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 > 第2章 身高八尺的那个女人
    支仓冬夜意识到了什么,下一秒,就从床上飞快地爬了起来。

    时间最多不超过四、五秒钟,周围的环境产生了变化。保健室的窗外透入的光线变得越发黯淡,那是来自夕阳寂寥的阴暗色。

    “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黄昏时分?”

    他并不知道这个国家有着“逢魔之时”的说法——在这个国家的人们,相信日落以后到天还没有完全黑的这段暮色时分,是比夜晚更容易招惹幽魂邪魅的“逢魔”时间点。

    站直了身子的他用双眼环顾着这个教室,他发现似乎是在极短的时间里,自己身处的环境发生了改变。

    位于四楼的保健室的窗户外是一片阴郁的暮色,整片天空也被染成不正常的鲜艳红橙色。

    莫名其妙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略微呛人的灰尘味。

    地板、桌椅上也布满了厚厚的尘土,贴在墙壁上贴着的视力图也变得破破烂烂,房间天花板的角落里还挂着蜘蛛网。

    ——很不合理,也不正常。

    即便如此,他也很清楚,自己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觉,而是现实。

    支仓冬夜掏出手机,想要确认一下时间。

    当他取出手机后,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现在时间是下午第二节课,太阳不可能下山,这里……是真实世界?还是游戏里的那种里世界……”

    一个接一个的疑惑在心中浮现,楚原很快若有所思地说:“看来,应该与那个什么‘末日副本’有关系。”

    略一琢磨,支仓冬夜心底也很清楚,造成这一切的结果,铁定与自己身上的那个什么“末日副本系统”有关系。

    “对了,我可以试一试那个什么系统,看看能不能够从这个异常状况退出去。”

    他再次闭上双眼,尝试着进行感应的瞬间,脑海中就有一团发光的轮盘出现了。

    “这又是什么?”

    轮盘上有30个光点环绕成一圈,中间位置更是浮现出一个“30s”的数字。

    也就在他备感到疑惑之际,这个轮盘中一段莫名其妙的信息浮现在上方。

    【10/10】

    他睁开眼,眼神越发疑惑不解。

    “信息不明的地方也太多了。”

    摇了摇头,他轻声叹了口气。

    ——手头上情报实在太少,也没办法得出太多结论。

    自己并没有从那个“末日副本系统”里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貌似也找不到退出这个奇怪状况的办法。

    “先看一看外面什么情况再说吧!”

    他来到门前,拉开门了。

    就在这个瞬间,支仓冬夜的瞳孔起了变化——门外校舍的走廊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通往楼梯口的走廊如同腐化了一般,变得很肮脏——墙壁的涂层剥落,地面上血迹斑斑,就连墙面上也有黑褐色如同锈斑一样的血痕。

    淦!这场景有点小恐怖。

    “难不成是进入了恐怖游戏的世界里吗?”

    支仓冬夜想起了自己玩过的恐怖类游戏,再结合“末日副本”这一点,越发感到不安。

    这种强烈的不安堵在胸口,让人这种呼吸不顺的感觉。

    硬要形容的话,那相当于是一种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却感到某种异常事态正要发生的心态。

    是的直觉正在强烈的发出警告——这里并不安全,必须回到现实,不然继续待在这里,铁定会大祸临头!

    一点一点地再度把门关上,他向后退了一步,心底松了口气。

    “也许外面并不安全,我应该待在保健室里。”

    支仓冬夜看了外面的变化,理所当然的这么想。

    no zuo no die!

    好奇心会害死猫好不好。

    恐怖电影还有游戏中的主人公都有主动作死技能,但是因为他们有主角光环想死也死不了。

    “但是正常人有几个会去作死,我老老实实在屋里继续待一段时间,duck不必出去……”

    他是这么考虑的,也就在此时,支仓冬夜的身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这不对劲啊!

    声音……我的后面又没有人,这是什么声音?

