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20章 体育仓库的密会
    “什么啊,看黄书是犯罪吗?还有那些蠢货哪里知道我的优点啊~!”

    眼镜不甘示弱地大叫起来。

    “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主角,属于我的天命女主角肯定就在某处等着我!”

    永野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回应。

    “城本啊,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以大量情侣和悲哀的光棍组成的,像城本你这样的人,因为个性太烂的关系,注定交不到女友只能蹉跎一生。没错,这样的未来我现在就可以预见到的。”

    “不准瞧不起我喔!也别以为交上女朋友就赢了,真正优秀的男人,就会像我一样永不言弃,只要继续前进,道路就会不断延伸。”

    “听到没有,支仓,他家伙这与常轨脱节的乐观态度,搞不好值得大伙借鉴来着。”

    永野忍不住吐槽。

    “有道理,看不清现实选择逃避也许对他也是一件好事。”

    支仓冬夜伸手拍了下城本的肩。

    “城本,听我说,努力虽然会背叛你,但是失败就不会,你就继续向着通往败北的人生笔直前进罢。”

    “不准说这种话,信不信我马上哭出来。”

    城本鼓着脸反驳,不过支仓冬夜懒地理会这个家伙。

    “好了,我出去一下。”

    支仓冬夜想到了什么,缓缓从桌子上起身。

    永野看着起身的支仓冬夜有些疑惑。

    “去哪?厕所吗?……”

    “没啦,只是受够了城本这张脸,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拿起桌上空掉的便当盒,向教室后门走去。

    ……

    “便当盒还是要还回去……”

    看着这个小巧的漆盒风格的便当盒,支仓冬夜在心底微微一叹,他觉得自己当初为了“回击”一下天野纱夜的算计,接过莺千夏的便当就是个错误决定。

    “从那以后每天都送便当过来,她还真是执着于这件事……”

    那天之后他本来是想婉转回绝的,但是看到莺千夏异常坚持的样子,他也不好直接出言拒绝。

    事实上,支仓冬夜有用或明成暗的方式对莺千夏进行暗示——无论是利用短信和line聊天时的遣词用句,还是平日里的那种与莺她刻意保持距离的态度——如果换成是一个性格比较敏感的人,应当已经注意到了他真正用意……

    “……表了这么多次意,偏偏这女生一点感觉也没有?还是说我的表现过于含蓄?她还没有体会到我根本不打算跟她交往下去的心情。”

    支仓冬夜觉得很头痛,本来他认为这件事情应该很好解决,谁能料到莺千夏的性格这么让人头痛。

    “支仓同学,我来了。”

    也就在这时候,“哒哒哒”一路小跑地脚步声响起。

    他一抬眼,就看见朝自己跑过来的莺千夏。

    凑到自己身边后,她的脸蛋红扑扑地,笑着对他说:“那、那个……今天的便当还合支仓同学的味口吗?”

    “很好吃,不过每天早上要做便当一定很辛苦吧!莺同学也不用每天早上替我准备一份,仔细想一想,这个实在是太麻烦。”

    支仓冬夜脸上的笑容很勉强。

    “我还是习惯在福利社或是去食堂……”

    “不会的,请务必让我这么做!”

    没等他说完,莺千夏就打断他的话。

    “我一点也不会觉的辛苦,再说,在福利社买面包、在食堂点定餐浪费钱又不健康,支仓同学还是吃我准备的便当就好了。”

    ——少女,你这就有点强买强卖的味道了。

    支仓冬夜在心底叹了口气,他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稍加分析了这女生的性格,察觉到她有两个坏习惯,这也可以说是性格上大的缺陷。

    第一点是,她做事有点一根筋,或者说有时候过于偏执,说白了就是不听人劝;第二点在于,她因为某种原因心中有怀有强烈地自卑,这种自卑从另一侧面又造成她异乎寻常的表现欲或者是控制欲,比方说強硬地要求给自己准备便当一事,应该就是这种心理造成的……

    “这件事就先不说吧!莺同学,明天就是星期天,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吗?”

    听到他这么说,莺千夏又开心又有些羞涩地点头。

    “星期天休息,我们一起出趟门,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谈一谈?”

    “好、好好的。”

    “那就这样了,马上要上课了,我要回去了。”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莺千夏的眼神里有些恋恋不舍,她很珍惜与支仓冬夜每天接触的时间。

    (好可惜!今天又没有好好说上话……)

    考虑到马上要上课了,她也只能怀抱着些许失落的往自己班级走去。

    ……

    支仓冬夜走在半路上,就被一个声音喊住了。

    “能抽一点时间给我吗?支仓冬夜同学。”

    他转过身子,眉头就锁了起来。

    “原来是你……”

    身后喊住他的人是天野纱夜。

    “不好意思,支仓同学。我有些话想要跟你单独聊一下,我知道一个谈话的好地方,你能跟我来一下吗?”

    “正好……我也有事情要跟你聊一下。”

    支仓冬夜也能猜出这个女人的来意。

    “你要跟我聊一下?此话当真……”

    “当然,而且是与莺同学有关的事,我相信你也会比较感兴趣!”

    支仓冬夜决定买个关子。

    “哦?这还真让人有些惊讶……”

    天野纱夜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名为“支仓冬夜”的男生。

    ###

    体育仓库的门被打了开来,一前一后两道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支仓冬夜下意识地打量起体育仓库,仓库空间很大,摆放着诸如跳马箱、起跳板、体操垫、装在框里的篮球、排球什么的。

    只是,这里尽管空间很大,却阴暗又潮湿,气氛就如同鬼屋一样。

    (虽然我很想否认,可是说到体育仓库就想到某些涩涩小短片,天野纱夜约我到这里来又打算干啥?)

    “支仓同学,你知道我想说些什么?”

    天野纱夜反手把体育仓库的门关上,她拿起钥匙把门反锁上。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应该和莺同学有关吧?”

    “你猜得很对。”

    天野纱夜转过身来,小声叹了口气。

    “说实话,我并不讨厌支仓同学,你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或许会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这样的庶民应该没办法和天野家的千金成为朋友。”

    支仓冬夜笑了笑。

    “我对天野同学的观感很不好,如果让我直言不讳的来形容,我只能说:你真的蛮惹人生厌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