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16章 车祸
    “市井小姐,这个‘天野制药’到底是什么来历?”

    手里拿着名片的支仓冬夜听出这个问题。

    “天啊!我说支仓同学,你该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听到他的话,市井美咲脸色不免有些古怪。

    “说起来……天野制药的前身是家医疗机械企业,这家企业是御门财团的子公司。天野家就是‘摄家旁系’的御门家分出去的家系,尽管没有御门家那么尊贵不凡,但也不是普通的家世……”

    “我对于华族的事情了解不是很深。”

    支仓冬夜只能这样解释。

    “哈哈,这倒也是,华族的家系复杂程度确实让人头痛。”

    市井美咲也没打算对支仓冬夜详细解释这方面的问题。

    “御门家与天野家的家系姑且不论,天野制药倒是比较有名,就算普通人也会了解,毕竟他们会社经常在电视上打广告,很多药妆店都有天野制药的产品,你平常难不成没在电视上看过?”

    “抱歉!?”

    支仓冬夜很无奈,他是个穿越者,又没有多少来自原主的记忆,市井美咲提出的问题,他确实没办法正面回应。

    “算了,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市井美咲摇了摇头,她拿起冰咖啡抿了一口。

    “对了,我倒是想了起来,天野制药的现任会长是天野宗一郎,他的女儿我记得应该与你同龄,那女儿应该也在你们樱坂私立高中上学。”

    “……天野纱夜。”

    市井美咲拼命点着头。

    “对对,她应该就叫这个名字。说起来你们樱坂也算东京比较有名的私立高中,似乎有不少有权有势的人都在那里待过……”

    听她这么说,支仓冬夜神情有些微妙变化。

    “冬夜同学不会认识她吧?”

    “不,不认识。”

    支仓冬夜矢口否认。

    “不认识也好,那些有钱人跟我们这些小市民相当于两个世界的人,身为平民的我们,最好不要牵扯到那些人的事情里去。”

    市井美咲若有所思地这么说。

    “啊,不说这些了,我差点忘记了,说起来我这次来是为了把这个东西给你。”

    她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了一下,拿出一个透明塑料袋。透明袋里装着几张证件和零碎的小件物品。

    “这是你哥哥在侦探事务所那边的朋友最近整理他的物品时发现的,就是那位木津大叔,他人比较好,听说我要拜访你,就把这个传交给我了,让我交到你手上。”

    “谢谢你了,市井小姐。”

    支仓冬夜用恳切的语气回应。

    ###

    转眼间,天空阴云密布,很快,啪啪的雨点从缓到急,

    啪!

    一滴豆大的雨水狠狠砸在支仓冬夜向空中探出的手心里。掌心冰冰凉凉。

    他慢慢收回手来。接着没多久,大片的雨水从空中倾泻下来,支仓冬夜撑着伞走在柏油马路。

    在露天咖啡馆与市井美咲聊了没多久就意外下雨了,眼前时间不早了,支仓冬夜打算回去了。

    市井美咲倒是好心的问要不要送他回去,不过支仓冬夜直接拒绝了。

    “这条路离我家就一条街的距离,就不麻烦市井小姐了。”

    “好吧!”

    市井美咲对他眨了眨眼。

    “不过,你总不能就这么冲进雨里去,那可是会感冒,这把伞就借给你了。”

    ……

    雨水朦胧的街头,他打着伞走在回家的路上。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偶然,我的那个兄长支仓信秀的事情竟然跟天野纱夜所在的天野家扯上关系……”

    支仓冬夜的心情有些沉重,市井美咲再度出现似乎是一种预兆,可能兄长支仓信秀带来的问题还没有被解决。

    便宜老哥支仓信秀卷入了某种阴谋或是危险漩涡里去了,连带着也很有可能把自己与小姨笹森千穂一并卷进去。

    “也不知道我这个兄长是怎么想的?他难道就没有考虑过自己冒然行事会连累亲友这个问题。”

    轻声叹了口气,他拿起手中的名片又看了一眼。

    “‘专务’常叶弘明吗?这也能算大人物?”

    ——日本企业的会社制里,专务一般是指不隶属于企业、职员的董事会高层,算是会社企业中董事会中任职的高层人士。然而即便是某个会社企业的高层,那也不过是个企业高层骨干罢了。

    “然而,天野制药派出区区‘专务’,就能够勒令警察停止继续办案,这个国家里的执法部门不靠谱程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

    黑,真是比想象的还要黑。

    说起来,连警察这种执法部门都沦落到这个地步,其他司法机构或是政府权力机关是什么样也可想而知。

    “如果真的因为我哥的事情,招惹上什么麻烦,那我也必须想一些自保的办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就一个普通的小市民,如果没有什么倚仗的地方,很有可能就会被卷入什么莫测的风波里。

    雨势渐渐变大,风声也在耳边呜呜呼啸。

    突然,撑着伞走在路上的支仓冬夜寒毛乍起,他隐约感受到某种危险正在朝着自己迅速逼近。

    (……在我后面?要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身子便陡然一僵,脖子机械似的向后转去。

    呼——呜……

    明亮的车灯在身后晃动,一辆急速而来装满砂石的小货车当头撞在了他的身上。

    咔嚓!全身粉身碎骨的痛楚传遍了全身,支仓冬夜整个身子被撞飞在了空中。

    在死亡的瞬间,他那心脏位置一股冰冷的气流涌入意识中的那个轮盘上。

    千钧一发之际,发出淡淡光芒的轮盘逆时针转动了。

    ……时间,开始倒流了。

    一秒接着一秒,光阴逆转流动,景物飞速倒退,就连自天上落下的雨滴也在往空中回移,时光倒带一样,回归了三十秒前的原点。

    当支仓冬夜再度恍过神来,就发现自己撑着伞站在原地。

    “车子……我刚才被车撞中了!”

    他的意识很清晰,也很清楚自己刚刚逆转了时间。

    (是货车……有一辆货车撞了上来,这是要杀我!)

    思虑一闪,他猛地转过身来,后方的车头的灯光蓦然亮起——

    呼呜!

    时速飙到八十的货车全速朝着他驶来,那势头分明是要他的命。

    支仓冬夜来不及多想,他松开手掌,手中雨伞被狂风吹起,在空中转旋如飘蓬。

    他整个身子也如同鱼跃般冲起,利用条形绿化带的屏障,躲过了身后呼啸而至的卡车。

    “……真是好险!”

    险之又险的躲过一劫的支仓冬夜胆战心惊,一阵后怕。

    不,这绝不是普通的交通肇事。

    ……他努力回忆刚才的一幕。

    依稀记得,那辆装砂石的小货车没有车牌号。

    而且,自己在时间一秒一秒倒流的间隔里,也看清了驾驶室里的景象。

    没错,驾驶那辆小货车的是一个男人,他戴着毛线帽和太阳眼镜,遮挡住半张脸。

    “这是谋杀,对方是想要致我于死地。”

    支仓冬夜冷静地分析,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犯罪事件,一场意图伪装成肇事逃逸的杀人事件。

    ——而自己,明显就是他们的目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