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21章 华美的面具
    “那真可惜,我还是觉得支仓同学是个不错的人。”

    天野纱夜微微一笑,双手背在身后。她转过身来稍微把身子挪近,用自然毫不矫饰的上飘眼神看向他。

    “我需要付出什么样地‘代价’,才能挽回我在你心里的‘良好’形象呢?”

    支仓冬夜没有说话,也没有回答她的话,他眼皮抬了起来,仔细巡视了一遍这个体育仓库,嘴角才露出一丝微笑。

    “天野同学,那个跳马箱下面该不会藏着摄影机什么的吧?”

    说这话的同时,他伸手揣进口袋里,将智能手机早就待命中的录音功能打开。

    “支仓同学疑心病真重,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天野纱夜装傻般笑了起来。

    “与其说我是疑心病重,还不如说是我的性格足够谨慎,我很难相信本质上很讨厌我出现在莺同学面前的你,会特意把我约到这里来聊天。毕竟,在这种地方万一发生什么,也不出为奇。”

    支仓冬夜也笑了起来。

    “我是很相信支仓同学的人格,认为你不是什么坏人。”

    她露出一副天真无邪,丝毫不会怀疑他人的可爱表情。

    (这女人真是擅长装乖,她平日都是这样伪装着自己的真实性格吗?这么做不会累吗?)

    支仓冬夜皱了皱眉头,他算是对于天野纱夜这“表里不一”的性格早有领教,知道这女生的真正小心思。

    ——可惜,这小女孩跟我比还是嫩了点。

    他在心中摇了摇头,嘴上倒是继续说道。

    “天野同学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会说自己能够‘毫无保留的相信别人’的人往往有两种,第一种是傻子,第二种是别有用心,天野同学觉得自己是哪一种?”

    “我的话……”

    她眨了眨眼,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这个问题不用回答我。”

    支仓冬夜不容她反驳,继续说。

    “说白了天野同学还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这里是离教学楼有段距离的体育仓库,从教学楼要过来必须穿过后庭,你约我来这里,又是孤男寡女,又是这种封闭没有外人的环境,你真的觉得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吗?”

    “呃!”

    天野纱夜睫毛颤动,眼睛猛地睁大,身子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演技到位,可惜眼神出卖了你……)

    支仓冬夜顺势而为,他猛地抓住天野纱夜的手腕,强行把眼前的少女推到了墙边。

    “比方说就像这样……看吧,男女之间体力差距是很大的,我有调查过天野纱夜同学的一些传闻,你平时有在学芭蕾、古筝、花道什么的,但是没接触过武术,就算是我这样的普通男生,想要压制你这种弱质女流也不是什么难事?”

    天野纱夜初次感觉到不妙了,她咬紧了嘴唇。想要挣脱出来,却又被支仓冬夜粗暴地推了回去,他一只手按住墙壁,另一只手压住天野纱夜的肩膀位置。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的表情终于变得僵硬,眼中迅速浮现混乱与恐惧。

    “你猜猜看呢~天野纱夜,你觉得我现在能够对你做些什么……”

    支仓冬夜嘴角却微微上扬,全身散发出残酷邪恶的气息。

    就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威胁,天野纱夜本能地缩起了脖子,视线开始闪躲起来。他强行抓住她的下巴,迫使天野纱夜与自己视线正面对上。

    “天野,你有些小聪明,还以此为傲。我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藏了什么后手,可是真等你那些小手段派上用场,我早就把能做的事情做完了。”

    “别、别这样……!”

    她发着抖说。

    “你要真的这么做,后果不是闹着玩的。还有,支仓同学,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的姓氏是天野。”

    换了一般人还真的有可能被她唬住,华族在这个国家有着货真价实的社会地位,天野纱夜孤身一人跑过来找自己,也是因为有这样的底气。

    “天野纱夜,你是打算威胁我吗?天野家的名号就算再大,但是如果让我吃亏,我可以保证你也不会好过……天野家大小姐的裸照什么传出去,是不是很有趣?”

    他用力捏住她的手,少女“呜”地发出吃痛地声音。

    “你弄痛我呢!?”

    “好啊!那就换成这样吧!”

    支仓冬夜松开这只手,他的指尖向下滑动,从百褶裙摆滑到了大腿上。游移的指尖能够感受到属于少女肌肤的那种光滑柔软的触感。

    “不要!”

    她尖叫出声,湿润眼眶里流出细微的泪滴。

    “别移开你的眼睛。”

    支仓冬夜更加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脸。

    “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你想要我和千夏分手,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是的……我、我没有这么做。”

    她冷汗直冒,瑟瑟发抖,拼命试图否定。

    “你还在狡辩,去天台是你刻意为之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贵宫学姐也在那里,如果没有夕起子学姐出面,场面肯定会变得难以收场……”

    支仓冬夜继续开口。

    “至于你这么做的原因,让我猜一猜,应该与莺同学有极大的关系,可能是身世或是什么其他问题,反正事情没有那么单纯,出于这些原因,你不希望我和千夏顺利交往下去,之前还近乎色诱我,也是为了这个目地,这次把我引到这间体育仓库,也是故技重施,用意就是破坏我在千夏眼中的地位,不然就是打算找机会陷害我,我说的对吗?”

    “支仓同学,你这、这是误会啊?我真的没有这么想过……”

    她的眼眸朦胧一片,嘴边发出“呜”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

    支仓冬夜看到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眼中没有波澜,他并不为所动。

    “天野,你不要继续假哭了,你再不说老实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冷笑一声,伸手抓住了她的裙子用力向下拽去。

    瞬间,天野纱夜脸上那怯弱、柔软、可怜的表情都消失了——那是仿佛去掉了面具后露出的真容。

    她变得面无表情。然而,这不是那种缺乏表达感情的无表情,而是另一种,宛如伪装成人类的人偶在舞台结束后的姿态,放弃继续扮演人类的模样。

    “你大可对我做些什么,不过这都不重要。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一件事,那就是出于对你的善意,建议你快点与莺千夏分手,这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

    她淡漠地说出这番话。

    (终于……逼你说出这句话。)

    支仓冬夜咧嘴笑了,他的右手松开少女纤细无力的手臂,继而,他又举高双手,示意自己没有继续乱来的打算,还向后退出一步。

    “好了,天野同学,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真面目吗?”

    她微微伸出颤抖的手,摸向自己的脸颊。

    绷紧的肌肉就像是木制的面具,少女仿佛是在强行矫正自己的表情那样按住自己的脸。

    “呼——”

    她闭上眼之后,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下个瞬间,熟悉的宛如“假面”的笑脸又恢复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