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22章 赝品
    “支仓同学肯定误会了,我并没有什么真面目。”

    “随便吧!这种事情与我又没什么关系。”

    支仓冬夜对她本来就没什么兴趣,不管这女生日常是如何戴着面具做人,那也与他没有关系。

    天野纱夜脸上保持着盈盈笑意,暗底里将牙关咬得紧紧的,她那双黑漆漆的双眼注视着支仓冬夜,仿佛在端视着他。

    隔了一会儿,她才清了清嗓子。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支仓同学基本上对别人不感兴趣吧?”

    “不感兴趣,不代表我喜欢被人算计。”

    支仓冬夜掏出了手机,挑起眉角,不无得意地向她微微晃了晃。

    “嘿,你漏陷了,天野纱夜。刚才那段话如果让莺千夏知道的话,我想会不会变得很有趣!”

    冬夜说出这番话的一刹那,天野纱夜的肩膀抽动了一下。虽然只有一下子,但是他很确信自己没有看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少女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动摇的神色。应该说,她脸上的表情根本没有改变。

    可是方才那一瞬间的细节,他已经看出了她的动容。

    “哈哈哈哈哈……”

    支仓冬夜终于笑出声来。其实,他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无非就是为了迫使她说出这句话来。

    (中计了!!)

    听到对方狂妄的笑声,天野纱野这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稍微缓下僵硬的表情,并且转为焦躁。

    “支仓,你究竟有什么意图?”

    她的语气变得很冷峻。

    “你终于动容了,被那孩子发现你从中作梗就这么让你感到不安?”

    冬夜没有回应他的话,他反而进一步向她展开追问。

    “我确实不想让自己与千夏关系闹得太僵,但你也不要自以为是认为真的抓到了什么把柄,这点小阵仗威胁不了天野家。”

    她双手抱臂,冷静地挑明了这一点。这也是一种警告,因为若是让支仓冬夜误以为这是能够拿捏起来用于威胁到天野家的情报,那难免之后会引起麻烦。

    “是的,我想这也不至于影响到天野家,但是针对你的话则不一样。”

    冬夜沉声说道:“你身为天野宗一郎的女儿,感觉在天野家的地位似乎也并不是无可动摇,为什么会对莺千夏这样一个外人如此上心,看来里面有很深的缘故。”

    被这个男人直指心里的不安后,纱夜也不禁微微地绷紧了神经,可是她不甘心就此低头,咬着牙,死死地瞪向了支仓冬夜。

    “这事与你无关,而且,你也不应该过多打探。”

    “天野,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他如同嘲弄般笑了起来。

    “事到如今,你以为事情就会这么算了吗?”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天野纱夜用冷冷的表情凝视着他。

    “交易,我们彼此之间可以做个交易……”

    支仓冬夜“嘿嘿”笑出声来。

    “你想要钱?”

    她面露难色地,叹了口气说:“这、这有点麻烦,我在天野家的权限并不够大,就连平日里的零花钱也是受限的,我没有支付你金钱的能力。”

    冬夜仔细留意她脸上的神情,以防止这个女人是可以诈自己说出立场不妙的话语,不过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完全骗人。

    “我不是诈欺犯,也不打算勒索别人,你要是想要话术套我入套意义不大。”

    他用冷静地语气回复她。

    “钱什么的我根本不需要,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如果你老实回答,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

    说这句话的时候,冬夜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天野纱夜咬紧嘴唇,她眼神中混杂着难以言喻的情绪。

    “你的父亲是天野宗一郎,也是天野制药的会长。那你对于天野制药应当也不会缺乏了解,我想问一下,关于‘常叶弘明’这个名字,你有没有印象……”

    常叶弘明是天野制药的“专务”,这个职位相当于董事会任职的高层干部,身份并不简单。而且支仓冬夜很清楚,这个常叶弘明就是对警方施压的那个“大人物”。

    不,所谓大人物也有可能并不是这样一个小小专务,常叶弘明很可能是替那位“大人物”出面的中间人。

    “常叶……弦明?!”

    天野纱夜喃喃念着这个名字。

    “如何,有印象吗?”

    “有的,常叶弘明应该是董事会(取締役会)的成员,职位应当是专务,不过这个人,在一周前突然失踪,因为这件事情,爹地那边很生气,还为此大发脾气……”

    说到这里,她带着狐疑的目光看向支仓冬夜,眼神里也露出“你为会要问这个”的怀疑。

    (什么?常叶弘明在一周前失踪了……)

    支仓冬夜寻思起来。

    常叶弘明为什么会失踪?他是自己偷偷跑掉,主动失踪?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被人为的被失踪?

    他抬起头来,另一边的天野纱夜直直盯着他,有如两颗黑曜石般的硕大瞳眸映出了他的身影。

    “关于常叶弘明的失踪,你知道多少内幕?”

    略微思考一番,他又问了一句。

    “我不清楚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天野纱夜摇了摇头。她伸出青葱般柔嫩的手,捊了一下白皙面颊边滑落的发丝。

    “但是会社里的事情,我还插不上手,知道的消息也不过是道听途说的……”

    支仓冬夜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在确认这个女人确实知之甚少后,他便感到索然无味,对她再无半点兴趣。

    “好了,我要问的就这些,就此别过吧!”

    他转过身去,向着体育仓库的大门走去。

    “你……”

    天野纱夜紧抿的唇线突然扭曲,她应该是开口准备说什么,可是话语到了喉间就堵住了。

    支仓冬夜扭转过头,淡淡地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们彼此都不要外泄,如果你能保证秘密,那我也不会把这段录音发给莺千夏。”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天野纱夜捏紧拳头,向他追问。

    “因为你没有多少选择权,更重要的是这个提议对你有益。”

    支仓冬夜语气很平淡。

    “你真的想把这个当成我的把柄吗?”

    她冷冷地开口:“我是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你威胁。”

    “呵呵。”

    支仓冬夜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伸手打开体育仓库的门。

    “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你要怎么做就是你的事情呢!”

    他抛下这句话,便头也不会离开这里。

    ……

    支仓冬夜前脚刚走,天野纱夜就抱着膝盖,靠着墙慢慢坐了下来。

    她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她也发现自己太过于小看了支仓冬夜,正因自己疏忽大意,才会被对方反将一军。

    支仓冬夜确实抓到了她的软肋,对于莺千夏这个存在,她的的确确没有太多办法。毕竟,与她这种“冒牌货”、“赝品”不一样,她的父亲确实很看重这孩子。

    “不要……失败了话就完了!爹地,最讨厌无能的人,我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她用困惑地语气喃喃自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