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35章 眼见为实?
    这一场行云流水的杀戮实在是看得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此时的支仓冬夜也委实被惊艳到了。

    游戏电影动漫各种cg风格的打斗又不是没见过,最绚烂的场景、镜头刻画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但是刚才的一场打斗,并不是杜撰出来的,而是存在于现实中的真实白刃战,这种货真价实的临场感绝不是那种CC动画能够媲美的。

    “人类真的能做出那种动作来吗?崛泉学姐刚才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都快要拖出残影来了……”

    他心头雀跃异常,崛泉学姐方才展现出来了常人远不及的速度,再加上连那种异形之物也能打倒的实力,都在向他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现实世界上确实存在着超凡个体。

    是的,“祸鬼”以及能够打倒“祸鬼”的崛泉夕起子,无疑是验证了这点。

    忽然,支仓冬夜的脊背窜出一股电流,极其强烈的危机感从身后飞速接近过来。

    “呼!”

    后方的空气宛如炸裂般呼啸着,一团黑影扑袭而来,以他为目标扑了过来,还在空中抬起了右手,打算挥落下来。

    “不好!”

    心中知晓这一点的他以微毫之差避开身后的恶风,身子翻转一圈,摔落在地面上。

    但是那道黑影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在着地的一瞬间改变了方向,朝着倒地的他扑了上来。

    黑影腾空而起,这是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她神色狰狞,张开锐利的爪子从上方狙击支仓冬夜,这是让他连站起来的间隙都没有的连续攻击。

    “学弟!”

    崛泉夕起子凛然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她这时已经留神注意到支仓冬夜的窘状,右手紧握的薙刀如同标枪一样投掷了出来。

    “咻!”

    鸣矢一般的锐鸣声中,长薙刀化成一道银芒,直接破空射出,如同拉满弓的利箭,洞穿了那只意图追杀支仓冬夜的祸鬼。

    这是怪物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胸前被标枪一样的薙刀贯穿,刀尖从背后刺出。

    当然,这些是支仓冬夜所在的位置看不到的,不过薙刀如同长矛一样刺入对方体内,刀尖贯穿背后飞出来这种事很容易就能响到。

    嘶……

    面部呈现出黑暗漩涡的女人,被刺穿的位置,有一团黑焰在燃烧,下一秒,黑色火焰如烟气一样流逝。

    女人的身体突然崩裂,不久如雾般散去,地面上倒是散开一团灰尘。

    摔在一旁的支仓冬夜捂着胸前,他能够感受到心脏里多了一丝冰冷的气息。

    (黑焰……我应当没有看错,难不成这些祸鬼被杀死后,也会流出类似黑焰的能量)

    他心底不免有了这样的猜测。

    “学弟,你没事吧?”

    崛泉夕起子温和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她撩了下沾了汗水的浏海,疑惑地皱起眉头。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不好意思。”

    这时候,从灌木杂草中传来某人的声音。

    “刚才有一只没拦住,给它溜了进来,夕起子,我还抓到两个……就麻烦你动手解决了。”

    草叶摩擦“窸窸窣窣”声音里,刚才那名少女用手拖着两个人走了出来。

    噗通!

    她轻松地把两个“祸鬼”扔在地上,支仓冬夜瞥了一眼,发现这两只“祸鬼”都没有声息,仿佛是昏死过去。

    令人疑惑的是——他们脸上的覆盖一团黑暗也消失,露出两张寻常路人的脸。

    但是他们的额头上分别贴着一张名片大小的白纸,白纸上画着复杂的图案,应该是文字,但是字迹交错纵横,有点鬼画符的味道。

    “难得抓到活体,打电话让《僧伽院》的人过来,把这两只祸鬼抓起来,还有,你这也太不小心了,要不是筑紫有提醒我有人闯进这里来,差点就害死人了。”

    崛泉夕起子宛如签字笔描绘的八字眉依然皱着,双眼凶巴巴的看着与自己宛如双胞胎的少女。

    “抱歉抱歉,不过我没有‘鞘之主’,单打独斗还是太勉强了。”

    这个之前被称为“笑面青江”的少女吐了吐舌头。

    “你啊——”

    崛泉学姐眉间浮现出愠怒的刻印,微微眯起了眼,她明显还想要对少女说教什么,支仓冬夜却出言打断两人的聊天。

    “学姐,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

    他环顾周围一圈,目光最后投向了崛泉夕起子。

    被支仓冬夜用凝视的眼神看着,崛泉夕起子以手扶额,小声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学弟,我会好好跟你说明,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打扫一下周围,防止有人注意到这里的近况。”

    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方才那名仿佛是自己双胞胎的少女。

    “青江,电话就麻烦你打了。”

    “收到。”

    笑面青江竖起大拇指,熟练从制服中掏出手机。

    ###

    十分钟后,一个类似小型货柜车开进了代代木御苑的某处角落里。

    车子停下来后,几个穿着物流公司服饰的男人与笑面青江聊着什么,接下来在她的指挥下,这几个人给那两个昏迷中的祸鬼戴上手铐和脚链,就像对待犯人一样将他们送上车里。

    “车里有特制的拘禁装置,能够压制这些劣等种和下位祸鬼,”

    崛泉学姐环抱起自己的臂膀,淡淡地说道:“《僧伽院》是我们这些‘鞘之主’背后支援的组织,在现代社会猎杀祸鬼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没有《僧伽院》的助力,我们这些‘鞘之主’的行动会有很多不便,特别是这种到处是摄像头、手机和网络发达的社会里,会非常无谓的提高了猎杀作战的难度。”

    “学姐,我有一点很不明白,听你的意思,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僧伽院》,隐藏在幕后打倒这些怪物明明是好事,那么,为什么要隐瞒民众来着?”

    支仓冬夜提出了他对这类电影动画漫画这类设定的疑问。

    “漫画动画的世界姑且不论,现实中这些怪物如果真有危害性,就如同对人产生威胁的猛兽一样,社会的法律秩序也不会放过它们的存在,这种事对外公开,大众才会有防范心态,这些藏着掖着,才会有无辜者无意受到侵害吧?”

    隐于幕后斩杀邪恶存在的英雄在小说动漫里确实是令人尊敬的存在,特别是牺牲了自己的人生,默默的守护大众这种精神。

    可是放到现实世界里,这种把一切都“隐于暗中”的行为,反而会让普通人受到侵害。

    原因在于,这么做会导致正确的情报没有传递出去,普通人对此也没有任何防避心态,只会沦为恶意的牺牲品。

    “学弟,你说的很对。”

    崛泉夕起子严肃的点了点头。

    “但你说的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一点上——那就是普通人能够看到我们所看到的‘真实’,如果说,你能看到的东西他人无法观测到,那‘眼见为实’这句话也就难以成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