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树
    日出西方!

    佛陀出手了。

    大日如来升起的瞬间,许七安心里警兆顿生,如果危机预感是警铃的话,那么现在的铃声是又高亢又急促,带着“气急败坏”的味道。

    催促着他赶紧逃命。

    这是许七安踏入凡后,危机预感最“疯狂”的一次。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催促他逃命,留下来是死路一条。

    但许七安没有跑,甚至往山顶冲了一段距离,像是扑火的飞蛾。

    这个过程中,他声嘶力竭的咆哮道:

    “逃!”

    大日如来法相!

    九大法相之,品级的力量。

    不需要许七安提醒,在大日如来法相升起的刹那,每一位凡强者都有了大难临头的感觉。

    九尾天狐果断收回尾巴,原本想把名义上的兄长阿苏罗拖曳回来,但现伽罗树、阿苏罗,同时盘腿而坐,一个召出不动明王法相,一个脑后浮现代表杀贼果位的绚丽光轮,进入坐禅状态。

    佛门中人有办法“规避”大日如来法相的杀伤力.........银妖姬念头闪烁间,化作白影掠向远处,掠向孙玄机等人。。

    赵守、李妙真、金莲道长三人朝着孙玄机快掠去。

    李妙真在逃命的时候,顺手把浮屠宝塔丢了出去,丢向阿兰陀方向。

    孙玄机抬脚一踏,传送阵扩散,将一众凡强者笼罩在内。

    唯有神殊,见到大日如来法相后,非但不跑不惧,反而陷入癫狂,似是受到了某种刺激。

    他的肚脐眼裂开,化作血盆大口,霍然转身,朝着山顶的那轮大日咆哮道:

    “佛陀!!”

    下一刻,大日如来法相的炽烈光芒笼罩了众人,笼罩了许七安,笼罩了神殊,笼罩了佛门菩萨。

    ...........

    距离阿兰陀十里之外,清光圆阵凭空浮现,接着,阵中出现几道焦黑的身影。

    这些焦黑人影齐齐摔在地上,宛如一具具焦尸,传送术再快,也快不过光。

    他们依然被大日如来法相短暂的照耀。

    只有银妖姬勉强维持着清醒,没有昏死过去。

    但她现在也不是银了,浑身焦黑,尾巴光秃秃的,狐耳光秃秃的,一头靓丽的银也没了,身体遍布着黑中带红的灼痕。

    九尾天狐勉强支撑着身子,喉咙滚动,吐出一枚瓷瓶。

    她身上的法器,包括储物袋,都已经被烧的一干二净,只有保存在腹里的瓷瓶完好无损。

    九尾天狐拔出木塞,倾斜瓶口,倒了几粒恢复气力的药丸服下。

    她盘坐了十几秒后,总算初步恢复体力。

    这时候,九尾天狐才有精力探查盟友,看看谁活着,谁死了。

    手里握着一把刻刀的焦黑人形是赵守,他头顶的儒冠染上了一层黑灰,像是刚从大火里抢救出来。

    赵守气息奄奄,生命波动微弱。

    身高普通的一看就是孙玄机,尽管白衣已经被烧成焦炭,但这位监正二弟子的普通气质,犹如鹤群里的鸡,是那么的不显眼。

    所以能一眼就看出来。

    地宗的金莲和蓝莲倒是好分辨,男女形体差距极大。

    九尾天狐率先走到孙玄机面前,在他身上一阵摸索,取出破烂的储物法器,轻轻一撕。

    “哗啦啦”的声音里,法器、丹药成堆成堆的掉落。

    她先是自己服用了几种效果不同的疗伤药,在走到李妙真身边,指尖捏着药丸,敲开她的嘴唇,喂服一颗。

    俄顷,李妙真便醒过来了,轻轻低吟一声,以她强大的元神,很快就掌控了自己的肉身状况,体表大面积烧伤,内脏受损,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持续不断的消磨着生机。

    “你有衣服吗?”

    九尾天狐问道。

    她们身上的衣服被烧成破烂的布料,根本挡不住身体,当然,以两位雌性目前的焦尸状态,也不存在什么春光外泄就是了。

    李妙真点点头,在怀里一阵摸索,摸到地书碎片,取出两套裙子,丢给九尾天狐一套,另一套自己穿上。

    不多时,在两人的救治下,赵守等人终于苏醒过来。

    金莲道长盘膝而坐,一边消化药力,一边沉声开口:

    “抓紧疗伤,赶回去看看情况。”

    他继而叹息道:

    “果然如此........”

    他们制定的第一个计划是集众人之力围杀伽罗树,同时也是在试探阿兰陀里的那位。

    其实都不认为能顺利杀死伽罗树。

    果不其然,在最后关头,佛陀还是出手了。

    李妙真回忆着刚才的景象,后怕连连:

    “这就是品的实力.........”

    仅仅被大日如来照到刹那,她就险些身死道消,若非彼此之间有过商讨,知晓在大日如来法相出现后改如何应对,她恐怕已经死在佛光普照之下。

    闻言,孙玄机等人亦是心有余悸。

    他们知道佛陀一旦出手,必定是毁灭性的打击。

    但知道是一回事,真正见到品出手是另一回事。

    今天,他们才意识到,品和凡之间的距离,就是人和蝼蚁之间的距离。

    赵守伤势最重,先后被法术反噬,被大日如来法相重创,此刻已无再战之力。

    但赵守依旧积极的参与讨论,道:

    “你们有没有现,刚才佛门的菩萨,包括阿苏罗,并没有逃走,而是原地坐禅。”

    这个现象,李妙真等人也注意到了,但无法给出答案。

    九尾天狐哼道:

    “佛光普照之下,万事万物都将化作飞灰,唯佛性永存。”

    赵守明白了,“所以修佛之人可以在大日轮回法相中存活?”

