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14章 新发现
    “……真是一场闹剧!”

    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是支仓冬夜心底唯一的评价。

    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之处,不过总体来说他算是了解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野纱夜并不希望自己与莺千夏交往。

    (感觉里面有些内情吧?单纯是为了保护自己亲友、闺蜜,她的手法也太过头了,特意邀我到那里,似乎是有意识的令我与那个贵宫祐希发生冲突,也不一定是需要双方有冲突,在那种场合我的身份很明显会被针对,因为我这样的普通人,在那个贵宫祐希眼里就是所谓的‘庶民’……)

    放学后的支仓冬夜就来到了学校的图书馆,他放下手中用于参考的一本历史书,嘴里嘟哝起来。

    “‘四民平等’,明治维新时期,大政奉还给天皇之后,日本这个国家就进行了改革,所谓四民,就是皇族、华族、士族,庶民这四民……不过这个世界的历史与我所知的并不一样。”

    并非只有日本的历史与自己熟悉的历史不一致,就连世界史也不相同,因为支仓冬夜上一世也没有具体研究过史学,他也很懒分析具体的说明历史走向的细节中的差异,但是他心底也清楚其间差异还是存在的……

    “国外的美帝在南北战争时期就分裂成两个国家,真的分成了USA和USB?华夏国才是世界第一强国?欧洲方面的历史与我熟悉近代史有些相近,也有与我知道历史方面并不一致的地方,其他世界各国也有细微出入,而且……日本这边还是这样?”

    他拿起手机,也顺势利用网络调查了一下,发现最让人惊异的是这个国家历代统治者都被称之为“帝姬”,而且从历史上著名的持统天皇这位女王开始,这个国家的历代统治者或是名义上的元首都由女性担任,“帝”自古以来就是女性来担任。

    “君主立宪是立宪了,不过国内保留华族势力,那个等同于白立宪?”

    确实,华族人数并不多,但是依旧有多位敕任议员在参议会担职。在法律层面上,他们确实没有过去身为贵族的阶级特权,也没被赋予高人一等政治地位,但是旧时积累的财富人脉依旧存在,在这个国家里依然是最为高贵的“上等国民”。

    支仓冬夜皱著眉头暗自沉吟:

    “而且,与某些国家相当于吉祥物的立宪“君主”不一样,‘帝’是国家神道的现人神,有着超然的地位,尽管‘帝’不参于执政,也没有实权,但在民间有很大的威望,也具备政治层面的影响力,这不是日本是泰国吧……”

    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日本是着复杂社会背景,并非表面上的“乐土”。

    这个国度并不太平,内部时局动荡。远的不说,十年前就发生过一次政变,革新派的政府首脑被保守势力驱逐,被迫流亡于国外……

    在这个国家里,所谓的“四民平等”也并不是真的平等,庶民与华族、资产阶级以及这个国家里的“上等国民”是有一层看不见的隔阂的……

    (难怪那个贵宫祐希依仗着‘华蝶会’的身份态度那么高傲,原来背后还有这么一层因素在里面……)

    “崛泉夕起子身份也不简单,她家不可能只是个开道场的,不然也不可能和贵宫祐希针峰相对,还占据上风。”

    坐在图书馆的椅子上,他轻轻吁出一口气,沉下心神,放慢思绪,让思考过度的大脑冷静下来。

    经过一番调整,他才继续思索着。

    “天野纱夜的家世好像很不简单,她也是华族,那位贵宫学姐也说了,让她‘不要和低档次的人在一起’,这话很有意思……”

    支仓这样的外人都能听得出来,这句话明显话中有话。

    另外,她与莺千夏的关系也耐人琢磨。

    不过,自己也不打算掺合到这些浑水里去,星期天跟莺千夏摊牌,算是从此以后跟这件事断绝联系……

    摇了摇头,他把这些俗务抛到脑海,继续研究起自己获得的“金手指”。

    当他下意识的触及脑海里的光点,那个发光的白点迅速展开,变成一个写满数据的半透明方框。

    在这个面板框上也多了全新的技能:【盆栽与园艺】、【钓鱼】、【折纸解构】、【拳击图解】、【厨房电器修理大全】、【陶艺入门】……

    一共收集了二十多种不同的技能,不过因为缺乏那种阴冷气流,他并没有强化这些技能,所以这二十多种不同的技能全都是空置的。

    “类型有些杂,不过我算是明白了,我并不能单纯的去学习‘知识’,我只能够掌握实践性的技术。”

    整个上午的时间,支仓冬夜都在研究这个系统对于“技能”方面的应用,在一番研究后,他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所能够直接学习掌握的技能,并不是“知识”,比方他如果想学数学、语文、历史这些知识项的东西,只能靠自己用大脑来死记硬背。

    倒是如果是需要具体动手实践的东西,支仓冬夜就能够将其纳入这个技能列表里,也就可以进一步展开强化。

    具体方法也比较简单,他只要盯着某个进行技能实践中的人,或是拿到专业的工具书就能够快速登入技能列表。

    “可惜了,本来还以为能够通过这本俄语词典来掌握毛子的语言,看来是我想多了。”

    他看着手中的这本厚重的词典,微微摇了摇头。

    在“末日副本”的世界里,他发现了一个死掉的俄国人,还从那具尸体上找到了一本笔记本,那本笔记是用俄文混合着些许日文记录的。

    多年在恐怖解谜游戏中培养出来的直觉告诉支仓冬夜,这本笔记可能是一个重要线索,为此,他打算学习俄语。

    眼下这个想法自然是泡汤了,他只能在图书馆借走笔记本回家想办法自行进行翻译。

    把刚才搬过来的书放回原来的位置,支仓冬夜就拿着想要借的俄文词典来到大厅服务台。

    “同学,你要借的书就是这本吗?”

    担任图书委员的是一位高年级学姐,她戴着一副眼镜,文雅地微微向他点头露出笑容,伸手拿起支仓冬夜想要借走的俄文词典。

    “俄文词典,你的兴趣还真有些特别。”

    “是的。”

    支仓冬夜点了点头。

    “那么,请出示借阅卡。”

    这位学姐笑了笑。她心想这位学弟应该看不懂俄文,特意来这里借一本俄语词典也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难不成是跟之前那几个借走德语书的年轻人一样,这孩子也是个中二病……)

    支仓冬夜理所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位担任“图书委员”的学姐在想些什么,他应了一声“好的”,就动手从右边口袋里打算去掏自己的钱包,借阅卡被他放在钱包里。

    啪嗒。

    一柄锈迹斑斑的美工刀从他的口袋里滑落下来。

    拿着俄语词典的学姐也愣住了,她的目光垂直落向地面,盯着那柄美工刀。

    “不好意思,我掉了东西。”

    支仓冬夜蹲下身子,捡回了美工刀。

    (这柄美工刀明明是属于‘副本世界’里的东西,没想到竟然会被我带入现实世界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