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7章 舔包的重要性
    “……又来了。”

    黑焰涌入体内后,就化成了一道冰冷的气流进入了心脏。这个刹那,他的心脏“咚咚咚”的快速跳动,频率加快了不少,而且那股气流的旋转速度也加快了一些。

    “嗡——”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

    耳鸣声再度响起,意识微微一个震动,五感也有些模糊。

    支仓冬夜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察觉到了自己获得了一些全新的信息。

    【个体数据采纳完毕……】

    他这才深深地吐出口气,开始研究出浮现在思维意识里的信息。

    【细胞活性化指数:大脑7.1%,右手3.2%,左手2.9%,右脚4.1%,左脚3.9%,躯体5.8%】

    ——这是全新的变化,现在,他的意识之中又多了一些数据信息,分别是包含大脑、躯体、四肢在内的全部数据,而且是所谓的“细胞活性化指数”。

    (照这么看的话,这些数值是可以往上提升的,就跟打怪后能够升级,而且,升级的条件应该与心脏的那股黑焰气息有关……)

    胸前的心脏坚强有力的搏动着,气流也在盘旋着,他试着调动这股阴冷气息融入体内,不过测试了几次,却没有成功。

    “方法不对吗?”

    支仓冬夜眼中若有所思。

    只是,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继续深究下去,因为他清楚,即使是方法不对,自己接下来也可以慢慢去研究,现在还是以探索这间“校长室”为主。

    转身将身后的房门关了起来,支仓冬夜也有机会打量起这间“校长室”。

    房间很宽敞,地面上也铺着一层红绒地毯,只是因为久无打理,有些脏。

    校长室里的摆设有些杂乱无章,一张橡木办公桌的周围摆放着好几个装满文件的铁柜,靠墙而立的书架倒在地上,右侧的墙壁是一侧窗户,倒是橡木桌的后面有一副巨大的地图,应该是东京市的地图。

    地图上面还有一些照片和报纸剪下来的报道,密密麻麻地以图钉固定住,另外还贴着注解的便条纸以及连接各图钉的细线等等。

    支仓冬夜低下头,发现橡木桌前那张很气派的椅子上,坐着一具形容枯槁的干尸。

    “……不是丧尸吗?”

    他用棒球棒在尸体上顶了几下,尸体没有任何反应,很明显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成了个死物。

    支仓冬夜靠近一些检查起这具尸体,这是具皮包骨头的尸体,因为全身的皮肤肌肉都如同风干一样,没有一点水分,活像从土里挖出来的木乃伊。

    “这具尸体应该是个女人吧?说起来死因是什么呢?”

    他并没有看到尸体的外伤,也不清楚是基于什么原因而死的——还有,尸体的面前还摆放着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书用扣环封好,摆放在干尸的右手边。

    支仓冬夜拿了起来,打开书皮上的扣环翻阅内容。

    可是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发现自己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这难不成是用俄语写的,问题是我可没有学过俄语。”

    支仓冬夜怀疑这些歪歪扭扭的文字应当是俄文。

    日语、中文、英文自己都没啥问题,可是俄语是真的是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了。

    他仔细翻了一遍,发现上面的文字并不是只有俄文,还有一些日文混杂在俄文之中,似乎书写这本笔记的人是个比较习惯用俄文的,偶尔也会在言语中夹杂着日文的人。

    “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外国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支仓冬夜看着这具尸体,心底颇有些疑惑。

    虽说有所疑惑,但也没有影响他接下来的行动,他在“校长室”里搜索了一遍,意外拿到了一些战利品。

    “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手枪?”

    看着手里的马卡洛夫PMm手枪他也蛮惊讶的,这应该是这具干尸留下来的。

    这枪算是苏联时期的传奇枪支,简单而又可靠,不过弹容量很小。

    起先,他还以为这枪未必能用,检查一番发现这手枪也不知道在抽屉里放了多久,却没有腐蚀生锈的迹象。

    “这把枪的主人应该就是这个外国女人,她应该是把自己的随身物品藏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他还发现了一个大号的手提袋,拖出来一看,包里还有不少东西。

    “救灾食物,还有罐头,不过全都发霉烂掉了,看来是没指望的东西,不过……这么大的玩意,这是防护服吗?”

    找到了一件防护服。而这间接的证明了墙壁上的那些话是正确的,外界的夕阳是存在着问题的,恐怕这个女人是穿着防护服来到这里的。

    “要是没有留意这几点,什么也不管直接跑出去,被夕阳照射到铁定会出事。”

    支仓冬夜呢喃低语。好在找到了这件防护服,自己应该也能够在夕阳下活动。

    后来,手提袋被他翻了个遍,很多物品因为时间的关系未必能够使用,特别是一些生活物资,幸运的是他还发现了一个急救箱。

    “急救箱倒是意外之喜,还有这个……这是武士刀。”

    刀鞘没有上漆,是素面白鞘,也没有刀镡,握柄倒是木制的。

    支仓冬夜握住刀柄,缓缓拔刀出鞘,只见微弱的银光一闪,明晃晃的刀刃出鞘了。

    他看着右手紧握的刀,刀身雪亮无比,刀刃也透着一股锋锐气息。

    “……算是多了把近战装备。”

    因为对刀也没有什么研究,他将刀重新纳入鞘中。

    在视野中显示的时间限制也快要到了,毕竟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能做的事情也相当有限。

    支仓冬夜感觉一阵模糊感顿时从心头涌出。

    接下来,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彻底意识一沉,宛如被卷进不停旋转的漩涡里,就此失去意识。

    ……

    再次醒了过来,支仓冬夜从床上翻了个身。

    应该出了身汗,而且全身都有肌肉很僵硬,像是折腾了很长时间,肩膀和脖子都有些酸痛。

    他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确认了一下时间。

    “从我躺在床上开始,应该间隔了一个小时,这么说来,两个世界的时间是相对的吗?”

    这也很有趣,自己与另一个末日副本中渡过的时间,应当就是在现实中渡过的时间。

    “我应当也不是肉身穿越,但是我确实在副本中具备实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末日副本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我的大脑里生成的幻影……”

    他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