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6章 不要出去!小心夕阳!
    “手机……回来了。”

    支仓冬夜瞪大着双眼,一切就像是视频在倒放或是磁带倒转,他是亲眼看着丢出去的手机是如何从一点一点的从地上飞了起来,重新回到自己手中的一幕。

    ——这委实令人难以置信,可是确确实实发生了!

    他原本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测试了一番,谁知道真的亲眼体验了一番所谓的“时光倒流”。

    “真是相当奇妙的感觉,不过,这也证明了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支仓冬夜意识到了,自己确实能够倒流时间,不过这完全依赖于他心脏中蕴藏的那股冰冷的气息。

    “这股气息是杀死那个丧尸男以后获得的,没想到还有这种作用,不过刚才倒退了一次时间,心脏位置的气息也减少了一些。”

    心脏位置的气息是会消耗的,自己如果失去了这种助力,或许就没办法继续操控那个轮盘。

    “有必要想法子去吸收更多的‘黑焰气息’。”

    玩过忍龙、鬼泣、战神、魔女、怪猎、黑魂、只狼的玩家脑稍微转动一下,他就想明白了这个“末日副本”要怎么展开了。

    “探索、解谜、打怪,无非这三大要素,这样看来,我现在的进度应该是继续探索周边环境,”

    四楼那个身高有两米,穿着白色连身裙的女鬼明显是个危险BOSS,现阶段没必要上楼去找死,还是穿过这条空中走廊,抵达另一个楼层。

    ###

    因为有了“30秒时间里倒流时间”的技能,这时的支仓冬夜底气也硬了很多。

    虽然不可思议,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原理,但这也就等同于遇到危险还有30秒的挽回的机会。

    他动作不慢,从右侧尽头的空中走廊抵达了另一栋楼层。

    “简直就像是废墟。”

    支仓冬夜一边走着,一边目光游离,他在四处进行观察这栋教学楼。

    “采光不太好来着,不过,这地方竟然还有电……”

    另一栋建筑里的楼层的窗户口都用木板封死而显得有点昏暗,即使天花板设有暗黄的灯代替外面的夕阳照亮走廊,但因为灯光不时诡异地闪烁着,让人觉得或许不要装还比较好。

    (这一点也很诡异的,明明说是“末日副本”,这里意外还有灯光用于照明……)

    若隐若现的灯光幽幽地挂在走廊里,理科教室的墙面上有几道类似指甲盖划出了道道意义不明的划痕。

    另一边油漆剥落的墙壁上还有一些不明所以的文字,有的是用马克笔写上去,也有的像是涂鸦,多数都是莫名其妙,不明所以的文字。

    不过,有一行不知道是用血,还是什么东西写的字迹异常大的几行字。

    “不要出去!小心夕阳!!!”

    字迹很古怪,透着一种癫狂感。

    他伸手摸了摸,也分析不出是用什么涂抹上去的。

    “不要出去……小心夕阳,这话是什么意思?”

    回想起来,似乎外面确实是“日落时分,夕阳西下”,难不成这里面还存在着什么危险吗?

    支仓冬夜蹲了下来,认真检查这一行字。

    很快,他又发现了另外几行小写的字迹,因为写字的人用苍蝇头一般大小的字迹在墙壁上书写,加上用的是马克笔,一开始就没有注意到,直到蹲了下来,才看清了上面写的是什么——

    “夕阳好美,真是太美了……我好想出去……”

    “让我出去,我待不下去了!这里是监狱,XXX在骗我们,他是个独裁者,他不希望任何人离开这里!”

    “不行,绝对不能出去!外面的情况有问题,不要长期曝露在夕阳暮光之下,会出事的!!!”

    后面还有几行字迹,看笔迹应当出于不同人之手。

    “夕阳…?”

    支仓冬夜将手放在下巴,他也有些疑惑这些字迹是何用意。

    ——外面的夕阳当真的有问题,还是说写在这里的字迹中有人在说谎,因为这里分明有反对出去与想要出去的两方意见;还有……写下这些字迹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当初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困在这里?

    随着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在心底浮现,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可见,他正在用心思考着。

    “或许,外面的夕阳是存在问题的,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可以的话,我最好不要离开建筑物。”

    安全第一。

    既然探索到了这条信息,那么接下来也没必要去以身探险。

    “外界的夕阳既然有危险,那探索的地图也只能锁定在楼层里……”

    教学楼的这一层只有几间理科教室,还有一间屋子变成了杂物间,用来摆放清洁类的物品和各种杂物。

    ……可惜搜了一遍,自己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物品。

    倒是走廊的尽头位置的墙上有一扇关紧的厚实双开门。看样子像是间会议室。

    支仓冬夜将目光投白双开门的门牌。

    很快,他就看到写着“校长室”的牌子。

    “原来是校长室?不知道里面能不能找到什么能用的东西……”

    支仓冬夜伸出一只手,转动了门把手。

    门把手旋转了一圈。

    “嘎吱。”

    红色的实木双开门就开启了。

    这扇红色门扉只是打开了一道缝隙,突然,他就看到了一张堪比饿鬼般的狰狞的脸,猛然扒开了门缝,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好快!

    仓促间,支仓冬夜只来得及用球棒阻住这头“饿鬼”张开的血盆大口。

    这应该也是一个丧尸,面容扭曲狰狞,皮肤透着一股死气,张开的嘴里散发出腐臭的味道。

    当他一打开门,就伺机朝着门外扑了上来,险些给支仓冬夜一个“开门杀”。

    支仓冬夜虽然勉强用球棒挡住了丧尸,但还是被扑倒在地上。

    这个丧尸满头枯草般的白发,似乎生前是是一个穿着西服,瘦弱的老人,变成丧尸后纵使凶暴,却在力气上比不上支仓冬夜这样的年轻人。

    他奋力挣扎,与这头丧尸纠缠一番,也找到机会一脚将丧尸化的老人踹倒在地上。

    “去死!”

    握紧球棒的支仓冬夜怒吼一声,抡起球棒就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就好似恼羞成怒一样,这头丧尸的脑袋就如同西瓜般裂开,腐臭的脑液溅散在地面上。

    “呼——!”

    楚原大口大口喘着气。

    死掉的丧尸老人尸体上也飘浮着一团黑色火焰。

    在他靠近一步后,火焰仿佛感受到了吸力慢慢拉长,凝成一道黑线,“咻”的破空朝他飞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