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 第九章 高仓老爹的幸运
    当她们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江琦骏已经到了。

    “骏哥,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高仓唯好奇地问着。

    江琦骏回答道:“下午最后一节课的老师临时请假了,来不及让其他老师代课,就上了自习课,我就翘掉了。”

    他很少翘课,毕竟青藤男高对于出勤率的要求还是很高的,不过今天倒是没关系,也没有老师考勤。

    高仓唯“哦”了一声,点了点头,也没再问了。

    三人在去往地铁站的路上,高仓唯问道:“对了,骏哥,你要找的那个找到了么?”

    还不等江琦骏回答,高仓梨衣面露惊讶地抬起头,问道:“江琦,你丢了什么东西么?”

    “是我的宝物!说了你也不懂。”

    江琦骏含含糊糊地说着,主要是觉得说出自己丢的东西时,肯定会被梨衣这个家伙取笑。

    这种小女生就是不懂得大男人的浪漫啊!

    “是一张很丑的面具么?”

    “胡说八道些什么!假面来打,多帅哦!”江琦骏立刻反驳,但是紧跟着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高仓梨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丢了什么啊?你看到了?”

    “没有。”高仓梨衣矢口否认,“我只是觉得你会喜欢的也就是这种东西了而已。”

    原来学姐交给她的面具真的是江琦的啊,不过江琦去医院做什么?有朋友住院了么?

    她没好意思把今天的事情跟江琦说,主要是觉得江琦百分百会抱怨她为什么不先把东西拿回来。

    她决定等明天上学之后,去那位学姐那儿把东西要回来,到时候还给江琦的时候再说吧。

    江琦骏却狐疑地看着她:“虽然我承认,咱俩关系是不咋样,但是……梨衣你没拿我东西吧?”

    “你什么意思?”

    “我就问问,你弄坏了不好意思告诉我么?”

    “才没有!”

    “好吧好吧,我就问问。”

    江琦骏撇撇嘴,不太相信高仓梨衣说得话,但是也没再问下去。

    毕竟在其他人眼里这只是个不值钱的物件,因为这个和梨衣吵一架,她肯定会觉得很是莫名其妙。不过江琦骏已经打定主意,回家之后好好地找一找了。

    高仓梨衣听出了江琦骏的敷衍语气,有种被冤枉了的委屈感,咬了咬牙,哼了一声,也不吭声了。

    被夹在两人中间的高仓唯一会看看江琦骏,一会看看高仓梨衣,总觉得两人这个时候气氛变得有点怪怪的。

    ……

    等到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道场的学员们都围在道场门口,探着脑袋向外看着。

    一辆面包车停在高仓家的门口,而面包车旁边,高仓健雄正在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说着话。

    “这是您家中的物品清单,您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如果一会的过程中有遗失或者损坏,我们都会照价赔偿的。”

    “虽然是抽奖抽到了,可是我也没打算重新装修家啊……”

    “您放心,我们都是专业的。这些日子您与贵家人的旅馆费用,我们公司都会一力承担。”

    “这个……太破费了吧?”

    “所以您中了这个特等奖,真的是非常的幸运呢!”

    高仓健雄有些伤脑筋地架着抱着胸,而对面的西装男则是一脸客服一样标志的微笑。

    江琦骏走过去:“老爹,发生什么事了?这些人是谁啊?”

    他的目光有些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些人,怀疑这么多人是不是来踢馆的。

    高仓健雄拍了他一下:“阿骏,别对客人太失礼了,这是装修公司的人。”

    西装男笑眯眯地拿出名片,双手递给江琦骏:“这位是贵家少爷吧?幸会幸会,鄙人土方三郎,这是我的名片。”

    江琦骏顿时松懈了下来,接过名片看的同时抱怨道:“装修公司?老爹咱家的屋顶又漏了么?我来修就行了啊,咱家哪有那个钱请人来修啊。”

    “咳咳,说什么呢?”

