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37章 你可能不适合成为鞘之主
    “等等,夕起子,什么叫一头热啊?”

    笑面青江听到两人的对话,解除了花痴模式,对她刚才的话出言反对。

    “我跟信秀可是真心相爱的,他还吃过我送给他的便当啊~”

    “那不就是道场的浅江婆婆做的菜吗?道场里的弟子都有份,还有,说起来你根本就不会动手做料理吧!”

    “这有什么关系?而且信秀经常跟我打招呼,他啊,对我非常的温柔~”

    “那只是信秀前辈人比较讲礼貌,他进道场平日里都会跟大伙打招呼,我是看不出他对你跟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什么嘛~夕起子根本什么都不懂啊,我还能举出很多例子!”

    笑面青江就像小孩子一样地噘起嘴来。

    “不,你所谓的很多例子根本就没什么参考意义好不好……”

    学姐淡淡地出言否定。

    “哼!夕起子你这种男人婆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既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的对象~”

    笑面青江朝她吐舌头,扮鬼脸。

    “竟然这么说我——”

    被说成男人婆的崛泉学姐也不淡定了,她涨红着脸大声反驳。

    “别、别看我这样,也是能够收到别人送来的情书。”

    “哈哈,什么情书啊!不都是低年级的女生们写的吗?那些学妹还有女校仰慕你的小女生,不是私下里都叫你樱坂的‘王子’大人。真是笑死人了,这不正好证明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女子力吗?”

    “什、什么?你为什么知道这种事情!难不成你有偷看我书包里的那些信?!”

    ……好吧,这两人就是幼稚园小孩子吵架的等级!

    支仓冬夜感到头痛。

    不过,他还是决心打断这两人的相声。

    “学姐,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

    他提高自己的音量。

    “请问,我是不是也能成为‘鞘之主’!”

    一瞬间,原本还在吵来吵去的崛泉夕起子与笑面青江都沉默了下来。

    “两位,这是怎么呢?”

    支仓冬夜不明所以,似乎在自己说出这句话后,崛泉学姐与笑面青江都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

    他有些意外,但是现场确实只有尴尬的沉默流窜。

    “关于这点,”崛泉学姐瞥了他一眼,小声地说道:“支仓学弟,与‘刀姬’缔结契约,成为鞘之主的条件一般来说很苛刻,而且就我们这边来说,也不能随意决定这种事……”

    “学姐,我想成为鞘之主也不是突发其想。”

    支仓冬夜也说出了自己的准备好的理由。

    “你们适才说我有名为‘鬼视’的能力,我觉得应该确实是这样,这一阵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能够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听你们说了,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事,我担心继续这样下去,会招来其他的麻烦。”

    “嘛~这确实是个麻烦,‘鬼视’的特质是会招来祸鬼的注意。”

    笑面青江点了点头,她用手指玩弄脸颊边的长发,又将视线投向崛泉夕起子。

    “夕起子,他说的也有道理,要不然就让他试一试好了。”

    “试什么?”

    学姐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测试他的亲和度有多高,让‘筑紫’分点灵性之血给他就行了。”

    笑面清江如此提议。

    “你疯了啦,你又是不知道那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剧毒,又不是所有人饮下血就会起反应。”

    崛泉学姐拼命摇头。

    “那就用传统办法了,让‘筑紫’变会薙刀,试试能不能硬接触,这是比较古典风格的测试方法了。”

    “可是,‘筑紫’很抗拒我以外的其他人,她根本不会让支仓同学触碰自己。”

    “这倒也是,那孩子太自闭了。”

    笑面清江看了一眼迅速躲到学姐身后的“刀姬”筑紫,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不,就由青江你来试一试。”

    学姐在她的眼前比出一根手指。

    “你变回刀的样子,让支仓学弟试着拔出鞘,如果能够顺利拔出刀来,那就说明学弟真有这方面的天赋,成为‘鞘之主’就不是不可能了。”

    “不要。”

    这次换成是笑面青江拼命摇头了。

    “为什么啊?”

    崛泉夕起子疑惑的问。

    “笨蛋啊~夕起子,你好好想一想。”

    笑面青江的眼睛微妙地湿润了起来,她红着脸,扭扭捏捏拨弄着手指,羞涩地小声说道:

    “我啊,可是以后会成为他的大嫂的女人,真要发生那种事,不就相当于是在发生了不伦之事吗?这岂不是会对不住信秀了吗?还有,在这种场合不就形同是在当众NTR了吗?这太让人羞耻了,我是不会做出对不起信秀他的事情的。”

    崛川学姐愣住了,隔了一会儿,恐怕是被笑面青江惊人的脑回路给震惊了——不过,很快,她的额头上浮现出几道黑线,柳叶眉也颤动起来。

    “给我闭嘴。”

    她毫不客气给了笑面青江脑门一击。

    “好痛!”

    随着“咚”的一声重响,笑面青江吃痛的后退。

    “听好了,立刻变回刀的姿态,不要再给我找理由。”

    “什么啊?”

    她捂着被打的地方露出不爽地表情,不过在察觉到崛川学姐是真的生气后,也很无奈地说了“真是霸道不讲理”,就沉入了地面上的影子里。

    咻!

    某种散发淡淡青白色光芒的物体从影子里缓缓地浮现,过了一会儿,光芒消失,一柄连鞘的日本刀直直地插在地面上。

    “支仓学弟,你把刀拔出来,这柄刀就是笑面青江的真身,你就着试着能不能把刀刃从鞘中拔出来。”

    崛泉夕起子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刀姬’是特别的刀,变回刀形之后,普通人无法看到刀刃,连触碰她们也做不到。除非是有天赋的人,才能够触碰到刀,从而拔刀出鞘,你拥有鬼视之能,比一般人具备优势,但是否能够成为‘鞘之主’却是一个未知数……”

    根据她的说法,“鞘之主”的甄选过程之一,就是测试对方是否有能力拔刀出鞘,能够顺利拔刀的人,无一例外都能够成为“鞘之主”。

    “我知道了。”

    支仓冬夜也下废话,他伸出手拿起地上的“青江笑面”,用力握紧脇差的刀柄,奋力一抽。

    “咔!”

    刀镡微微发出声响,但是纳入刀鞘中的刀身纹丝不动,并没有出鞘。

    (奇怪!难不成还真的拔不动!)

    支仓冬夜自然是不信,只是他连续试了几次,无论他如何用力拔刀,“笑面青江”也没有反应,就仿佛是刀自身在抗拒自己。

    “我不信……”

    他难以接受,继而使出蛮力握着刀,然而这一次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滋啦!

    指尖仿佛传来电殛般的触感,他握刀的手被“弹”了开来。

    支仓冬夜这时候也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目光。

    “这不可能!刀竟然把我的手弹开了……”

    他呢喃低语,面色也越发的阴沉。

    “够了!”

    崛泉夕起子伸手按住了他的右肩,一脸惋惜地看着他的脸,缓声道。

    “学弟,真的不好意思,你可能并不适合称为鞘之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