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38章 她的期望
    在与崛泉夕起子、“刀姬”笑面青江道别之后,支仓冬夜的心情可以说是难以言喻的灰黯。

    他很清楚自己错失了一次跨入这个世界,也就是日本国内“鞘之主”这个隐秘势力的机会。

    这个势力应该是为了对抗“祸鬼”这种存在而设立的,从崛泉夕起子的家世方面也能够窥见这个组织非比寻常。

    “‘鞘之主’以及那个《僧伽院》是涉及到这个世界之中具备超凡力量的势力,而这种势力不可能是孤立存在的,那这股势力应当在世俗中也拥有强大的影响力……”

    这件事本来对于自己来说,应当是个重大转机,只要自己拥有“鞘之主”的资格,就能够顺势抱上这个大腿。

    (本来的话,借助崛泉学姐家的牵桥搭线成为‘鞘之主’后,我有了这种特殊势力的保障,就有办法应付现实中的问题,天野制药与神慈恩启会的威胁还是客观存在的,不解决这个未爆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天野制药与神慈恩启会这两方对于自己的威胁尚且还在,支仓冬夜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应对之策,只能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路子。

    “可是,这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支仓冬夜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自己偏偏又没有成为鞘之主的天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临走时,崛泉夕起子又自觉不好意思,心底仿佛有些亏欠于他。

    “学弟,‘鬼视’这种能力虽说很危险,但也不是不能抑制,这是专门用于消除我们这些鞘之主身上气息的勾玉,这东西跟我的这件披风一样,都有隔绝自身气机的特性……”

    这时的她也提到了自己身上的短披风,之前,他还疑惑崛泉夕起子穿搭很古怪,现在倒是明白了她为什么会披着这件短披风。

    ……

    回到自己家中,支仓冬夜坐在靠近窗台的桌子上。

    “说起来,这枚‘勾玉’能够抑制我的‘鬼视’能力,貌似就是个降低SAN值的装备。”

    台灯下,支仓冬夜端视着手中的这枚漂亮而又精致的勾玉。

    这枚躺在自己手心里的勾玉散发着淡淡地天青色,在黑暗中会散发微不可见的萤光。

    “学姐也不可能可以糊弄我,这东西效果应该是有的,只是不知道这玩意在副本世界里是否能使用……”

    关于副本世界,他也发现一些规律。比方说自己在那个世界发现的一些物品,只要重量不起过一定程度,多半是能带回现实的,只是不清楚这里面有什么机制。

    反过来,想要把物品带入副本世界,似乎就难以行通,贴身的物品如手机或是电子表,带入副本世界里就会失去效果。

    “……希望勾玉能够发挥作用吧?”

    他语气有些淡漠。

    没办法成为“鞘之主”,确实令他有些失望,但不足以令其颓废,因为支仓冬夜自觉自己还有依仗。

    ——副本世界。

    是的,副本世界能够提供给自己一个重大的“渠道”,通过这个“渠道”自己能够从另一层面成长起来。

    “没办法,只有放弃跟学姐拉近关系,直接抱崛泉家‘大腿’的想法了。”

    他改变了先前的念头,决定继续深挖自己的外挂。

    ###

    崛泉家的道场浴室里。

    “夕起子,为什么不委托《僧伽院》把那孩子的记忆洗掉?”

    坐在小板凳上,用莲蓬头正在冲头上泡沫的她,突然听到外面浴室外面的笑面青江说话的声音。

    “哈,你为什么问这个?”

    突然被这么一问,她不自觉地睁开眼睛……

    (好痛!)

    被满是泡沫的温水刺激到了眼睛,崛泉夕起子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的眨着眼。

    咔嚓。

    浴室的毛玻璃门被人推动着滑动开来。

    她用毛巾擦了一下脸,下意识瞥了一眼,发现笑面青江什么也不穿的走了进来。

    ……这家伙,除了脖子上挂了条毛巾以外,还真是一丝不挂。

    (好气啊!这家伙明明是以我们家的女性为模版来设计自己的外貌,偏偏胸要比我还要大一些……)

    她双手向下比划,暗中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胸围,感到莫名的火大。

    “我说啊……夕起子,换成一般人,不是应当委托《僧伽院》来处理吗?你这次是不是有意偏坦那孩子。”

    “你是说支仓学弟。”

    她淡淡地回应。

    “也不是偏坦,关键是学弟是天生的‘鬼视者’,他如果没有相应的情报,对异类存在没有自觉,很容易再次遇到危险。临走时,我也警告过他,下次再遇到类似状况,或是看到‘祸鬼’,千万不要擅自接近,而是打电话通知我。”

    “原来是这样啊……”

    丝毫不打算遵守浴室礼仪的笑面青江直接坐进了浴缸里,她沉下身子咕噜咕噜地吐着水泡,漫不经心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对年下系的人类小鬼有兴趣了。”

    “这、这这是什么话。”

    崛泉夕起子吓得整个人往后仰,身子摇晃了一下。

    “我、我我我为什么会对学弟感兴趣,再说了,支仓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了……”

    “我就是随便问一问,你干嘛这么紧张。”

    笑面青江扬起嘴角露出坏笑。

    “小丫头你该不是动春心了吧!”

    “懒得理你。”

    夕起子很清楚继续跟她吵下去,这家伙只会更难劲,她干脆不再理会这个烦人精。

    “我并没有刻意偏坦学弟,只是出于最合理的角度去考虑如何处理好这件事,假设我真的怀有一点私心,那也是希望他能够远离我们这些‘鞘之主’所在的世界。”

    “可是,即便他没有通过资格测试,不还是有一条路可以走,从那个方向努力的话搞不好还是有机会……”

    笑面青江嘟哝着:“你明明是可以告诉他的……我能看得出来,那小子倒是很希望自己能成为‘鞘之主’。”

    “有很多人都希望成为‘鞘之主’,有的是为了力量,也有的是为了复仇,更有的是为了心中所怀抱的使命感。”

    崛泉夕起子摇了摇头,低声自语着说:“但是成为‘鞘之主’要承受的代价,并不是一般人所期愿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