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10章家世
    “天、天野纱夜?”

    眼镜城本惊讶地念出这个名字。

    他现在的表情就像是下巴都快掉下来般张大了嘴。

    与此同时,喧嚣的D班教室瞬间鸦雀无声,班上同学们的视线全都集中在支仓冬夜身上。

    “这女的就是那个天野纱夜?”

    支仓冬夜自然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女生。

    ——原主的日记里也没有写过关于她的情报,不过眼镜城本之前有讲过,天野纱夜是A班的女生,这位“高岭之花”,在整个年级都很出名。

    天野纱夜是个资优生,而且她不仅学业一流,又天生丽质,模特儿般的身材和美貌,受到良好家庭教育得体的礼法,言谈举止都极为优雅,理所当然受到很多人的追捧。

    一年级里大半的男生都拜倒在天野纱夜的石榴裙下,主动向她告白的还有高年级的学生,可是全都铩羽而归。

    “用脚尖思考都知道那群白痴是不可能成功的,他们也不想一想,天野纱夜是什么家世的人,她这种上流华族出身的人,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未来铁定会嫁入上流豪门,怎么可能跟庶民阶层的普通学生谈什么恋爱……”

    记得昨天有听过永野说过这档子事,当时他就有所留意,特别是永野说了天野纱夜的出身家世的特殊性。

    (‘华族’,记得是这个国家的旧贵族阶层吧?不过到了近代就被废除了,旧华族不再享有特权制度,听永野的意思是天野纱衣的家世是衍续到现代的华族阶层,这与我所知的历史截然不同,难不成说这个世界的历史与我所知道的历史并不一致……)

    昨天他就对这点感到有些在意,不过当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时处理不过来,现在想起这件事来,他的表情也透着一丝疑惑。

    “不好意思,请问你应该就是支仓同学吧?”

    天野纱夜也注意到了班级里众人的视线,主动走了过来。

    “没错,是我。”

    支仓冬夜回过神来,反问道:“天野同学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说话不卑不亢,即没有怯场,也没有任何激动。

    “抱歉打扰了。”

    天野纱夜朝他深深一鞠躬。

    “方便借我点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要跟支仓同学商量一下……”

    “好吧。”

    支仓冬夜没有拒绝,他也好奇,这个原主从未有过接触的天野纱夜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那么,能跟我一起来吗?”

    天野纱夜脸上浮现出笑容。

    “……我知道了。”

    班上众人的视线有些过于刺眼,只是稍微犹豫了,他就拉开椅子起身,随着天野纱夜一同离开了教室。

    ###

    出了教室的门,天野纱夜就以品头论足的视线偷偷打量着他。

    “支仓同学,与我想象的有些不同了,看来传言这东西不能太当一回事?”

    “哦?”

    支仓冬夜微微眯起眼。

    “我记得我和天野同学并不熟吧?说起来天野同学为什么会找上我呢?”

    “事实上,找你的人并不是我,是莺千夏同学。”

    天野纱夜对着他灿然一笑:“而我也只是受人所托。”

    “天野同学认识莺同学?”

    支仓冬夜仔细想了想,觉得莺千夏怎么也不像是天野纱夜的朋友。怎么说了,这两个人何止性格不一致,就连身份感觉都不同。天野纱夜这种名媛千金与给人感觉很朴素的莺千夏,怎么想也无法把她们俩人联系在一起,照他看来,这两个女生泾渭分明,分别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

    “我和千夏很早就认识了,而且中学又分到一个班级,她算是那种很晚熟的类型,真没想到那孩子也会跟人交往,老实说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非常的惊讶?”

    “不,并不是这样……”

    支仓冬夜下意识的想要否认自己与莺千夏交往一事,那不过是一场惩罚游戏,并不能当真。

    “怎么呢?支仓同学,你想说什么?”

    在前面领路的天野纱夜转过身来,她笑了起来:“我有听说,是你主动向千夏写信告白,难不成这件事情里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没什么……”

    话到嘴边,支仓冬夜又突然改口了。

    “就跟你听说的一样,是我主动向莺同学告白的。”

    会这么改口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心底转念一想,觉得这涉及到自己与莺千夏的私人问题,也不适合拿出来说。

    因为是惩罚游戏的关系才会对某个女生告白——这样的事实传出去让不相干的外人知道,对女生的名誉不是什么好事。

    支仓冬夜尽管没兴趣与莺千夏交往下去,但也不愿意让对方难堪,他会私底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找对方解释此事,顺便断绝这段关系,这才是最适合适的做法。

    (对不相干的外人即便承认自己是主动‘告白’一事,对我本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之后解释清楚了就能够合情合理的‘分手’,在外人看上去也不会显得很突兀,反正高中生情侣恋情告吹这种事情也不过是稀松平常……)

    最好能够在事后营造出“自己被莺千夏甩了”的话更好一些,毕竟自己的人设就是“阴沉死宅”,在班级里又是“三军”这样的边缘角色,被甩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莺千夏从某种角度上也是个恶作剧玩笑的受害者……”

    因为这个原因,自己吃点小亏也没什么关系。

    “对了。”

    天野纱夜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那睫毛很长的双眼眨了眨,十分好奇的问道:“身为千夏的亲友,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支仓同学你究竟喜欢千夏她身上哪一点。”

    她突然踮起脚尖,整个身子靠近过来,漂亮的脸蛋几乎拉近到了彼此能够感受对方呼吸的距离。

    “呐~支仓冬夜。”

    天野纱夜的指尖触及涂着粉色唇彩的唇瓣,她在他的耳边吹了口气。

    “——你喜欢她哪里?你能告诉我吗?”

    对于天野纱夜的追问,支仓冬夜面无表情的回答:“莺同学很可爱。”

    “可爱吗?确实啊……”

    天野纱夜向后退了一步,她若有所思地喃喃低语。

    “千夏身上确实有很多优点,可惜她的性格太朴素了,平常也不会打扮自己,恐怕外人很难理解她的好,但是仅仅是用‘可爱’这样的解释也太过空泛了!”

    她抬起漆黑乌亮地眼眸,笔直地凝视着支仓冬夜。

    “支仓同学,在我看来,会说千夏很可爱,并且会向她告白的人,我认为有两种,第一种是能够真正发现她真正优点,真正知晓她可爱之处的人;第二种人抱着不良用意或者是出于某些原因刻意说谎的人。”

    “——而现在,我的直觉告诉我,支仓同学恐怕并不是第一种人!”

    天野纱夜如此断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