱窗里才能够看到的老旧书册。

    “……这些文字,貌似是德语写的?”

    支仓冬夜呢喃着,语音也透着一丝不确定。接下来,他将一页封面插画类似铜版画的一叠装订过的纸拿了起来。

    泛黄的纸页上书写的文字绝不是英语,而是类似德语之类的文字,反正支仓东夜也认不出来,不过他倒是发现压在这些纸上的有一个怪异的“镇纸”。

    “这个镇纸,看上去像是个雕塑。”

    他将其拿了起来,发现是个手掌大小的浅石雕,这小巧的石雕造型风格特别,线条很浅也很简洁,看形像是一个长有双翼的怪物——而且这个怪物并没有脸部,五官像是扭曲一团的阴影,只是从中间裂开一道裂口,从中露出一只冰冷的竖眼。

    支仓冬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仅仅是这下意识的一瞥,他就感觉似乎有一股寒气不断从心底里透上来。

    没有任何征兆,他的脑袋一下子变重。视野也开始混乱,眼前所见的景物,如同投影于弥漫在空中的烟雾般缺乏真实感。

    “我……”

    刹那间,他的脸上失去了表情,变成了张呆滞,死尸一般毫无生气的脸。

    就在这一刻,就连他自身的思绪仿佛一下子被抽离出来,宛如被卷进不停旋转的漩涡里。

    四周的声音、光线、气味、触觉都化成了一团虚无,他的身心逐渐消失,全身变得轻飘飘的,仿佛所有多余的东西都逐渐溶解。

    支仓冬夜感觉自己在向上升,所有一切都消失的空间,只剩下了荒芜的黑暗,以及上方的上方,一个发光的圆环。

    当他升腾到一定的位置,圆环旋转着扭曲,表面开始产生不规律的波动。

    就像是电视中描绘日蚀的镜头,圆环的另一侧在转动翻转,那并不是什么圆环,而是从漆黑一片的黑暗中裂开了一只恐怖的竖眼。

    当这只竖眼出现的瞬间,支仓冬夜残存的意识、剩下的感知全都发生了错误,接收错误讯息的大脑跟神经系统彻底崩溃,令他只能仿佛置身事外、毫无一丝感触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

    这样的状态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等到支仓冬夜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手中的石雕不知何时裂了开来,明明是石制的雕像,却像是破碎的玻璃一般,裂成了许多块。

    “什么时候的事?我在这里站了多久……”

    他自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自己的意识仿佛缺失了一大块,站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的记忆一片空白。

    “好像发生了什么?”

    隐隐约约,他意识到了什么,也就在这时候,意识中的光点闪烁了一下,一个透明的提示框出现了。

    ‘真域,世界真实的一面。’

    ‘真域之中,栖息着人类的无法看到、触碰到的幽兽……’

    ‘幽兽是古老而又神秘的存在,在两百年前,一个来自普鲁士的学者因为一个奇异的雕像来到了极东的岛国,他从古老的典籍知晓了一只名为‘阎’的幽兽。’

    ‘‘阎’是最古老的幽兽之一,它是旧之纪元的废神,‘阎’在不同的文明之中有不同的姿态,但是所有无意中接触过‘阎’的人都声称,‘阎’是冥府的守护者,它往往会以有翼的异形姿态出现在追寻它的人身边,用它那巨大的竖瞳审视着这个,而它的造访也象征着当事人的死亡……’

    ‘你,感受到了‘阎’残留的存在,受到了‘阎’的审视,这是来自‘阎’的眷顾,而另一方面,这也可能是一种强大的诅咒!’

    就在下一秒,支仓冬夜的右侧肩胛骨上传来一股炽热的烧灼感。

    同一时间,一连串的字符化成一道信息亮了起来。

    【你获得了‘阎的审视’,这是诅咒也是祝福,在冥府守护者的审视目光之下,你获得了一个‘恶堕器官’…】

    伴随着右肩胛骨中越发刺痛的感觉,他的目光微微闪烁。

    这时下一行浮现闪烁了一行红字。

    ——【恶堕器官:黑赫之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