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29章 坦诚相告
    听到支仓冬夜说“换我试一试”,少女眼中透着一丝讶异。

    ——不过,她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莺千夏起身让开坐下椅子,换成是支仓冬夜坐了上来。

    “之前也说情侣有打折价,占卜都占了一半,就这么离开了也不好。”

    为了缓和气氛顺便让对方有台阶下,他笑着说。

    “非常感谢!我这边定会全力以赴。”

    这位占卜师双手合十,立场感觉跟客人一方倒过来了。

    “占卜师小姐,不用这么紧张。”

    支仓冬夜嘴上这么说,双眼却占卜师小姐桌面上的那副塔罗牌。在他的视野之中,看似普通的塔罗牌散发着淡淡地光芒。

    这种光芒呈现出淡淡地紫色,这并非灯光带来的效果,而是塔罗牌自身散发的光芒。

    说起来……最近一段时日里,支仓冬夜有发现自己的双眼起了些变化,似乎打从图书馆见鬼开始,他就时不时能够在现实里看到一些奇性现象。

    (从之前我就注意到了,这些塔罗牌有些特别……)

    他又看了一眼这位女占卜师,心底不禁疑惑这塔罗牌的异象到底是源自这位占卜师,还是来源塔罗牌本身。

    “不过,不管是来源于哪一方面,这个女人应当真有一些能耐……”

    想到这里,他打算让这位神秘的女性占卜师算一下自己的末来。

    “麻烦问一下,这副塔罗牌是在哪里买的,感觉制作的很精美?”

    他特意问了一句。

    “男友君懂这个吗?其实这是我手工制作的,对于我这样从事算命行当的人,手工的塔罗牌更适合自己。”

    占卜师小姐笑着说:“那么,你打算问些什么话题,也是关于恋情方面的问题吗?”

    “不,我想了解的不是感情线,而是自己将来的状况,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的家中发生了不少事情,老实说对情况有些手足无措,希望占卜师小姐能帮我指点迷津。”

    “哈哈,平常的话,要是算这个的话本来是要加钱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感受到莺千夏投来的阴冷视线。

    “当、当然,这话是开玩笑的意思啦,机会难得,你就先抽几张牌看一看。”

    她在心底打个寒颤,压低声音补充一句。

    “好。”

    支仓冬夜看了一眼,在心里计算时间,飞快抽出几张牌给占卜师小姐。

    戴着兜帽的她也麻俐翻开这四张牌,脸色一下子突变。

    “逆位‘死神’、颠倒的‘塔’……这是死兆啊!”

    “你说什么死相?”

    莺千夏瞪大了双眼。

    “就是会死人的死相,男友君近期搞不好会死,不,明明应该已经死了……”

    这次,连占卜师小姐脸色也变得煞白一片。

    (‘死相’、‘已经死了’……算了,那么再换一副牌好了!)

    支仓冬夜心想,自己可以再深入测试一下。

    于是,他心念一动,存在于意识之中的轮盘发出白光,瞬间,四周的一切先是停滞了下来,接着场景开始倒流,下一秒,时间逆转回了三十秒前。

    “那么,男友君。请自己从中挑四张牌出来。”

    奇怪,她说的话与之前的时间里有差异。

    支仓冬夜这次没有按上一次的抽牌顺序,他重新抽出了四张牌。

    “让我来看一看,第一张牌是,‘世界’……而且是逆位,这是残缺的意喻吗?第二张是‘恶魔’,好奇怪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占卜师小姐陷入比第一次更迷茫的状况。

    “怎么呢?”

    莺千夏关切地追问。

    “这个……怎么形容了,男友君的情况太情况了,本来读牌的结果是会通往非常糟糕的境遇,换成其他人应该是可以确认死亡的牌面?这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是应该死了的人却活的好好的……”占卜师小姐头脑变得混乱,说出的话更是混乱不已。

    “给我等一下……你刚才说的‘死相’是什么意思?”

    莺千夏语气有些阴沉。

    “就是会‘死人’的意思,浮现死相的人一般会死。”

    占卜师小姐露出有些紧张的笑容。

    她现在的表情就像是受职场霸凌的上班族遇到黑心上司那样。

    “这样啊!然后呢?”

    莺千夏的双手环抱胸前。顺带一提,少女的鞋跟发出“咚咚”的声音敲击地面,显示出她的心情很不耐烦。

    “不过,让我感到疑惑的就是这一点,从牌面上得出的解读就是男友君已经死掉了!可是,你看,‘死人’又怎么会复活啊?”

    占卜师小姐努力解释起来,不过莺千夏的耐心好像是消磨殆尽了。

    “果然是不灵验啊。”

    莺千夏眨了眨眼,皮笑肉不笑地说:“而且听了你的话,心情都变差!说起来,我明明是来约会的,现在可没办法带着开心的心情回去,我说啊,你打算怎么赔我。”

    “诶!可是……”

    占卜师小姐脸色相当难看。

    (不……她的占卜搞不好相当的准。要说我已经‘死亡’的话,搞不好正好切中要点,毕竟我确实死过两次,能够活下来是依靠逆转时间才办到的……)

    与莺千夏不一样,支仓冬夜很清楚这一点,他不得不出面安抚起快要发火的少女。

    “真是的,说起来占卜不也是服务业吗?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

    她气呼呼地甩着小包,在街道上迈开脚步,为了让她平复心情,支仓冬夜在离开那家占卜屋后,还请她去了一趟表参道知名的松饼店。

    淡淡地黄昏暮色笼罩在街头,支仓冬夜与她并肩走在夕阳当中。

    “那应该只是戏言罢了!你不用太在意……”

    支仓冬夜也很清楚,莺千夏火气那么大,实质上是为自己在生气。

    (今天,她在我面前又展露出另一面,或许性格上有点小小问题,然而本质上并不坏,应该算得上好女生吧……)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支仓冬夜决定把实情告诉她。

    “莺同学,有件事件,我觉得现在有必要告诉你。”

    他突然开了口:“之前,我已经很想说明这件事,可是一直没有较好的机会,正好今天有这样难得的时机,或许是把这一切对你坦诚相告的好机会。”

    “诶?听上去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

    莺千夏不解地眨了眨眼。

    “是的。”

    支仓冬夜点了点头,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决定再给莺千夏,以及他自己一次机会。

    越是了解这女孩,越是了解她性格的不同面,就越是对现在的关系产生一丝眷恋,觉得就这样维持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支仓冬夜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些心动,因为现在的莺千夏对他来说,就像是触手可及的幸福幻影。

    “莺同学,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我们现在是在交往吗?”

    支仓冬夜先问了这个问题,然后,没等少女回答,他继续说道:“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确实在交往,那我也没办法隐瞒下去了,因为……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会破坏我们现有关系,你这么说的活,你还打算听下去吗?”

    莺千夏也察觉到了支仓冬夜的态度是认真的,她抿紧嘴唇,右手抓紧了小小地挎包。

    “支仓同学……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是的。”

    支仓冬夜叹了口气。

    “你听完之后,如果觉得我们之间还能保持关系下去,那我也没有问题……因为我确实觉得维待我们彼此的关系也很不错。”

    “当然,假如你无法接受,那么分手或是断绝联系也是可以的,一切就看你如何选择。”

    “支、支仓同学,请你不要吓我。”

    听到他这么说,莺千夏花容失色,心头顿时涌现出强烈地不安。

    “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继续骗你反而会让我心生不安。”

    支仓冬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坦诚地说:“你还记得关于那份送到你信箱里的情书吗?那副信其实不是我写的,只是上面署了我的名字,而且那封信也不是写给你的,会把信寄给你,完全只是一场误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