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19章 门外之物
    这也不难理解,假如这个场景真的是未来的末日世界,火柴蜡烛,需要电池的手电筒在文明体系崩坏后,没有人维持生产就会消耗殆尽。

    “找些东西点火照明如何?既然是在学校里,那应当是能够找到派上用场的东西……”

    理科教室搞不好能够找到酒精瓶什么的,而且距离也不远,走过去看看吧!

    他来到房间的正门前,心底也回想起来。

    “刚才脑子里的提示有说到多了一个什么‘地图探索’,这东西应该怎么开启!”

    他闭上双眼,运用意念触碰意识中存在的白色光点。也就在这时,支仓冬夜的左眼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方框,从中展现出一副缩略版的地图。

    “这是教学楼的地图吗?感觉就是三楼的地图吧?”

    他透过地图再次确认了一下这个房间,从空间布局上他甚至能够看到自己的位置。

    在这地图上位于校长室里有一个发光的红点,自己移动的同时这个红点也会移动。

    “如果说这个发光的红点就是我自己,那门外的这个绿点又是什么东西……?”

    支仓冬夜将自己的目光投向门外,隐隐约约好似门外有一道人影站在那里。

    ……错觉吗?不,这并不是错觉,因为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笃笃笃!

    有人敲门声。

    隔着一扇门,有谁在外面敲着这扇门!

    顿时,支仓冬夜吞了口唾沫,直觉得浑身寒毛直竖。

    此时此刻,在入夜寂静的衬托下,这几声敲门声真的很突兀,也很诡异。

    开什么玩笑?在这个“末日副本”里,又有谁会敲门来着?

    近乎本能的直觉在向自己打警报,门外存在的东西很危险,那是绝对不能开门的对象。

    他一动也不动,大气也不敢喘,静静地观察着门边的动静。

    ——笃笃。

    敲门声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急。

    他也大着胆子向后退了几步,回到了办公桌的位置。

    ……笃笃笃、笃笃笃。

    突然,门外静了下来。

    不妙!

    支仓冬夜眉头紧锁,敲门声即便停了下来,他也没有松下一口气。

    要说原因的话,是因为左眼的地图上显示那个绿色光点并没有移动。

    他缓绶右手伸到抽屉里,取出了马卡洛夫,子弹已经装上了。自己在上一世就有接触过枪械,虽然没什么枪法可言,但是枪的破坏力、威慑力都要比那柄武士刀强的多。

    寂静的黑夜之中,支仓冬夜就这样抬着枪与门外的存在互相僵峙着,门外的绿点一直也没有动,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可能是十分钟,也可能长达十多分钟,绿点开始移动了。

    “终于,走了。”

    看到绿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松了口气,伸手拉开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门外的东西是什么他也不清楚,但是对方只是出现在门外,他便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跟那些丧尸给我的感觉不一样,我有种直觉,开门必死——)

    而且,这个夜晚的环境也令他心生不安,特别是窗户外的那轮血红的月亮,散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导致整片天空都浮现朦胧而又诡异的色彩。

    “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了。”

    到场景的时间结束为止,支仓冬夜都没有动,他硬是把时间耗尽才离开了。

    ###

    模模糊糊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

    大约过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支仓冬夜重新睁开了双眼。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自己的卧室。

    “又回来了。”

    这里是熟悉的房间,也是对自己而言最安全的场所。

    “这次……并没有吸收到‘黑焰气息’。”

    支仓冬夜有些无奈,因为感到危险性太大,他一直待在办公室这个“安全场所”。

    不过,他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任何收获,因为——

    “果不其然,尽管现实世界的东西带不进去副本中,但是反过来,从副本收获的物品,我是可以带过来的……”

    支仓冬夜摸了摸身上,他的左右双手都多出两样物品,其中一件是那把马卡洛夫,而另一件则是一本黑封皮的笔记本。

    “能够把这两件物品带到现实世界里来,也算是意外之喜。”

    ……

    副本世界里的物品似乎是可以随同自己一起来回穿梭。

    因为美工刀的事情,支仓冬夜有注意到这一点,他这次进入副本再度确认了这一点,因为无论是那柄手枪,还是黑封皮的笔记本,都被他顺利的带入了现实中来。

    “在日本非法持枪是个麻烦事,平常还是要把枪藏好……”

    支仓冬夜喃喃自语,接下来,他的双眼目光理所当然的投向了那本黑封皮的笔记本。

    他认为这本笔记本应当藏着很重要的情报。也是为此,才会特意把笔记本带到这个世界来。

    “不过,接下来还要进行翻译工作,这本笔记本有些厚来着,工程量有点大啊!”

    看着字迹异常潦草的俄文,他不由地深深陷入了头痛之中。

    ###

    “我说支仓,你最近到底都在忙些什么,这几天约你去打电玩你也没兴趣,网游也不上线,天天一到放学就没影子了,不、不会吧!难道你放学以后都在跟莺千夏同学亲亲我我吧?”

    城本瞪着支仓冬夜,这是一双羡慕又嫉妒,带着试探意味的眼神。

    “……你在说什么?”

    中午时间,正在吃着便当的支仓冬夜神态没多少变化,他平静地说道:“什么亲亲我我,我这段时间每天放学都在图书馆里。”

    “骗人吧?”

    城本不敢置信,想要抓住他的后方衣领前后摇晃。

    “说老实话,你跟莺同学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一垒还是二垒,该死,不会到现在为止连手都没有摸上吧!”

    “我也不清楚你在期待着什么,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支仓冬夜转身打掉他的手,淡淡地回复。

    “搞什么啊?”城本推了下眼睛,傻眼地看着他。

    “你这还算是男人吗?难不成平常连用短信、Line都没有,你们真的是男女朋友。”

    “私下连络是有吧。”

    一旁的永野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漫不经心看了一眼支仓冬夜,不动声色地说道:“我有看到支仓用手机跟莺同学联络,还有,城本你不要老是剖根问底啦,你不觉得自己很烦吗?”

    对于永野的话,支仓冬夜倒没有否定。近期莺千夏确实有连络他,这个女生真的很喜欢发长的要命的短信。

    反过来,他的回复都很简单。

    “什么?竟然这么说我,我这边可是有认真在为支仓在考虑啊!”

    城本如同受到了打击,一脸愤恨不甘地看了永野。

    永野毫不客气地反驳:“不不不,你就是因为这种性格,才经常被班上的女生翻白眼,之前那次还把黄书带到学校来了,被风纪委员当场搜到,结果被她们骂成是‘白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