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15章 神慈恩启会与天野制药
    地上的美工刀被支仓冬夜捡了起来。

    他自己也很疑惑为什么这柄美工刀会被带入现实世界里。

    隐约好像记得……先前这把刀是被自己放在身上,不过支仓冬夜起初就没有考虑过“副本世界”里的东西能够带入现实这种想法。

    (‘副本世界’难不成真的是这个世界濒临末日后的世界,我并不是进入了某个副本场景,而是真正进入了末日后的时间线吗……?)

    支仓冬夜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关键性。

    “如果‘末日副本’与真实世界有联系,难道这个世界的未来会变成我在副本中经历的那样!”

    一时间,他的表情变得异常的严峻。

    “那个……同学,你没事吧?”

    担任“图书委员”的眼镜学姐狐疑地看着他,自打支仓冬夜捡起美工刀以后,脸色就阴晴不定,这让她不禁胡思乱想。

    “那把美工刀锈迹斑斑,看上去好奇怪,而且这个男生也让人觉得有些古怪,不会是什么危险人物吧?”

    她在心底不禁嘀咕起来。

    “学姐,这是借阅卡,麻烦登记一下。”

    支仓冬夜很快就恢复过来了,他从钱包里取出借阅卡向还在胡思乱想的学姐催促一声。

    “好、好的。”

    眼镜学姐这才恍过神来,她被心中的慌乱推动着迅速办好了借阅登记,然后就把书推给支仓冬夜。

    “谢了。”

    支仓冬夜打了声招呼,转身就离开了。

    ###

    离开图书馆后,支仓冬夜打算直接回家。

    他没有参加社团,是不折不扣的“归宅社”,“死宅三人组”的另外两人,也就是城本与永野他们约好去秋叶原玩去了,而他并没有玩乐的心情,心底想着早点回家。

    走在马路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汽车按喇叭的声音。

    “——喂,你是支仓同学吗!这边这边。”

    支仓冬夜转过身来,他看到一辆车正停在公车站前方,驾驶座那边车窗降了下来,有个人正在向自己招手。

    “……这女人又是谁?”

    支仓冬夜很纳闷,因为鸣喇叭喊自己过去的竟然是个不认识的女人。

    “冬夜同学,真是的,你难道没看手机,我之前有打电话给你。”

    喊他的人是个穿着白衬衣外配职业套装的女性,她伸手打开副驾驶座,招呼支仓冬夜坐上来。

    “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我是市井美咲,前段时间不是打电话给你了吗?”

    她微微一笑,看着有些迟疑的支仓冬夜说道:“关于你哥支仓信秀的事情,我有一些新发现,我们要不要去前面的咖啡馆聊一聊。”

    ###

    市井美咲这个名字,支仓冬夜确实还记得,她是之前调查过自己的兄长支仓信秀失踪案的那名女记者。

    支仓冬夜的大哥支仓信在一家侦探事务所工作,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突然失踪,不知去向,就连警察也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

    此时,露天咖啡馆里,女侍应端来了两杯咖啡。

    “谢谢。”

    市井美咲伸手接过咖啡,目光看向支仓冬夜。

    “最近你生活上没什么问题吧?没有什么人上门骚扰你……”

    她问了一个很古怪的问题。

    (骚扰我……这话什么意思?)

    支仓冬夜微微蹙了下眉头。

    “不,最近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这样啊?那还不错。”

    女记者抿了下咖啡。

    “最近,我发现了一些线索,我想应该与你哥哥信秀先生有什么联系,所以我来找你,也是希望你能够给我提供重要情报。”

    “市井小姐尽管问吧!如果我知道些什么,肯定会尽量告诉你的……”

    支仓冬夜立刻回了一句。

    “不过,关于我哥的事情,我了解的也有限,或许还没有市井小姐你知道的多。”

    市井美咲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我过去有认识你哥信秀先生,是他还在侦探事务所时候的事情,信秀先生是个非常杰出有能力的人,我认为他的失踪绝对不是什么意外之事,而是被牵扯到某个阴谋中去了。”

    “阴谋?”

    “是啊,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名为‘神慈恩启会’的新兴宗教团体,我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了,你哥哥信秀先生私下在调查这个教派。”

    “神慈恩启会吗?我没听他说过有关这个教派的事。”

    “可能因为是他私下自行展开的调查,侦探事务所那边也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事实上,也没人清楚为什么信秀先生要调查这个奇怪的宗教团体。”

    “奇怪的宗教团体?”

    支仓冬夜反问一句。

    “你说的这个神慈恩启会,该不会是什么不正经的邪教吧?”

    “据我所知,神慈恩启会明显是个有问题的教派。”

    市井美咲叹了口气,阐述了一下她从网络上搜集的关于这个新兴宗教团体的真面貌。

    关于“恩启会”的恶行,网络上流传的说法主要集中在:“宣传将资金捐赚给教团以获得净化”、“强行贩卖神符和灵壶给信徒”、“从个别信徒手里强行掠夺工资和奖金,并声称是奉纳给教祖的礼金”……甚至,还有传言说信徒被安排强制劳动,并且在深山老林中建立宗教设施,监禁洗脑信众的勾当。

    “钱是神借给我们用的,把钱捐给组织只不过是把借来的钱还给神而已……”

    某位逃离”恩启会“洗脑的教徒,在网络上透露出恩启会的教规,也说明这个教团存在着违反法律进行敛财的恶劣行为。

    当然,这些只是网络流传的信息,究竟有否可信也要打上一个问号,但是从网络流传的信息里管中窥豹也可以得见“神慈恩启会”不是什么正当宗教组织。

    “可是,我哥为什么要调查这个神慈恩启会呢?”

    支仓冬夜疑惑地说道:“他在侦探事务所应该没有接过类似的调查工作吧?警方是否知道这件事,他们不可能放着这条重要线索不管吧?”

    “不好意思?支仓同学,我怀疑警方在这边恐怕靠不住。要说原因的话,我猜应该是这个对他们造成了某种阻碍。”

    市井美咲突然取出一张镀金黑底的名片,放在桌面上。

    “某位大人物对警方那边施压,要求对你哥哥支仓信秀的案子‘到此为止’,这就是那家伙的名片。”

    支仓冬夜拿过这张名片,上面如此写着几行字。

    【天野制药株式会社】

    【专务:常叶弘明】

    “天野制药?”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支仓冬夜立刻想到了那个天野纱夜。

    ——说起来,那个女生的父亲好像是个“大人物”,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