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30章 分手
    支仓冬夜清楚的意识到了,接下来说出的话会成为两人未来关系的分水岭。

    ——正因为还此,他把决定权交到莺千夏手里。

    假如莺千夏觉得在了解真相之后也愿意跟自己交往,那么支仓冬夜也会认真回应这份感情。

    当然,继续与这个少女交往下去也要面临一系列的问题,尽管支仓冬夜算是个“避事主义者”,但也不缺乏正面硬刚的勇气。

    ‘一切的决定权都交还给你,莺千夏,如果你选择放弃,那我们之间就此结束,这件事也会就此画上一个句号……’

    ‘如果你愿意跟我继续维持现在的关系,我也会正面回应你的心情,不管是情侣关系,还是其他方面,我都会设法摆平。’

    ‘我不会逃,也不会躲,选择权会回到你身上,接下来我们之间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就交给你来决定好了!’

    他继续看着眼前的少女,莺千夏眼睛里的光彩消失,她捂住自己的嘴,声音却泄露出来。

    “骗、骗人的吧!”

    瞬间,她的瞳孔里面噙着泪水,整个人肩膀抖动了起来。

    “是真的……那副信并不是写给你的,我也没有跟你告白的意思,那只是写给其他人的信。”

    支仓冬夜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他一边语气诚恳地低头道歉,一边将详细的事情说明了一遍,包含城本提议玩“惩罚游戏”,自己被迫接受送错了鞋柜的事情说明了一遍。

    “真相就是这样。”

    他在最后做了个总结。

    “……不要。”

    原本硬是压抑住的颤抖一下子显现出来,捂着嘴的右手无力垂下。她的声音中吐露出难以言喻的内在情绪。

    “这不是真的,支仓同学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是真的。”

    支仓冬夜也很无奈。

    “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继续瞒下去了。”

    “不是的……”

    泪水如泉涌般从莺千夏的瞳眸渗出,化为晶莹的泪珠,滴滴答答从脸庞滑落。

    “……为什么说没办法瞒下去,明明继续骗我也好啊,支仓同学就这么讨厌我,一定要跟我做个切割吗?”

    “没有那种事,我只是觉得不能继续欺骗你。”

    支仓冬夜看着抽噎哭泣着的少女,在心底摇了摇头。

    ——看样子这次是到此为止。

    “我把这些告诉你,接下来由你来做抉择。”

    “那么,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要问支仓同学。”

    她用微弱的、嘶哑得快要消失的声音问道。

    “你之前有说过那封信不是写给我的,那么信到底是写给谁的……”

    “……”

    支仓冬夜有些说不出话,他刚才隐瞒了这一点没有说。

    ——信是写给天野纱夜的,不过那也只是惩罚游戏的一个环节,但是如果把这点告诉她,那就显得太过于残酷。

    “我猜,是纱夜吧?”

    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用死板地口气低喃着。

    “呵呵,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么一切就能说通了……”

    莺千夏凝视着他的眼神虽然在笑,感觉却无比的哀戚。仿佛现在吹来一阵风,这名少女可能会随着风一同散如沙尘。

    也就在同一时间,支仓冬夜皱起了眉头,他敏锐地把握到了眼前这名少女心中的一丝想法。

    “信……确实是写给天野纱夜,不过这与写给谁没有任何关系,这本身只是个误会。”

    “是吗?那你们两个一起从体育仓库里出来,也是一个误会喽?”

    她突然说出这件事来。

    支仓冬夜也有些愕然。

    ——说起来……自己确实被天野纱夜约到体育仓库去,不过这件事外人应当不知情才对。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就很奇怪吗?”

    她歪了歪头,笑着反问一句。

    “好吧!确实有这件事,但我跟天野纱夜什么关系也没有。”

    支仓冬夜也不好否认,只好承认确有其事。

    “这样啊!”

    莺千夏再次无力地笑了。

    “那就这样好了,毕竟,支仓同学你总是有很多借口和谎言。”

    “你恐怕对我有所误解。”

    支仓冬夜想要给自己辩解,但是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对这名少女来说异常的苍白无力。

    “支仓同学又开始给自己找借口了……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不管我打多少电话,还是发简讯给你,支仓同学总是很轻松的打发我……”

    莺千夏用自我嘲弄地语气说道:“我真是傻的可以,每天一个人乐得团团转,还在准备便当……仔细想自己真的好蠢。”

    支仓冬夜无从反驳,也无言以对。

    一股沉重的静默回荡在两人之间。

    “那么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

    莺千夏不再留下哀戚的泪水,她的声音变得冷淡,仿佛是心中炽热的情感冷却。

    少女转过身去,就在迈步准备离开的一瞬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再度看了他一眼,那眼眸异常的冰冷。

    “对了,支仓同学,你说把选择的权利交给我……”

    莺千夏冷冷地说道。

    “但是你其实很卑鄙,因为打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让我有选择的机会。”

    冰冷言词扎在鼓膜上,支仓冬夜蹙了下眉头,整个人陷入了静默模式,身体也像是冻结成硬邦邦的冰块般伫立在原地。

    忽然,一只陌生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年轻人,惹女生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来着……”

    支仓冬夜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站着个一身黑的墨镜男,这分明是刚才黑衣二人组中的一人。

    确实,墨镜男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他们刚才应该就待在附近,连自己与莺千夏的那一番话也听到了。

    “你有空跟我说这些,还不如早点去跟上莺千夏。”

    支仓冬夜伸手指了指前面的方向。

    “她应该是打算坐电车回去了,你们再这样浪费时间下去,可能就追不上她了……”

    “也、也对。”

    墨镜男有一些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

    “谢谢你了,年轻人。”

    “不用,顺便问一下,你们难不成是天野家派过来的人?”

    他提出了这个问题,墨镜男忍不住哈哈大笑。

    “天野家跟我们毫无关系,再说他们又有什么资格派我们过来……”

    “灰崎前辈,我们也快点走吧!不然要错过电车了……”

    他的同伴催促一声,墨镜男这才板起脸。

    “年轻人,你也早点回去吧!最近这一带发生了好几次过路砍人魔事件,自己多加小心一些。”

    说完这句话,这两人就行色匆匆的走了。

    (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天野家不是这两人的雇主?那会是谁派他们来保护莺千夏?)

    特别是那个墨镜男,他刚才提到的“天野家”的时候,语境里竟然还透着一丝不屑…

    支仓冬夜略微感到狐疑,莺千夏这个女生的身世还真是个谜团。

    “算了!这件事情已经跟我再也扯不上什么关系了。”

    自言自语的他一方面觉得有一种终于摆脱了莺千夏这件事的解脱感,另一方面也有一种拒绝了她的心意近乎愧疚般的遗憾心情。

    “人这种东西还真是奇怪?明明我之前一门心思的想要跟莺千夏摆脱关系,现在竟然又有点舍不得……”

    这种近乎迷惑的心情只是片刻,支仓冬夜摇摇头很快转变了心情。

    “逝者不可追,来者犹可待……眷恋过去毫无意义,比起感情纠葛这种小事情,我现在面面临的真正麻烦还多的是……”

    支仓冬夜转身踏上了回程的路。

    走着走着,他就来到了涩谷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也就在这时候,他的双眼无意中一瞥,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

    “崛泉夕起子……崛泉学姐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这位崛泉学姐这一身装扮是不是有一些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