    他仿佛抓住了大日轮回的破绽。

    九尾天狐似乎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淡淡道:

    “是这个理,不过,佛陀若是不让你活,你便是修到一品菩萨,也未必能在大日轮回法相中活下来。这全看佛陀的意志。”

    金莲道长眯着眼,道:

    “这是不是意味着,方才的大日轮回法相里,并不掺杂佛陀的意志,只是法相本能的散威力。不然阿苏罗没道理能活下来。

    “而这也说明,佛陀的状态不是很好。”

    说完,众人一起看向了阿兰陀,并默默加快药力吸收。

    攻打有品坐镇的阿兰陀,难度是早有预料的。

    大日轮回法相一出,神鬼辟易。

    刚才好不容易打出的优势,在佛陀这一击之下,付之一炬。

    不过,佛陀的出手,恰好验证了他们之前的猜测。

    ...........

    距离阿兰陀遥远的平原上,一条蜿蜒的溪水边,雨师纳兰天禄盘坐在河边,周身闪烁血光。

    他同样一身焦黑,皮肤大面积碳化,此刻正施展巫师体系的“血灵术”疗伤。

    “没能杀死伽罗树,有负大巫师所托.........”

    萨伦阿古给他的建议是——见风使舵。

    明面上帮助佛门杀许七安,但如果血光之灾缭绕的伽罗树有性命之虞,那便送他一程。

    反正不管怎么样,巫神教都是赚的。

    “我距离阿兰陀已经极远,但还是被大日轮回法相重创,佛陀能释放的力量似乎比巫神要高。”

    “赵守这群家伙,逃的可真快,可恨我重伤在身,无法摸过去渔翁得利。”

    “许七安现在独木难支,正是杀他的好机会,但不知他们还有什么后手.........”

    ............

    阿兰陀边缘的某处山涧里,浮屠宝塔悬浮半空,塔顶盘坐一尊手托玉瓶,身材微胖的法相,洒下道道金光,金光中是一只烤熊。

    在药师法相的治疗下,烤熊渐渐蜕去死皮,长出嫩红的肉,变成一只光秃秃的食铁兽。

    紧接着,豆豆眼睁开,苏醒过来。

    熊王环顾自身,撕下一片略显焦黑的肉,凑到鼻端嗅了嗅,嘀咕道:

    “好香,忍不住想吃........”

    这是许七安的声音。

    李妙真丢出的浮屠宝塔里,寄宿着许七安的一缕神念。

    她丢出浮屠宝塔的目的,既是为了保熊王一命,也是为了把许七安的神念送过去,好以心蛊之力驾驭熊王,前往禅林一探究竟。

    这便是许七安的第二个计划。

    九尾天狐把战力倒数第二的熊王丢向阿兰陀,便是为了第二个计划做铺垫。

    许七安的本体留下来牵制一品菩萨,暗中以心蛊操纵熊王,去封印之地探查情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幸好有浮屠宝塔在,不然熊王多半要永远睡在阿兰陀,托体同山阿。”许七安低声道:

    “塔灵前辈,法济菩萨是否在禅林,待会便见分晓。”

    浮屠宝塔“嗡嗡”震动,似是极为激动,塔灵老和尚略带颤抖的声音传入许七安耳中:

    “贫僧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三百多年,多谢施主成全。”

    这是许七安答应过它的事。

    当初为了说服浮屠宝塔放弃规矩,对付佛门,许七安承诺要替它找到法济菩萨。

    一诺千金重。

    “我自己也好奇!”

    许七安摆摆手,撑起身子,迈动笨重的熊躯快攀爬,朝着西侧的禅林峰而去。

    禅林不在阿兰陀主峰,而是在南侧的一座高峰上,这里人迹罕至,飞鸟绝迹。

    峰顶积着皑皑白雪,空气清冷,许七安没用多久便顺利登顶,见到了一座古刹。

    古刹外墙连绵,红漆斑驳,大门早已朽烂,不知道多少岁月不曾有人造访。

    听阿苏罗说,禅林是历代高僧圆寂后的归处,也是佛陀的闭关之地。

    自五百年前,佛陀宣布闭关,禅林便成了阿兰陀的禁地,除了几位菩萨,再无人能来此处。

    若非度厄罗汉当初偷偷造访,佛陀已经挣脱封印的秘密,不知要何时才能被现。

    当然,疑似法济菩萨的呼救声也是如此。

    穿过院门,踏着积雪,许七安朝着禅林深处行去,沿途是一座座两人高的墓塔,饱经风霜,沾满了岁月的斑驳。

    墓塔边种植着菩提树。

    根据阿苏罗所说,禅林里的菩提树,都是当年那株母树的后裔。

    沿着被泥土“淹没”的青石板路,许七安继续深入,俄顷,前方出现一座不高,但枝叶横生出数十丈,躯干虬结,垂下一根根树藤的古树。

    树下落满了枯黄的叶片,层层叠叠,散着轻微的陈腐气息。

    菩提母树!

    许七安目光一闪,停留在母树边那一堆碎石上。

    儒圣封印果然已经破了..........许七安心里一凛。

    此事阿苏罗已经说过,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他顶着浮屠宝塔,走近菩提树下,厚如伞盖的枝叶遮住了光,让人心里没来由的生起阴森之感。

    这时,耳边传来了缥缈的呼救声:

    “救救我,救救我........”

    ...........

    ps:错字先更后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