    当着外人的面,高仓健雄脸面有些挂不住地咳嗽了几声,板着脸说道:“这些人是来给我们家重新翻修的。”

    高仓家的建筑都是有些年代的老式建筑了,原本都是纯木质的,后来翻修过,但是也保留了木质骨架,遇到台风天家里容易漏雨,梅雨季也经常有一股霉味,高仓健雄一直念叨着有机会要重新翻修一下。

    但是高仓家这个经济条件,这两年才好过一些,哪有那个闲钱把家翻修一遍。

    所以江琦骏很是纳闷老爹居然会下这么大的决心,拿出这么一笔钱去翻修家。

    他这么一问,可高仓健雄却说不用钱。

    这次是装修公司搞活动,高仓健雄正好路过,去抽了下奖,就路边那种滚珠似的抽奖机,结果就运气爆棚的中了一等奖——“一次免费的家庭装修机会,著名室内设计师根据房型量身设计,打造梦幻家园”。

    至少口号是这样喊的没错。

    江琦骏总觉得有些不靠谱,这免费的东西,能靠得住么?

    直到他翻到了土方三郎给的那张名片背面,看到了左上角有一个很是熟悉的“极川会社”的图标,顿时嘴角抽动了几下。

    他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就说老爹什么时候运气这么好过。

    “老爹,你稍微等我一下。”

    江琦骏跟高仓健雄招呼了一声,然后拿着手机朝旁边走去。

    “江……”

    “你又搞什么幺蛾子?”

    电话很快被接通,江琦骏都不等对方说完话,直接劈头盖脸地就甩了一句。

    “啧,被发现了么?明明应该是天衣无缝才对,江琦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那可不好意思了,我可能比你想象得要聪明亿点点。另外想不被我发现,至少别用会在名片上挂着‘极川’标志的公司吧?”

    “那可不行,我们是正规的公司。”

    “……”

    “不过江琦君,聪明的人这个时候就算发现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吧?毕竟这对谁都没有损失,不是么?”

    “……我说你该不会是为了帮我找那张假面来打的面具才这么做的吧?”江琦君想了半天,才憋出个形容词来,“这也太夸张了。”

    辉夜不置可否地在电话里说道:“虽然有这样的原因。不过也不全是,之前叔叔不是有说过想要翻修家的想法么?”

    之前她来家里吃饭的那一次,把老爹哄高兴了,多喝了几杯,和辉夜家长里短说了好一番话,可没想到辉夜居然记住了这随口一提的事情。

    江琦骏无奈道:“这很贵吧?”

    “还行吧,比前两天我自己想改却改坏了的振袖和服要便宜一些。”

    “……”

    他就不应该问。

    “翻修高仓家的时间我安排在了考试之后,顺带给你们安排了温泉旅行,好好去玩吧,江琦君。”

    “我暑假可没时间……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在哪?”

    江琦骏暑假里还得去打工,可没时间去什么温泉旅行,不过他已经不想和辉夜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了,转而问道。

    “嗯?只是听到我的声音还不够么?江琦君变得粘人了呢,不过我不讨厌。现在我在家里,你要来么?”

    “不去,再见,我挂了!”

    江琦骏直接挂断了电话。

    ……

    “阿骏,真的没问题么?会不会是骗局,最后要缴一大笔钱什么的?”

    道场的工作还没开始之前,休息的空档,高仓健雄站在江琦骏身边,还是将信将疑的。

    江琦骏正在坐着拉伸,眼睛瞥着自家老爹。

    他看得出来其实老爹还是蛮想要这次免费翻新家的机会的,但是又担心上当受骗。

    毕竟对方给的福利也太丰沃了,而高仓健雄只是路过那家店的时候,被强拉了进去,抽了个连消费券都不需要的免费抽奖,会怀疑是骗局也很正常。

    超市抽奖都还得满多少钱才能抽一次呢,而且大多数时候抽的都是鼓励奖的抽纸之类的东西。

    江琦骏直起身,活动活动手腕脖子,对他说道:“老爹,放心吧,没事,我托朋友问过了。他们家公司是正规的,再说过两天签合同的时候,你让佑叔跟着一起来就好了。”

    “这……也行吧。”

