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31章 街头的异象
    ——崛泉夕起子。说起来支仓冬夜对这位学姐观感还算不错,这位学姐之前因为自己那位兄长支仓信秀的关系有帮助过他。

    支仓冬夜算是个比较念及旧恩的人,崛泉夕起子给他解围一事,他自然也有记在心上。

    “话说回来……这身装扮也太古怪了,怎么看也不觉得那位正经的学姐会有喜欢COSPLAY的爱好……”

    他怎么看都觉得好奇怪,与其说是不可理解,还不说有些怪异。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容姿出众的短发少女实在太显眼了,她身上穿着类似道服和袴、看上去像是练习剑道或是薙刀时的装扮……除此以外,崛泉夕起子身上还披着个西洋风格浓厚的短披风。

    崛泉夕起子英姿飒爽,说起话来也跟宝塚剧团男役一样很有男子气概,再加上她那种一板一眼,扎扎实实的性格,实在很难把这位学姐与COSPLAY爱好者联系起来。

    打扮成这个样子的她,与说不合适比起来,更接近完全错位的感觉。

    “还真是奇怪的混搭……”

    支仓冬夜喃喃自语。

    不过……其实到这里为止,学姐的奇怪装束还是能够接受的。最多是感觉到她是不是脑袋不好,在这种人流密集的街头竟然穿着这个样子?

    但是,也不是说不能够接受。毕竟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同。人类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求存同异。

    真正要说支仓冬夜眼下感到疑惑不解,也无法接受的一点在于:走在时常在电视剧里看见的涩谷十字路口的崛泉夕起子并不是空手的,她的右手握着长长的薙刀,以及……少女的左腰插着一柄长脇差这个事实。

    “她……学姐……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这一幕过于非日常的景象,使得支仓冬夜大脑有些迟钝。

    突然,他意识到一个强烈违和之处,打扮着这个样子的崛泉学姐就算不引人注意,可是拿着薙刀,腰间插着日本刀堂而皇之的从街边走过,为什么没有一个路人对她多看一眼?!

    支仓冬夜眉头紧皱。

    “那应该是真的薙刀吧?刀刃在闪光……怎么看也是真货?这个国家难道没有刀具管制法,允许路人随便带着真家伙上街吗?”

    支仓冬夜站在人潮之外,目光闪烁着,很快,他注意到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崛泉夕起子似乎是跟在某个人身后——她的行动遵循着一种明确的意志,而且她所跟踪的人应当就在人潮之中……

    “她是在找谁了?”

    歪着头,他的目光在人群中飞快扫过,转瞬间,在流动的人潮之中,支仓冬夜的视线察觉到了异常的东西。

    “诶?那是什么?”

    视野中捕获到了一个穿着西服的工薪族,他在人群中普通行走着,用很慢地步速移动。就像是在散步。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如果光是这样,应该没什么,可是支仓冬夜看到了这个西服男的头部。他的整个脑袋都被密集的黑点遮挡住,那些细微的黑点萦绕在男人的头上,像是大量的细小苍蝇飞虫。

    ……这家伙?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支仓冬夜全身一震、背部爬上一阵寒意。他本能地警觉到了这个西服男绝非常人,但他是什么呢?这却不得而知。

    “很危险……”

    他呢喃一句。

    刚才只是看上一眼,自己心底就有一种难以忍受的不快感。

    ……也很不舒服。

    西服男只是走在路上,就让人心中生出强烈的不快。那是一种异物混入人群的感觉。

    这太奇怪了。而且支仓冬夜也弄不明白,男人头上那些奇怪而又诡谲的“异相”,究竟是何缘由?

    现阶段,他唯一能够确认的一件事就是——那位崛泉学姐“追踪”的人,就是这个西服男。

    “学姐,她是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她也能够看到这个‘西服男’吗?”

    “可是除了我以外,那个男人身边的路人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跟学姐带着拿着薙刀,腰间插着日本刀一样没人在意?”

    ——这一切实在是太过荒谬了。

    本来,支仓冬夜已经经历过几次难以解释的异常事件了,但是今天这一次,对他的冲击最大。

    正因为这个原因,支仓冬夜的思绪仿佛冻结了一样,整个人也呆呆地待在原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大大吐了口气,并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一刻,有种久违的新鲜空气进入肺部的感觉。

    “看来我有点小瞧这个现实侧的世界了…”

    他小声嘀咕一句。

    副本世界算得上是异常诡异、危险重重。平日里生活在这个现实日常中的自己,就误以为这个世界能够相对平稳一些。

    果然,自己的这种想法实在是过于天真了。

    “接下来怎么办?刚才还在那里,我只是稍微发了下呆,学姐和那个怪异的西装男就不见了。”

    两人的移动速度也太快了,自己只是稍微偏移了一下视线,接下来再回过神来,人潮中的学姐与西装男的踪迹就消失无踪。

    这两人如同钻进了死角,如同瞬间转移一般,忽然没了影子。

    “看来,是跟丢了。”

    出于好奇的他也跑到了那条岔路口边,那两人就是消失在这个方向。可是接下来他左顾右盼,也找不到那两人的踪影。

    “还想找个机会调查一下,看样子是没机会了。”

    支仓冬夜不免有些困惑,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周围。突然,他的目光仿佛窥视到了什么“异物”。

    停下脚步,他驻足于街头一角,面前是个商铺,门前放着一台扭蛋机,旁边却是空无一物。

    支仓冬夜眨了眨眼,眼球巡视一圈,也没有找到刚才眼角瞥见之“物”。

    (是错觉吗?)

    ……不对,并非如此

    旋即,他觉察到了。

    (没错,并不是用视线的直视来确认,而是要利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那个东西)

    为此,支仓冬夜做了个测试,他保持着放空精神的状态,就像发呆那样。

    他的脖子微微转动,利用眼角模糊的空隙去感受周围的动象。

    “这、这是……”

    这个瞬间,支仓冬夜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渐渐像是补充起来的轮廓一般多了些东西。

    位置是街头的路灯,余光如镜面映出了那副奇异的景象——路灯的灯柱的柱子上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色雾丝缠绕在上面,若是靠近些,仔细靠近一些,不是锁定某个集点,而是利用视野周围去捕捉的话,就能够注意到那东西。

    “就在这里。”

    当位置靠的足够近,就能够看到缠在灯柱上的雾丝里有无数细小黑点。

    “好奇怪,不过这些东西有点类似于我在副本中打倒丧尸后吸收的那些黑焰气息。”

    他伸出手来抓向黑色雾丝,指头还没有碰到,灯柱上的一缕缕雾丝就自行散去。

    “一碰就散吗?”

    支仓冬夜灵光一闪,抬起眼角。

    此时,他心底已经有了新想法。那就是自己搞不好可以利用这种独特的观察方式追踪其他的方向。

    “雾丝停留的位置不止一处,而是擦过了很多地方,我懂了……这一定是那个西装男留下来的痕迹,如果我照着这里追上去,应该能够找到他的位置。”

    或许,这么做可能会有所危险,但是他的心中对于崛泉夕起子以及那个西装男的存在,升起一丝期待,一丝忐忑,以及更多的好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