    接下来,是一阵电视雪花屏闪烁的“沙沙声”,瞬间,莫名的恶寒毫不客气地沿着背脊直驰而上,脖子冒出讨厌的汗水。支仓冬夜能够察觉到在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蠕动着、接近着——

    支仓冬夜微微偏过眼视,瞥了一眼门右侧的金属柜,那是保健室用来摆放药品的钢制呈列柜,透过有些污渍的玻璃反光,能够看到支仓冬夜的身后有一个白色的影子。

    玻璃上能够窥见那是个又高又瘦的白衣女人,“她”戴着一顶帽子,身高几乎到达了天花板,这也使得这个高个女人驼着背,长长的脖子耷拉下来。

    一缕长长的黑发垂到了他的脸颊一侧,支仓冬夜全身寒毛直竖,他敏锐地意识到身后存在着的东西正在拉近距离,近到头发都贴到自己的脸上。

    “该死……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他的双脚发软,喉头紧窒,整个人不知所措。

    1秒、2秒、3秒……他没有动,而是如同吓傻一样待待站在原地,此时,从半空中垂下的发丝越来越多,一些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如同执行绞刑的绳索。

    忽然,他身体一僵,脖子发出了一声脆响,诡异的折断了。

    死亡的一瞬间,支仓冬夜隐约意识到了脑海中的轮盘亮起一道光芒来。

    ###

    支仓冬夜猛地睁大双眼。

    (不是在做梦……我方才是死了一回!)

    他意识到自己方才死了一回,特别是脑海中的那一处明亮的光团之中,那个轮盘上的信息产生了变化。

    【9/10】

    “10变成了9……这是为什么?”

    下意识的,他感受到了,耳侧的脸颊上一些发丝垂落下来,支仓冬夜瞥了一眼钢制陈列柜,玻璃上折射出身后的那道白色影子,那是一个女人。

    她的脸过分苍白,长长的头发从天花板上向下垂落,仿佛是活物的细长黑发正在慢慢接近自己。

    “嘻嘻…”

    女人的咧开嘴角,似乎是在怪笑,又像是在嘲弄。

    刹那间,支仓冬夜右手猛地抓着房门把手用力一拉,“咔”的一声,门再度被打开了。

    他整个身子以掣风般的速度冲出门外,用力向后关上门。

    嘭!

    “咔嗒”的上锁声中,保健室的铁门也正好关上。

    支仓冬夜飞奔到楼梯口的位置才停下脚步向后看去。

    门的方向没有任何动静。

    他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闭上门锁好的保健室,心想这门里的那个诡异东西,难不成不会自己开门吗?

    “那鬼东西没打算走出来吗?”

    定下心神,支仓冬夜一边盯着保健室的门,一边回想起刚才发生的状况,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活下来。

    “这个轮盘……还有‘30s’,还有我死而复生……难不成,这是时间倒流?”

    ——30s,应该就是30秒。

    ——这是不是说,自己方才是令时间倒流了30秒钟。

    “【9/10】,减少了一次机会,也就是说我还能够动用9次机会。”

    想到这的支仓冬夜兴奋起来了。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时间倒流”啊!

    哪怕只能够倒流个30秒,那也是不折不扣的时间倒流。

    瞬间,他想到了“砸瓦鲁多托奇哟托嘛累”、“败者食尘”、“言灵.时间零”、“固有时制御”以及无数时间系的前辈。

    ——没错,时间系技能就是牛叉,就是逼格的代言词。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要怎么激活这个能力?”

    支仓冬夜微微闭眼感应脑海里的轮盘。

    确实,这东西确实存在于自己的意识里,可是他对于要如何使用这股力量却是一无所知。

    “算了,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能力的时候,先离开这一层吧!”

    支仓冬夜又看了一眼保健室的大门,他也不清楚为什么门里的那鬼东西没有开门,或许是没有这方面的智力,也有可能是受限于某些原因……总之,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这一层最好不要待了,去楼下吧!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找一些能当武器的东西!”

    支仓冬夜打算离开这四楼。毕竟这一层有那种鬼东西。

    不过在此之前,他觉得自己手上最好搞些能防身的武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