    高仓健雄缓缓点着头,决定过两天喊司野佑来家里吃个饭。

    两人说话的工夫,近藤泉托着一个大袋子走了过来:“师父。”

    她最近的变化有点大,最主要的变化就是原本齐耳的短发去接了长头发,看起来更有女孩子味了。

    江琦骏打着招呼:“来了啊,去热身吧。”

    “嗯,那个……这些是我妈妈让我带给师父的。”

    近藤泉把手里的大袋子递给江琦骏。

    虽然近藤家的爸爸对江琦骏各种看不爽,但是近藤妈妈似乎还蛮喜欢江琦骏的,经常让近藤泉送些东西过来,像是近藤家特产的米酒,还有天妇罗、点心什么的。

    江琦骏很是高兴地收下了:“这怎么好意思呢,下次让阿姨被准备这些了。”

    近藤泉笑了笑,然后不好意思地说道:“还有,那个……师父,我后面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道场了,万分抱歉。”

    “啊?店里很忙么?”

    “不是不是,那个我……打算回去工作了。”

    江琦骏诧异地看向她:“当演员?”

    近藤泉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因为托师父的福,虽然有很多找我去试镜的剧组,但是都是武戏……我演不了。”

    啊,这……

    虽然近藤泉很漂亮,但是能够成为演员的女孩没有几个不漂亮的,再加上她演技并没有太过出彩的地方,唯独武戏让人印象深刻,全是这一类的通告太正常不过了。

    但那是江琦骏凭依的时候,他来演的,近藤泉本人可做不到,尤其是那一次从墙上摔下来之后更是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怎么可能还接这样的戏。

    可以说,近藤泉的演员之路,算是托江琦骏的福,走窄了也走不下去了。

    “抱歉……”

    江琦骏老老实实地道歉。

    近藤泉丽连忙摇摇头:“这个怎么能怪师父,而且我也不喜欢当演员的,你也知道的。”

    “那你说的工作……”

    “公司……答应给我出唱片了。”

    江琦骏瞪大了眼睛,高兴地一拍她的肩膀:“了不起啊,近藤!”

    近藤泉被他这打手一拍,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胳膊生疼。

    “师父,小点声,小点声,不要让别人听到了,挺难为情的。”

    “难为情么?要是我的话,得雇一辆广播车,就像拉选票的那种车一样,从广町的一丁目一路开到底,不炫耀到整个广町都知道可不行。”

    “请务必不要这么做!太丢人了,师父!”

    江琦骏是由衷地为近藤泉感到高兴,他还以为近藤泉已经打算彻底放弃当个艺人,安安心心地在自家居酒屋当个美厨娘了呢。

    他还反思过这是不是有自己的原因,不过既然看到近藤泉凭借自己的努力重新踏出了自己的一步,着实是感到欣慰。

    ……

    晚上七点,刚刚将高仓姐妹俩送到八幡高中的江琦骏正在往回走的路上。

    他本打算直接坐地铁去世田谷区的风间家上补习的,不过刚刚打电话没有打通,直接打了风间家的电话后,最终接通电话的居然是风间抚子。

    江琦骏也不知道那俩人是又发生什么了,导致这“值班”时间又出现了混乱,不过今天的补习估计是上不成了。

    风间抚子可不喜欢上什么补习课,她又不是目标东大。

    其实这一点上,辉夜也是一样,只不过她喜欢陪着某人,干什么都行。

    “那接下来的时间去哪儿呢?回家么?”

    江琦骏觉得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干,而且过不了几个小时就得再出来接人回家,想着干脆找个地方坐坐,等到高仓姐妹下了自习之后,直接接她们回得了。

    只不过这段时间去哪儿待着呢?

    江琦骏在荏原的街道上兜兜转转了好半天,直到被当做可疑人员,遭到了警察的询问。

    “什么嘛,是江琦啊。”

    “川上警官,真巧啊,带我回警局吧!”

    “?”

    ……

    荏原警察署,江琦骏坐在会客大厅的椅子上,端着装了咖啡的一次性的纸杯,喝了一口,舒坦地说道:“还是这里好啊,来了这里就像是回家了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