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4章 保健室中的她
    保健室里,支仓冬夜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样从床上直起身子。他面色一片苍白,全身汗水淋漓,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

    “我这是回来了。”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发现保健室又变成了平常的样子。

    “刚才看来并不是虚幻,也不是做梦……”支仓冬夜右手按住胸前,心脏还在跳动,只是在跳动的同时也能够感应到一股回旋的气流。

    “那么。”

    他略微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脑海里。

    瞬间,那个轮盘再度浮现了,这个轮盘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如同一个机械表盘,上面有30个相同的发光点,围绕外圈环绕着,中心有一个“30s”的字符。

    “果不其然,这东西还在。”

    这个轮盘的用处支仓冬夜大致推测是能够倒转30秒的时间,而轮盘上方显示的【9/10】,应该说还能再使用9次,就是不知道是不是9次用完了以后,这个轮盘的功能就会消失。

    他的心情也很混乱,脑海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纷沓而至。

    “唰啦!”

    病床右侧的隔断帘被拉了开来,清澈的女声在耳畔响起。

    “同学,你没事吧?”

    坐在隔壁床上,坐着一个女生。她有一头俐落的短发,五官端正漂亮,身上却穿着跟女性魅力八竿子打不着的运动衫,手里拿着一本推理小说。

    “你刚才睡着后呼吸声有些过于急促,真是有点吓人。”

    她将书放在一边,从床上坐直了身子。

    “没关系吧?是不是身体还不太舒服,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再去找保科老师过去一趟。”

    ——保科老师,就是保健室里的那位美女老师。

    “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支仓冬夜缓缓摇了摇头。

    “这样啊……”

    短发少女的黑色眼眸十分细长,她有些像猫儿那样半眯着眼,仔细打量了支仓冬夜一番,才缓声说:“你好,我想问一下,同学你该不会姓氏是支仓,令兄应该是支仓信秀吧?”

    “是的。”

    支仓冬夜暗中庆幸自己有好好研究那本笔记。

    “支仓信秀”这个名字他有印象。从日记中的记录来看,确实是他这个身体的大哥。不过这位大哥在一年前意外失踪,到目前还是生死不明。

    “……你认识我哥吗?”

    “先自我介绍一下。”

    短发少女眼角微微一松,她没有扬起嘴角,但眼神中透着一丝笑意。

    “我二年级A班的堀泉夕起子。令兄支仓信秀是我在道场里的前辈,我有听说他有个弟弟,以前有一次与他聊天时,有听说他的弟弟打算报考樱坂私立学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支仓冬夜嘴上这么说,心底却对那位便宜老哥“支仓信秀”的情报知之甚少。

    “这么说来堀泉学姐恐怕还不知道关于我哥失踪的事吧?”

    “什么?你说信秀前辈,他失踪了!?”

    她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

    支仓冬夜轻叹一口气。

    “再说这种事我又怎么可能会拿来开玩笑。”

    “不好意思,是我太失礼了。”

    堀泉夕起子极为抱歉地低下头。

    “哪里,学姐请把头抬起来……”

    支仓冬夜摇了摇头。

    “对了,堀泉学姐你和我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你说的‘道场’又是?”

    她点了点头,伸手撩起浏海,说道:“我家是开道场的,按我们家的说法,崛家家的祖先是江户时期的旗本。因为是武家出身,应该是从太祖父开始,就对外传授古流剑术与薙刀术。说起来,支仓前辈算是我的师兄,他有在祖父手下学习过堀泉流的剑术……”

    说到这里,堀泉夕起子的神色有些复杂,眼神中也隐藏着未知的情绪,她开始用一种接近怀念的语气说道:“令兄,支仓前辈只花了大约不到三年多的时间,就拿到了崛泉派薙刀术的结业证书,包含兼修的剑术在内,同期的弟子没有一个人能与令兄相提并论,他在武术上有得天独厚的天分。老实说,祖父对他很看重,甚至当时还开玩笑的对他说,希望令兄能够入赘崛泉家。”

    “欸?”

    支仓冬夜愣了一下。

    “难不成是说崛泉学姐的那位祖父大人,希望我大哥娶你当老婆。”

    “才不是啊!”

    这时的崛泉学姐满脸瞪红地瞪着他,大声说道:“入赘的对象是我的姐姐啦~”

    “这么说来,看来我和学姐差一点就成了亲威了。”

    支仓冬夜哈哈一笑。

    “那只是祖父的戏言。”

    崛泉夕起子微微一笑,很快,她的表情却又倏地变换成严肃的神情。

    “没想到支仓前辈身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还有……警察那边有什么回应吗?”

    “警察那边也是一无所知。”

    支仓冬夜轻轻摇头。

    他对那位大哥支仓信秀的情报也只有纸面上的信,连其人的长相、性格也只是通过日记了解了个大概。

    “我想,前辈应该不会有事,支仓学弟你也不要太过灰心丧气。”

    崛泉学姐拍了两下他的肩膀,安慰他。

    支仓冬夜对此只是报以“苦涩”地一笑。

    两人又稍微聊了一会儿天,说的都是关于支仓冬夜那位便宜兄长“支仓信秀”的事。

    ……说是聊天,其实全程都是支仓冬夜通过话术,旁敲侧击的打探关于自己那位老哥支仓信秀的情报。而这也使得崛泉夕起子不禁心生疑惑。

    “那个,学弟,你跟支仓前辈是不是……关系不算好。”

    支仓冬夜也是演技出众的人,他露出一丝忧郁的眼神。

    “唉,怎么说了……只是那时候我可能是处于叛逆期,有一段时间我们之前有些关系冷淡,有些保持距离,所以,他的一些事情我也不太了解。”

    “是这样吗?”

    崛泉夕起子并没有太过怀疑,她的眼神也有些黯淡。

    “难怪那时候,前辈会说自己的弟弟对自己有些误会,他其实还是很关心你的,有空都会说你的事情。”

    “是吗?”

    支仓冬夜咬了咬唇,努力装出一副懊悔的表情。

    崛泉夕起子看到他的样子,心底对于这位学弟愈发感到同情。

    又过了一阵子,保健室的美女老师志科折返回来,她告诉支仓冬夜,自己给他请了个病假,让他早点回家。

    “如果身体还有不适,就去医院做个体检。”

    志科老师最后提醒他一句。

    “谢谢老师。”

    支仓冬夜微微低头行礼。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先前,之所以他会昏迷过去,应当是那个奇怪“系统”带来的影响。

    “对了。”

    临走之时,站在志科老师身后的崛泉夕起子举出一张便条,她飞速在纸上写下一些字,这位学姐把便条塞到了他的手上。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可以试着用手机号联络我,也可以在Line里加我好友。”

    崛泉学姐握住他的手。

    “支仓前辈的事情我也很担心,有什么消息或是有什么事,你都可以主动找我聊一下。”

    “谢谢你,学姐。”

    抽回手后,他就将纸条塞进裤子口袋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